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1671章:较真

_第1671章:较真

        贾玉龙老羞成怒,道:“郑紫娟,你……你也批评我?你有什么资格批评我?你又凭什么怀疑我?”

        郑紫娟冷笑两声,起身道:“我没资格批评你吗?作为党内同志,我有资格对你进行批评,难道你不知道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我党的优良作风吗?当然你也可以批评我。不过既然你不爱听,那我就不说什么了。你好自为之。”说完面色冷鄙的走了出去。

        纪小佳忙跟了出去。

        贾玉龙又惊又气,目送二女离去,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当儿杜民生也脸色严肃的道:“贾市长,作为李睿的直接领导,这些情况你为什么不直接向我反映?这当儿说出来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你说了,回头我也会展开调查,如果事情如你所言,那我一定会对李睿进行批评教育;如果事实并非如此,那大家可要好好说说。”说完也离席而去。

        贾玉龙看他也离去,越的愤懑窘迫,忽然转头看向季刚,忿忿地道:“季刚,我说错了吗?李睿他在培训期间是不是夜不归宿,是不是天天往外跑,跑出去厮混?”

        季刚可不敢多说什么,求救也似的看向老板于和平。

        于和平叹了口气,道:“老贾,你可是大错特错啊,错在两方面,一,这种话你不应该当着大家的面跟书记说出来,你这就等于是当众打书记的脸,你说他能饶了你不?二,你要说李睿有问题,那么好,你拿出证据来,空口无凭,你让谁信你?你手里有证据吗?”

        贾玉龙气恼的道:“我哪有什么证据,我只是看到他整天往外跑,难道还能跟踪他出去?对了,季刚和我一起看到了,季刚就是证据……”

        招待所楼下,宋代阳、杜民生与郑紫娟呈半月形,将李睿围在中间,纪小佳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

        杜民生正语气严肃的质问李睿:“贾玉龙说你夜不归宿,还说你整天往外跑,是不是真的?”

        李睿怎么也想不到,贾玉龙会在这当儿爆出对自己的怨气来,听后既愤恨又好笑,辩解道:“当然是假的啦。我去省城参加培训的第一天晚上,就被人陷害,被一个小姐上门污蔑我招嫖,多亏有学员帮我作证,我才洗刷清白。那之后,我担心再被人陷害,就跑到朋友家里住了两天,结果又被人举报给省政府办公厅说是夜不归宿。办公厅领导也找我谈了,随后我就一直住在酒店里面。至于整天往外跑,更是污蔑,我几次外出,不过是替教授买药、和哥们吃饭、去我岳父家里吃饭,结果全被他想当然的以为我是出去吃喝玩乐……”

        他气愤愤的将事实讲了出来,当然话里也有几分润色编织,毕竟培训期间有几次外出确实不好说明,说完又把帮贾玉龙写作业以及贾玉龙被华静“禁锢”在教室的事讲了,以此表明,贾玉龙之所以针对自己,是因为自己不能帮他考试,另外他也见不得别人比他自由快活。

        三位领导听完,也就明白了贾玉龙今天作李睿的缘由。

        杜民生松了口气,问道:“你说被人陷害,是被谁陷害了?什么时候得罪了人?”

        李睿少不得又把得罪东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鲁炼钢的前后经过讲了一遍出来,又把省政府秘书长回正光关注此事的情况说了。

        宋代阳听后心下大定,哼了一声,道:“这个贾玉龙,亏他还是常务副市长呢,居然如此心胸狭窄、品行恶劣!不行,我饶不了他,回头还要批评他!”

        郑紫娟也道:“我就说,小睿绝对不会是贾玉龙说的那种人,果然,是贾玉龙恶意针对污蔑小睿。这个人真无耻!”

        李睿劝道:“事实搞清楚也就得了,反正我没被他污蔑成,您们也就别生气了,更别和贾市长置气,否则影响班子团结就不好了。卢省长过来还得有一会儿呢,您们先找个房间休息一下吧。”

        郑紫娟毫不掩饰对李睿的喜爱之情,啧啧赞道:“还是大家小睿懂事,也仁义,贾玉龙跟小睿比起来,也就是职级高点,比人性的话,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

        宋代阳却摇头道:“不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回头我还要找贾玉龙说个清楚,哪怕为此影响班子团结。哼,好端端的欺负到我头上来,我又岂能轻易饶过他?我今天饶过他,明天就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贾玉龙。”

        杜民生也是脸色庄重的说道:“这件事必须和贾玉龙对质清楚,他不赔礼道歉是不行的。此事不仅关系到小睿,还关系到大家市委领导干部的声誉,一定要严肃对待。”

        李睿见两位主要领导对这件事如此重视,知道事关他们两位的颜面,便也不再多劝,心中却也对贾玉龙暗暗加了提防,他今天“揭”自己的“罪行”未遂,还被老板当面训斥,肯定会恼羞成怒,日后会更加用心的针对自己,自己可要小心一些,不要被他抓到把柄,要不然笑到最后的可就是他了,想到这也不无郁闷,让老板这一搞,自己和贾玉龙不就结成死敌了吗?唉,今天真不是一个好日子啊。

        这场小风波过后,宋代阳等人进入招待所内开好的房间稍事休息,等候卢庆伟的到来。

        李睿也分到一个房间,刚到床上躺下,就接到了纪小佳打来的电话:“哥你在哪个房间,我去找你待会儿。”

        李睿将房间号告诉她,顺便走到门口将门开启一道缝隙,等了一分钟不到,纪小佳蹑手蹑脚的走进屋里,反手把门关了。

        屋里也没沙,李睿只好把纪小佳让座在床上说话。以两人的干兄妹关系,就算一块坐在床上,也不算什么过分之举,当然这一幕不能被外人看到,外人可是不知道两人的关系,看到了很可能就会误会。

        纪小佳蹙眉问道:“哥呀,你是怎么得罪贾玉龙的,他为什么突然说你不好?”李睿得她关心,心中温暖,笑了笑,问道:“刚才在楼下我跟三位领导说明的时候,你没听到吗?”纪小佳点点头,道:“我离得远,也没敢听,什么都没听到。”李睿便将之前那次培训与贾玉龙结怨的事又讲了一遍。纪小佳听后忿忿不平,骂道:“想不到他贾玉龙衣冠楚楚的,却是这么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亏你还帮他写了好几天的作业,他却恩将仇报,他简直不是人……”

        李睿笑着截口道:“行了,跟这种小人犯不着一般见识,说点别的……跑趟一晚上了,你累不累?”纪小佳摇头道:“不累,一点不累,早习惯了,就是在事故现场看到死人的时候有点害怕。”李睿笑道:“害怕就别说了,说点别的。”纪小佳扁扁嘴,道:“说点别的就说点别的,我公公婆婆整天催我怀孕,我都烦死了,我暂时不想生孩子,会耽误工作的,怎么也得在郑部长身边好好的干几年,能力得到她认可了,在市委宣传部也有一定资历了,我再怀孕,你说呢?”

        李睿刚要说话,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二人一齐抬头看去。李睿随后起身,纪小佳也紧跟着起身。

        李睿小声道:“妹妹,不知道外面是谁敲门,为免被人误会,你还是先避一避。”纪小佳点头,道:“我躲洗手间去。”说完脚步轻快的躲进了位于门内不远处的洗手间里。

        李睿这才走到门口,将屋门打开,却见门外站着的正是老朋友、南河县委书记张瑜,旁边还站着他的秘书王涛,忙叫道:“哎呀,是张书记,快请进快请进。”说着让开门户。

        张瑜亲热的把住他的臂膀,笑呵呵的小声道:“哎,李老弟,大家不是外人,不用这么客气。”

        两人走进屋里,王涛进来关了门。李睿对他点头示意,也算是打了招呼。

        张瑜也没坐,拉着李睿的手说道:“老弟,我求你帮个忙。”李睿道:“哎,千万别这么说,张书记你有事尽管吩咐,能帮到的我一定帮。”张瑜非常满意,道:“是这么个事儿:现在宋书记他们不是都在等待卢省长嘛,估计等卢省长赶到再去现场引导救援工作完毕,怎么也得十一点多甚至十二点了,这么晚再往市里赶不仅疲累而且危险,所以我打算请老弟你,帮我劝宋书记晚上就下榻在咱们南河,你说行不行?”

        李睿能明白张瑜的意思,是想趁机和宋代阳亲近亲近,只是,他光顾亲近领导了,却没顾自己这边,自己可是还想早点回到市里,去和美女主任一叙呢,今晚再不见面,明天可就见不到她了,心里想要拒绝,嘴上却道:“行,当然行了,没问题,我过会儿抽空跟书记说一声。不过他要是不答应,我也没办法了,他毕竟要为卢省长考虑。”

  /shu/1534/235073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