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第2760章 塌陷事件

第2760章 塌陷事件

        李睿苦笑不已,道:好吧,我纠正一下,如果我骗你的话,我不得好死。

        卜玉冰犹疑不定的看着他,半响哼了一声,道: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又出事了,你马上跟我商量一下。

        李睿奇道:出什么事了?

        卜玉冰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李睿听完已经是又惊又怒。

        原来,县城西北二十里,有个乡叫谷阳乡,乡驻地往北五里地有个村叫西矿村。西矿村处于山脚地带,地下蕴含了较为丰富的煤资源,村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兴建了不少的煤矿,有的是大矿,矿工人数多达五六千人;有的是小矿,只有几十个人忙活,开始只有国营,后来慢慢出现了私营。这些矿到新世纪后,由于资源减少煤价动荡成本上升等缘故,停产了多数。前些年,省里鉴于各市县小煤矿频事故,就关停了许多产量不高的小煤矿,整个西矿村的煤矿基本上就全关了。

        可时运就是那么古怪,西矿村的煤矿全部关停没半年,国内煤炭价格就一路飙升,村里有一些煤矿主见有利可图,就开始偷偷开挖生产。这样过了半个多月,上面始终也没人管,于是那些关停的煤矿就都纷纷开始复活,开采的热闹场面比以前还要盛大。

        话说回来,蕴藏再如何丰富的煤矿资源,挖了这么多年也不剩多少了,何况西矿村这边煤储量也不是特别高。眼看挖不出什么煤了,这些煤矿主就放弃了原来的矿道,开始另辟蹊径,四处打眼放炮,寄希翼于找到新的矿点。而整个西矿村的地质基础,受到这么多年煤矿开采的影响,也产生了巨大变化,地下水沉降导致了地层沉降,西矿村的地下基础也就在不知不觉间形成了空心。

        那些煤矿主们可不知道这个变化,当然就算知道也不会理会,他们眼里只有煤和钱,于是在他们四处疯狂打眼放炮挖坑的剧烈频繁活动中,西矿村村民们开始深受其害了,有的家里地面塌陷了,有的房子震裂了,有的家里水井没水了村民们当然不乐意了,就跑去跟煤矿主交涉。

        那些煤矿主都是有钱有势的主儿,哪里理会无权无势的村民们,被问急了就叫打手驱赶打人。村民们惹不起煤矿主们,只得憋着一肚子气找村委会乡政府上访告状,可找到哪都解决不了问题。有村民想上县里来告状,结果半路上就被煤矿主们派出的打手给打回去了,从此再也没人敢说去县里告状的话。

        就在上周日(昨天)下午三点多,又有煤矿主在打眼放炮。这个煤矿主选的是离村子最近的一座小山,据说这座小山下面有很多煤,不过因为离村子近的缘故,一直没人开采,怕的就是影响村里地面。但这个煤矿主实在是想钱想疯了,丧心病狂的打起了这座禁山的主意。一炮打下去,煤块就飞出来了,那煤矿主脸上笑容还没完全消失时,村西三座民房也随之塌陷,当场被砸死两个村民,被砸伤了六人,还死了三头猪八只鸡,重伤了一匹大马。

        西矿村就此一下子炸了锅,村民们都不敢在家里呆着了,聚集到一起,抬着死者尸体,先去乡政府门口告状,还说要去县里。乡里值班的领导见到这么大的场面外加死尸,差点没当场吓尿,马上通知了乡长。乡长知道这事儿是瞒不住了,赶紧给县政府打来电话汇报。而那个肇事的煤矿主也预料到自己的下场不会太好,第一时间开着豪车跑路了。

        卜玉冰接到这个情况后,脑袋一下就懵了,下意识就想找李睿这个得力助手商量,于是让县府办主任张大雷给李睿打电话,叫他过来商量此事。其时李睿刚刚落水,手机坏掉,自然接不通电话。张大雷和卜玉冰说了之后,卜玉冰还以为李睿端着副县长的架子,不接张大雷电话,便用私人手机给李睿拨过去,可还是没被接听。

        她气愤不已,等晚上回到招待所后,还特意去李睿的房间门口敲门,现门锁着,人根本见不到,她肚子里的火气就更大了,憋了一宿憋到现在,所以眼下见到李睿立时就作了。也多亏她和李睿关系已经转好,否则刚才早就一保温杯砸向李睿了。

        李睿惊讶于忽然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故,又好笑于卜玉冰非要找到自己的举动,道:你为什么非要找我?难道没有我你就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还有,你不会还没处理这件事吧?

        卜玉冰没好气的骂道:滚!我是不是给你脸了?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

        李睿也自觉刚才那话有些轻佻,所以被她如此喝斥也不生恼,道:这种事你应该找分管煤矿安监的苏韬苏县长商量吧?这明显属于他的权限范围,你交给他全权处理都没问题啊。

        卜玉冰又不是第一天当领导,这种道道儿又如何不懂?她如果想要当个甩手掌柜,当然可以把这个事故全权交给苏韬去处理,处理得好是他苏韬的本事,处理不好也是他苏韬承担所有责任,都跟她这个代县长无关,但她不想当甩手掌柜,从来就不想当,她既然好容易才大权在握,当然想要好好的抓在手里,固然分内的差事要亲自办得漂漂亮亮,县内与政务有关的其他大事小情也要派稳妥下属去解决完美,如此既能出成绩,又能免风险,而很显然,常委副县长苏韬在她眼中并不是稳妥的人。

        与她并不了解且不太看得上的苏韬相比,还是李睿更值得她信任。尽管她和李睿打交道也不过两三周时间,但她已经对李睿清晰睿智的头脑灵活凌厉的手段有了充分的了解,何况心底里也开始逐渐欣赏他这个人,也因此,骤然遇到西矿村塌陷死人的重大事故,她第一时间不是想让苏韬负责此事,而是想找李睿来好好商量一下,看怎样才能完美的解决掉这个事情,不留后患,免除任何可能的政治风险,如果可能,最好是把此事交给李睿去负责,她甚至认为李睿处理得会比她亲自出手还要更好。

        哪知道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她怎么找李睿都找不到,又急又气,憋了一肚子火气,现在终于见到李睿本尊了,又被他一番奚落,又哪里会有好脾气?实际上要不是她念着李睿的数度人情,早就跟他翻脸脾气了。

        她听了李睿的话,强自压制心头火气,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我已经派苏韬亲赴事故现场第一线,去解决这个事故了,但我对他不放心,我想跟你商量商量,看怎样能够无死角完美的解决掉这个事件,商量好了以后,你马上去西矿村,给苏韬查漏补缺,辅助他解决所有事端。

        李睿略一思考,道:我去倒是没问题,不过我个人觉得,这种事最好由你这个县长亲自出面处理,你亲赴

        我没时间,市政协宋平安宋副主席中午来我县调研扶贫工作,我要陪着他去山里!

        卜玉冰一口打断了李睿的话,脸色低沉而无奈。

        李睿有些不解,纳闷的道:中午过来调研?市里领导哪有中午过来的呀?

        卜玉冰说明道:宋主席上午去的寒水县,调研完了马不停蹄就赶来咱们双河,到县里不就中午了。

        李睿点了点头,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卜玉冰抬手指指桌前的椅子,道:你坐下,大家商量着说,你最好拿本记一下。

        呃,我没带本儿过来!

        卜玉冰横他一眼,把自己的笔本拿过来推到他跟前,道:拿我的记!

        李睿点点头,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左手按本,右手持笔,看着美女县长说道:你说吧!

        卜玉冰闻言翻了个白眼给他,手指叩着桌子道:我说什么说?我叫你来是大家一起商量,先商量出个章程来,你再记,现在还没商量,我能说什么?

        李睿笑了起来,这位女县长翻白眼的动作还真妩媚,别有一番美女风情,跟她搭配工作真是赏心悦目呀,道:好吧,那我先开个头儿,呃先,要安抚死伤者家人;其次,要抓捕肇事煤矿主归案,令其赔偿死伤者;再次,全村全乡甚至是全县范围内展开对大小煤矿的清查,关停私自开张的一批煤矿,严厉打击一批煤矿主;最后

        他说到这,眼看卜玉冰目光羞恼的瞪着自己,倏地明白了什么,陪笑道:不好意思,我把该说的都说了,轮到你就没可说的了,好吧我闭嘴,你说最后一条!

        卜玉冰险些没被他逗乐,强忍着笑骂道:滚,我没那么官僚主义,只要你说得对,你全部说出来我都没意见。

        李睿道:那你刚才干吗那样瞪着我?

  /shu/1534/223357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