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1998章:反转

正文_第1998章:反转

        李睿回到茶几旁,将这把放到自己的公文包里,自然是据为己有了,又去存放的那个箱子里翻了翻,打算找到的充电电源,结果是令人惊喜的,不但找到了存放的配套盒子,还在里面现了充电电源与两个备用弹头,心里琢磨,李月生既然存心用这把对付自己,那他肯定已经将三个弹头全部充好了电,也就是说这两个备用弹头电力充足,既然如此,不妨拿一枚对付李月生,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他想到这,果断拿出放进包里的,取下弹头,换上一枚备用的,然后将塞到裤兜里,准备过会儿对李月生使用,随后又把的盒子与配件全部放到了自己公文包中,忙完这事,坐到沙上暂时休息。

        坐下还不到三分钟,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李睿警觉的跳了起来,从兜里掏出,快步来到门后,心下暗想,敲门的应该不是谭阳的下属,因为他们一定会在外面亮明身份,同时呼唤自己的名字,眼下敲门声急促而又没有说话声,应该是黄李月芸姐弟回来了,只不过他们回来的怎么这么快?这有一刻钟了吗?这点时间他们也就是刚刚见到医生吧?

        他正思虑呢,门外响起李月生不耐烦的叫声:“快开门大丫,死到哪里去了!”

        李睿听后暗暗冷笑,李月生啊李月生,这回该你享受享受我的手段了,顺手将房卡拔下,客厅里立时黑暗一片,随后将门锁打开,却并不把门拉开,转身跑进客厅,藏在过道拐角之后。

        屋外,李月生扶着右手被纱布包扎得紧紧密密的姐姐黄李月芸,眼看门开了道缝隙,却不被大开,十分不满,喝骂道:“大丫你这个懒鬼,开门都不会把门打开!”说着话,左手把门推开,扶着黄李月芸往里去。

        “咦,灯关掉了,大丫你在搞什么!”

        姐弟二人进到屋里,现屋里黑漆一团,都是非常奇怪,黄李月芸忍不住出言询问。

        李月生进屋后没见到大丫,更是纳闷,问道:“大丫,你死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关掉房间的灯,不要告诉我你已经睡觉了。”

        “大丫……”黄李月芸也呼唤着大丫的名字,脚下不停步的走了进去。

        大丫正处于深度晕迷,又如何听得到二人的话?房间里安静无比,透着一丝诡异。

        姐弟二人走进客厅,还没现大丫,终于停下脚步,奇怪的说道:“大丫做什么去了?不会是真的睡着了吧?”

        “呵呵,你说对了,大丫就是睡着了!”

        李睿忽然从拐角处冒出来,对姐弟二人说道。

        黄李月芸与李月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再听声音是他,都是大吃一惊。李月生惊呼道:“咦,你不是被捆在地上嘛,为什么会……啊!”

        他话没说完,李睿已经对他击了,弹头准确的打在他身上,带出一股电光后,眼看他木头似的倒在地上。

        “啊……”黄李月芸吓得大叫起来。

        李睿冷笑两声,走到她身前,抬手抓住她的头,猛地往地上一扯。黄李月芸痛呼声中,伴随着他的势道,摔扑在地上。

        李睿等她倒地后,并未上前殴打她,尽管内心恨不得活活打死这个心肠阴毒的贱女人,但考虑到她到底是个女人,打她实在没有风度,因此暂时放她一马,转身走到门口,将房卡插到卡槽,但见眼前一闪,屋里再度充满了光明。

        李睿把屋门掩上,只留下一道缝隙,回到客厅,先把和弹头收好,然后找来绳子,将李月生手脚捆上。

        黄李月芸倒在地上,已经看到了晕迷不醒的大丫,再看到李睿捆上弟弟,只吓得面色如土,一个字都不敢说出口。

        李睿捆好李月生后,对她一笑,骂道:“贱人,你对我下手之前,想没想过会有这个下场?不过我挺佩服你的。”

        黄李月芸讷讷的道:“佩服我……我什么?”

        李睿冷笑道:“佩服你的辛苦用心,为了陪儿子度过难熬的刑期,特意制造一起非法拘禁事件,好因此获罪,被判刑入狱,那样就能天天陪着你儿子了。啧啧,这份母爱真是伟大啊,我算是服了,哼哼,哈哈。”

        黄李月芸被他嘲讽地面色青红不定,恨恨地道:“你是怎样做到的?”

        李睿知道她问的是什么,笑道:“我会法术,你们一走,我就吹了口仙气,把手脚上的绳子都吹成了灰,然后起来制住大丫,等你们回来,却没想到你们回来的这样快,你们没去医院吗?”

        黄李月芸痛恨而又不甘的瞪着他,咬牙切齿的,似乎想要生吃活嚼了他。

        李睿正要再嘲讽她几句,忽听外面传来了纷乱急促的脚步声,猜到是谭阳的下属过来了,急忙跑出去相迎,到走廊里一看,对方一共六个,都是男子,都是穿着随意的夏装,乍一看就和普通人一样,根本无法分辨他们是否警察。

        为那男子见到他,问道:“请问是市委的李处长吗?”

        李睿松了口气,笑道:“正是我,你们可算是到了,快请进……”

        五分钟后,那男警官陪着笑问李睿道:“李处啊,抓走他们没问题,但是想定他们的罪,还是要证据,证据包括但不限于你们两位当事人的口供,还有其它任何能够证明他们有罪的东西,譬如你刚才说的,那枪在哪里?我好像还没看到。”

        李睿有些尴尬,小声道:“我看那枪威力不错,自己收起来了。”

        那男警官忍不住笑起来,道:“那东西大家局里罚没的有很多,回头录口供的时候,我给你拿一把,但是这把枪你必须交给大家当做证据。”

        一刻钟后,黄李月芸三人被众警察押走,李睿目送他们乘车离去后,仰望星空,只觉如同做了场大梦也似,不过身上的伤痛又在时时刻刻提醒着,那不是做梦,而是真实生的事。

        回到车里,李睿刚刚坐稳,手臂就被黄惟宁纤手抓住,听她关心的问道:“为什么用了那么久?我好担心你!”

        李睿既感动又欢喜,转过身,一言不的凑到她身旁,两手捧起她的娇俏小脸,重重吻了上去。黄惟宁被动的任他吻了一下,随之做出配合。二人用情的亲吻了一小会儿,李睿主动停下,改吻为抱,将伊人上身紧紧拥入怀里抱住。黄惟宁也不说话,只是与他脸贴脸的抱着。

        车内非常安静,气氛温馨中透着几分浪漫。

        二人正沉浸在劫后余生的侥幸与收获情意的幸福中,李睿手机忽然响起,他只得先放开黄惟宁,拿出手机一看,电话是徐达打来的,急忙接听。

        “惩罚结束,即将回返,你在哪呢?”

        徐达语气轻松而又平淡,仿佛只是跑到南郊兜了个风而已,谁又知道他刚刚是去为杨香以血还血的复仇来着。

        李睿道:“我在盛景酒店外面,咱们去市一院门口碰头吧。你怎么回来?用不用去接你?”

        徐达道:“不用,我包了个黑车,司机等着我呢,我这就回去,过会儿见。”

        李睿挂掉电话,对黄惟宁道:“我还要和徐达见面,再去看看香香,你就没必要跟我一起去了,你回家吧,早点休息。”

        黄惟宁关心的问道:“那你晚上睡哪里?”

        李睿道:“多半是跟徐达去青阳宾馆住下,你就放心吧。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黄惟宁忙道:“不用,已经很晚,你就不要再奔波折腾了,你直接去市一院等徐达吧,我自己可以开车回去。”

        李睿见她如此懂事,心中越喜爱,凑过去在她唇上轻轻吻下,柔声道:“那你开慢点,到家给我报个平安。”

        黄惟宁乖巧的嗯了一声,偏头在他脸上回吻一下。

        二人就此分手,李睿下了车来,目送黄惟宁驾车离去,想到自己和她的关系进展,心头既甜蜜又忐忑,自己可是和大哥黄兴华结拜了的,可他过世这才几天啊,自己和他大孙女的关系就出了友谊之外,唉,若大哥他老人家在天有灵,知道这事,肯定会气坏了的,不过呢,他老人家思想开明之极,之所以要和自己结拜,也只是要借这一层关系好好酬谢自己,事实上,以自己的年纪,怎么可能被他认为兄弟?既然如此,自己和惟宁好上,他也应该不会生气吧。

        他想到这,抬头望了望天空,却正好瞥见,西方漆黑天际正中,陡然划过一道流星,光芒一闪而逝,不知飞向了何处,看后心头打了个突儿,这不会是大哥显灵了吧?可很快觉得这个念头过于无稽,苦笑着摇摇头,走向路边打车。

        距离徐达回到市区还有一段时间,因此李睿也就没有直接赶奔市一院,而是先去了南二环取车。昨晚龙皇宫救人行动之前,他可是把座驾宝马x5开到建设大街与南二环交叉口的西南角停了,如今有时间,自然要去取回。

  /shu/1534/188045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