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2175章:柴鸡蛋

_第2175章:柴鸡蛋

        谭阳问道:“你知不知道国家不允许注册私人侦探企业?啊?就算是保安企业或者信息咨询服务企业,都要在派出所登记,你一不登记,二违法开设侦探企业,你是不是想死啊?”

        詹阳脑中嗡的一响,瞬间明白了今天的主题在哪,国家确实不允许注册私人侦探企业,他能开起这个企业来,完全凭借的他在市北区公安分局工作时积攒下来的人脉,每年不少往公安、工商、税务等单位打点,这才能平平安安开到现在,从来没谁找他的麻烦,但今天晚上,堂堂的市北区委常委、区公安分局局长谭阳,竟然亲自跑过来,查他这个屁都不算的小企业,傻子都知道这事里面另外有事儿。

        詹阳转头看到一直闷声不响的李睿脸上,忽然一阵心虚,不是吧,难道是这位大哥玩的手段?又难道他已经知道自己跟踪监视他的事情了?可是不对啊,自己和下属一直都跟得很小心,从来没被他现过,甚至他怀疑都没怀疑过,怎么可能现自己等人的行迹呢?难道是前天晚上,自己偶遇的暗恋女神董婕妤把内情告诉他了?可也不对啊,董婕妤可是自己的老同学,跟自己更亲,她怎么可能出卖自己?

        李睿对詹阳一笑,道:“想不想找个地方和我谈谈?”

        詹阳愣了下,点点头,心中越确定,今晚这事就是眼前这家伙搞的鬼。

        二人走进门里,找了间小会议室进去谈话。

        “我就开门见山吧,你的侦探企业未在工商局注册,也未在派出所登记,也不纳税,而你整天干了些什么事,你心里肯定也清楚,如果要处理的话,你的企业会被查封,你会被罚以巨款,接下来还要吃官司坐牢……我说的这些不是在吓唬你你知道吧?”

        詹阳虽然在私下跟踪监视李睿的时候没有任何压力,但现在面对这位市里第一秘书、市委书记的身边人,感觉压力非常之大,甚至比面对老领导谭阳更加的难受,再听了李睿这一席话,更是吓得脸色白里泛红,红里泛白,当下更不犹豫,大着胆子说:“我知道,我清楚,那个……李……李处长,您要我做什么,可以直说,我保证办到。”

        李睿心说这厮倒是个聪明人,也不急着对他提要求,先做个铺垫,也免得他记恨董婕妤:“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在监视我了,但是我一直没动你,我找人调查了你的身份和背景,然后又做出了一系列安排。可笑你还不自知,还在大摇大摆的跟踪我,前天晚上你再次跟我到家也就算了,还堂而皇之的下车过来和我的邻居董总经理说话,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存在吗?我今晚才过来跟你摊牌,是因为我都准备好了,可以对你下手了。”

        詹阳心惊不已,尽管不愿接受自己早就被他现了的事实,却也不能不接受,心里却也松了口气,原来不是董婕妤出卖的自己,而是自己不小心,早就被李睿现了,就说嘛,那

        么可爱的暗恋女神,又是老同学,怎么可能出卖自己?

        李睿道:“不过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跟踪我?你想干什么?你跟我无冤无仇,那你一定是奉别人的命令跟踪监视我的,对不对?”

        詹阳面对外面谭阳等人带来的压力,与眼前李睿施加的震慑力,不敢不老实交代,狼狈不堪的说:“有个老板给我一个任务,让我抓你和盛景大酒店总经理……”

        李睿听他说完后,假作非常震惊,道:“妈的,是谁在胡说八道造我的谣?我跟欧阳总经理关系好是不错,但大家清清白白,只是朋友,可没男女关系,谁那么无聊污蔑我啊?”

        詹阳也不敢说话,只是暗里琢磨今晚可能的下场。

        李睿骂了几句,道:“我和董婕妤董总交情还可以,你是她的老同学,我也不怎么难为你,这样,我也不让你推掉这个单子,毕竟你也要赚钱养家,但你可以敷衍那个冀鹏,你以后不许再跟踪监视我,过几个月,告诉冀鹏说没抓到证据,也就没事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詹阳听后想起什么,道:“可能用不了几个月了,冀鹏已经等不耐烦了,他今天下午给我打电话,嫌大家效率太低,总是抓不到你的罪证,又打听你家住址,不知道要干什么,我问他他也不说,但很有可能是他要自己下手,不然问你家在哪干什么。”

        李睿没想到会有这个变化,微微皱眉,自己好容易才抓到詹阳这颗于和平舅甥安排的暗棋,结果他们这么快就又弃用他了?自己将要面对来自另外一个方向上的攻势?不会那么衰吧?不过细想起来,冀鹏就算打听到自己家住址,他也做不了什么,难道带人砍杀自己?绝对不可能!他自己不敢那么干,他舅舅于和平也不会让他那么干,除去这个,他还能干什么?这么一想,心里又踏实下来。

        他对詹阳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变化,我刚才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吧?”

        詹阳连连点头:“记住了记住了,我一定听您的,保证不再监视您。”

        李睿笑了笑,道:“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大本事,但是讲义气,恩怨分明,谁对我好,我记他一辈子;谁对我坏,我也会睚眦必报。所以咱俩还是做朋友的好,以后你在市里需要帮忙了,也尽可以找我。”

        詹阳陪着笑道:“是,是,李处长您放心,以后我再也不敢对你使坏,您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从董婕妤那说,咱们也不是外人,呵呵。”

        眼看目的已经达到,李睿心满意足,出去找到带队的两个队长,示意他们可以收工了。那两个队长自然是惟他马是瞻,当即收队。

        詹阳很会做人,回到办公室,拿出收在办公桌里随时准备送礼的名烟,追出去一人送了一条,送了带队的队长两条,又给李睿和谭阳递过去,被二人拒绝了。

        下楼后,谭阳感慨的对李睿道:“怪不得詹阳这小子的侦探企业开得风生水起呢,这小子就是会做人啊,他这样的不当老板都是浪费。”

        李睿哈哈笑起来,和他客套两句,握手道别。

        回到家里,李睿见青曼照例已经躺在床上,笑着走过去,伏下身先在她脸上吻了一口。

        青曼被他亲得脸孔通红,推开他道:“别闹,还没关门呢,让爸看见!”

        李睿笑道:“爸不在家。”说着又去亲她,当然只是逗逗她。

        青曼推着他道:“别闹,走开……对了,你让人送到家里的土特产已经送到了,我没打开,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那人也没说。”

        李睿笑容凝在脸上,纳闷的道:“我让人送到家里的土特产?我什么时候让人往家里送土特产了?”

        青曼道:“谁知道啊,反正那人按开门铃,我还没问呢,他自己就说是你让他送到家里来的,我一听也就没说什么,让他把箱子放门口了。”

        李睿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青曼略一回忆,道:“我下班刚到家没多久,也就是六点前后吧。”

        李睿嗯了一声,转身走出卧室,来到门口一看,果然,冰箱旁边地上摆着一个不大的纸箱子,箱子上画着梨子的图案,看上去像是一箱梨。

        李睿轻嗤一声,弯腰下去,将箱盖提起来放到一旁,此时再看,箱子里塞满了麦秆,麦秆里则挤满了一只只白花花的柴鸡蛋。

        “嗯?柴鸡蛋!谁会给我送柴鸡蛋?”

        李睿又是惊奇又是好笑,现在亲朋好友之间送箱柴鸡蛋,算是稀松平常之事,根本不值得惊奇,但今天这事很值得惊奇,一是不知道送柴鸡蛋的人是谁;二是拿柴鸡蛋当作礼物送给他这位青阳官场当红炸子鸡,未免有点小气,不管是拿他当朋友的人,还是有事求他的人,都不会只带一箱茶鸡蛋上门……

        李睿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自己下乡驻点扶贫时认识的那些贫困户朋友,觉得这箱茶鸡蛋最有可能出自于他们之手,但问题是,他们送自己东西,肯定会打电话预先说一声的,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家在哪啊……

        李睿想到“自己家”这个信息,倏地想起刚刚从詹阳口中听到的一件事,他说冀鹏向他打听了自己家住址,冀鹏下午刚刚打听过,晚上就有陌生人来送东西,是巧合还是阴谋?

        李睿心头打了个突儿,看着这箱柴鸡蛋,如同看着一颗定时炸弹,呆了半响,忽然去厨房拿出一个塑料筐,回到箱子旁蹲回去,用手将鸡蛋一颗颗的捡了出来。

        “你干嘛呢?”

        青曼见他在外面半天不出声,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出声询问。

        李睿笑道:“没干啥,朋友送了咱们一箱柴鸡蛋,我把它们捡起来放冰箱里。”

  /shu/1534/23508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