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2116章:讯问

_第2116章:讯问

        姚雪菲疑惑的看向李睿,李睿对她点点头,她便将上午那场事故还原给张泰巍知道。

        张泰巍听得很仔细,不时插口问上两句,譬如,“老头倒地的时候附近有没有目击者?”,又譬如,“老头出事的时候,家属在不在现场?如果不在现场,为什么一上来就咬定是你撞的呢?”

        对于这些问题,姚雪菲能说清楚的便做出回答,不能说清楚的便只能尽量靠推测去判断。

        张泰巍转过身对刘小宇道:“你去找死者家属,叫他们派出两个代表,分别送到两个讯问室,我要过去问话。”

        刘小宇见他一副要将此案调查清楚的架势,忙对他大使眼色,示意他走到一旁说话。

        张泰巍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刘小宇陪着笑说:“张队,我有话跟你说。”

        张泰巍喝道:“少废话,现在我什么话都不听,赶紧照我吩咐办去。怎么着,我使唤不动你啊?”

        刘小宇吓了一跳,忙连连点头,转身就要出屋。

        李睿对于警察审讯犯罪嫌疑人的常用手段是有一定了解的,听张泰巍这么说,就知道他是要分别讯问两个死者家属代表,看他们的口供是不是一致。如果不一致,就说明里面有问题。这个方法简单而有效,是警察最常用的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手段之一。张泰巍能想到这个办法,不能说他优秀,只能说他具备一个警察的基本素质。

        但李睿很快又想到,眼前这个刘小宇可能已经得了那个教导员冯阔的授意,两人上下一心逼迫姚雪菲认罪赔钱,张泰巍派他过去安排此事的话,说不定他会在暗地里布置一番,那就会蒙蔽张泰巍的耳朵,便插嘴道:“张队,我冒昧说一句,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亲自过去挑人吧。那些家属又哭又闹,没一个好对付的,我怕刘科长搞不定。”

        张泰巍讶异的看了他一眼,李睿冲他饱含深意的一笑。

        张泰巍点点头,道:“好吧,那还是我自己过去挑吧。”说完叫住刘小宇道:“你把她的手铐子打开,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不要断定人家就是肇事者。就算是肇事者,如今她家属都来了,她又怎么会跑呢?何况都是乡里乡亲的,能别戴铐子就别难为人家了。”

        他这番话不像刚才刘小宇说的那样冠冕堂皇,但是充满了人情味,刘小宇也无法辩驳,只能道:“好,好,我这就给他打开。”

        张泰巍转身去见死者家属,杨长剑扯了李睿一把,让他也过去凑热闹。

        李睿对杨夕道:“你就在这儿陪着姚主持吧,大家去去就回。”

        杨夕答应下来,回到姚雪菲身边温言安慰。

        张泰巍带李睿跟杨长剑来到距离事故处理科不远的讯问一室,那些死者家属全部在里面待着呢,椅子当然不够,有的人就坐在桌沿上,还有的人就地坐下,没有任何的哭闹声,嗡嗡的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张泰巍三人推门进来,这些人立时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屋里安静的落根针下去都能听得清楚。

        张泰巍左右环视一眼,大声吩咐:“你们推选出两个代表,对于事故前后情形都清楚的人,我要跟他俩谈谈。”

        众人听到这话,立时激动起来,有的叫道:“领导啊,你千万要为大家做主啊,大家家老头子死得太惨了,呜呜……”有的说:“领导,你是好人,你一定要帮大家主持公道啊,把那个撞死人的贱女人枪毙了……”

        屋里立时又喧嚣起来。

        张泰巍皱着眉头一摆手,道:“让你们推选代表出来,别跟我说废话。快点,我忙得很,没时间跟你们废话。”

        众人不敢再说,各自转头,目光落到一个中年男人身上。

        李睿顺他们目光看过去,见这男人正是二福,死者老头的儿子。

        二福见亲人们都望着自己,便走出来道:“好,领导,我做一个代表,我是我爸的儿子……呃,不是,我是死者的儿子,我爸他死的好惨啊……”

        张泰巍没理会他,道:“还缺一个人,谁出来?这个人必须对事故前后的事情都清楚,我问什么都能说出来,答不上来的就不能做这个代表。”

        众人谈论了一阵,又派出一个中年男人。

        这男人李睿也不陌生,是之前冲他与杨夕叫嚣的那个管死者叫大伯的家伙,应该是死者老头的侄子。

        果然,这人说道:“我是死者的侄子,我叫郑有文,死者是我大伯。”

        张泰巍转身就走,道:“你们俩跟我来。”

        五人走出讯问室,落在最后面的杨长剑顺手把门给关了。

        张泰巍带着二福与郑有文沿着平房走了几步,来到讯问二室门口,对二福道:“你先给我进去等着。”

        二福微微一惊,道:“你不是要跟我谈话吗?”

        张泰巍冷冷的道:“让你进去等着就等着,少给我废话。”

        二福不敢再说什么,老老实实的推门进去。

        张泰巍随后又把郑有文带到了讯问三室门口,同样让他进去等着,然后找个民警在门口看住,不许他出来跟亲人们见面对口供。

        随后张泰巍带李睿与杨长剑来到讯问二室,开始从二福口中了解情况。

        二福大名叫郑有福,自言是死者的小儿子,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在县城工作,姐姐嫁到了外地,老家村子里就剩他一个,死者就跟他住在一起。

        张泰巍听他做完简单的自我先容之后,问道:“你父亲出事之后,你是怎么知道的?”

        郑有福说:“我当时在街坊家里帮着盖房,我爸出事之后,事现场路边有大家村里两个老太太,跟我妈关系不错,是她们打电话到我家里边,我老婆接的电话,我知道以后就赶忙赶过去了……”

        张泰巍截口道:“这么说,你没看到你父亲是怎么死的?”

        郑有福愣了下,点点头,叫道:“我是没看见,可是大家村儿的街坊在外面看着了,就是那个叫姚雪菲的贱女人撞死的。”

        李睿听到这冷冷地插口道:“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不要胡说八道。还有,不要再骂我朋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郑有福奇怪的看向他,道:“那个女人不是你老婆吗?怎么又变成你朋友了?

        李睿没有理他,只是定定的瞪着他。

        张泰巍继续问郑有福道:“是吗?可我怎么听说,是你爸骑自行车自己撞过去的?人家的车在路边停得好好的,你爸就骑车撞上去了,现场是个长下坡,你爸没刹闸,而且你爸还不是撞死的,而是撞上后倒在地上,脑袋磕在马路上,磕破了,因流血过多休克死亡。”

        郑有福神情突变,叫道:“这是胡说八道,这纯粹是造谣。我爸他又不是大傻子,正常人一个,怎么会骑着自行车往车上撞呢?那不是自己活腻歪了吗?你别听那个姚雪菲胡说,她是想逃避责任才那么说的。大家村儿里的街坊邻居们可是都看到了,是她停车靠边的时候撞上我爸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证的,真的,不信你去问问查查啊。”

        张泰巍听他说自己胡说八道,也不生气,语气淡淡的道:“你给我说出两个目击者的名字,我叫人过去调查一下。”

        郑有福闻言睁大眼睛,却是说不出一个名字来。

        张泰巍问道:“到底有没有目击者啊?”

        郑有福忙道:“有,有啊,有李婶儿,还有赵奶奶,都在路边看见来。”

        张泰巍沉着脸问道:“说名字。”

        郑有福道:“李……李……我说不出来,我只知道怎么称呼她们,可是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但你只要派人去我村儿里调查就能知道,她们家就在路边。”

        张泰巍又问:“我这就派人过去调查,如果这两个人说的跟你说的不一样,那你就是撒谎,就是涉嫌欺诈勒索,这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你听明白了没?”

        郑有福表情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勉强点了点头,道:“听明白了,我……她们怎么可能跟我说的不一样呢,我就是听她们说的。我又怎么可能欺诈勒索,我还不至于干那种龌龊勾当。”

        张泰巍点了点头,道:“你父亲身体很健康是吗?”

        郑有福叫道:“当然了,要不然七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敢骑着自行车乱逛呢?”

        张泰巍又问:“一点毛病都没有?”

        郑有福一口咬定:“没有。”

        张泰巍问:“没有高血压吗?”

        郑有福微微不解,道:“领导,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爸被撞死跟身体有什么关系?”

        张泰巍说:“你别问我,你就告诉我,你爸有没有高血压。”

        郑有福哼道:“有啊,怎么可能没有啊,不过平时吃着降压药,也不算毛病。”

        张泰巍又问:“脑血栓呢?有脑梗史吗?”

        郑有福叫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张泰巍点了点头,又问:“我刚才听说,你们要当事人赔偿一百万,这是谁的主意?依的什么赔偿规定?”

  /shu/1534/235080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