886868九五之尊vi > 锦堂归燕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弹劾

第九百一十二章 弹劾

        秦宜宁客气的道,“劳烦刘院判了。”

        “王妃客气了。这是卑职本分。”

        刘院判便凑上前,取出脉枕,半跪在临窗暖炕旁仔细的为逄枭诊脉。三指搭在寸关尺上,凝神静气的看过双手后,心里不由得叹息。

        忠顺亲王的身体虽有旧伤,却显然经过了一番仔细的调养,如今生龙活虎、精神抖擞的,年近而立的人,身体状态却堪比二十出头的少年郎,这还会晕倒?

        那么晕倒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王爷想晕。

        刘院判医术高明,但是太医院中医术高明者无数,混迹太医院多年,能做上院判这个位置,靠的可不只是医术,还有圆滑的为人。

        “王爷是操劳过度了。”刘院判含蓄的试探道。

        逄枭微笑着点头,“虚弱”的道,“回京路上大雪纷纷,路途着是难走,本王归心似箭,一路上风餐露宿是少不了的。”

        刘院判马上上道的点头,“正是如此,王爷早年旧伤遇上极寒的天气,加之一路颠簸不曾好生将养,这便是作了。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大缘故,好生调养着,少则三五天,多则三五月,也就会好转了。”

        秦宜宁听的差点笑出来,刘院判果真是个妙人儿。

        三五天和三五月的差距可就大了,其中可运作的非常多。这番话既给了逄枭面子,又可以应付圣上,又卖了逄枭的好,不至于让龙颜震怒牵连自己,且逄枭这里必定也不会戳穿,当真是左右逢源,片叶不沾身。

        “多劳刘院判,还请外间去开方子。”

        秦宜宁擦着眼泪,吩咐寄云去预备笔墨,又给了刘院判一个大的封红。

        刘院判笑着接下了,又叮嘱了几句,这才离开了王府,去宫中复命。

        见人走了,逄枭又躺了一会儿,这才腾的一跃而起,脚步轻快的转悠去门前看了看,转而拉着秦宜宁的手去暖炕上坐。

        “外头冷,你看你手冰凉的,是不是冻坏了?”

        “还好。”秦宜宁笑着挨着逄枭坐。

        逄枭看着她通红的眼睛和因为红肿明显起来的卧蚕,不由得心疼道:“下次别用那么浓的姜汁了,万一对眼睛不好可怎么办?”

        “没事的,我并未直接用袖子去擦眼睛。我是怕哭的不够真实,叫人看出破绽来,一切苦心岂不是白费了。”

        逄枭叹息道,“我家宜姐儿蹙个眉头,我心里都要揪上许久,让你掉眼泪,比给我一刀子还要难过。”

        大手将秦宜宁揽入怀中,疼惜的将唇印在她的额头,“往后等事情都过去了,我一定不让你哭。”

        秦宜宁禁不住笑起来,眼角却有些湿润。

        或许是她袖口的姜汁是在是太冲了。

        “好了,我开心也掉眼泪,不开心也掉眼泪,这些又不是你能够左右的。你是不知道,多少人都在羡慕我能够嫁给你这样的大英雄。你懂我,疼惜我,敬重我,给了我足够挥能力的空间,这是多少男子对妻子做不到的,能跟着你我特别的满足,所以你着实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宜姐儿……”  逄枭的喉咙有一瞬的干涩,他喉结上下滚动,许久才笑着道,“好了,你是我的妻子,咱们风雨同舟,往后有多少难题都一起去解决,现在情况虽然紧张,但往后总有一天我能让你过上平静安闲的生活。咱们先苦后甜。”

        “正是,先苦后甜,往后有一辈子的福等着咱们去享。”秦宜宁笑着靠在逄枭肩头,想了想,就将自己如何被昌国公府九公子冲撞,如何与昌国公谈的,又如何打了他板子将人送了回去。

        逄枭愕然道:“原来是真的?我的人在城里打探消息时,就知道了这件事,但想着外面传言未必是真的,咱们家一直在风口浪尖之上,背后有人胡乱造谣也是有的,想不到竟是真的。”

        秦宜宁挑着眉:“我这么做,是不是坏了你的事?”

        “哪里有。”逄枭摸了一把她的脸蛋,笑道,“你做的很好,若是我在,恐怕将他打的更狠一些。”

        说道最后,逄枭眸中的冰冷是难以掩饰的。胆敢调戏他的妻子,没要了尚之华的命已是上天保佑他。

        秦宜宁就凑近耳边,将自己的计划细细的与逄枭说了。

        逄枭眨眨眼,联想今日自己配合秦宜宁演的这出戏以及城中百姓的反应,再想想秦宜宁的安排,不由得又是宠溺又是欢喜的笑起来,指头捏了下她的鼻尖儿。

        “你这个坏丫头,这下子可有人要被你坑哭了。”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你若是不喜欢,我也可以不继续的。”秦宜宁故作骄傲的道。

        逄枭简直爱死她这幅小模样,搂着她的腰哈哈大笑,“我哪里舍得?好,就依着你说的,咱们一路回京风餐露宿的也着实辛苦了,这时间我就称病,咱们好好在家里歇息一阵。”又凑近秦宜宁耳畔低语道,“好生过几天没羞没臊的日子。”

        本来话题还是很正经的,谁承想最后却被逄枭给拐歪了。

        秦宜宁的耳朵都红了,不依的捶了一把他的胸口:“你个登徒子,怎么早没现你这样儿。  ”

        逄枭一把攥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拇指在她的手背摩挲:“谁说的?咱们当初见面,我上来就给你耍了个流氓,你忘啦?”

        秦宜宁想起这家伙在军营里光着膀子追着她跑,还敢说她是他的女人,就不由得面色涨红。

        不过现在都已快成了老夫老妻了,回想当年的日子,虽然有羞窘的时候,大多却都是温馨甜蜜的。

        逄枭见秦宜宁这般娇羞的模样,早已心猿意马起来,拉着她的手哄着她说话。

        而此时的李启天,正面色阴沉的再御书房中听刘院判的回禀。

        “你的意思是说,忠顺亲王确实是旧疾复?”

        刘院判心里忐忑,但是以他的判断和对圣上的揣摩,他这么说是绝对能过关的。

        是以刘院判镇定的点着头,道:“回圣上,的确如此。忠顺亲王身上大小伤有很多,此番回京赶上连降大雪,天寒地冻,寒气入骨,旧伤便作了。”

        李启天闻言,心中莫名舒坦了许多,缓缓点头道:“忠顺亲王的身子,朕便交给你来调理。你要尽心。”

        刘院判低垂着头,恭敬的称是。虽然他隐约有些听出圣上话中的意思非比寻常,可他并不像搀和进这些事,只做听不懂。

        李启天便随意摆了摆手。

        刘院判忙行礼退下。

        李启天面色阴沉,翘着二郎腿斜靠着桐木椅扶手,指尖不疾不徐的点在自己的膝头。

        逄枭今日回城所有生的事,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最后李启天可以断定,他是早有预谋。

        利用百姓的舆论,逼迫他做个明君,不能处置功臣。

        今日出宫去迎接逄枭,若不去,就会坐实他苛待功臣,若是去,反而坐实逄枭是有功之臣。逄枭在南方办的事的确于朝廷有利,可是谁能说逄枭做的一切就没有为了他自己的成分?就譬如当初逄枭利用南方之事来威胁他  ,让他不得不歇了杀掉秦宜宁的心思。

        可是这些暗中的交锋,别人都不知道,臣子们不知,百姓们也不知。

        李启天践祚至今,极少吃亏,现在仔细算来,他吃的亏大多数都与逄枭有关联。

        而眼下的这一次,似乎这个哑巴亏他还是要咽了。

        李启天紧紧抿唇,眼睛却因脑子的高运转而眯了起来。

        ※

        逄枭与秦宜宁果真在家过了几天“没羞没臊”的日子,虽不出门去游玩,但他们的生活状态也与当初去6家时也没差多少。

        两人一起看书,或者一起讨论接下来要做的事,闲来无事手谈一局,最后还有彩头可以赌。

        刘院判听了圣上的吩咐,隔日便会来府中请脉,脉案上记载的完全按照逄枭表现出来的模样,不得不说刘院判果真是个圆滑之人,这样一来,他自己也能交差,也不至于带累了家里人,更不会开罪任何一方。

        如此一来,时间很快便到了大朝会这日。

        逄枭照旧称病不朝。

        然而朝会上,却生了一件震惊群臣的事。

        昌国公尚川,当殿出班,跪地弹劾忠顺亲王。

        “……圣上,忠顺亲王回京时聚集数千民众,险些引起城中大乱,五城兵马司不得不增派人手,导致城中多出出现巡逻的空岗,若是因此而引起什么大事,岂非要让人笑话京城的治安?

        “忠顺亲王身为朝中重臣,深得圣上信任,如此鲁莽行事,扰乱京城秩序已是罪大恶极,圣上亲自出宫迎接时他还御前失仪态,简直大不敬!忠顺亲王是位高权重之臣,应当为群臣表率,如此做法,着实令人难以原谅,还请圣上治他的重罪!”

        昌国公尚川是北冀时的老臣了,素来都行事低调,不会拉帮结派找惹麻烦,是出了名的随和人。

        可是今天他却站出来弹劾逄枭。

        这着实让满朝文武都非常惊讶。

        不过联想到前些日子的满城乱飞的传言,有人说逄枭与昌国公有不共戴天只仇?

        如此看来,这个节骨眼儿上参奏逄枭,果真是有不共戴天之仇啊!

  /shu/13437/247367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