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2173章:狗急跳墙

_第2173章:狗急跳墙

        于和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心中暗骂,真是宋代阳脚底下一只听话的小母狗。

        南河县委书记张瑜紧跟着郑紫娟言:“书记,市长,各位领导,我在中午接到市委办公厅通知过来开会时,还并不知道竟然有这样一个传销组织进入了大家青阳市,我随即命人到城关镇与重点乡镇进行暗访调查,居然也现了这个组织人员的身影,这固然说明以我为的南河县领导班子在这件事上疏忽大意,却也表明了传销组织的展态势之迅,还说明了一个问题未现传销组织的县区,并非是安全的!可能上午还是安全的,下午就来了传销人员,我高度怀疑,这个传销组织的头目,就是要借大家青阳大搞全市扶贫运动这股风,跑来想要大骗一场,由此看来,书记开这个会的目的与所作出的部署,是再及时不过……“

        他洋洋洒洒说了五六分钟,也是表示了对宋代阳的支撑与肯定。当然,他这个县委书记在于和平面前根本没有向其攻击的实力,所以他不像肖大伟那样,敢于直指于和平有失偏颇,而是学习了郑紫娟,只是表达对宋代阳的支撑,并未抨击于和平。

        宋代阳没想到张瑜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竟然敢站出来支撑自己,心下大为满意,深深看了他一眼,觉得有必要以后多多栽培他。

        于和平眼看场上出现了宋代阳一系对自己这边一边倒的压制,很是愤懑,左右看了看,要找个自己人出来帮自己说话,看向常务副市长贾玉龙时,见他根本没瞧着自己,低着头似乎已经睡着了,又看向对面的纪委书记魏海。

        魏海与他对视一眼,略有几分心虚的垂下了头去,竟然也不想帮他说话。

        于和平这才想起,因为之前营救季刚,已经导致这位老朋友被宋代阳算计,如今他就算不是宋代阳的人,可也绝对不会帮自己反对宋代阳了,一念及此,越愤恨,同时有些悔恨,自己好像没搞清目前的形势,一时心血来潮就对宋代阳动了攻击,结果打起来才现,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实力和他抗衡,自己的马仔、县区那些领导,更没胆子当面驳斥市委书记,但现在悔恨也没用啦。

        关键时刻,统战部长康吉仁帮他打起了圆场:“书记开这个会的用意是极好的,审时度势,做出了正确的部署,有助于最快解决问题。当然市长的考虑也没别的意思,也是奔着尽快解决问题去的。我认为大家也不要耽误时间,马上让县区同志回去做出安排吧。”

        宋代阳听后点了点头,并未因他维护于和平而生恼,于和平今次的举动虽然可恨,但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前,没有人帮他说话,他已经够狼狈的了,若非康吉仁帮忙圆场,自己也要跟着难堪,这次会议还真不好结束,道:“好,那就散会吧,各县区同志马上回去部署相关行动。境内

        未现传销组织的县区,要积极做好各项防范工作,将相关警示通知下到村一级,要求在防范传销人员的同时,做好协查与举报工作。”

        众县区负责人纷纷点头答应,各自起身返程。

        回到办公室里时,宋代阳还在好笑不已,和后面跟着的李睿道:“于老狐狸今天真是失心疯了,在这种事上跟我唱对台戏,尽管他抓到的点确实不错,但他根本没有足够的实力向我叫板,他在班子里的人,不敢因这种事冒犯我,县区的干部更不敢公然向我开炮,他连这都没想到,就贸贸然向我开炮,真不知道他最近是晕了头还是怎么了。”

        李睿道:“他的想法很不错,当着县区干部的面打压您的威信,同时拉拢一批人到他身边,但他身边没人,所言还有失正派,所谓失道寡助,自然没人帮他了。不过他刚开炮的时候,我还真有点担心,怕您尴尬,想不到您什么都没说,肖书记他们就帮您反驳了老狐狸,老狐狸除了受着什么也做不了,哈哈,可是解气啊。”

        主仆俩在取笑于和平的同一时刻,于和平也回到了市政府的办公室里,他刚进屋就一把将保温杯摔在了地上,只摔得茶水横流,茶叶四溅,吓得跟进来倒水的新秘书刘天龙一个寒颤,直接来了个“时间停止”,僵在原地不敢动了。

        “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

        于和平瞪着白花花的墙壁,恨恨地骂道,嘴角抽抽着,嘴里面正在咬牙切齿。

        也由不得他不生气,近些日子,让他生气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先是资本盟友韩水被宋代阳搞掉,然后是手下第一大将季刚在这件事里被迫牺牲掉,紧跟着原本非常坚定的政治盟友、纪委书记魏海,也因此案吃了挂落,被宋代阳逮着机会摆平,最后,下属亲信霍志松也没逃掉,又损一名麾下大将,至此已经是损失惨重。

        更可气的是,手中掌握的权力也都被宋代阳抢去握在了手中,比如原本应该归市长领导的市公安局,早就在局长周元松的率领下投向了宋代阳的怀抱,再比如对市管干部握有生杀大权的市纪委,原本是属于魏海的,也就是属于他于和平的,现在却也变成了骑墙派,也不归他所用了。这些重权失去后,他于和平还剩什么?财政?财政在关键时刻有个屁用,能办得了什么事?吕建华负责的市委组织部?他作为市委下级部门的小领导,又怎敢公然对抗宋代阳这个市委书记?

        于和平就是在狼狈散会回来的路上,联想到这些,心情越愤懑难受,气得一肚子火,因此一进屋就摔了杯子。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收拾!没长眼啊?”

        于和平摔了杯后,眼看刘天龙傻在那,登时又作起来。

        刘天龙吓得脸色惨白,低着头连声说道:“是,是,

        这就收拾……”说着先将完好无损的保温杯捡起来,放到办公桌上,然后去外面找拖布。

        于和平满脸不高兴的瞪着他后背,直到他走出去,收回目光后,想起用顺了手的季刚,情不自禁地喟叹出声,但很快又想到比季刚更精明睿智、更能干得力的李睿,再想到李睿一心一意的辅佐宋代阳,肚子里那团火焰腾地一下又燃烧起来,瞬间冲破天灵盖,烧得灵智全无。

        “妈的,李睿这小畜生搞死了我的季刚,我怎能再容他整天价在我跟前招摇放肆?我也要整死他!这就整死他!”

        于和平想到这,坐回办公桌里,拿出手机,给外甥冀鹏打去了电话,等他接通后,冷森森的问道:“你找的那个侦探还行不行?还能不能找到李睿的问题了?”

        冀鹏一听他的口风不对,也是吓了一跳,道:“我打电话问问他吧舅舅。”

        于和平哼了一声,道:“这事我已经交代给你了,你务必给我办好。我就一个要求,李睿他有问题,你们给我抓出来,那是最好;李睿他没问题,你想办法也要给我搞出问题来。我要他尽快玩完!”

        冀鹏定了定神,道:“行吧舅舅,我尽量想想办法,尽快搞定他。”

        挂掉电话,冀鹏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他作为一个经常和政府机关打交道的人,自然了解什么样的问题会令官员倒台,无非是钱色二字,眼下既然在“色”上抓不到李睿的问题,那就只有抓他在“钱”上的问题了,按舅舅的意思,也不用非要抓到李睿已有的问题,给他制造一个问题就行了,既然如此,那晚上找去他家,给他送钱不就结了吗?想清楚这一点,便给那个私人侦探詹阳打去电话,向其询问李睿家的住址……

        电话这端,安排完外甥的于和平脸上露出邪笑,仿佛已经看到李睿成为纪委座上客的场景,可他忽然间想起一事,眉头跳了两下,吩咐进屋清扫卫生的刘天龙道:“马上给市志办的方强打电话,叫他过来一趟,就说我有事问他。”

        刘天龙不敢怠慢,忙跑出去打电话叫方强。

        五分钟后,方强赶到于和平的办公室里,于和平让他坐在沙上,自己却不坐,问道:“我听说,你以前在市委办公厅班子会上,拿李睿开豪车说事儿,结果反被他搞得很狼狈。会后传出,他那辆豪车和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国泰的女儿有关联,对吧?”

        方强很是不解,奇怪这位昔日老板为何突然问起这件事,这可是自己心底隐藏最深的丑事与最大的恨事啊,现在被他提起来还隐隐作痛呢,那个该死的李睿,要不是他,自己现在还坐在市委副秘书长的位子上逍遥快活呢,结果现在沦为了冷衙门市志办的头儿,说起来真是让人咬牙切齿,点头道:“是的,高国泰的女儿,是李睿老婆的闺蜜。”

  /shu/1534/235080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