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586.第545章:迷幻之夜

586.第545章:迷幻之夜

        李睿扶着她往里面走,边问她卧室的方向,走进卧室后,信手开了灯。李婧却嚷道“别关灯”李睿奇道“为什么关灯”李婧道“眼眼睛不舒服。”李睿已经看清席梦思的方位,就听她的把灯关了,扶着她一步步走到席梦思前,道“到了,你上席梦思躺下吧。”李婧问道“你你呢”李睿道“我自然是回家啊,你不会让我照顾你一晚上吧”李婧闷声不响,过了会儿说道“你你最好是是多照顾我一会儿,好好吗”

        这个要求倒也并不过分,李睿点点头,道“多照顾你一会儿也行,其实你这样我看了也很担心,真害怕你会突然出事。”李婧觑着他道“你很担担心担心我吗”李睿点了点头。李婧笑道“为为什么担心我”李睿道“因为你是副市长啊,是我的领导。”李婧笑容瞬即敛起,道“我我要不是副市长呢”李睿想了想,道“你要不是副市长,大家认识的话,我应该也会也会担心你的。”李婧这才又笑了出来,看了他一会儿,道“你扶我躺下好吗”

        李睿嗯了一声,先把她扶坐在席梦思边上,又弯腰下去给她脱了脚上的皮鞋,随后直起身来,一手扶着她肩头,一手把她腿抬到席梦思上,最后扶着她上半身慢慢躺下。可就在李婧完全躺在席梦思上的时候,令李睿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他的双臂居然被李婧双手轻轻抓住了。

        李睿心头打了个突儿,凝目看向她,却见她一脸梦幻爱慕的看着自己,口唇嗫喏,红艳艳的,十分迷人,紧张的问道“李市长,你你休息吧,我走了。”李婧仿佛没听到他的话,道“你过来下。”李睿愣了下,道“过去怎么过去”

        李婧轻轻拽了拽他的手臂。李睿这才明白过来,试探着俯身凑下去。李婧眼看他距离自己不远了,便松开他的手臂,将两手抬起,勉强搂住了他的脖子。李睿心头大惊,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正心神不定呢,忽然觉得她在微微用力下压自己,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但还是顺着她意思低头下去。刚刚低了一下,却觉口唇一热,已经被对方亲了一口。

        他大惊失色,脑袋一时间没回过神来,迟疑了差不多一秒钟,可就是短短的一秒钟之后,已经有枝腻滑的丁香钻进了他的口中。

        “不是吧,被她强吻了”

        李睿这才惊醒过来,只吓得头皮麻,尽管对方丁香腻滑香软,只要愿意,就能恣意品尝,可还是难以接受这种事,忙一把将李婧推开了去,脸红心跳的道“李市长,你你喝多了,你早点睡吧,我先走了。”李婧忙叫道“不要,你别走李睿,你陪我”

        李睿哪敢应声,也不理她,红着脸跑出卧室,反手将屋门重重关了,快步出了门去,等到楼下的时候,回想起刚才在李婧家里那一幕幕,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耳朵,李婧啊,堂堂的副市长啊,居然主动亲吻自己,而且一上来就是火爆的湿吻,那种疯狂的劲头恨不得要献一身给自己一样他想到这,忽然心头一动,刚才李婧那副模样,倒像是之前好姐姐、市委宣传部长郑紫娟误服自己下的情药后的动情模样,难不成,李婧也被人下药了要不然,怎么说明她浑身无力而且主动献吻的表现可是,又有谁敢对她这个副市长下药呢

        他胡思乱想一阵,也想不出任何头绪来,只觉得口干舌燥,不由得舔了舔干涩的口唇,却想到刚才李婧那丁香的口感,情不自禁吞了几口唾沫下去,低头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此时罗娜娜一定早就进入了梦乡,自然不好去打扰她的清梦,只能打道回府了,快步走出小区,到外面拦了辆出租车,回往家中,洗漱休息不提。

        次日,李睿上班后刚刚打开电脑,聊天工具里就弹出了一个对话框,打开来看时,是凌书瑶起的对话窗口。她也没说什么,只是来一个离线传送的文档,而这文档正是他昨天给她请她帮忙完善的扶贫试点工作报告,心里有些纳闷,她昨天并没答应帮自己这个

        忙,不帮忙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回来呢

        他带着心中疑惑,接收了这个文档,保存到本地文件夹之后点开来看,吃了一惊,只见凌书瑶已经在里面做出了许多更改,包括用词遣句、查漏补缺之类的编辑完善工作,她做了很多。他将文档从头看到尾,喜不自胜,忙打字给她“你什么时候帮我改的”凌书瑶回复道“刚刚。”

        李睿惊喜交加,想到这么大的编辑量,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完成的,打字问道“你改了多久是不是很早就来了”凌书瑶道“两个多小时吧。”李睿算了下时间,她竟然六点多就来市委帮自己改这份报告了,心里很是激动,从表情里面选了个鲜花的图标过去,又打字给她“干吗不多睡会儿”凌书瑶就没再理他了。

        李睿很不喜欢凌书瑶对自己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两人明明已经有了暖昧感觉,按理说应该越来越亲近才是啊。可她对自己却还如同以前一样,时冷时热,这种脱离自己掌握的感觉真是很不爽,也很为这个桀骜不驯的小女人感到头疼。

        可当目光触及到她给自己精心修改完善的报告文档时,心中又涌起一股热流,觉得她对自己还是不错的,想到她六点多就跑过来给自己修改报告,心里非常感动,却也纳闷不已,昨天求她帮这个忙,她没答应,可转过天来,却又屁颠屁颠的一大早赶过来做这件事,她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啊

        呆呆的想了一阵,忽然就明白过味儿来,她未必是真心实意帮自己这个忙呢。昨晚上,在她身上可是生了老公偷月星的事情,更可气的是,她老公偷的还是她的闺蜜,这对她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大,因此,这一宿她怎么可能睡得着既然睡不着,一大早跑到单位来找点事做,就成了她排解郁闷心情的不二法门。正好自己昨天刚求她帮忙修改报告,她顺水推舟的也就做了此事,还能得自己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说不定,她还有报恩的意思在里面呢,毕竟昨晚上自己可是帮她暴打了她老公一顿,给她出了口恶气。

        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不好,似乎把她想象的对自己太过疏远无情,而实际上人家未必是这么想的。

        他叹了口气,想到很多人都说过的一句话,其实人心才是世界上最险恶的东西。心中念头一生,既可以慈悲济世、与人为善,也能颠倒乾坤、祸害众生。心生好念,就是善翁良人;心生歹念,就是卑鄙小人。心里把别人想得好,就能与其结交深厚;心里要是把别人想得太坏,轻则冷淡不理,重则产生矛盾,甚至还会生出歹意凌书瑶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日久见人心,等着体会就是了,自己何必胡思乱想

        上午九点半,李睿参加了阔别已久的市委常委会,还是做会议记录。

        今天这次常委会,没有什么重要议题,只讨论了一个人事任命问题,就是双河县长的任命。双河县前任县长罗大威已被两规后处理掉了,于是双河县那里就空出了一个县长的宝座。县长之于一县,如男人之于一家,其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因此这个岗位上不能一直空人。今天这次常委会,要解决的就是县长的人选问题。

        在全市正处级领导干部里面,县长算得上是位高权重的人物了,在某种程度上比县委书记还更有权势。尤其是在当下、各地党委一把手普遍异地任职的大环境之下,那种土生土长的本地县长,拥有着更强劲的权势,甚至能在市领导上位的时候为其提供一定的助力。

        有朋友问了你这不是瞎扯淡吗一个区区的小县长,怎么可能为市领导的上位提供助力市领导上位不是要看省领导的意思吗,跟小县长有屁关系了

        没错,几乎所有的市领导正副厅级干部上位与否,都要看省里的意思。这其中,某些市领导,是省里可以直接任命的,比如市委书记,任命后就能上岗。还有一些市领导,是需要走人大选举的

        过场的,譬如市长、常务副市长等政府领导。这里请注意,就算人大选举只是一个过场,这个过场也必须要走,而且要走得漂漂亮亮的。若是这中间出了什么篓子,譬如,在人民代表大会选举的过程中,有大多数代表不选这个市领导、甚至跟这个市领导作对,那么这个人就算最终能够当选,也势必会弄一脸灰,在当地弄个好大没脸,如此一来,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执政

        ...

  /shu/1534/234599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