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名侦探 > 第220章 作妖

第220章 作妖

        却这日蒙蒙亮的时候,平儿就又被一阵琐碎的的动静搅了清梦。(百度搜索886868九五之尊vi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微微支起身子,那怀春猫儿也似的低吟,以及床铺咯咯吱吱的荡漾声,便满满的惯了两耳朵。

        又作妖!

        平儿暗自在心里啐了一口,情知这动静肯定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忙悄默声的穿好衣裳,又兑好了热水、毛巾预备着。

        果不其然,她这里还没收拾停当,就听里面王熙凤扬声吩咐道:“平儿、平儿!快去打些水来!”

        “来了!”

        平儿答应一声,忙端着铜盆与毛巾上前,用臀儿顶开了里间的房门。

        一进门,就见王熙凤正支着膀子,把那帷帐往金钩上挂,雪缎儿似的娇躯上,只掩着件藕色的蜀绣肚兜,这双肩展开之际,那上面两只鸳鸯便胀的肚皮滚圆,似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要破腹而出一般。

        “呀~奶奶心冻着!”

        平儿忙上前接替了她,一边把那帷帐挂在金钩上,一边忙劝道:“奶奶要么先躺下,要么就赶紧把衣服穿上,这大冷的……”

        “怕什么?”

        王熙凤却并不领情,带着些怨气道:“就是要这般,才好灭一灭心头的火气!”

        甭问,方才指定又是被贾琏晾在了‘半截’。

        不过这也是她自找的。

        打从年后两人正式和好以来,王熙凤也不知从哪儿学来的‘偏方’,每日不亮就使娇撒媚的压榨贾琏一番,好保证他没有余力去偷腥。

        可贾琏这身子骨又不是铁打的,起初几日贪个新鲜快活,还能勉力与她酣战,此后却是每况愈下,到得如今只能是虚应差事罢了。

        眼下听王熙凤语带抱怨,那贾琏却是咸鱼也似的,躺在那里半点言语都没有,反把身上的被子又用力裹了裹。

        “哼~”

        王熙凤不满的冷哼了一声,在平儿的服侍下简单收拾好残局,又梳洗打扮了一番,正询问今儿厨房都做了些什么吃的,就听外面有人压着嗓子问:“平儿姐、平儿姐,奶奶和二爷可起了?”

        “我已经起了,有什么事就进来。”

        王熙凤应了一声,便有丫鬟进来禀报道:“奶奶,顺府的孙治中到了,要跟咱们府上商量二姑娘的婚期——老爷昨晚上就没在家里过夜,故而太太就想请二爷过去作陪,她与那孙大人话时,也好方便些。”

        “孙家二郎来了?!”

        贾琏闻言,立即从床上猛地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扯过衣服,急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赶紧过来伺候着啊!”

        平儿和那丫鬟就待上前,谁知却被王熙凤拦了下来,又吩咐道:“平儿,你去太太那里回话,就咱们二爷感了风寒,实在不方便过去见客。”

        平儿心下虽然不明白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乖巧的领着丫鬟退了出去。

        可贾琏却不干了,瞪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太太请我……”

        “难道请你,你就必须得去?”

        王熙凤嗤笑一声,走过去在贾琏额头不轻不重的戳了一指头,道:“也不想想,‘请期’这么大的事儿,孙家能不提前派人过来一声?老爷分明是故意躲起来不见,好让太太施展些手段——你去了夹在中间,却不嫌尴尬的慌么?”

        贾琏不解:“什么手段?”

        “自然是卖女儿的好手段喽!”

        果然是卖女儿的好手段!

        就如同王熙凤预料的一样,此时荣国府的东客厅里,气氛当真是尴尬的紧。

        孙绍宗刚听贾赦不在家时,心下还悄悄松了一口气,觉得少了这老禽兽在场,谈起正事儿反倒方便些。

        谁知这位邢夫人竟也是个‘有意思’的,分宾主落座之后,那话里话外的,竟也是将这桩婚事当成了买卖,希图再从孙家捞些好处回来。

        举止言谈间的市侩、俚俗,竟比那门户里没见过世面的妇人,还要不如几分。

        摊上这么一对儿父母,再加上贾琏那样的兄长,也难怪贾迎春会养出如今的性子。

        要这女人胡搅蛮缠的手段,一般的公子哥儿怕还真招架不住,可孙绍宗是什么人?

        便是遇上贾雨村那样的老狐狸,尚且能有来有往,应付起一个只会仗势撒泼的妇人,又算的什么难事?

        无论刑氏如何旁敲侧击,他只做出一副懵懂状,不是往便宜大哥身上推,就是借忠顺王的名头压人,弄得那刑氏恼也不是怒也不成。

        最后只得咬牙收下了‘婚期’的帖子,又推自己做不了主,要等贾赦回来再给孙家消息。

        浪费唇舌!

        从那荣国府的东客厅里出来,孙绍宗做出以上四字的总结之后,却不急着回去复命,而是自马车上取了礼盒,朝着西厢贾母处行去。

        再有十余日,就是林黛玉十三岁的生日了,届时阮蓉却还没出月子,故而只能央孙绍宗,提前将寿礼捎了过来。

        孙绍宗本准备去西侧的二门夹道处,寻个婆子、丫鬟把东西送进去了事。

        谁知刚到了那二门夹道处,右侧的月亮门后,忽然闪出个娇俏可人的身影,却不是平儿又能是谁?

        孙绍宗心下一喜,见前后左右都没旁人在,便待上前与其搭话,谁知平儿使了个眼色,却垂手退到了一旁。

        孙绍宗见状,便猜到后面肯定还有旁人,忙换了一副脸色,准备与王熙凤或者贾琏会面——谁知紧跟着平儿,从那月亮门里出来的,却是个的身影。

        “咦?”

        那的人儿瞧见孙绍宗,也是惊讶不已:“教习师父,您怎得在此?”

        却原来这来的不是旁人,竟是李纨的独生子贾兰——从某种意义上来,这也算是孙绍宗的‘便宜儿子’了。

        不过他怎么会和平儿撞到了一处?

        “咳。”

        孙绍宗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道:“我来你们府上,自然是有正事要办——你却又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候不在学堂里读书,怎得四下里乱窜?”

        “回教习师父的话。”

        贾兰一本正经的拱手道:“老祖宗方才传下话来,是宫里娘娘赐下些灯谜,让大家伙儿过去猜上一猜。”

        平儿在一旁笑着补充道:“那素云方才光顾着哥儿,自己却不心崴了脚,正巧被我撞上,便替她送哥儿一程。”

        原来如此。

        这素云也着实是个毛躁的,那日还没等准备妥帖,便挣命似的逢迎,后面又疼的直喊娘……

        呸呸呸~

        孩子面前,怎好想这等事儿!

        把那龌龊心思压下去,孙绍宗便又正色道:“正好我也要去那院里,姑娘干脆把哥儿交给我得了。”

        “那感情好。”

        平儿脆声的应了,又垂首道:“奴婢今儿得空,正要去那园子里寻个‘僻静处’好好歇一歇呢。”

        ‘僻静处’三字,却是着重点出。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www.xiaoshuozu.com  手机登陆m.xiaoshuozu.com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27377/162406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