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_第2848章 飞车党

_第2848章 飞车党

        李睿皱了皱眉,不知道她打听这么清楚是要干什么,道:“海景路的华美快捷酒店。”

        红衣女郎格的一笑,道:“不远嘛。你今天刚住过来?你是北方人吧?”

        李睿点头:“对,我是北方人。”

        红衣女郎闻言叫道:“唷,我猜对了,还真是北方人哪,倍儿牛,您说对吧?”说最后两个短句时,她特意用了京城口音,但由于舌头掌握不好,或者说是舌根硬,所以该有的儿化音都变得特别顽固,冷冰冰的,听起来倒跟拿腔拿调一样。

        李睿听了就想笑,但摄于这女郎的身份,也不好笑出来,道:“我是北方人,不是北京人,所以你说北京话也没意义。”

        红衣女郎非常奇怪,不解的说道:“你们北方人不都说北京话吗?”

        李睿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道:“只有北京人才说京片子,大家北方人在外地基本都说普通话。”又道:“我该回去了,有缘再见吧。”

        红衣女郎语气急急的问道:“你要走过去吗?”

        李睿道:“是呀,不值得打车了。”

        红衣女郎大喇喇的道:“那姐送你回去。”

        李睿一呆,客气道:“不用吧,离得又不远,我走回去也用不了多久。”

        红衣女郎道:“你请我喝酒,我送你回家,很公平的。”

        李睿无声的笑起来,见她也不是矫情的人,也就不再客气,道:“那就麻烦你了。”

        红衣女郎说声“你在这等我”,转身快步而去。

        李睿望着她离去,见她拐入西边不远处一个巷子里,随后就听“轰”的一声,巷子里传出仿若旱地春雷一般突兀暴力的动机声音,声音如同迅雷也似,一下子扑到耳边,震得耳膜几裂。

        李睿心头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只见红衣女郎已经驾驶着一辆同样大红色的摩托跑车钻出巷子,直冲自己飞驰而来。

        李睿之前在酒吧里已经留意到她迥异于寻常女子的衣装,猜到她应该是玩车的,却没想到她玩的是摩托跑车,见她驶来,又是震撼又是兴奋,感觉自己也年轻了十岁似的。

        摩托跑车很快飞驰到他身边停下,那红衣女郎头戴红色头盔,侧头看着他,用眼神示意他上车,同时还示威似地不断加大油门,就听“轰隆隆”如同雷声一样的巨大声波连续响起,震得大地都要颤抖起来,无数路人为之侧目,而其中的男同胞更是不约而同地贪婪的欣赏着红衣女郎的魔鬼身姿。

        李睿傻傻看着这辆硕大豪华的摩托跑车,再瞧向坐在车上一脚支地摆出酷酷样子来的红衣女郎,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若不是这一幕就生在眼前,看得真真的,还以为看到了张伯芝为某款摩托品牌做的那个广告呢。

        “好酷,好漂亮,好飒!”

        李睿在心底默默的赞叹着,他之前认识的女人,要么温柔,要么刁蛮,要么富于心计,要么清冷高贵,何曾见过面前红衣女郎

        这样既酷又帅还有亲和力的美丽女郎,不知不觉就陷入了她无意中显露出的独有风情之中。

        “坐上来呀!”红衣女郎见他看着自己傻,哭笑不得,掀开面罩,催促了他一句,倒也无形中暴露出了急脾气。

        李睿傻乎乎的应了一声,迈步走到车后座旁,看看距离已经足够,便迈右腿跨了上去,左手扶住红衣女郎香肩,慢慢坐到后座上,再把左脚也踩上去,整个身子便都坐到摩托车上了。这期间,红衣女郎把车定得沉稳之极,没半点晃动。

        李睿心中惊诧,暗说自己好歹也是一百四五十斤的人呢,坐到这摩托车上居然一点不晃,她可把得真稳,心底对她的佩服更是多了三分,特意看看她红皮夹克下纤细的手臂,心说她手臂那么细,哪来那么多力气呢?

        “你可以抱住我!”

        红衣女郎说了句酷酷的话,而这在影视剧中本来是由男骑士(主角)说给女乘客(主角)的,她随即把挡风面罩盖下来,试两下油门,开始憋油门。

        李睿还真想搂住她的小蛮腰,可怕这样会被对方认为是自己借机吃她豆腐,何况落在外人的眼中也不好看,一个六尺昂藏好男儿,坐摩托车后座也就算了,还搂住女车手的腰在风中穿梭,那画面想一想都衰得不行,想到这,便将手放在她肩头,紧紧扒住。

        他也就是刚刚扒住伊人光滑的肩膀夹克,就听“轰”的一声,摩托已经冲了出去。李睿只感一股大力突如其来将自己向后拉扯,差点就没给抓下去,吓得心头一跳,下意识抓住伊人肩膀死死扣住。

        这股后扯的惯性实在是太大太大,尽管他抓牢了女郎的肩头,可也没有完全抵消,竟将她身子也拉得后仰些许。好在此时车的加度已经趋于缓和,两人后仰的惯性慢慢消除,在耳边霍霍的风声中缓缓挺直了身子。

        好快的车,好爆裂的女人!

        夜风温暖,刮在脸上却不温柔,不能说如同利刃,也是吹面生疼。李睿的头并不长,但也被快车带起来的风全部拢到了头顶,眼睛睁也睁不开,口鼻更是难以呼吸,只能躲在女郎的脑后,衣服也被吹得呼呼作响,很有点即将撕裂飞散的意思。

        他偶尔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余光扫处,左右两边都是疾驶而过的车流,敢情女郎已经驾车到了主路上,在车流之间高穿梭。他从小到大,什么车都坐过,甚至包括目今最为快的高铁,现在却感觉到了以往坐任何快车都没产生过的恐怖感受,虽然刺激,却十分恐怖。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希翼这位飞车女郎现在就停车。

        说来也奇,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心想事成,总之李睿正想着赶紧停车时,这位飙车如狂的红衣女郎却真的放慢了车,接着很快停到了路边。

        李睿长出了一口气,借着无风之际,大口呼吸几下,心中竟然生出一股子再世为人之感,这时才现,自己那双扒在女郎肩头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移到了人家腰间,而

        且紧紧的搂住不放。这一重大现,让他瞬间面红耳赤,说不出来的害臊。

        他忽的转念一想,对方之所以突然停车,是不是就因为自己这双手臂搂的不是地方呢?应该不会吧,她刚才亲口说的自己可以抱住她。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女郎并不这样无聊,就见她很快摘下了头盔,接着伸手到皮夹克外兜里摸出一个手机。那手机似乎正在震动,出嗡嗡的声音,液晶屏上现出来电人的名字。

        “哦,原来是接电话,倒不是怪自己吃她豆腐。”

        李睿总算松了口气,为自己那无聊的想法感到可笑,如果人家真的那么无聊矫情的话,也不会主动提出开车送自己。

        女郎接听电话后说了一串粤语,虽然说得并不快,可还是一个字也听不懂。李睿竖起耳朵留神听着,也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只觉这可比英语难懂多了。

        女郎接完电话将手机放回兜里,说了一句普通话:“抱紧我!”说着话戴上头盔,双手转舵,轰的一声,车子原地绕了个圈,却往来路驶去,而且是逆行。

        更令李睿恐怖的一幕就这样在不经意间生了,他眼睁睁看着自己与女郎在对面开来的轿车的凌厉灯光下不断加加再加,逆行在车道上如游鱼在水,自如无比,灵动之极,心底的惊惧是一层叠一层,对她的佩服却也加深了更多。

        好在这段恐怖路程并没持续太久,女郎在一个岔路口拐了下去,接着在一条黑暗无光的类似巷子的坎坷道路上行驶有三里多地,又穿行几条马路,最终来到了一条极为宽敞的大道上。大道似乎刚刚修好,两边应该是禁行,路灯虽然亮着,上面却没一辆轿车驶过。

        红衣女郎载着李睿向路的一端驶去,其如箭。

        李睿又一次吓白了脸庞,心说只要再次停车,一定要跟这女郎划清界限,打车回家,跟她这么玩刺激是刺激,却只能玩一次,总是这么玩,没心脏病也要吓出来,而本身有心脏病的,唯一的结果就是被活活吓死。

        他正胡思乱想,车突然慢了下来,似乎要停车了。

        李睿心头一松,大着胆子从女郎脑后露出眼睛向前看去,不看还没事,看完后微微一惊,只见前面路口停了十来辆五颜六色的摩托跑车,上面坐的都是一些青年男女,衣装打扮非常另类,像极了传说中的飞车党,心里想着:“这些人跟她应该是一伙的,只不知她突然跑来这里是干什么?难道刚才那个电话就是叫她来这儿?”

        这路口东西南北方向上都有路灯照射,亮如白天,红衣女郎的车径直开到人群里。

        众飞车党成员看到她开进来,都鸣笛打哨的欢迎,等她车停下来摘下头盔,更是争先恐后地抢上来问候,说的自然都是粤语,而且语奇快,李睿就是想听也听不明白,只能依据他们的神情判断,但见他们望着这红衣女郎时都分外恭敬,说话时也是满脸堆欢。由此看来,这红衣女郎还是个头头儿呢。

  /shu/1534/23509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