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汉血丹心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生死存亡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生死存亡

        长安城,九门关闭,杀声四起。



        当平静与安宁在这个秋天被打破,鲜血溅落在满地枯叶上的时候,繁华的大汉帝都陷入了无尽恐慌中。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这两日的风云突变,虽是秋日,却似滚滚雷声震响在头顶,让人几乎怀疑所知所闻都不是真实。



        日子过得好好的,却忽然传来消息,皇帝死了。本来这也没什么,老皇帝死了,新皇帝继位,一朝天子换一代新臣,和平民百姓却没有太大的关系。然而,却忽然又说,天子遗诏要换继承人!在长安民众眼中印象极好的那位太子殿下,白白等了这些年,忽然就失去了继承皇位的资格。即将到来的新皇帝,是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认识的皇帝幼子琅琊王。这就让人有些惊诧万分了。



        不过,还没等弄明白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呢,更大的震惊随后而来。太子起兵造反,即将祸乱长安城!



        本来人心惶惶的,街上就没有什么人,这下子更好。整个长安似乎成了一座空城,家家户户都把门关的死死的,心惊肉跳的竖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更不知道会不会大祸临头。



        虽然不敢出去打探真实情况到底怎么样。但只听着那些骑兵踏响长街,人喊马嘶刀枪碰撞,就足已经可以想象激战的惨烈。而随处可以听闻的“太子造反”声音,更是令人难辨真假,不知所措。大乱起时,许多人也唯有暗自祈祷,不要连累到己身罢了。



        街巷深处的长乐候府,在这纷乱的时刻,也和许多府邸一样,府门关的紧紧的。管家元一动员了所有的力量,布置在四周高处,紧张关注着时远时近的喊杀声传来的方向。这位已经许多年没有亲自抡刀拼杀的前长乐宫侍卫,这时候双刀在手,疾风吹乱苍髯,却眼睛不眨,一刻也不敢放松。



        “崔兄弟,真的不用去帮助太子吗?”



        元一眼角有些赤红,自从听闻侯爷的不好消息后,这些日子心头的悲伤一直没有消散。府中事,本来就小心谨慎,如履薄冰。却未曾想,太子又出事了。他很想派人出去帮忙,但崔弘始终没有同意。此刻,他抬头看着负剑站立在楼顶的男子,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从城内喊杀声起,崔弘就一直站在那里,已经很久很久。他的脸色坚毅,身形如同山岳凝重。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翻腾热血已经快要压抑不住。不过,再次深吸一口气之后,他还是摇了摇头。



        “侯府和少夫人安全最重要!”



        言简意赅,只此一句,却重若千钧。身为追随元召最久的人,崔弘深深的知道太子与侯府的密切关系。更知道他们这些人的命运必然会受到太子的牵连。如果放在别的时候,他当然会义不容辞拔剑相助。但在此时此地,他却不能离开侯府范围半步。



        元一叹了口气。守在大门口,重新握紧了手中刀。在他周围,侯府护卫们手中的弩箭闪烁寒芒。到了这样的危急时刻,什么都不必再顾忌。胆敢有趁机来犯者,就算舍弃性命,也当必杀之!



        护卫们和侯府上上下下所有人组成的防线很牢固。他们不仅能抵御危险,更能遮挡外面世界的风雨。不管长安城内发生了什么,都破坏不了侯府后面那处院落的安宁。就算是天塌下来,这些铮铮铁骨的汉子,也会用自己的后背撑住……骨断筋折,虽死不惜!



        能让他们这些人不畏生死而去舍命保护的原因,无关乎富贵荣华,更无关乎任何别的企图。这只是一场关乎道义的回报,他们甘愿牺牲性命,只是为了不让怀着小主人的两位少夫人受丝毫惊扰,仅仅如此而已。



        而让崔弘和元一等人感到欣慰的是,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侯府中的每一个人都表现出了空前的团结和担当。不仅是负责安全的护卫们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日夜守护,就连府中的下人和杂役,也都各司其职,从来没有一个人乱了手脚。



        替元召管理这座侯府这么多年的管家元一,有时候会觉得很奇怪。侯爷已经离开了这么久,可是却好像从来都在一般。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侯府中的一切,仿佛都沾染了他身上的某种气息,只要身在这座府邸中,便会与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同。



        一阵扑鼻的香气从空气中传来,众人不用去看,也都知道这是来自侯府小厨房的方向,那是专供后院饮食的地方。听说最近少夫人食欲大增,还是多亏了厨师的功劳呢。只闻到这样的香味,就可以知道饭菜的味道一定十分好吃。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中午时分。在吩咐一部分护卫下去吃饭休息后,元一为了缓解紧张气氛,略带感慨地说了一句。



        “小厨房的厨师最近越来越用心了,每天供应的都是两位少夫人最喜欢的饭菜,也不知道是怎么猜到夫人们饮食习惯的……等过去这一阵子后,如果安定下来,一定要好好的加以奖赏才是。”



        旁边的几个元家护卫也是连连点头。他们又使劲地提了提鼻子,带着赞赏的语气附和道:“这般香的饭菜,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出来的。老大,想当年大家在长乐宫当差的时候,恐怕就连太后老人家的御厨也没有这样的水平吧?真是奇怪啊,厨师还是那个厨师,他的手艺怎么就突然这么利害了呢!”



        “这还用问吗?用心而已。侯爷不在,大家都还能这么尽力,真是难得。”



        元一随口说着,却想到昨日无意中听人说起过的一件小事,后厨中最近添了一个小厮,十分勤快。莫非那厨师手艺水平的提高与此有关?只是现在他却没有时间亲自去看一看,想过之后,就暂时忘却了。



        崔弘却没有心思注意到这些琐事。他已经连续多天日夜不敢懈怠的巡守。每当想起侯府即将面临的危险局面,就算是再美味的饭菜,恐怕他都无法下咽。站在高高的楼顶,听到厮杀声又渐渐远去,应该是往城西方向。这半天的时间,却不知道太子殿下兵马伤亡如何?如果他们冲不出长安城去,到底会有什么结局呢……恨只恨自己没有分身术,无阙重剑也只能护得这脚下的安全。



        而在这所有人的万般焦虑中,后院香亭小榭却秋色正好,身子已经很不方便的苏灵芝,心满意足的喝光了小碗儿中最后一口莲藕汤,十分惬意地看着对面的素汐公主,笑着揶揄她胃口远不及自己好。



        “姐姐休要取笑了!大家早都说过,你那一定是个小公子,所以才这般能吃的嘛……嘻嘻!”



        素汐看着满桌子饭菜,浅笑嫣然回应了一句。实在是没有办法,虽然也想多吃点,但她已经饱得再也吃不下了。她们情同姐妹,彼此之间开玩笑,并没有任何的忌讳。而坐在旁边的云汐公主,则万般不舍的又狼吞虎咽大吃了几口,直到噎的打饱嗝,才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食物,看着几个侍女收拾下去。



        “唉!灵芝姐啊,自从我跟着阿姐来到这边,可又胖了好多呢!再这么下去可如何得了……都怪你们家的这些厨子!哼!谁让他们做的东西这么好吃的呢。”



        苏灵芝看着这位娇俏可人又有些刁蛮的小公主,满脸的无可奈何。而素汐则伸手在妹妹的额头弹了一下,嗔怪道。



        “你这个贪吃鬼,自己不加节制的大吃大喝,又怨的了谁呢?”



        小公主跳将起来,大声叫着姐姐又欺负人。不过,她虽然喜欢玩闹,却很知道分寸,十分注意不敢因为自己的胡闹而让两个姐姐有任何闪失,只是变着法儿的讨她们开心罢了。



        



        欢快的笑声回荡在楼台亭阁间,侍女们悄悄压下心头的不安,暗中祈祷希翼这样的欢乐能够长久存在。而在后院花树掩映的门外,一直十分守规矩的厨房那小厮儿,在安静的等待着侍女们把餐具送出来后,再收走。这短暂的空隙里,却没有人注意到,听到传出的笑声,他那一张看上去有些木然的陌生脸庞,忽然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那双眼睛里,在此刻竟然满是柔情……。



        崔弘的判断没有错。在经过几次遭遇和厮杀之后,保护太子的亲军始终没有能够突出城门去。每一处城门,都有重兵把守,在严阵以待的等候着他们。眼见伤亡逐渐增多,司马相如再一次集合起全部力量,直奔西城永宁门而来。这是他们最后的希翼所在。



        满城的骑兵紧追不舍,代表朝廷的尚书令大人已经传下命令,如果抓获太子者,会禀明新君,以重金赏赐,并侯爵之位相酬。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许多想要立功受赏者,眼睛都要红了。到处都是捉拿太子的喊杀声。



        太子六卫亲军伤亡很大,到现在为止,也不过仅仅还有百余人跟随。司马相如殿后,而朴永烈一马当先开路,玄刀飞舞,白衣已经染成了血色。



        前方永宁门在望,数千精锐之师截住去路,后面几万追兵马上就到。前后受困,他们到了最危急的时候。



  /shu/25896/244453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