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2565章:就是难为你

_第2565章:就是难为你

        卜玉冰冷目如剑的看向他,道:“不熟可以学习了解,没有哪个人天生就熟悉某块工作。作为党员干部,要时刻保持先进性,怎么保持?就要不断的学习进步!这既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品质。我想,苏县长作为常委副县长,在这方面的觉悟应该比其他人更强。”

        苏韬被怼得哑口无言,愤懑而无奈的垂下头去。

        众副县长眼看常务副县长和常委副县长两个地位最高的副县长,都斗不过卜玉冰,又怎敢提出不同意见,都是捏着鼻子认了倒霉。

        可就在此时,李睿忽然抬手道:“县长,你怎么把我负责的招商工作拿走了?我在招商局的……”

        卜玉冰冷言截口道:“你的过会儿单独找我谈!”

        李睿嘿然暗叹,闭上了嘴巴,纸上清楚列明了七位副县长的工作分工,唯独没有卜玉冰自己的分工说明,而他负责的招商引资工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展改革与财税,等于是从尤功杰手里抢来了一部分热门工作,但他真正在意的还是招商,毕竟他在招商局的改革已经起步,而现在正是见成绩的节骨眼上,他绝对不允许被别人抢走。

        他怀疑是卜玉冰抢走了招商这块,因为她也已经看出招商方面将出成绩,她这是提前抢摘桃子,而她本来就是个很会摘桃子的家伙,正因为她想要霸占招商这块,所以没有在纸上列出她的工作分工,就是怕他看到后引骂战。

        “如果她真要摘我的桃子,我怎么办?拱手相让肯定是不可能的,可要是跟她争斗起来,又值得吗?”

        接下来的会议李睿没怎么仔细听,只在心里打自己的小算盘。他倒并非贪恋即将大面积呈现的招商成绩,而是自觉已经在招商工作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心血,如同亲手培植一株果木,如今眼看果木即将开花结果,却被别人跑过来霸占,自己付出的一切都给别人做了嫁衣裳,自己的至爱成为了别人用来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垫脚石,心里实在是接受不了。

        好在接下来也没讨论什么重要内容,卜玉冰见众人都不反对,便敲定了这次工作分工的调整,随后便草草散会离开了。

        戏剧性的一幕在这一刻生了,八位县长,只有卜玉冰这个正县长离场,其他七位副县长全都没走,如同事先约好了似的坐在座位上不动。

        尤功杰第一个泄不满,怒道:“这个卜玉冰简直是欺人太甚!”

        马上有人跟着帮腔:“就是,她这也太霸道太独断了,都不跟大家商量一下,就把咱们的分工给调整好了。既然这样,还开什么常务会啊,直接搞一言堂不得了?”

        苏韬也忿忿地泄怒火:“我当副县长那么多年,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县长,实在是太专横了。她以为她是谁?县委书记吗?可就算是县委书记,也不可能这么搞呀。哼,把大家这些副县

        长当什么人了,当成可以任意戏弄欺负的下级了吗?大家也是市管干部好不好,她没权对大家吆五喝六!”

        有人提议道:“不行大家向市里面反映一下吧,她这完全就是乱搞啊,要像这样搞下去,不出一个月的工夫,县里就乱套了,你们看着吧。别说干工作了,人心都惶惶了,还干什么工作啊?”

        尤功杰问道:“向市里面反映?好主意,可是该向哪里反映呢?市领导还是市委组织部?你们谁认识市领导?”

        有人小声道:“我觉得吧,大家泄不满归泄不满,还是别闹到市里去。这个女县长貌似也不是没来头的,没看她过来履职的时候,市委组织部长可是亲自陪着下来的,这说明她后面有人啊,估计反映也白反映,还招她记恨!”

        苏韬不满的瞪视向这个说话的人,道:“那你的意思是,大家只能逆来顺受了?以后就任她胡搞乱搞?”

        尤功杰提议道:“要不,大家联合起来,去找县委的方书记说说吧,让他找卜玉冰谈谈,为人处世不要这么霸道专横,这样对谁都不好。另外,大家不是不同意调整工作分工,但要温和、平缓、步子慢一点,不要像今天这样激进暴力,说调整就完全调整了,根本不给人思想准备。”

        苏韬冷笑道:“找方书记?你以为方书记就拿她有辙了?上午的常委会你不是没在,你没瞧见,方书记也要跟着她的意思走?她却一副本来就当如此的模样,根本不领方书记的情,你说这人得狂到什么地步?她背景又该强大到什么地步?”

        听他这么说,尤功杰也没主意了,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却没人能拿出个对付卜玉冰的章程来,便都明白,这是拿卜玉冰无可奈何了,既然如此,也只能接受现实。唉声叹气中,人们慢慢散去了。

        李睿自始至终没有表不当言论,等众人散去后,一个人前往县长办公室,要找卜玉冰理论,其实他对卜玉冰突然调整众副县长工作分工这件事,持一定的肯定态度,认为这下调整所起到的作用是正向的、积极的,可以有效改善这些副职县长们的工作积极性,提振工作精神,就算这两项做不到,至少可以有效避免副县长们日益懒散消极的工作态度,而如果从正向思维去考虑整件事的话,会现其意义越重大。

        只是,卜玉冰太过自我中心,太不敬重副手们,完全不考虑副手们的想法,一厢情愿、一意孤行、雷霆闪电般的做出了巨大调整,公然强歼七位副县长的意志,这就有些过分了,往小里说是不注重团结,往大里说就是独断专行。如果今后她总是这样搞,那将会以不得人心而惨淡收场。哪怕她背后有人给看着,也改变不了最终结局。

        赶到卜玉冰办公室门外,李睿抬手叩响了屋门。卜玉冰目前还没秘书

        ,没人负责通传,来访者必须自己敲门,直面屋里的女县长。

        “进!”屋里响起卜玉冰的话语声,只有一个字,却依旧冷清如冰,令人听了下意识紧张担心。

        不过李睿并不惧怕敬畏卜玉冰,甚至对她还有一点优越感,这还要感谢江湖骗子廖三强,要不是那位廖总将卜玉冰迷晕送到了酒店房间里,他可没机会英雄救美,也就不会在卜玉冰那里得到人情。尽管卜玉冰从来不提这个人情,但他可以敏感的觉察出,她对自己在冷冰强硬的态度之外,还是有着几分异样情感的。

        李睿推门走进屋里,直接站到办公桌前,看向美女县长那张冷冰俏脸。伊人也正看着他,二人面无表情地对视两眼,伊人先转移了视线,问道:“什么事?”

        李睿耐着性子道:“你不是不知道我正在招商局搞改革,目前招商引资事业也在稳步推进展,可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却把这块工作从我手里拿走,这会导致我前期的工作全部变成了无用功,还会让招商局的工作退步到以前的水平,使我县的招商引资事业停滞不前,影响极其严重!”

        卜玉冰转目看回他,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秀目里带着一丝挑剔与厌烦,道:“你这是盲目自大,还是看不起别人?”

        李睿微微一怔,道:“什么意思?”

        卜玉冰红唇轻启,道:“你潜意识里认为全县只有你自己一个人,能够改革招商局成功,能够带领县里的招商引资事业走向辉煌,这不就是盲目自大?你不相信别人接手招商引资工作后,会同样做得好甚至比你做得更好,因此也就不愿意把这块工作交给别人来做,这不就是看不起别人?”

        李睿鼻间轻嗤,道:“随便你怎么说,可不论你怎么说,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就是现阶段,全县只有我最适合主持招商引资工作!如果你在这时候换人,就算接手的人能力再强,也会不可避免的产生脱节,甚至是变轨,都会影响到本年度县里招商引资事业的展计划。”

        卜玉冰也不生恼,看着空气一样的看着他,道:“所以你要我把招商这块还给你?”

        李睿不答反问:“在你下的那张纸上,我没看到招商工作在哪位副县长的名下,纸上却也没你的工作分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想接手这块工作?”

        卜玉冰扁了扁嘴,目光冷厉而戏谑的看着他,道:“我接手不行吗?”

        李睿与她对视片刻,忽然咧嘴一笑,道:“行,当然行,你是县长,你最大嘛!”

        卜玉冰深深看他半响,最后无趣的横他一眼,用手指敲了敲桌面,道:“我对招商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我手头工作已经很多了,又怎会再给自己找麻烦?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李睿追问道:“那你把招商工作分给谁了?”

  /shu/1534/23509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