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2133章:有变

_第2133章:有变

        楼下,李睿正通过电话向周元松汇报最新的调查结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也是最后的结果。

        周元松听后惊喜交加,道:“嘿,还真有你的小睿,一晚上奔波,居然就让你问出案件真相来了,我也算是服了你。不过这个姜威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为了不让姐姐坐牢,居然冒险杀害市委书记,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李睿并未将姜威与姜虹的真正关系告诉周元松,毕竟这也算是人家的**,本着敬重人家**的原则,就不说了,也不损阴德,闻言答道:“姜虹姜威父母早亡,姜威等于是一手被姜虹拉扯大的,因此既把她当成姐姐,又当成了妈妈,对她十分敬爱,情意深重,所以一时头脑热,就做出了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其实倒并没有多少心机,也没有出自另外第三人的指使。至于姜虹,跟此案没什么关系,至大也就是知情。”

        周元松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姜威敢铤而走险呢。好,那我就通知专案组,准备结案了,呵呵,这次还要谢谢小睿你啊。说真的,你考虑下调到市局来吧,哈哈……”

        回到家里后,李睿一边给娇妻青曼照例按摩腿部肌肉大筋,一边将姜威案的始末原原本本的讲给了她知道,包括姜虹姐弟的暧昧关系。这种事不好对周元松这个外人说,但青曼可是十足真金的内人,跟她说了,就和跟自己说一样,也不用内疚自责。

        为免青曼担心,李睿没有过度描述那天早上车祸现场的可怖情景,只说是差点被撞伤,但最终只是有惊无险。

        青曼听完后惊叹不已,完全不敢相信,这么多的离奇事就生在自己身边,尤其是姜虹姐弟的关系,这亲表姐弟之间怎么可以那样呢?她傻乎乎的问道:“从小一块长起来的姐姐和弟弟,真能生那种事?好意思下手吗?”

        李睿听得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以为姜虹是你啊?不是背地里说她坏话,她姜虹曾经混迹过歌舞厅,能是好女人?又已经生过孩子,还有什么放不开的?不过说这个可没意思,还是说点别的吧。”

        青曼蹙眉道:“那也是表姐和表弟,这么熟下得了手吗?”

        李睿笑道:“你别问我,我可不知道,不过咱俩倒是可以扮一下,你扮我表姐,我扮你表弟,咱俩看看好意思下手不?”

        青曼红着脸笑啐道:“滚,我要扮也是扮你姑奶奶,快,叫姑奶奶!”

        李睿抓住她白美脚丫,右手挠她脚心,道:“你先叫姑爷爷……”

        夫妻俩厮闹一阵,感情又深厚了一分。青曼心情大好,主动提出要给李睿来个口戏之福。李睿自然是笑纳下来,一室皆春。

        转过天来是周六,李睿依旧是不得休息,早上和老周去常委楼接了宋代阳,赶去市委加班。

        路上李睿将姜威谋杀案告破一事汇报给了宋代阳知道。

        其实姜威

        被抓的那一刻,就已经宣告了这个谋杀案的告破,只是市公安局长周元松半路起疑,怀疑另有主谋或者内情,再次深入调查,李睿也加入进来,最终才现了导致种种不合理的真正原因,这才算是真正破了此案。

        李睿同样没把姜虹姜威表姐弟的不伦恋告诉宋代阳,只将昨夜说给周元松的理由又说了一遍。

        宋代阳听后非常感慨,道:“按法理说,姜威是犯了大罪;但按亲情说,姜威做得似乎又可体谅,真是可悲可叹。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案子是破了,真正的凶手也将接受法律的制裁,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再威胁到我,等他出狱的时候,估计他姐姐姜虹也已经出狱了,他也就没理由再报复我,所以啊,你给元松局长打电话,告诉他,可以撤走警卫处的干警们了。”

        李睿吓了一跳,忙道:“那可不行。姜威是抓起来了,可是别人比如那些没有抓起来也没有现的韩水的同党或者小弟要是对您下手,不也危险得很吗?还是按咱们之前的说法吧,在韩水伏法前后的几个月里,提高您身边的保卫等级,确保万无一失。这马上要召开‘扶会’了,您可千万不能有半点闪失。”

        宋代阳想了想也有道理,便没再坚持。

        九点出头,主仆二人前脚刚进办公室这个时间,相对工作日来说,晚了一些,不过周末本来也只是自愿加班,也就没有严格依照作息时间,市公安局长周元松后脚就找了过来。

        周元松一看到李睿就嚷嚷起来:“小睿,那个杨夕可信吗?她真愿意冒着得罪姐姐的风险,把她姐姐和霍志松的落脚点告诉大家?”

        李睿听后有点迷糊,道:“她不是已经告诉大家了吗?”

        周元松站定他身前,脸色古怪的道:“是啊,可问题是,抓捕小组已经在那个小区监视两天了,别说没见到霍志松了,就连一个像是杨朝、长得既年轻又漂亮的女人都没见到过。抓捕小组怀疑杨夕给了假地址。”

        李睿一脸的不可思议,道:“怎么可能?杨夕绝对不会骗我!”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霍志松与杨朝深居简出,这两天没有露面啊?”

        周元松道:“不是,小组成员在当地公安分局的帮助下,调取了小区门口的监控录像,别说这两天了,就是前几天,也没见到疑似霍志松与杨朝的人员出现,因此才怀疑杨夕给了假地址。”

        此时里间门还开着,二人的对话被里面的宋代阳听到耳中,他走出屋来,皱眉道:“会不会是霍志松二人又搬了新家?”

        李睿点头道:“有这个可能,霍志松这个人狡诈得很,从他突然出逃就看得出,此人既果断又狡猾,他没准真是担心杨朝带了咱们青阳的抓捕人员过去,所以等杨朝一到,就换了新家。”

        周元松哭笑不得,心说这两位素日里都是聪明机敏的主儿,怎么现在脑

        子有点乱了?道:“不会的,霍志松根本就没到过那个小区,监控录像可以作证。如果不是杨夕给了假地址,就是杨朝骗了杨夕。”

        李睿心头一跳,道:“我给杨夕打电话问问。”

        宋代阳点点头,对周元松道:“元松啊,先进来坐会儿,尝尝我这儿新来的好茶叶,呵呵。”

        两位领导走进里间,把门关了,留给李睿一定的私密空间,好跟杨夕说话。

        李睿拿出手机,找到杨夕的手机号拨了出去,心中暗想,杨夕为人纯真烂漫,性格开朗平和,绝对不是骗人的人,她真想骗人,也不会让自己帮杨朝向好了,如此看来,是杨朝骗了妹妹,只不知道是霍志松让她那么说的,还是她自己有意向妹妹隐瞒,如果是后者的话,这个女人心机很深。

        电话很快接通了,彼端传来杨夕诧异的话语声:“李哥你找我?”

        李睿道:“对,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被你姐骗了……”说着将周元松转述的抓捕小组的现说了,并加上了自己的分析。

        杨夕听后呆了片刻,说:“不会吧,怎么会这样?她连我都骗吗?我可是她亲妹妹啊,真可恶。”

        李睿道:“她可能不是自己要骗你,而是霍志松授意她这么干的。不管怎么说吧,她是骗了你。”

        杨夕又惊又恼,气愤愤的道:“我马上给她打电话,这次非要出真实地址不可!”

        “别!”,李睿吓了一跳,急忙出声拦阻,“你上次和你姐要地址,就显得有些孟浪了,你又不去深圳找她,要她地址干吗?结果没过几天就又要,傻子都知道你心怀不轨。你姐要是知道了,霍志松肯定也就知道了,那就打草惊蛇,以后再也找不到他们了。”

        杨夕让他说得一下没了主意,怯怯的问道:“那该怎么办呀?”

        李睿也没什么好主意,眼下杨夕不问杨朝的话,是永远别想知道杨朝和霍志松的落脚点,深圳那么大,就算全城警察出动,怕也找不到他俩;可要是问杨朝吧,又没有合适的借口,真是让人愁。

        “不行我去深圳一趟吧!”

        彼端杨夕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声音里透着坚决,显然并非一时冲动。

        李睿傻小子似的道:“啊?”

        杨夕道:“我去深圳一趟,到了深圳再给我姐打电话,就说不放心她,跑过去看她,她总会告诉我正确住址了吧,这样抓捕小组就能抓到霍志松了,我也正好把我姐带回来,不能让她再这么下去了,我爸妈现在还不知情,要是知道了,绝对会被她活活气死。”

        李睿思虑半响,道:“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因为这事,还要麻烦你跑一趟,我真有点不好意思。”

        杨夕道:“没事,我也是为了我姐。”

        挂了电话,李睿脚步匆匆的走进里间,和两位领导汇报了杨夕的想法。

  /shu/1534/235080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