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1302老中医

_1302老中医

        那老中医道:“你的血为什么从鼻子里溢流出来呢?这又要涉及到另外一个名词,‘相侮’。肝胆为木,被克于金,肺属金,以前,肝是被肺克的,但肝火起来以后,肺压制它不住了,不仅压不住它,反而还要承受它的火气反攻,反而被它侮辱了,这就是反侮。肺开窍于鼻,被肝火反攻以后,加上脾统血功能的降低,鼻子那里的血管在火气的冲击下,就管不住血了,血这才顺着火气从鼻子里面流淌而出。”

        杨萍等西医听到这里,哪怕一直以来对中医的态度都是不以为然,但还是忍不住的点头暗赞,不得不说,祖国几千年的医学哲理与经验还是非常有道理的,不过,也仅仅是有道理而已,又能从根子上解决宋代阳的毛病吗?

        李睿也是暗暗寻思,这老中医讲理论与论病因的本事无疑是非常利害的,可他说了半天废话,又能开出能一下子治好老板所犯之疾的良药来吗?

        宋代阳却不像杨萍与李睿等人想得那么多,他已经听得如痴如醉,一脸的惊喜之色,早就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的,赞道:“好有道理!老爷子,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优秀的中医呢,只通过号脉就把我的病因找出来了,啧啧,真是太利害了,刚才我做了那么多检查都没找到病因呢。”

        杨萍等西医非常尴尬,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拿眼下这一幕来说,宋代阳检查这个检查那个,检查了半天,什么都没查出来,浪费了不少时间不说,还被抽了血、受了辐射,折腾半天,到头来反倒不如让人家老中医给号号脉的效果好,虽然这并不能证明中医就比西医强,却也让人觉得很没面子,唉,早知道就不带宋代阳来看中医了,这不是自取其辱是什么?

        那老中医被宋代阳夸赞,并不骄傲,道:“中医有中医的好处,西医有西医的好处,不能一棒子打死谁。宋书记你刚才检查了好多项科目,虽然没查出问题来,至少知道自己没有大毛病,这不就从心理上放松了吗?所以说,西医也是有好处的。”

        宋代阳连连点头,心说这位老爷子不仅医术高明,胸怀也很宽广,在继承传统中医衣钵的同时,并没有全面排斥西医,知道中西医结合、兼收并蓄的道理,做到了与时俱进,真是了不起。

        那老中医此时才问道:“宋书记,你前阵子是不是动肝火了?”

        宋代阳略一回忆,想到昨天调研市音乐艺术学院时,对原院长徐胜华生的那一肚子气,再次点头,道:“是的,我昨天生气了,想火,但强忍着没有出去……可能出去了一点点,但是没有全出去,憋在了心里头。”

        那老中医听后诡异的笑了笑,摇头道:“不是昨天的火儿,不是,至少不完全是。”

        宋代阳脸色微变,道:“不是昨天的火气?那是什么时候的?”说完皱眉凝思起来。

        那老中医道:“我给你号脉的时候,只觉肝上来气实而强,此谓太过,也就是说你肝火早已形成,积重猛烈,绝非一日之功。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以前什么时候生过一场大气?”

        此言一出,不只是宋代阳恍然大悟,就连李睿也想到了,不久前,宋代阳跟孙淑琴刚生过一场世纪战争,那次两人都是大脾气,也就是那一次,宋代阳怒火不出去,便积在体内,最后导致了这次鼻衄的生。宋代阳昨天虽然也很生气,但很显然与那次夫妻大战很难相提并论。

        明确怒气的源头后,宋代阳与李睿对这位老中医愈的佩服,他能找到病因所在,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还能通过号脉推测到怒气的生成时间,这就神乎其神了,简直跟神话传说一样,完全不可思议。

        宋代阳算是对这位老中医佩服得五体投地,道:“对的,不久前刚过一次大脾气,要不是您提醒,我都快要忘记了。想不到那次的怒火竟然可以留到现在,我自己反而倒不觉得。”

        那老中医缓缓颔,道:“这就是了,春天属性为木,万物生,肝也属木,而肝气上升,便很容易生脾气,你体内早有火气淤积,再加上你昨天因事生气,自然而然引肝火。你平时切记少生气火,要不然这鼻衄的毛病很可能变成痼疾,那时候可就不好治了。”

        宋代阳奇道:“鼻衄?我这病叫鼻衄?”

        那老中医道:“是啊,在中医学上讲,叫做鼻衄。这类病算是小毛病,可要是成为不去的顽疾,就麻烦了。清太宗皇太极,就是因鼻衄不止而死的。不过,他的鼻衄病因跟你的不一样,鼻衄只是个统称,也分多种病因。”

        宋代阳有些紧张的问道:“那我这个病因严重吗?”

        那老中医摇头道:“如果以前没有类似的鼻衄史,只是偶然作,那就不严重。我给你开几剂汤药,你回去喝完就没事了。”

        宋代阳很是高兴,连声道谢。

        那老中医跟他客气两句,操作电脑,选择药剂,忙碌良久后,开了一方汤剂出来,打出单子递给宋代阳,让他先去交费再去中药房拿药。

        这种事李睿自然是责无旁贷,将药方从老板手里拿过来,又从杨萍手里拿过刚给宋代阳办的就诊卡,下楼交费拿药去了。至于宋代阳,对自己这个病很感兴趣,留下来跟那老中医又探讨了一番,询问如何避免以及保养的方法。

        拿到药后,李睿回来找到宋代阳,主仆二人跟杨萍等人道谢告别,乘坐一号车返回青阳宾馆。

        路上,宋代阳随口问道:“一共是几包药?”李睿道:“一共十包,每包三煎,分为两次,早晚饭前服用。”宋代阳咂舌不已,失笑道:“那么多?”脸上已经现出畏惧的苦笑。

        这也怨不得他畏惧,只要是个正常人,相信谁也不会喜欢中药汤子的味道。

        李睿陪笑道:“没办法,要治病,就只能多喝药了。”宋代阳皱起眉头,想到今后十天的苦日子,只觉嗓子眼都要堵上了。

        赶到青阳宾馆时,也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二人叫上老周一起,先去餐厅把午饭解决,随后宋代阳回房间稍事休息,李睿拿着药找到副总经理李晓月,跟她交代熬药的事情。

        李晓月听完后说道:“你就放心吧,药我会找有熬药经验的老师傅熬,每天也会专门派人提醒宋书记喝药,保证误不了事。”李睿问道:“早上的药好说,你们给宋书记送早饭之前,就送过去了,可是晚上那顿怎么办,难道要宋书记每天晚上吃饭前专意跑回来喝一趟?”李晓月道:“不用啊,我派人送去市委不就完了嘛,你在那边接一下就行了。”李睿想了想,道:“找专人送药不太好看,这事儿等我问问宋书记再说吧。”

        宋代阳要是在青阳宾馆里面,李晓月找人送药过去,就几步路而已,并不算什么,也不用担心被外人知道;可他要是在市委上班,宾馆方面还特意派人去市委送药,给人看到听到的就不太好了,还得让人以为宋代阳这个市委书记耍官老爷做派,作威作福、奢靡成风呢。

        李睿随后又给秘书长杜民生拨去电话,跟他汇报给宋代阳看病的情况。杜民生听说宋代阳只是鼻衄,问题不大,也就放了心。

        打完电话,李睿也就无事可干了,琢磨着老板怎么也得休息一两个钟头,如果考虑到他刚才大出血的情况,他没准睡得更久,自己估计要等一段时间了,既然如此,就去婕妤那里打无聊时间吧,想到这,信步走向前面主楼。

        “咚咚咚……咚咚!”

        三长两短的敲门声响过后,里面半点动静也无。李睿皱了皱眉,伸手推门,门板纹丝不动。

        “嗯?婕妤不在?”

        李睿看看走廊左右,见没人经过,便放心大胆的站在她办公室门口没动,掏出。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董婕妤道:“干吗?”李睿小声道:“我说中午找你待会儿,你怎么不在办公室?”董婕妤道:“我在上面餐厅吃饭呢。”李睿问道:“什么时候吃完?”董婕妤道:“马上。”李睿道:“行吧,那我等你。”董婕妤也没问他找自己干什么,把电话挂了。

        李睿不敢长时间逗留在她办公室门口,免得被人看到后好说不好听,溜溜达达走出主楼,在宾馆院里找了个僻静角落等起来,也就是那个小健身馆与贵宾楼之间的小树林里。小树林里植了松柏以及桃梅杏李等果树,此时正是桃花梅花盛开的时节,绿树红花,景致倒也秀美。

  /shu/1534/235067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