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2532章:救急

_第2532章:救急

        李睿心头咯噔一响,这事情展可是愈不对了,联想到昨晚廖志成欺负夏燕的事,想到了某种可能,却还是不敢相信,廖志成居然有胆对堂堂的县长下手,语气急促的问道:“你看到廖志成廖总了没有?”

        小刘回答道:“我刚才往电梯厅走的时候看到他了,他好像刚从包间出来,要去总台买单。”

        李睿叫道:“好,我命令你,赶紧走楼梯间到八层,赶到以后找个没人的地方,给我监视廖志成,看他去了哪个房间,确认后第一时间通知我,电话还是别挂,我等你消息。”

        小刘虽然越奇怪他的要求,但明智的没有多问,答应下来,跑去楼梯间。

        李睿回到包间里,对张大雷道:“我有急事,必须马上走,你手机我先用一晚,你和乐文接着喝吧。”说完疾步走出包间,走到柜台那里,掏出三张百元票子递进去,对老板娘道:“结账,多的不用找了。”说完跑了出去。

        老板娘呆呆的看着他跑出去,回忆了下他所在的包间,又查了查账,对一旁闷头看手机的老公道:“嘿,碰上爽快老板了,多给了咱们六十多块呢……”

        这家骨头馆所在的位置,距离皇庭大酒店相当近,从骨头馆出来拐到府前街上,再往西走上一百米,就是皇庭大酒店。

        李睿脚步甚快,两三分钟后已经跑进酒店大堂,此时电话彼端也响起了小刘低低的话语声:“李县长,廖总真到八层来了,他进了八零六房间。”

        李睿道:“好,我马上到,我到之前你给我盯着八零六,确认他一直在房间里。”说完挂了电话。

        跑到电梯厅,李睿一看电梯不在一层,索性直奔了楼梯间,一路攀爬,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到了八层,呼吸急促的赶到走廊里一看,司机小刘正在走廊里距八零六房间隔着两个门户的地方盯着呢。

        “人没出来吧?”

        小刘连连摇头:“没有。”

        李睿拍拍他肩头,道:“好,辛苦你了,你可以走了。”

        小刘只得点头答应,揣着满心的疑惑,转身走向电梯厅,快走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了八零六一眼,心中愁:“这两位县长一个喝多了,一个玩探案,都搞什么呢?”

        李睿走到八零六房门口,左右看看,见走廊里没人,先把耳朵贴在屋门上,听了听里面的动静,能听到有人说话,似乎是廖志成在说什么,既然他有时间说话,估计也就还没侵犯卜玉冰,想到这里松了口气,略一思忖,抬手叩响了屋门。

        时间回到两分钟前。

        廖志成面带邪笑走进八零六房间,对前来开门的vicky问道:“没什么意识了吧?”

        vicky似嗔似怨的瞪他一眼,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骗钱就算了,还要骗色,人家可是县长!”说的却已经不是港台腔儿了,而是和廖志成差不太多的南方口音普通话。

        廖志成得意的嘿嘿

        一笑,道:“这可不叫骗色,至少现在不叫。”

        vicky娇哼一声,道:“那我要不要出去避嫌啊?”

        廖志成笑嘻嘻的说:“你出去去哪儿啊?哪儿也不要去,就留在房间里看你老公大展神威降服女县长!”

        vicky用手指刮了刮脸,道:“真是不害羞!”说完正色劝道:“要我说,咱们还是赶紧跑吧,一百万已经到手,不跑还等什么?干吗非要浪费时间在她身上,她脸蛋没我漂亮,身材没我好,何况她已经晕迷了,和尸体也差不了什么。”

        廖志成道:“你不懂!这个女人傻乎乎的,很好骗,而且还特别要面子,我先要了她,然后看看能不能胁迫她跟咱们走到一起,如果她能被我彻底收服,那咱们就可以从她手里拿项目,以后可以赚更多的钱,不必像现在这样,在一个地方捞点儿就得赶紧跑。”

        vicky听得眼睛一亮,道:“那我用手机拍下来?事后正好拿来威胁她。你不是说她要面子嘛,她肯定就怕咱们玩这一手。”

        廖志成嘿嘿坏笑道:“我正要让你这样做,可惜你只能干看着了。”

        vicky白他一眼,推他道:“那就快去做,我给你们拍摄!”

        两人商量完以后,廖志成走进卧室,看着仰躺在席梦思上曲线玲珑的卜玉冰,不自禁的大流口水,笑着脱掉西装,解开衬衣的扣子。vicky则拿出手机,打开照相机里的视频模式,准备开录。

        也就在这时候,李睿在门口敲门了。

        廖志成听到敲门声响,做贼心虚,吓了老大一跳,回头示意vicky去门口问问,看看敲门者何人。

        门外的李睿很快听到里面传来vicky那熟悉的港台腔调:“是谁呀?”

        李睿也不知道用什么身份糊弄对方,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经得起推敲的身份,索性不搭言,只是继续敲门。

        vicky问道:“说话啊,外面是谁?为什么要敲门?”

        李睿还是不言语。

        但vicky显然也不是好糊弄的,听不到他自报身份,就一直不开门,还警告道:“到底是谁?再不说话,我就打电话呼叫酒店保安咯。”

        李睿把心一横,索性开门见山吧,一拍木门大声叫道:“警察查房,给我开门!”

        里面沉默片刻,传来vicky的说话声:“什么警察查房?这里可是四星级酒店。”显然还未听出李睿的声音。

        李睿毫不顾忌身份的怒吼:“大家接到群众举报,你们涉嫌劫持大家的县长,快开门,不开门的话大家可就冲进去了。”

        里面似乎传来一声惊呼,李睿闻声赶忙又连拍了几下屋门,以制造巨大的压力给房间里的人。

        忽的屋门开了,vicky强做镇定的站在门内,一见门外站着的不是警察,而是李睿这位副县长,脸色大变,嘴巴张开刚要说话,李睿已经一下子冲

        进门去,将她推在一旁。

        李睿径直冲进卧室,进去后只见卜玉冰衣衫整齐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甚至鞋子还在脚上套着,廖志成也是衣装全在,正脸色淡然的看过来。

        “李县长?你怎么过来了?你要干什么?你还带来了警察?”廖志成一脸讶色的质问李睿,表情还有几分茫然。

        李睿冷笑道:“我干什么?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在干什么?你把大家卜县长带到房间里想要怎样?”

        廖志成错愕过后大方一笑,道:“说起来都要怪我啊,是我不好,非要卜县长喝了那杯路易十三,结果卜县长刚喝完就醉倒了。我有心送她回去休息,但怕夜风寒凉她会生病,所以只能自作主张,让vicky把卜县长带到她在酒店开的房间里来了。不过我这可全是出自公心啊,李县长,我可没有半点坏心思。如果我有坏心思的话,也不会让vicky留在房间里了,对不对啊?”

        vicky此时已经确认过门外没有一个警察,她脸色阴沉的走回到卧室里,语气冷冰冰的质问李睿道:“李县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居然假扮警察骗我开门,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私闯民宅?”

        李睿恨恨地斜了她一眼,目光回到廖志成脸上,问道:“你让vicky把她带到房间里休息可以理解,可是你又在这里做什么?我记得你住在招待所啊?”

        廖志成一脸无辜的道:“我担心她呀,所以结完帐后上来看看她,难道不可以吗?我是打算看过她后就回招待所去住的呀,谁知道还没来得及走,你就突然跑来了,你是怎么知道卜县长喝醉的呀?”

        李睿尽管明知道他说的都是假话,但情急之下又找不到什么证据,只能是暂时假作信了,迈步来到床边,凝目望去,见卜玉冰脸色酡红,呼吸急促,伸手试探下她的额头,还有点火热,说是醉酒倒也可信,但要说她只喝了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就醉到这种地步,就不可思议了。

        vicky走到他身旁,没好气的确认道:“大家廖总说的都是真的,卜县长喝多了,我担心送她回去她会着凉,就好心把她扶回了我的房间,其实这主意还是我出的呢,而且我会留下来照顾她一晚上。至于大家廖总,他是担心卜县长,所以上来看看她,等看完就会回招待所住的。不知道李县长突然跑过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大家的用心吗?大家又能对卜县长做什么事情?退一万步讲,就算我老板喝多了,想对卜县长不轨,又怎么可能当着我的面做呢?哼,某些人真是习惯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李睿心说你还是给我歇着吧,你这话也就是骗骗三岁小孩子,卜玉冰醉成这样正常吗?是喝酒喝醉能表现出来的样子吗?她这完全就是被人下药的模样,目光转处,忽然现桌上放着一个真皮包装的酒盒,心中一动,有了计较,指向那个酒盒问道:“卜县长就是喝这个酒喝醉的吗?”

  /shu/1534/235091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