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778.第719下:反常的老狐狸

778.第719下:反常的老狐狸

        一夜虽短,却足以看清一个人的品性,也足以爱上一个人。

        李睿觉得自己已经看清了张子潇的人品,别管她是张子豪还是王子豪的姐姐,她的品性还是很不错的,一个对死去三年的宠物猫念念不忘的女人,又能是什么毒辣凶残的人了再念及她一直不忘初恋男友,心中对她又是怜悯又是顾惜,可是想到她正在图谋接近调查刘安妮,心情就又乱了。

        他胡思乱想一阵,静悄悄的爬下席梦思,穿好衣服,拎起公文包,最后看了席梦思上的佳人一眼,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

        他其实很想跟张子潇道个别,毕竟是夺走了人家的第一次,而且跟人家一夕缱绻,极尽恩爱,怎么说也有了一定的感情喜爱之余别有三分愧疚,感情十分复杂,但一来怕吵醒人家的美梦,二来又担心叫醒她以后自己没法面对清醒后的她,因此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等白天上班什么时候不忙了,再给她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反正手机里也有她的电话号码,也不愁找不到她。带着这样的心情,他离开了房间,又反手轻轻将屋门关死,这才患得患失的走了。

        在门锁咔哒一响时,屋内席梦思上被窝里的张子潇缓缓睁开了美眸,她仰看了看通往房门的通道方向,脸上现出复杂的神色,过了会儿,缓缓坐起身,开始穿衣。

        差不多半个钟头以后,穿戴整齐洗漱完毕的张子潇回到了床边,低头凝视床单上那抹殷红,良久不语。

        又过了会儿,她动了,转身从桌上拿过坤包,从里面拿出精致华美的化妆包,从里面取出一把小剪子,右手持了,回到床前,左手一把将床单抓到跟前,右手持着剪子,对着那抹殷红所在的部位剪了下去

        几分钟后,雪白的床单上已经失去了那抹殷红,但也多了一个差不多手掌大小的窟窿。张子潇蹙眉看了看那个窟窿,伸手过去,左右两手用力一扯,以这个窟窿为中心,很快将这床单撕得支离破碎。

        “喂,是前台嘛,我是零六房间,我撕坏了一条床单,麻烦你们给我换条新的,撕坏的床单记我账上好了。”

        打完这个电话,张子潇把话筒放回座机上,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天上午,在市委大楼内的市委常委会议室内,召开了一次临时性的市委常委会,会议议题只有一个,就是决定双河县委副书记的人选。会议有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人列席,负责向众位常委汇报符合条件的干部考察情况。李睿照例做会议记录。

        这次常委会也是新任军分区政委高国松第一次以市委常委的身份参加的会议。在议题开始之前,宋代阳代表众常委对他表示了欢迎,他也在做完自我先容之后讲了一番场面话。

        李睿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高国松,却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他,盯着他看了一阵子,觉得他与高紫萱的父亲高国泰长相差不多,只是身上多了几分军人的气势,看到他,很自然就想起了高紫萱,希翼能通过她的帮助,让老板与这个高国松建立起亲密同盟关系。眼下老板虽已算是十一个常委所分成的三股势力中最大的一股,可还是显得有些单薄,若是能得到更多的盟友,自然是不嫌多啊。到底是市委书记嘛,就算不能将其余十个常委都抓到手里,也要掌握多数,总不能让别人威胁到吧。

        议题开始后,先由组织部干部二处的负责同志汇报干部考察情况,这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等此人先容完基本情况之后,宋代阳道“大家研究一下吧。”说完就端起保温杯喝茶。

        按顺序,市长孙耀祖最先言,他也当仁不让的表了意见“我觉得双河县委组织部长卢晶这个同志不错,踏实肯干,兢兢业业,把双河县的组织工作搞得有声有色。大家任命提拔领导干部,要做到唯才是用,卢晶同志这样的人才,就是大家重点提拔的对象。”

        说完这番话,他

        就闭上了嘴巴,似乎有些心虚,看向了常委里面的老三、市委副书记于和平,自然是担心他再次跳出来跟自己做对。虽然有宋代阳的声援支撑,但也实在不愿意跟这个老狐狸在众人面前纠缠不清。

        让除去高国松外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于和平并没有跟孙耀祖唱对台戏,只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就提卢晶吧。”说完就闭上了嘴巴。

        他的表现让两个老对手、孙耀祖与常务副市长贾玉龙大跌眼镜。二人对视一眼,脸上不仅没有现出半点喜色,反而多了几分深忧。

        了解于和平性格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睚眦必报、老奸巨猾的老家伙,最善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他要是跟谁产生了嫌隙,那肯定会不依不饶,咬住就不松口,宁肯斗个两败俱伤,也要让对方过不上好日子。

        孙耀祖为此已经被他折磨了好久,几乎每次常委会上都会受到他的阻击,尤其是涉及到人事任命问题的时候,更是会被他兜头打上一顿王拳,有几次甚至被他搞得当众丢脸。这样一个如同老鳖一样咬住对手就不撒嘴的混球儿,某一日忽然转了性子,再也不跟老对头作对了,那就只可能有两种可能要么他成了神经病,要么他另有阴谋。他当然不会忽然变成神经病,那就只剩一种可能,他是另有阴谋。

        想到这一点,孙耀祖比被他当场阻击还要头疼,脸上瞬间布满深忧之色,眼看着眉心间的褶子都可以做包子了。

        可不管怎么说,于和平总算是表明了态度,于是排在后面的常委们也得以一一表意见。

        高国松最后入常,排名自然也是最后一个。轮到他的时候,他笑呵呵的说“我初来乍到,还不熟悉咱们市里的情况,这次就不表意见了。”

        于和平闻言抬起头,深深看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最后的赢家属于卢晶,也属于市长孙耀祖。

        散会后,孙耀祖主动去宋代阳办公室里作客。

        坐在沙上,孙耀祖皱眉道“老于今天这是吃错药了”有些话,宋代阳自持身份,也不好跟他说得太明白,道“下次,大家要多考虑一下他的意见。”孙耀祖听得出他的意思,就是下次再有类似人事任命的议题,就听于和平的,让他扶持自己的人上位,哈哈笑道“今天大家也考虑他的意见了啊,他不是也认可卢晶吗”宋代阳苦笑着摇摇头,道“事若反常必为妖,山雨欲来风满楼。”

        他硬生生将这两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凑到一起,听起来很怪,孙耀祖却听得明明白白,他这是在说,于和平肯定有什么阴谋诡计,正在策划展开中,一旦等他实施之后,青阳市就会变天,想到这,忽然打了个寒战,只觉得大事不妙了。

        宋代阳叹道“我之前还说在年前把双河县委常委班子给补齐了呢,这次又空出一个县委组织部长的位子,唉,看来是补不齐了。”孙耀祖道“拔出一个萝卜就带出一个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慢慢来吧。”宋代阳呵呵笑了两声,心里已经在思虑,要不要把这个县委组织部长的位子送给于和平,总不能让他带着一肚子怨气工作吧,还是要注意团结的嘛。孙耀祖又如同闲聊天一般的随意说道“新来的高国松同志很低调嘛,这一点跟之前的裴旭可是一模一样。”

        宋代阳听得懂他这话里面的深意,是说高国松在刚才的常委会上没有表意见,扮演了与前任裴旭一样的打酱油角色,笑了笑,道“是啊。”孙耀祖说“他不是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国泰的弟弟吗,与朝阳你都是省城人,你跟他熟悉不”宋代阳摇头道“不熟悉,我也是在他来到青阳以后才跟他认识,这个人确实低调。”

        孙耀祖与宋代阳先后对高国松使用了“低调”这个词,不过意思并不一样。前者,是暗指高国松在常委会上表现低调,没有公开支撑某方人马;后者,是指他没有借助其兄高国泰的势力

        来经营自己的名声,一直默默无闻,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高国泰的亲弟弟。

        两人闲聊几句,孙耀祖便起身告辞。宋代阳要亲自送他,被他谢绝了。

        孙耀祖走出办公室,特意将门关上,目光一转,盯在了李睿身上,笑呵呵的冲他走了过去。

        李睿忙起身相迎,道“市长,您要走啦不多坐会儿”孙耀祖笑道“不坐了,跟你聊两句。”李睿心头一跳,他跟自己有什么可聊的,却也不敢怠慢,道“您请沙上坐吧。”孙耀祖摆摆手,和蔼可亲的望着他,笑问道“什么时候跟吕省长的掌上明珠结婚啊”

  /shu/1534/234603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