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2771章 再赴西矿村

正文_第2771章 再赴西矿村

        “幸好没再出现死伤,真是庆幸啊!”

        卜玉冰见李睿面色沉重,也没再针对他,喃喃的来了这么一句,清丽无暇的脸上浮现出满满的侥幸之色。

        李睿心中别有几分内疚,原以为前天下午的塌陷事故生以后,就不会再次生了,哪知道没隔两日就又生了,看来自己对此次地质灾害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啊,多亏没有造成死伤,否则自己都难辞其咎了,道:“我这就去西矿村,今天坐镇村两委,部署疏散工作和临时安置点的扩大建设。”

        卜玉冰目光犹疑的盯着他,半响问道:“你到底行不行?你要是不行,就留县里,我去西矿村主持大局!”

        李睿听了这话很不高兴,叫屈道:“这和我个人能力有什么关系?这是天灾好不好,我各项工作都已经部署到位了,谁知道会突然出这么一档子事儿?就算追究责任,也要追究到私自采煤的煤矿主张什么贵头上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卜玉冰抬起左手,做出一个别激动的手势,道:“我不是跟你吵,只是说明事实怎么跟你没关系了?西矿村的地面能塌陷一次,就能塌陷两次三次,你事先就应该考虑到这种可能,就该把全村村民都疏散出去,结果呢?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只疏散了村西头儿住着的人,结果就给今晨生的塌陷事故提供了造成危险的可能,你能说跟你没关系?”

        李睿被她说得面皮一阵火辣,心下却是不忿,道:“西矿村很大的好不好,从村东到村西好几里地呢,好多村民都存在侥幸心理,认为只是村西塌陷,自己住的地方没事儿,就不去临时安置点,难道我还能强制驱赶他们去?何况乡里临时搭建起来的安置点也容不下那么多人住啊。西矿村是个大村,生活着一千口子村民呢!”

        卜玉冰反诘道:“他们心存侥幸心理,你也心存侥幸心理?”

        李睿越羞恼,也不顾及副县长的风度了,耍赖道:“你要这么说,昨天下午你还去西矿村来着呢,你亲眼看到了村子东南北三个方向上的村民都还住在家里,也从我嘴里听说了只是村西头住着的村民被疏散出去,可你当时也没说别的呀,现在又找什么后账?”

        卜玉冰被他这话噎得脸孔青白,目光恨恨的瞪他一忽儿,居然稀罕的没再争辩,语气平和的道:“好,过去的事就不说了,我就问你,你今天再过去,能不能给我把所有隐患风险都排除掉?你要是做不到,那就趁早别去。”

        李睿暗哼一声,道:“为什么不能?不过我需要县里的支撑,今天至少要把临时安置点扩建五倍,就这还不一定能容纳全体西矿村村民们居住呢。我估计民政局的物资不足以支撑扩建,还需要从其它乡镇借调一大批使用。”

        卜玉冰把手一挥,很有县长风范的说道:“你需要什么支撑,随时给我打电话,后勤这一块我来搞。总之今天大家齐心协力,一定要

        彻底解决所有的隐患风险。要是再这样下去,咱俩的县长都不用干了!”

        李睿被她这话激得胸中意气作,赌誓一般的说道:“从今天……不,从现在开始,西矿村事件就由我全部负责了,干好了是应该的,干不好出了岔子,所有责任我一个人承担!”

        卜玉冰嗤笑一声,看着他的目光倒是颇为柔和,摆摆手道:“行了,漂亮话少说两句,快去吧,再不去他们又来县里闹了!”

        李睿看她一眼,转身走向门口。

        “路上不用太着急,让司机开慢点!”

        李睿走到门口,拉开门要出去的时候,卜玉冰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李睿心头一暖,回头看去,却见卜玉冰已经坐到办公桌里,伏案书写,没有看着自己,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关门离去。

        上午八点四十分,李睿带着马玉明、龙宝玉赶到西矿村,找到西矿村村主任,向他了解早上的塌陷事故和村民们进城告状的细节。

        村主任家住村子东北角,虽然感受到了凌晨时分的所谓“塌陷”,但感觉不是太强烈,也就没以为然,更没有凑过去看热闹,所以对于两件事知道的都不多,他带着李睿几人来到村两委附近,找距离塌陷地最近的一户村民了解情况。那村民正好是去县里告状的三十一个人里的一个,对两件事都知之甚详,当即仔仔细细的跟李睿描绘了一遍。

        李睿并不知道所谓的塌陷其实是人为制造的井下爆炸,更没有仔细调查塌陷现场,也就只能是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把其当成了二次塌陷,觉得村民们因此产生恐慌与愤怒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也有理由嫌弃治理效率低,但是为什么质疑疏散工作不到位呢?留在村里没走的村民可都是自愿留下来的呀,既然自愿留下,当然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还有,村民们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要去县政府门口闹事?之前死伤多人那次他们可都没想着去县里闹啊,这里面是不是存在着什么重大变故?

        “你们早上聚集起来以后,是谁最先提出要去县里反映情况的?”

        李睿想了解闹事村民们的心理想法,以便正确处理,避免今后再生类似事情,心中已经想到,当时现场聚集的村民再多,也总要有人第一个提出去县里,这个人就是重点需要了解的对象,如同昨天在乡政府大院里被抓到派出所去的那个刺儿头一样,这种人就只知道煽动大家闹事,和政府对抗,却没有半点能力帮助解决问题,这样的人一定要重点防治,绝对不允许他们再次生事。

        被询问的村民敏感的觉察到了什么,警惕的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村主任不耐烦的道:“领导问你啥你就说啥,哪有那么多干什么。”

        那村民目光闪烁的看着李睿问道:“李县长你找他干啥,是要抓他吗?”

        李睿摇头道:“当然不是,就想找他了解下情况,你

        别多想。”

        那村民犹疑半响,指着村南方向上说道:“是赵金友,你要找他可别说是我说的。”

        村主任道:“赵金友家里我认得,李县长我带你过去吧?”

        李睿点了点头,吩咐马玉明道:“给乡里去电话,让乡里马上组织人员,来西矿村进行全村疏散,同时对临时安置点进行扩建,保证全村乡亲都能住进去,没有物资的话跟我说。”说完跟着村主任走向赵金友家。

        龙宝玉跟在李睿身边,忽然叹了口气。

        李睿问道:“你叹什么气?”

        龙宝玉道:“唉,我昨天跟你过来还觉着新鲜,今天再来就有点腻歪了,你这副县长当着也真不容易啊。”

        李睿苦笑一声,道:“当什么容易呀?”

        赶到赵金友家的院子里,村主任喊了几声,很快从正房里走出一个四十多岁年纪、留着络腮胡子的汉子,他似乎刚睡觉来着,睡眼惺忪,形象邋遢,他用粗糙的大手揉了揉眼睛,又打个哈欠,走下台阶,夸张的叫道:“哟呵,村主任来啦,稀客,真是稀客,快里边请!”

        村主任摆手道:“少废话,这位是李县长,这位是马主任,过来找你了解情况,两位领导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不许撒谎。”

        赵金友打量李睿与马玉明两眼,嬉皮笑脸的说:“好的,好的,保证问什么说什么。”

        李睿问道:“赵金友,我听说,早上村民们聚集起来去县里反映情况,是你组织号召的,有没有这事儿?”

        赵金友一下愕住,半响问道:“这是谁说的?”

        村主任不耐烦的插口道:“你少问这个,你就回答,是不是你组织的?”

        赵金友脸色一变,皱眉歪嘴的道:“是我组织的,怎么啦?我组织不行啊?犯法啊?这村里天天塌陷,大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掉坑里砸死了,这人命关天的事情还不允许大家跟领导反映一下啊?”

        李睿点头道:“当然允许你们和政府领导反映,但要采取合法合规的途径进行反映,你们可以派出几名代表,去乡政府或者县政府找人反映,为什么要聚众闹事呢?”

        赵金友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道:“大家只聚众了,可没闹事,到县政府门口只是静坐,没哭也没闹,你不能说大家闹事。”

        村主任再次插口道:“聚众也不对!”

        赵金友哼了一声,道:“不聚众那些当官儿的能重视起来吗?你看大家早上聚众了,现在县长就找过来了,这就是效果。”

        李睿看他的表情神态,听他的话语,就知道他跟昨天那个刺儿头一样,是个不好相与的家伙,暗里加了小心,道:“你们为什么直接去了县里?前天第一次事故,死伤村民多名,你们也只去了乡政府反映情况;今天虽然再次生了塌陷,但没有任何人员伤亡,你们怎么反倒跑县城去了?”

  /shu/1534/224818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