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一号红人 > 1420区公安分局

1420区公安分局

        三人在分局门口就被传达室的两个保安拦下了,其中一个保安问明三人来意后,说是要请示领导,就回屋里打电话去了,把三人晾在了外面。

        李睿看着这两个保安,暗暗齿冷,公安局是什么地方?说通俗点就是枪杆子单位,最凶悍的匪徒也要绕着走的,就算是敞着大门也没人敢进去闹事的,怎么他们还要请保安看门?这种行为就仿佛是一群老虎请了两只孱弱无力的狼狗给自己看门似的,有那个必要吗?当然,要是因为这事问起局领导来,对方肯定也有说辞,说什么警力不够啊,说什么维护稳定和谐需要啊……总之理由有很多,但理由再多也无法掩盖,他们在滥用纳税人的钱!老百姓的钱本来是养着他们的,可他们又用其中的一部分钱养了些根本用不着的人,这不就是浪费吗?

        三人等了一会儿,那保安从传达室出来,说道:“我跟局办的干部说了这事,他们也拿不定主意,还要再请示领导,你们稍等一下吧。”

        马若曦一听就不高兴了,看向李睿,道:“局办的人还要请示领导,这个领导是不是局办主任?局办主任是不是还要再请示政委?政委是不是还要再请示局长?那大家要等到什么时候?”

        李睿柔声道:“你别急,我来找人说这事。”说着走到一边,从公文包里找出通讯录,从里面翻出市北区委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区公安分局局长谭阳的联系方式,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等他接听后,三言两语将情况说明。

        谭阳一听,这次采访是市里批准了的,而且由李睿这个市委一秘亲自陪同,哪敢怠慢,忙道:“好的好的,李处您稍等,我马上就下去接您们上来。”

        李睿道:“不用麻烦了,大家直接上去找您就是了,您让门口保安给予放行即可。”

        谭阳说了声好,就把电话挂了。

        李睿回到马若曦身边,道:“大家直接上去找局长。”马若曦欣喜的看他一眼,道:“你陪着大家采访还真好。”

        经历过之前坠坑的事件后,两人再无隔阂,俨然已经成了至交好友,马若曦对李睿的态度也是越来越亲密,甚至透着点亲热的味道在里面。

        三人迈步要往里进,却还是被那两个保安拦住了。

        李睿想了想,安慰马若曦道;“可能局长还没叫人通知他们,没关系,再等一会儿。”

        他话说完没多久,从院里办公楼急匆匆走出几个人来,为首一个四五十岁的男警,戴着眼镜,长得文质彬彬的,肩头警衔是两杠SAMSUNG,老远就冲李睿招手:“李处,没等急吧,我来晚了,真是不好意思。”说着话,已经快走过来。

        李睿先是一怔,随后暗笑起来,这个谭阳,还真会来事儿啊,还真亲自下来接自己来了,不得不说他很会见人下菜碟啊,笑着迎上前,伸双手过去,道:“是谭局长吗?您好您好,还麻烦您亲自下来一趟,该抱歉的是我啊……”

        两人握手客套,有说有笑,很快就亲密的像是老朋友了。

        李睿把马若曦与张勇叫到身前,为谭阳一一先容。谭阳也没废话,侧身请三人进楼。

        赶到谭阳的局长办公室后,谭阳吩咐下属沏茶上来,随后走到李睿身边,笑着说:“李处,咱们借一步说话……”

        李睿点点头,跟他走到门外。

        谭阳反手把门关死,脸上笑容收敛,换上发愁的表情,道:“李处,虽说市里已经同意这两位记者采访了,但是事关大家公安系统,我自己不能做主,还要联系市局政治处,看市局同意不同意大家分局接受采访,您看……”

        李睿点点头,说道:“您说的我可以理解,不过您还是别联系市局政治处了,要不然,市局政治处负责人也不敢做主,还要联系分管局领导,分管局领导也怕担责,还要联系局长,所以啊,咱们干脆直接联系局长吧。我给周局长打电话,接通了你跟他说。”说着掏出手机,信手给周元松打去电话。

        谭阳又惊又羡的看着他,心说还得说是市委一秘啊,就是牛逼、大人物、了不起,说给市局老大打电话马上就打,一点顾忌都没有,哪像自己啊,轻易根本不能联系他,一旦联系他了,没要紧事还不行,唉,亏自己还是个副处级干部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李睿很快拨通电话,跟周元松说了几句后,把手机转交给谭阳。谭阳走到旁边接听,嘴里很快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电话打完,谭阳回来把手机还给他,陪笑道:“周局长同意我接受采访,不过李处你最好跟我透个底,他们都要采访什么,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李睿便将马若曦的想法讲了,谭阳听后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一阵,勉强点点头,道:“好,好吧。”

        二人回到屋里,李睿给马若曦一个眼色,示意她可以开始采访了。马若曦也没耽搁,跟谭阳确认后,即刻开始。

        采访进行的很顺利也很快,谭阳对于马若曦提出的两个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回答过程中痛快利落的坦诚了自己作为局长、没有坚持原则、唯上级领导之命是从的错误做法,也表示基层干警在实行任务过程中确实存在诸多问题的现实情况,并表示一定会展开自我批评与做出整改,请马若曦代为监督云云。

        采访结束后,马若曦非常满意,与谭阳握手表示感谢。

        三人离开分局时,谭阳再次亲自送三人下去,分别前握着李睿的手不放,笑道:“李处,我听说你就是咱们市北区人,今天咱们这就算是认识了,以后你要是需要来局里办事或者用得到我了,尽管跟我打招呼。我手机号你也有,以后咱们有机会坐一坐,好好交交。”

        李睿自然更会做人,笑道:“谭局长,您今天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非常感激,改天有时间,我一定请您吃饭,到时您可千万赏脸。”

        谭阳脸色微变,嗔怪道:“哎,这是什么话,这是我应该做的,是分内之事,你千万不要跟我客气,呵呵,好,大家改天聚聚……”

        两人说的自然都是场面话,当不得真的。当然,谭阳是真心想跟李睿结交一下,不过李睿的话就是客套之语了,不能当真,谁要是当真,就会大失所望,还会骂他是个大骗子。

        李睿走到门口时,见马若曦正在跟张勇商量:“我还想再去区政府采访一下。”

        张勇苦着脸道:“美女,你是真不累啊,我可是早就累坏了。要我说,咱直接打道回府吧,别再采访了,也没什么可采访的了。再说,还有一个钟头火车就到点儿了,要是耽误了,咱们票退不了倒是小事,就怕今晚赶不回去了。”

        马若曦脸色慎重的说道:“东水村事件的起因,就在于市北区政府所作出的错误决定,大家有必要去采访下相关领导干部,了解他们当时的想法,也为其他地方的领导干部敲响警钟,进而推动法治进程。你要是觉得累,要不这样吧,你先去市火车站等我,我自己和李处长去区政府采访。”

        张勇听她当着李睿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讪讪的道:“我也没多累,就是……”

        马若曦截口道:“我知道你应该不会比我更累,但是你中午吃坏了肚子,可能比我更虚弱,所以你就去火车站候车厅等我吧,我采访完了就赶过去。”

        张勇看看腕表,道:“这都四点半了,咱们火车是五点三十五的,五点左右就能检票,留给你只有半个多钟头啦,你确认你要去?”

        马若曦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车票你带上,我尽量赶,实在赶不过去,你就先回京,去医院检查下身体,我大不了明早清儿再回,不用担心我。”

        张勇犹豫一阵,勉强答应下来。于是三人在门口分道扬镳,张勇一个人打车去市火车站,李睿陪马若曦打车去市北区政府采访。

        坐在出租车里,马若曦对身边的李睿一笑,道:“我欠你一顿饭,晚上我要是赶不回去,就请你吃饭。”李睿笑道:“我能理解成,你是为了请我吃饭而打算留下来了吗?”马若曦呵呵笑起来,对他挤挤眼,道:“这话可不要让张勇听到。”

        她这话像是在开玩笑,但李睿又感觉,她是真有点故意留下来的意思,可能她要感谢自己陪她采访一天的苦劳,也可能是要感谢自己救她出坑,不管怎么说吧,她不可能一点故意留下来的心思没有,要不然她也不会先对张勇做了心理暗示,暗示她今晚可能不回京。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shu/1534/9584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