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2513章:重任在肩

_第2513章:重任在肩

        两辆警车高行驶在前往青阳市的高路上,李睿和信访局局长柳少雄坐在前面普桑警车的后排座,高建新则坐在副驾驶位上。

        蓦地里,李睿看也不看柳少雄一眼的问道:“柳局长,说说吧。”

        柳少雄微微不解,转过头看向他,扶了扶脸上的金丝眼镜,问道:“李县长,你……让我说说,说什么?”

        李睿冷冷的道:“你说说什么?生了影响如此恶劣的群体上仿事件,大家双河县的脸都丢到市里去了,你这个信访局局长难道就没什么要说的?”

        柳少雄登时尴尬起来,脸色讪讪的,想说却欲言又止,那副如同便秘的样子让人看了厌恶之极。

        李睿不耐烦的转开脸,不再理他。

        这一招很奏效,柳少雄马上语气苦涩的说道:“李县长,这事大家信访局是有责任,可当初……大家也没办法啊!谁也没想到他们闹得那么凶,还闹到市里去了……”

        李睿没好气的说:“别给我云山雾罩的,要说就把话说清楚了,从头说;要说不清就干脆别说。”

        柳少雄道:“哦,是这么回事。这件事要说起来,还是县里的房产开商胡志新,在城西大营房村征用村民农田,以租代征开建设小区。当时他给占地农户的补偿款是每亩地每年补偿一千五百元,可后来因为资金紧张,就没有给足,那些农民们当然不答应了,屡次来县里面告状上仿,也找过大家信访局,不过当时都让陈县长给压下来了,还把部分叫嚣着要去市里告状的村民送进了县精神病院。”

        李睿心头一惊,怎么又是胡志新?县里头的恶**件为什么桩桩都和他有关?难道此人就是双河县版的“韩水”吗?还有,陈魁看上去老实憨厚,怎么能做出把上仿群众送进精神病院的事情来呢?是谁给他的胆子?他这也太过分了吧,问道:“然后呢?”

        柳少雄壮着胆子道:“然后……然后那些村民不服气,就真的联合起来跑到市里告状去了,结果半路上就让陈县长派人抓回来了,有的关进拘留所,有的关进精神病院,有的是在家禁闭,由村干部长期专人看守,不准出村。”

        李睿听得几乎不敢相信,陈魁这处事作风也太霸道了吧,这还是我党培养出来的基层领导干部吗?我党干部从来都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始终保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优良传统,陈魁这倒好,把人民当成阶级敌人了,实在可恶,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柳少雄道:“去年上半年闹来着,下半年倒是没人闹,谁知道今年开春一闹就直接闹到市里边去了。可能今天是周末,那些看管的村干部都回家歇着去了,看得松了,他们这才有机会跑出来。唉,这……这要说起来,大家信访局是有责任,可也没办法啊,陈县长一个电话打过来,谁敢不听啊,李县长你可要体谅大家啊。”

        李睿不耐烦的摆手道:“得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好好想想,过会儿怎么劝服那些村民老实跟咱们回去。”说完这话又对高建新道:“高政委,以前陈魁让你们怎么抓人我不清楚,不过这一次,你们全得听我的指挥,我不令,你们就全留在车里等着。”

        高建新利马表态:“李县长,这次您带队出来您就是总指挥,大家当然要听您的了。您有什么话就直接吩咐,大家绝对服从指挥。”

        李睿点了点头,心说这位政委倒是温顺厚道,不像局长孟术海那样圆滑奸诈,语气柔和的道:“我就一个要求,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抓人。过会到市府大院门口,你就让干警们待在车里休息,你跟我下去。”

        李睿特意叮嘱高建新的这番话也很好理解,就是怕警察出动引起那些上仿村民的恐怖惊惶心理,若是再产生抗拒,在市府大院里闹起来的话,影响势必会更加恶劣深远。

        高建新点头道:“我明白,放心吧李县长,大家一定配合您劝解那些上仿村民回家,不把事态激化。”

        李睿说:“那好,你们先坐着,我打个电话。”说完摸出手机给方青云拨了电话过去。

        他尚不清楚方青云知道不知道这件事,但觉得很有必要向他汇报一下,毕竟这位方大哥是县委书记,县里生了这么恶性的事件,务必要第一时间告诉他,让他心里有数。

        很快,电话彼端传来了方青云爽朗的笑语声:“小睿,我听说你周末没回市里,在政府加班?”

        李睿暗暗点头,这位果然不愧是县委书记,在县里耳目灵聪,连自己在政府露面的事他都知道了,低声道:“书记,跟你汇报一下,咱们县里的失地农民跑到市府告状去了,我现在正奉卜县长的命令前去接他们回来。”

        方青云吃了一惊,“吓”的失声惊呼,显然是不知道此事,叫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睿说:“就是刚才,你不知道?”

        方青云语气疑惑的道:“我一直没听说啊,也没人通知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睿说:“是卜县长告诉我的……”说完暗想,卜玉冰这个靖南过来的女干部,居然在青阳市里也有人脉,此女还真是来头不小啊。

        方青云奇怪的问道:“她是怎么知道的呢?市政府给县府办打电话通知了?”

        李睿道:“暂时还不知道,不过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必须得到妥善处理,光是我把人接回来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说着把刚才从柳少雄那里了解到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

        方青云听了好不头大,急切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道:“小睿,你一向聪明伶俐,你教教我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李睿略一思忖,脱口说道:“这事处理起来倒也不难,我建议,先把关押

        在拘留所和精神病院的上仿村民放回去,然后县委县政府组成一个联合调查处理小组,一边调查内情,一边责成胡志新尽快把大营房村被占地村民的补偿款解决一下。你们家里工作做细致了,我去市里接人也就更有把握了。”

        方青云沉默片刻,道:“好,我马上就处理这件事。”随即又低声道:“那个卜玉冰还真是手眼通天啊,生了这么大的事,我这个县委书记都蒙在鼓里,她一个新任代县长居然抢先知道了消息,然后抢先一步作出了应对……”

        李睿当着柳少雄和高建新的面也不好说别的,只说:“这件事你最好也和她商量一下,别绕过她。”

        方青云道:“我明白,我这就去政府找她商量。接人回来的事就拜托给你了,我相信你绝对能把上仿村民一个不落的带回来。”

        把电话挂断,李睿松了口气,所谓“亡羊补牢,未为晚矣”,县里先把善后事宜做好,自己这边劝导上仿者回县里就有了依仗,说起话来就更有说服力。另外,如果这次以市长于和平为代表的市府要追究县里的责任,那自己尽快尽好的解决了问题,也能对外展示县里在这件事上所作出的努力,于和平也就不好过重的惩处。

        从双河县开车去青阳市区,走高的话要一个小时左右,这次警车开道,开得更快,因此用去差不多四十分钟的时间,李睿等人已经赶到市里。又绕了一阵,花去十来分钟,终于赶到了市府大院门口。

        庄严肃穆的市府大院门口当然不能随便停车,李睿跟高建新、柳少雄下车后,让司机们去停车,他们三人先去大院里寻找安抚上仿村民。

        找到临时安置上仿村民的机关保卫处门口时,李睿忽然来了个电话,便留在外面,让柳少雄和高建新先进去找市府负责干部沟通。

        “于南被炸伤了,流了好多血,正在往县城医院送!”

        带来这个突爆炸性消息的人是孙博、李睿在三年前去北京的火车上认识的好朋友,二人因意气相投而结为好友,后来李睿把孙博叫到青阳来展,秘密派他去于南的企业卧底,帮忙刺探于南的**机密。他这一卧底,就卧了三年多。

        于南是张旖的老公,与她离婚后,机缘巧合下竟然和韩水生了联系,两人相识后密谋整合垄断青阳山区的所有金矿企业,结果事业刚刚开头,韩水就被打掉了。于南失去韩水这个青阳本地财阀的支撑,并不死心,很快又找了另外一个大富豪作为金主儿,继续垄断金矿大业。

        作为衙内,于南深深懂得如何更快更好的做大企业,于是不择手段的拉拢了一批本地官员共同财。李睿就是在那时候被他“拉拢”进去的,当然,与其说被拉拢倒不如说是被胁迫。于南在知道李睿真正的背景身份后,利用他和张子潇的亲密关系作为把柄,胁迫他加入企业,为企业展保驾护航。

  /shu/1534/235090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