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1564章:班长职责

_第1564章:班长职责

        华静还是不恼,始终都是笑呵呵的模样,问道:“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呢,那你的意思,就是反对李睿当班长咯?”

        聪明的人,听到她这句话的第一句,就已经可以听出她暗存不满了,要不然大可以说“很有道理”,而不必说“好像很有道理”,这就是反话了,鲁炼钢却因一心一意要整李睿下台而没听出来,甚至他还以为华静是在夸赞自己,道:“我无意反对谁,只是对事不对人,觉得这么选班长不太严肃正规。我觉得吧,想要选出一个合格的班长来,可以让大伙儿投票选举,也可以直接指定级别最高的人当这个班长,那样大家也都心服口服。”

        他这么一说,显得他跟李睿并没有任何私怨,而是一心为公,倒显得他人格很高尚似的。

        华静目光环视众人,问道:“大家伙儿的意见呢?都跟他一样反对李睿当班长吗?”

        其他学员可不像鲁炼钢这样和李睿有仇,更不像他这样情商过低、为了反对李睿当班长连华静这位教授都得罪了,都是要么保留意见,一个字也不说,冷眼看热闹;要么就摇头说不反对、支撑让李睿当班长,也就是维持原意;还有人趁机牢骚,埋怨鲁炼钢无事生非。这三类人里,支撑李睿当班长的人数最对,占全部人数的三分之二强。

        鲁炼钢听到群众的反馈,才陡然意识到,情况似乎对自己不妙,华静并不是真心接受自己的意见,而是想要整治自己。

        果不其然,他刚刚想明白这一点,华静就对他开炮了,老太太依旧笑呵呵的说道:“我本来想着,要是大家都支撑你的意见,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可刚才这么一问,一个支撑你的都没有,那就只能按我定的走了,还是让李睿当这个班长。你有不同意见呢,就保留,等什么时候你给人做培训了,再按你的法子选班长去,好不好?”

        华老教授对他还是挺客气的,没有批评教训他,只是象征性的讽刺了他一句,责怪他不在其位却想谋其政。

        鲁炼钢听完这话,羞恼不定,脸色涨红,再听到周围人等嘲笑的话语,更是臊得不行,羞愤难当的垂下头去,此时也有点明白了,自己刚才只顾报复李睿,脑子一热就出口了,却没留意到,反对他当班长其实就是反对华静的决定,人家作为培训老师,让你当学生的当面打脸,能高兴吗?会听你的吗?哼哼,也就是她脾气好,要是换个脾气不好的老师,估计早就骂上自己了,想到这,很有些悔恨,真恨不得抬手打自己一个耳光。

        华静见他再没话说,转头看向李睿,对他一笑,低声吩咐道:“过会儿你留一下,现在先坐回去。”

        李睿说了声好,下台坐回原位。

        华静随后说起本次培训的课程与日程安排,她不说不知道,她一说李睿才知道,本次培训要占用本周全部七天时间,而非之前想象的只占用工作日的五天时间,安排是从周一到周六上课学习,周日举行考试,考试过后才算是培训正式结束。好在这个培训只是占用了周末时间,而没有占用晚上时间,每天上午四堂课,下午同样四堂课,晚五点半以后就属于自由支配时间,学员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甚至类似杨冬那种家距省城不远的学员,大可以每天晚上回家。当然,这些学员们好容易出来自由一段时间,又有谁会回家过夜呢?

        华静讲完课程安排后,便宣布下课,要等下午一点半才正式授课。众学员纷纷散去,新被选为班长的李睿则留了下来。

        华静走到他身前,和颜悦色的道:“李睿啊,刚才的事儿没往心里去吧?”李睿见她关怀自己,心里很是熨帖,笑道:“没有,完全没当回事儿。”华静点头道:“嗯,就该这么想,时刻记得这回是过来培训学常识的,千万别把私仇带到学习中来,那样可不好。”李睿听得一怔,讪讪的道:“华教授,您怎么知道我跟他是私仇?”

        华静笑道:“你当我活这么大年纪,世上还有什么事是看不明白的吗?他冒着得罪我的风险反对你当班长,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他跟你有私仇,要么是他自己想当班长,但后者可以排除掉,否则我让你们自己推荐自己的时候他就该站出来了,但他没有,如此只剩一种可能,就是他跟你有仇。不过你们的事儿我可不想管,我只希翼你能当好这个班长,至少你要让其他同学们知道,我选你没选错人。”

        李睿忙保证道:“华教授您放心吧,我一定当好这个班长,不辜负您的青睐,也对得起其他学员们的支撑。”

        华静满意的点点头,道:“我给你安排两个任务:第一,每天早上,你要负责在我上课之前,把学员们的作业收上来交给我……”

        李睿听到这心头咯噔一跳,怎么着,竟然还有作业?靠,不是吧,这位华教授是真把大家这些领导干部当学生教了?

        华静哪知道他在想什么,道:“第二……呃,第二个任务其实不是我安排你的,是省政府办公厅交代我,每天上课必须要点名,上课不到的人要标记出来,等培训结束交给办公厅,办公厅干什么用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是让我这样做。可我这个人有点懒,不喜欢点名,所以啊,就交给你这个班长做了。你也不用点名,每天记得查一遍,把不到的人记下来就成了。具体你怎么操作我不管,反正你已经是班长了,有权做很多事情,呵呵,明白了吗?”

        她性格开朗,言语带笑,说出话来令人如沐春风,虽已是个六旬老太,却也让人萌生喜爱之意,李睿心中咂舌不已,这老太太年龄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可爱,年轻的时候不得迷死人啊?想了想,道:“华教授,我这样操作您看行不行,下午上课前,我给学员们定下座位来,整个培训期间,每个学员的位子就不动了,我再按座位排序记在本子上,以后每天上课,哪个座位要是空的,那个人就没来,我就给他记上,您看这样行吗?也就省得点名了,点名确实有点麻烦。”

        华静也不管这里面是否存在猫腻,譬如说某人不来,却让下属冒名顶替,她根本不管也不问,点头道:“成啊,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只要结果,不管过程,呵呵。行了,没事了,走吧,差不多也该去吃饭了。”

        李睿没动步,语气诚挚的道:“华教授,您这么大年岁了,还千里迢迢赶来为大家做培训,我挺感谢您的。培训这段日子里,您要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开口,不用跟我客气。”

        华静笑着赞道:“不错嘛李睿,年纪轻轻的挺会说话呀,看来我选你当班长没选错啊。好嘞,你这话我记住了,改天有事我会麻烦你的。”

        两人在会议中心门口道别,李睿眼看确实已经到了饭点,便赶去了餐厅。省里组织的这次培训还是相当正规的,表现在用餐上,省政府办公厅专门包了一个自助小餐厅,用来给参加培训的领导干部们进餐,每个干部凭领到的铭牌领取餐券,再去餐厅里面进餐。

        李睿赶到那小餐厅门口,凭铭牌跟柜台领取了餐券,走进餐厅里头,将餐券交给服务员,领到餐具后,走向自助区选餐,选餐过程中看到季刚与老张坐在一起,已经开吃了,等取餐完毕,便端盘走了过去。

        “李处,你可得请客呀!”

        李睿刚一坐下,季刚就冒出这么一句。

        李睿笑呵呵的问道:“哦?请客没问题,不过总得有个因由吧?”季刚笑道:“你当选班长,成了咱们这些学员里唯一的官儿,以后高人一等,不该请客吗?”李睿从他话里听出了若有若无的酸意,也没往心里去,笑道:“好啊,你说吧,什么时候请,我顺便叫上华教授。”季刚听他提到华教授,反而对吃饭没兴趣了,好奇的问道:“刚才她留下你说什么来着啊?”李睿苦笑道:“让我收作业,还让我每天点名。”季刚失声道:“什么,还有作业?”

        李睿笑起来,看来,跟自己一样,不喜欢做作业的大有人在啊。

        聊完这两句,季刚就不说话了,只是闷头吃喝,看他脸上的表情,透着股子郁闷。

        李睿自然也不会理他,一边慢慢吃喝,一边掏出手机,给高紫萱去短信:“老婆,我已经到省城培训来了,晚上安排什么节目啊?”

        高紫萱没给他回复短信,而是直接打了电话过来。李睿直接就给拒了,又短信给她:“我跟外人一起吃饭呢,不方便接你电话,短信说。”

        季刚留意到他这个异常的举动,多看了他两眼。

  /shu/1534/235071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