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2514章:难为人

_第2514章:难为人

        李睿被逼不得已,只能顺从,但他时刻都想抛掉这个巨大的风险,所以就派了孙博,顶着市长于和平亲朋的名义,跑到于南的企业里卧底,找机会窥探到于南不可告人的机密,以此作为反制。

        自从孙博过去卧底后,李睿一直在等,如今已经等了三年多,终于等到了这样一个消息,虽然不是想要的,却也差不太多,心情无比激动,问道:“他怎么会被炸伤?”

        孙博叹道:“还不是在前两年收购吞并其它金矿企业的时候得罪人太狠了,有人记了仇,制作了土炸弹,放到了他的座驾车门底下,他一开门,就自动拉了弦儿,没被当场炸死就已经是捡了好大便宜啦。”

        李睿想到于南拉开车门生轰天爆炸那一幕惨景,也不由得唏嘘肉疼,问道:“凶手抓住了吗?”

        孙博道:“刚报案,警察还没到呢。”

        李睿叹了口气,道:“看看吧,他要是情况不太好,我晚上过去看看他,毕竟也认识好多年了。”

        现在青阳以北地处太行山区的所有县域的金矿企业,除了一两家有背景的外,基本全都是于南旗下的了,他自己早就赚得盆满钵满,对钱没有任何感觉,但对黄金却有股天生而偏执的痴迷他也不在市区里居住,而是整日整宿的住在旗下最大的一家金矿隰县金龙矿业有限企业里头,晚上抱着金条和美女睡,白天跑到车间盯着金子一点点的被洗炼出来……若非如此,比如他在靖南市里居住,仇家也没那么容易找到他。

        李睿从孙博的话里得知,于南被炸伤后现在被送往县医院途中,应该是送到隰县县医院,可叹他已经身家数亿,如今命在旦夕,却只能前往县里的二级医院救治,不能得到更好的医治,死亡的概率也就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唉,所以说去说来,人的每一步其实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怪谁也怪不得。

        收起手机,李睿推开虚掩的门,走进办公室里面,刚进去就听一个严肃的男子声音说道:“你们就是双河县派来接上仿群众的?你们谁是头儿?”

        李睿循声望去,见屋子深处办公桌里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胖子,头黑光带油,脸色雪白,双眼极小,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仰靠在椅子上,脸色威严的看着面前的高建新与柳少雄,很有一副领导架势,看他脸面很有几分眼熟,应该是见过,但没打过交道。

        柳少雄不知道李睿已经进屋来了,忙应道:“同志您好,我是双河县政府信访局局长柳少雄,这位是县公安局政委高建新,大家这次和李县长过来接人,李县长暂时在外面接电话。”说完又陪笑说道:“同志,是大家县里工作做的不好,以至于给市政府添了大麻烦,这次回去以后,大家一定……”

        那胖子一脸阴沉的截口道:“少放空头

        炮。你先别说别的,你就说说,这次事件你打算怎么处理?怎么给市里一个交代?你知道这件事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吗?上面一直在讲,要构建和谐社会,你们双河县就是这么构建和谐社会的呀?”

        他只顾朝柳少雄、高建新二人大耍上级威风,也没留意到李睿走进屋来。

        柳少雄也不敢生恼,讪讪一笑,摸出烟来,抽出一根递了过去,道:“还没请教,同志您在市政府的具体工作是……”

        那胖子看也不看他递过去的烟,大喇喇的道:“你打听我的具体工作干什么?想知道我级别比你是高是低啊?我告诉你,少来那一套,从大家这随便提溜出一个人来,都比你官大。你也别跟我套近乎,那没用,你就说,你们双河县打算怎么处理这次上仿事件。”

        柳少雄见这老小子软硬不吃,心里也是暗暗有气,想了想,苦笑着说道:“这次上仿事件,老实说,大家县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大家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及时把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处理干净,是大家做的工作不够细,不够认真,但我可以当着您的面做出保证,保证以后不会再生类似的事情,绝对不会!”

        那胖子嗤笑道:“你保证?你凭什么保证啊?你都不跟我说说处理办法就瞎保证?唬我呐?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出一个具体明确的解决办法来,你们别说带人走了,你们连人都见不着!”说完冷笑两声,道:“哦,说几句好听的,就让你们把人带走了,过两天人又来市里闹,让领导知道了,挨k的还不是大家这些人?你少给我玩这套我告诉你!”

        李睿原以为柳少雄和对方说两句,态度谦虚点礼貌点,对方也就带着去见那些上仿村民了,而真正的难题也是如何劝说那些村民回去,哪想到那个胖子拿着鸡毛当令箭,居然对柳少雄这个县里来的干部大耍上级威风,横加拦阻,只看得暗暗恼怒,快步上前,打着哈哈说道:“哪个领导会k你?你告诉我,我给你求情去。”

        那胖子这才留意到,房间里又多了一个人,眼看他走近前来,细细端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陪着笑绕出办公桌,主动递出双手给李睿,道:“哎呀,这不是市委的李主任嘛?李主任你怎么那么闲跑大家保卫处来啦?呵呵。”

        李睿笑着和他握了握手,道:“已经不是李主任了,我已经从市委政研室调到双河县去了,现在是双河县政府的副县长,这次就是我带队过来接人,刚才在门口打电话耽误了会儿,呵呵,那些上仿乡亲呢?”

        “哎哟,啧啧,还得说是李主任你,年纪轻轻就当了副县长,啧啧,真是让人佩服得不行不行的,换成是我啊,一辈子都当不了副县长,呵呵,呵呵!”

        那胖子先赔着笑说了这么一番

        恭维话,才说正事儿:“李县长你说你也是太负责了,这种事何必还亲自跑一趟,你只要打个电话过来,我就得让你的人把他们接回县里去呵。他们就在会议室里,来,我带你过去。”说完屁颠屁颠的快步走向门口。

        柳少雄和高建新看到这一幕,都是既震惊又好笑,震惊的是,李睿这个双河县副县长在市政府居然也有这么大的牌面,要知道,很多县委书记县长跑到市里来,哪怕面对一位科级的小干部都要点头哈腰的装孙子,换到李睿这儿倒好,对方装起孙子来啦,不过听李睿自报家门说原先在市委政研室工作,那他本来就是市里干部,再有眼下的一幕也就不值得惊奇了;好笑的是,那胖子前倨后恭,对他二人无比傲慢,对李睿却是无比恭敬,先大爷后孙子,前后对比明显,让人想不笑都不行。

        二人不约而同地把敬仰目光投向李睿。也就是在这一刻,李睿高大伟岸的形象深深印刻在他们心底,让他们十几年后也忘不了今天生的这一幕!

        众人来到会议室,就看到了里面坐着的六七个上仿村民。当然,这些上仿村民也都盯上了李睿三人。

        李睿目光从左到右的环顾一圈,见这六七个人年纪在三十岁到七十岁之间,穿着虽然不算破烂,却也很过时了,精神面貌也都不太好,说句难听点的,真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下人差不多,当然这也和他们的遭遇有关,谁要是只凭家里几亩地过活,而那几亩地的租金又被拖着不给,也绝对过不上好日子。

        李睿目光吝惜同情的看着他们,道:“乡亲们,我先自我先容一下,我叫李睿,是咱们双河县政府新来的副县长,分管扶贫和政务服务等几块工作。你们的情况我刚刚了解,胡志新占用你们的农田,以租代征建设小区,却又不按协定的那样支付租金,你们为此上仿告状,却又遭到前任县长陈魁的恶意打压,有苦难诉,迫不得已之下才来市政府这儿告状,对吧?这件事呢,现在县委书记方青云和新任县长卜玉冰都已经知道了,他们已经组成派出联合调查工作组,对此事进行彻底调查,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另外,你们大营房村被县里非法拘留、监禁的村民也正在被释放,县里会对他们做出相应的赔偿。总而言之,你们的问题县里一定会解决,希翼你们相信我,相信县领导,不要再给市里领导添麻烦,跟大家回去吧。”

        他话音刚落,一个四十多岁的邋遢汉子站起身,不怎么相信的问道:“李副县长,你刚才说大家村里被监禁的人正在被释放,这是不是真的?”

        李睿对他点点头,说:“如果不是真的,我就把我自己关到精神病院去。这样,我现在给方书记打个电话,问问他是不是已经真的开始释放人了。”说完真的掏出。

  /shu/1534/235090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