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2568章:功利

_第2568章:功利

        李睿道:“这个先不急,你先跟那位孔老板走程序,等投资协议签订了,你也正式被任命为招商办主任了,再请我吃饭也不晚,你放心,你这顿饭我是一定会吃的。”

        林子妍得意的笑个不停,又问:“像我这个水平的招商成绩,能奖励我小汽车吗?”

        李睿按照双河县招商引资考核奖惩办法里列明的算法,在心里估算了下她这个项目能拿到的奖金,道:“你这个还是得看当年度投资的实际到位资金,那位孔老板如果一次性投资六千万,那你能拿到十七万奖金,买辆中档的小汽车没有任何问题;可如果他前期只投资部分资金的话,你就拿不到那么多了。所以啊,你最好跟他说说,让他一口气把六千万全投下来。”

        林子妍听到这笑不出来了,语气低落的道:“哦,这样啊,那我……我看看吧……”

        李睿劝道:“子妍,你已经掌握了招商引资的技巧,以后会招到越来越多的客商,所以……”话没说完,彼端已经响起了盲音,敢情那丫头已经挂了。

        李睿苦笑着摇摇头,心里有些自责,暗忖自己是不是也过于功利了?在招商局施行的改革,以及后面的培训,都是过分强调奖金与升职,虽然以此激励招商局干部们的初衷是好的,但无形中也让他们陷入了鼠目寸光、坐井观天的状态中,即、一心只想着招商引资成功后所能得到的各项实际好处,而不去考虑诸如“我是不是能做得更好?”、“我的人生价值是不是得到了体现?”、“我下一个目标是什么?”这样远大上进的方向性问题,眼下的林子妍就是一个实例,招商成功后,满脑子就想着那点奖金了,这样又岂能算是一个优秀的招商干部?更可怕的是,这样展下去,她可能走上歪路!

        “不行,绝对不能再出现第二个林子妍了,我必须要对招商局干部加强思想教育,培养她们积极上进的工作观与人生观,让他们知道奖金其实是最没有价值的奖励,而真正的奖励会让他们毕生受益!”

        驾车回市区的路上,李睿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脑袋里也形成了几条主要纲领,打算晚上抽时间记下来,等下周拿到单位,做一个全面完整的稿子出来,再去招商局做培训。

        通过这件事,他也理解了,在基层做领导确实特别操心,因为你下边没有其它的管理层面了,你直面基层干部,他们能不能完全遵照你的意思落实工作,就看你怎么讲、怎么领、怎么跟进、怎么监督,你这边疏忽了其中一环,下边做得就可能完全走形!

        要不说呢,基层官员最辛苦,可也最锻炼人,现在提拔干部都要求有基层工作经历,就是考虑的这一点。

        回到家里,李睿愕然现,干爹骆金同又来作客了,老爷子李建民正陪着他在客厅沙上坐着闲聊,儿子博文在地上蹲着玩玩具,青曼在洗手间里洗

        衣服。餐桌上摆放着剩菜剩饭,热热就能吃的。

        骆金同见他回来,冲他招手道:“小睿啊,你回来得正好,你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适合小姗的呀,要有的话,给先容下呗?你说她年纪也不大,又没生育过,哪能就这么单身下去啊?前半辈子跟着方成,已经算是毁了,难道后半辈子也这样毁了?她自个儿不说什么,也不着急,可大家当父母的心里都难受着急得很呀。”

        他说的是女儿骆姗,三年多前,骆姗老公方成惨遭横死当然就算他不遭横死,骆姗也要跟他打离婚的,自那以后,她就再也未嫁,过起了旁人难以理解的单身生活。在外人眼里,她年轻貌美,家庭环境又不差,哪怕是二婚,也能很容易把自己嫁出去,并且能嫁得更好,可她就是不嫁人,连对象都没再处过,亲朋好友给先容的对象她一无例外的全部推拒,似乎已经决定孤独终老。

        李睿知道骆姗这个情况,后面几年也和她遇上过几次,但从未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出言劝说,毕竟这是人家的私生活,外人无权干涉,也因此,他现在听骆金同要自己给骆姗先容对象,非常诧异,脱口问道:“她想嫁人了?”

        骆金同摇头道:“她想?她什么时候想过?是我跟你干妈想了!大家也已经决定了,再也不能向她屈服,这回呀,就算是逼着她相亲也要让她去,非得让她嫁出去不可,这是为她好!”

        李睿略一回忆,道:“我认识的人里没有适合小姗的,都配不上她!”

        骆金同叹道:“要是人人都像你这么优秀就好了,我也就不愁小姗没人可嫁啦!”

        李睿听得有些脸热,道:“干爹你先喝水吧,我去吃饭。”说完转身走向餐厅。

        骆金同也自知失言,心虚的看了洗手间方向一眼,希翼这话别叫吕青曼听到。在他心里,李睿当然是最佳的女婿选择,没有之一,他也一直幻想着李睿什么时候能跟吕青曼离婚,这样女儿就能堂堂正正的嫁给他了,可这几年看过来,他现李睿与吕青曼越来越恩爱,而吕青曼的贵妇气质也越来越凸显,自己女儿虽然美色无双,但恐怕也很难取代她在李睿心目中的地位,所以他现在对女儿嫁入李家也算是死了心,只是偶尔会感叹一下女儿不能嫁给李睿这个金龟婿的巨大遗憾。

        青曼听到李睿的话语声,已经从洗手间出来,要帮他热菜。李睿心疼老婆,让她自去歇着,自己将几盘菜放到微波炉里热了热,就着电饭煲里还热的米饭吃起来,一边吃一边想着骆姗,心里也是暗暗唏嘘。

        他对骆姗还是很有好感的,不过这股好感里只有三分是感情上的,剩余七分全是痴迷于骆姗的美色,他也自知不是真心喜爱伊人,所以这些年里并没有主动联系过她,也不想和她生友谊的关系。站在干兄妹与朋友的立场上,他是希翼骆姗能嫁给一个良人

        的,这样她可以得到更多的温暖与爱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可是不知道骆姗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拒绝再婚,非要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下去,这让他心里有点吝惜。

        八点多,骆金同要走了,走之前又问李睿:“看看能不能在双河给小强安排个体面工作呗?”

        李睿知道,他所谓的“体面”,指的是体制内,而且确保骆强有提拔晋升空间的,但骆强本身不在编制内,操作起来难度极大,苦笑道:“干爹啊,你就别难为我了。当然你非要我做到也行,但你要先让小强考上公务员,不然我操作不了。”

        骆金同连连摇头,叹道:“那个小子啊,让他考公务员,比杀了他还难受,唉,唉……”说完垂头丧气的出了门去,李建民也送了出去。

        深夜时分,被李睿折腾得如同没了骨头的小羊羔也似的青曼,懒洋洋的依偎在老公怀里,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李睿却仍然没有尽兴,魔爪在她光滑的身子上胡乱抓弄。

        蓦地里,青曼按住李睿的魔爪,语气戏谑的道:“之前美坏了吧?”

        李睿不是很理解这话,问道:“什么意思?”

        青曼道:“你干爹心心念念想把你年轻貌美的干妹妹嫁给你呀,之前都快说明了,你听了没偷着乐?”

        李睿嗤笑出声,道:“这有什么可偷着乐的?我就算偷着乐,也是乐我能娶到世界上最贤惠最温柔最乖巧的女人作老婆!”

        青曼没被他这甜言蜜语冲晕了头,问道:“可我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啊?而你干妹妹比我美丽十倍百倍,你就没想过娶她作老婆会是什么感觉?肯定比跟我这个黄脸婆过日子强多了吧?”

        李睿呵呵笑了起来,笑声中在她臀瓣上拍了一记,道:“少往坑里带你老公了。这辈子啊,你老公已经认定了你,是绝对不会再跟别的女人结婚啦!”

        青曼也不生气,抱紧他笑问道:“要是我比你早死呢?我比你大,是很可能比你早死的,我死了,你会不会再娶个年轻貌美的小老婆?”

        李睿凑嘴过去咬住她的小嘴,轻轻咬啮几口,这才说道:“呸,怎么说话呢,会不会说话啊?再说这晦气话我可要再宠幸你一回。”

        青曼不为所动,固执的叫道:“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你就算比我先走,我也不会再娶,而且你走后我也就活不了多久了,我会思念你成疾,很快追了你去!”

        “嘻嘻,这还差不多,算你过关!”

        “果然是在考验我,杀机真是无处不在啊!”

        “杀你的头,快睡吧,不早了,每回都折腾这么晚,我都快散架了……”

        转过天来,李睿吃过早饭后,和青曼打过招呼,驾车奔了阳光北大街上的“花语鲜花店”,那正是林美钿开的花店所在。

  /shu/1534/235091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