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1991章:落入魔爪

正文_第1991章:落入魔爪

        李睿心中暗暗警惕,这个女人宠辱不惊,城府很深,比黄惟谦和黄勤刚可是难对付得多,自己和惟宁可要心点。

        黄惟宁回来后,李睿道:“李女士,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大家就先回去了,很遗憾对你的请求无能为力。”

        黄李月芸笑道:“李先生不要急,我想请两位和我回房间看一样东西,看过后,兴许你们就会改变主意了。”

        李睿与黄惟宁对视一眼,都很好奇,不知道她带来了什么东西,而且那东西还能改变自己二人的主意?二人几乎同时想到,黄李月芸难道从黄之山那里请来了“尚方宝剑”——黄之山的口信儿,能够劝服自己二人帮忙的?

        黄李月芸对身边女仆了句什么,那女仆起身出去,招手叫来服务生买单。黄李月芸拎包走到外面,摆手邀请黄惟宁与李睿。

        二人都很好奇黄李月芸带来了什么东西,也就没有拒绝,与她走出咖啡厅,进入电梯,往楼上升去。

        来到房间门口,黄李月芸没有掏出房卡,而是抬手叩响屋门。三长两短的敲门声响过后不久,屋门开了,里面现出一个男子。

        那男子三十七八岁年纪,长相与黄李月芸颇有几分相似,型衣装都极其时尚,眼见黄李月芸回来,将门大开,叫道:“姐,你回来啦。”

        李睿与黄惟宁这便知道,他与黄李月芸是姐弟关系,怪不得长得那么像。

        黄李月芸嗯了一声,当先走进屋中。李睿与黄惟宁自也跟了进去。那男子在门旁站着,目光依次扫过二人脸孔。

        三人都进屋后,落在最后那个女仆也脚步匆匆的赶了回来,那男子将屋门关闭,五个人全部进到了房间里。

        黄李月芸对那男子叹道:“没办法,我尽好话,他们也不肯答应帮勤刚减轻罪名,现在只能给他们看看那样东西了,希翼他们可以改变主意。”

        那男子哦了一声,面带笑意的看了看李睿与黄惟宁,摆手道:“请坐,我这就去拿过来。”

        这个房间是豪华商务套房,外面是标准的客厅,里面才是卧室,因此有沙可坐。李睿听了那男子的话,也就没把自己当外人,招呼黄惟宁坐到了沙上。

        那男子走上阳台,从那边一架圆桌上拿过一个黑色的金属箱子,大与急救箱差不多,方方正正,需要抱着,看起来似乎有点沉,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李睿与黄惟宁二人四只眼睛都盯着那个箱子,却也没谁向黄李月芸询问,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因为很显然,那男子会很快将箱子打开,露出里面东西的真容,既然如此,也就不必多嘴询问,多问倒显得自己幼稚可笑。

        那男子捧着那个黑色箱子来到茶几前,将其放在茶几正中,开关那面对着自己,起身笑对黄李月芸道:“姐,真要给他们看吗?”

        黄李月芸面无表情地道:“是的,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想救勤刚,只能这样。”

        那男子惋惜的连连摇头,弯下腰去,将箱子打开,伸手进去摸索什么。

        以李睿的角度,正好被半扬在空中的箱盖挡住视线,根本看不到箱子里面的东西,他好奇地凑前去看。

        那男子留意到他的动作,对他笑道:“不要急,很快能拿给你看。”着话,右手已经拿出一柄造型古怪、似枪非枪的东西来。它似枪,是因为它的形状类似手枪,有同样的形状,也有扳机;它非枪,是因为它没有枪膛,更没有枪口,枪头是实心的一个黑色塑料块,正面还有两枚金属探针也似的东西。

        那男子拿出这东西来,枪头有意无意的对准了李睿胸口。

        李睿没留意到这一点,但很快看清了这把怪枪的全貌,下意识觉得不妙,皱眉道:“要给大家看的不会是这东西吧?”

        他话音未落,那男子已经阴阴一笑,扣动了扳机,但听“哒”的一声轻响,枪头上那个塑料块度极快的扑向李睿胸口,其后带着两根亮闪闪的金属导丝。

        李睿就坐在茶几前的沙上,与那箱子相聚不过五十公分,如此近的距离,再加上那塑料块的快度,他根本没办法做出反应,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塑料块打到自己胸口。塑料块的打击感倒不是特别明显,但那塑料块上的金属探针却重重扎到皮肤上,哪怕没有刺入肉里,却也搞得很疼,这还没完,下一刻,一股巨大的电流从两个金属探头上涌出交汇,瞬间形成一道蓝白色的电火花,狠狠击打在他胸口上,顷刻间将他电得全身麻震,翻身倒在沙上,再也动不了分毫。

        “啊……”

        坐在李睿身边的黄惟宁,看到这一幕,惊呼出声,人也跟着站起,失声叫道:“你们要做什么?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黄李月芸那个女仆已经快步冲向她。

        黄惟宁见她来意不善,摆出跆拳道的防御姿势,警告道:“你不要过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那女仆如若不闻,脸色狰狞凶狠的扑向她,双臂已经展开,似乎是要将她抱住。

        黄惟宁秀眉蹙起,忽的抬起右腿,一脚狠狠踹向她的腹。

        那女仆随手横架,竟然轻而易举就将她腿拨拉开去,另一只手已经转向她的上衣。

        黄惟宁脸色剧变,想要变招,却已经来不及了,右腿刚刚落地,已经被那女仆抓住雪纺衫。黄惟宁临危反扑,一拳打向对方面门。那女仆理都没理,一把将她推到沙上,跟着扑上,把她身子翻过去,将她两只手臂反扣回来,至此将她擒拿在手。

        黄李月芸面带冷色看着李睿与黄惟宁受制被擒,眼睛深处闪烁着暴戾气息。

        那男子与那女仆也不待她吩咐,各自从那黑色箱子中找出绳子,分别将李睿与黄惟宁捆了,然后将二人扯出来扔到客厅正中。

        黄惟宁手脚都被捆住,侧躺在地板上,身体蜷缩着,一头长已经变得散乱不堪,令人吝惜,她来不及怒斥黄李月芸,先关心的看向李睿。李睿比她还要凄惨,还处在电击后的全身麻痹中,趴在地板上,双臂被反扣在后腰处捆住,两腿也别捆死,一动也不动,跟个死人差不多,但他眼睛还睁着,并未进入晕迷状态。

        “你没事吧?”

        黄惟宁语气关切的问道,李睿却跟没听到似的,只是木木的盯着地板呆。

        黄惟宁又唤他几声,眼看他没有任何反应,这才不甘心的看向黄李月芸,怒道:“黄李月芸,你真卑鄙,把大家诱骗到这里来,对大家使用这种无耻下作的手段,我从来没想过你是这样一个人,原来你和黄惟谦一样的卑鄙无耻。”

        黄李月芸走两步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狞笑道:“我卑鄙无耻?换成是你,你老公被人害死,你儿子被人抓起来送进监狱,你还能保持光明正大吗?黄惟宁,我仅有的一点点耐心,刚才在楼下咖啡厅里已经被你们两个消耗光了,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耐心,我向你们两个出最后通牒——马上给我儿子减刑,我不管你们用何种办法,我只要结果!”

        黄惟宁恨恨地:“你别做梦了,大家是不会屈服于你的下作手段的。我警告你,你最好赶紧把大家放开,要不然,明天早上,李睿领导见他不来上班,就会派警察过来抓你,你觉得你可以跑掉吗?”

        黄李月芸嗤笑了声,道:“我如果不能为儿子减刑,那我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我这次来中国,已经有了为我儿子死的决心,连死我都不怕,又怕什么警察。我现在想问问你,你和李睿,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此言一出,不仅是黄惟宁大吃一惊,就连那男子也跟着吃了一惊,不敢相信的看向姐姐,但他很快明白了什么,脸上的震惊之色才缓缓退去。

        黄李月芸随即吩咐他:“把李睿弄醒!”

        那男子答应了一声,走到李睿身边,抬腿踢了他几脚,叫道:“快醒醒,不要演戏了,再不醒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快起来……”着又连踢几脚。

        黄惟宁怒道:“你已经把他电麻了,他哪里还有感觉?你不要踢他,踢他也没有用。”

        黄李月芸冷笑道:“黄惟宁,你好像很关心他呀,我看你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是朋友那样纯洁了。”

        黄惟宁骂道:“黄李月芸你给我滚开,你不配和我话,你从内到外都已肮脏透顶。”

        黄李月芸不再理她,喝问弟弟道:“还弄不醒他?你有没有那么笨?”

        那男子有些尴尬,想了想,抓起李睿的衣领,把他拖向浴室。

        黄惟宁惊呼道:“站住,你要带他去哪里,你想对他做什么?”

        那男子冷笑道:“我要往他头上浇冷水,看他会不会醒,你心疼他吗?你要是心疼他,就替我叫醒他。”

  /shu/1534/18804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