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伊塔之柱 > 第七十五章 劫持

第七十五章 劫持

        方鸻见奎苏女士急匆匆向外走的样子,问道:“奎苏女士,出了什么事吗?”

        “让你担心了,小船长先生,”奎苏女士微微一笑,摇摇头:“只是冬猎季将至,我打算给工人们放一天假,让大家放松放松。对了,今晚有庆典活动,听说还有烟火表演,船长大人不一起来?”

        虽然历经了丧子之痛,但时间足以抚平一切伤口,或至少将伤痛深埋于内心之中,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导者,这位女士至少表面上已不再表现出一丝犹豫,只以平淡来应对伤悲。

        是长年的风雪凝在她眉宇之间形成的坚毅,对于一切皆可以淡然直面,这正是北境的女人,是严苛的冰霜塑造了她们的性格,正犹如女士粗粝的手上厚厚的老茧。

        那是一只握伐木斧的手。

        她早年间,也只是一个伐木工人而已。

        方鸻听工人们说起过这位女士的经历,也不由有些钦佩,对方喜欢戏称他小船长先生,他也只是一笑而已,然后才流露出一丝好奇——都伦行猎季之前还有庆典?

        至于烟火表演,那更是遥远的记忆了。

        地球上,他的故乡来自于一个古老的文明国度,农历新年之后,过去往往也会有烟火庆典,但那已是老一辈记忆之中的事情了。早在一个世纪之前,烟火表演便已退出了历史——

        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更新潮的东西,投影仪或者无人机什么的,年轻人们热衷于追逐时代,但在这个过程之中难免会遗失一些更陈旧或者谓之‘传统’的东西。

        只是每当新年钟声响起之际,血脉之中庄严的仪式感又会重新复苏,并代代相传下去。

        那是根植于内心深处的古老记忆。

        因此方鸻也对当地的庆典十分感兴趣,问了一句:“休眠日之后的庆典是为了庆祝考林—伊休里安的新年么?”

        “差不多吧,”奎苏女士点点头:“我听说你们那儿也会庆祝新年,不过烟火表演应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吧,所以小船长先生没见过烟火表演?”

        方鸻老实点头,他还真没见过烟火表演,心中有些期待。

        虽然南境的乱局才刚刚开始,新年翻开的一页未必是崭新,暴风雪也还会持续一个月之久,但人们总需要一些安抚自己的理由。

        “那记得要来。”

        “就在这个广场上,八九点钟的样子。”

        奎苏女士一边说,一边笑着看了看他和身边的希尔薇德,像是看着一对小情侣。她是过来人,即便透过面纱,也能看出两人神态与举止些许的不同。

        她促狭的笑,令两人皆有些不好意思,各自低了低头。

        奎苏女士离开之后,方鸻与希尔薇德才互相看了看,两人之间弥漫着一种无言的微妙,过了一会,他才讷讷地问了一句:“希、希尔薇德小姐,要、要不大家也出去走走……?”

        希尔薇德眸子里带着浅浅的笑意,只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之前问过奎苏女士,得知洛羽一箱子一行人也出去逛去了,至于灰岩先生那边,除了巴金斯之外,其他人也进了城。而老水手似乎习惯于一个人,自愿留下来看照平台。

        不过此刻大伙儿还未会和,旅店中实际空无一人。

        两人让侍者帮忙将几箱子书送回房间中,然后提前通知了旅店的主人,他们可能会在明天清晨来交还钥匙,并在那时候离开都伦,麻烦对方通知一下菲奥丝小姐。

        并代他们向对方表示感谢之意。

        都伦饰以凤凰家徽的人,自然看不上他们那点住宿费用,不过在艾缇拉小姐的提醒之下,他还是留下了一些冒险团自己制作的土产,森林精灵的果干与蜂蜜酒什么的,只以聊表心意。

        冬季的都伦带着一种寂静的气质。

        街上覆盖着雪景,树梢挂着冰棱,远远的圣殿的拱顶,尖耸入云,并默然注视着这座古老的城池,魔导区新竖立起的一座座塔楼,巨大齿轮与锤摆,犹如铁砧之下飞溅的火星,才让这冬日之境有了一丝生气。

        行人皆是盛装,绅士们穿着黑色的风衣,女人们浓妆艳抹,作贵妇人的打扮,在几条豪奢贵气的主要街道上,鲜艳的布帷从两侧大厦上垂下。

        才三四层楼高,但已有了步入工业文明的迹象。

        晚上的庆典将至,街面上才多了一些人气,一张张长桌为工人搬出来,并在一起,拉上条幅,形成一个小小的场地——冬猎之日比赛的传统,从古老的骑士时代一直延续至今,是艾塔黎亚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之一。

        只是今天,这些比赛林林总总,已经多了很多门类。

        长桌上堆着奖励品,一些储藏的瓜果,上面覆了一层雪,北境的庆典,似乎皆是如此晶莹雪白。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啤酒桶,一层又一层,堆在一起形成一座小山。

        还未至庆典开启,人们已经开怀畅饮,连日来的沉闷气息,似乎也一扫而空。

        那些大声吹嘘的,多半是选召者之中的探险家,冒险者装束各异,来自于许多不同的地区,矮人、精灵过去很少在这一地区出现,但选召者带来了不一样的改变。

        甚至有高大的半巨人裔,两米多高的身形鹤立鸡群,沉默寡言地拿着一只头盔,在与铺子上的铁匠讨论。

        还有周边地区涌进来的农夫与农妇,皆换上了新的、厚厚的裙子,带上了花哨的帽子,多了一些节日的气氛。原住民聚在一起彼此交谈,声音嘤嘤嗡嗡,只有偶尔会有城卫军尖利的哨音,如同利剑一般劈开人群。

        这时人们才纷纷让开出一条路来。

        方鸻与希尔薇德回过头去,看着这一幕,之前两人之间安静地行走着,彼此皆未交谈,但仿佛能感受到对方的心意一般。塔塔小姐坐在自己骑士的肩上,捧着一粒糖果——之前方鸻送给她的。

        一支骑兵出现在街道上,穿行在人群之间。

        “你看他们肩上的羽毛。”希尔薇德忽然小声对他说道。

        “那是什么?”方鸻问。

        “凤凰家的亲卫,那是火羽鸟的羽毛。”

        羽毛长而鲜艳,着色火红,犹如一束绽开的火花。

        火羽鸟是凤凰之裔,但莫德凯撒家族当然不可能真用凤凰之羽作为装饰——虽然艾塔黎亚真有凤凰。

        “这队伍中有凤凰家的人吗?”方鸻问道。

        他想起的是那个叫做埃南的凤凰家族的继承人,菲奥丝的主人。

        但大约是他唯一听说过的凤凰家族的成员,他对对方有些兴趣,只是凤凰家族的人岂是他这样身份的选召者,可以见得到的。留在都伦的这些日子,他甚至连那个名叫菲奥丝的女仆小姐也没见过第二次。

        希尔薇德点点头。

        然后是一辆马车经过人群,长街之上像是沉寂下来,鸦雀无声。

        方鸻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内城门上的凤凰纹徽,这才感到这一地一族的威严与身份,其间只有几个选召者聒噪了几声,但被卫兵抓起来了。

        好在他们身份特殊,卫兵抓人之后也没为难,等马车过后便放这些人离开。

        选召者也不敢太过造次,毕竟还有《星门宣言》与超竞技联盟约束,所以他们与原住民之间,几十年来一直维持着这样半离半即的关系。

        “过去的是谁?”

        希尔薇德忍不住扑哧一笑。

        方鸻看得呆了呆,然后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个笨蛋问题,希尔薇德又怎么会知道呢?

        城卫军过后,一切又恢复如初,不过方鸻看到那几个被抓起来的选召者,被释放之后,鬼鬼祟祟地进了附近一条小巷。

        他好奇地多看了一眼,便为对方注意到,便瞪了一眼,对他比了一个手势,让他少管闲事。方鸻楞了一下,心想这些人还真是嚣张,这才被治了没多久,又拽了起来。

        不过他也是不怕事的性子,岂会被对方吓到?他举起右手,大拇指向下,对对方比划了一下。

        结果这下倒好,对方居然一下子从那小巷之中涌出十多个人,气势汹汹想要来找他麻烦。方鸻见状吓了一跳,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也不蠢。

        这些人不知等级,也未必是他对手,但在城里面大打出手,多半要到城卫军的牢房里面去喝茶。他自知不划算,赶忙拉起希尔薇德的手便跑,逃入另一条街道之中。

        “船长大人,你又惹事了。”希尔薇德一边跑一边有些好笑:“艾缇拉小姐知道了多半会生气的。”

        “你看到了,”方鸻大叫冤枉:“是他们先惹我的。”

        “艾缇拉小姐可不管这个。”

        “那你不会告诉她吧?”

        狐狸小姐笑嘻嘻地:“很抱歉,会。”

        方鸻听了脸一黑。

        而不远处,二楼一扇窗户之后,一双异色的眸子正透过挂了一层霜的玻璃看着这一幕。

        “小孩子……”奥丁看了一阵,摇了摇头,才回过头去。他面前坐着一长一小两个骑士,年迈的骑士穿着一身礼服,佩着骑士剑,已有四十岁有余,神色之间有些虚浮,像是重伤未愈。

        年轻的一个和他差不多大,脸颊上有一条延伸至下巴的伤口,并不深,浅浅的,才结了痂,想必之后不会留下什么伤疤,这大约算是比较幸运的地方。

        他并未坐在主位上。

        主位上是一个更加严肃的男人,两鬓斑白,穿着一件绸缎长袍,执政官的手杖放在一边,其带着典型的峡湾之民的特征,严峻而冷淡,犹如一座沉默寡言的峭壁——那些长年矗立于峡湾之中的,凛风之中的,斧凿刀削一般的岩壁。

        奥丁打了一个呵欠。

        屋内有些安静,壁炉内木炭剥剥燃烧着。

        那个年长的骑士声音沙哑,像是一把锉刀在砂纸上摩擦:“我确定看到的是那个男人,”他声音缓慢地说道,但十分有力而坚定:“他叫巴金斯,我在长歌之峡湾见过他一面,当时他还是马魏的手下,是个死忠派——”

        “你确定没看错?”

        年长的骑士点了点头。

        男人这才回过头来,看了奥丁一眼,后者赶忙正襟危坐——不过都伦的执政官摇了摇头:“不必如此,奥丁先生,你们圣选者与大家自然不同……”

        奥丁不失尴尬地一笑:“抱歉,习惯了,执政官先生。”

        执政官点点头:“超竞技联盟让你们来帮忙,宰相大人是非常感谢的,大家会记住你们在这个世界给予陛下的帮助,总有一天你们会得到相应的回报的。”

        “ragnarok非常感谢。”

        男人颔首,直切正题:“那么对于那场战斗,阁下有什么看法?”

        “对方不弱,”奥丁想了一下,回答道:“我是说在这个等级,对方的实力相当强。并且,大家的人在那个冒险团中看到了银色维斯兰的人……”

        “银色维斯兰的人?”执政官想了一下,才记起这些圣选者的公会的名字:“他们不也要受你们的超竞技联盟约束么?”

        “一方面来说是,不过最近他们与星门港方面走得比较近。”

        “什么意思?”

        “很难说明,”奥丁耸了耸肩,他只是来完成任务,可没这个义务与对方讨论一下国内赛区的态势,“不过银色维斯兰应当不会公然与超竞技联盟对立——”

        “好吧,总而言之大家还是先找出对方来,”执政官答道:“巴金斯是国王陛下要找的人,至于对方,就由你们去交涉了。”

        但话中并未有多少讨价还价的意思——

        奥丁也明白,艾塔黎亚终究是原住民的艾塔黎亚,这便是考林—伊休里安贵族们的行事风格,能与他们讨论,已经是把他们视作平起平坐的地位了。

        他点了点头。

        然后再看了窗外追逐的双方一眼。

        他想了一下,才一边悄悄向一个id发过去一个信息:

        “你们暗影王座最近在搞什么?”

        ……

        “对方好像是暗影王座的人。”

        逃了好一会,方鸻才回头看了看,似乎也意识到了那些人的身份。

        他跑得飞快,并且有发条妖精帮忙,在人群之中永远不会被堵上,对方追了一阵,怎么也追不上,最后无奈停下,冲他叫骂了一阵,才退了回去。

        “是他们。”希尔薇德显然早认出对方来。

        “他们又在干什么?”

        因为龙火公会的事情,再加上那个莫名其妙找他们麻烦的炼金术士,方鸻对这些人的观感,显然好不到哪里去。

        希尔薇德只摇了摇头。

        方鸻这才看到,对方退回去,似乎不仅仅是因为追不上他,而是因为一辆马车正从长街另一面行驶过来,那些人退回去之后,便左右护住了马车。

        那马车灰扑扑的,上面的家徽也拆了,车门打开之后,从上面跳下来两个人,然后又从车厢之中拽出一人,那人挣扎了一下,但力有不及,但还是下了车。

        这大约又是什么任务。

        若是平时,这些公会集体实行什么任务再平常不过,方鸻也不会多看一眼,只是想到天蓝与帕克在马松克溪驻地遇上的事情,他才多看了一眼。

        但这一眼之下,他便微微一怔,被拽下车的看身形明显是一个女人,总让他有些熟悉。

        不过正是这时,又有几个人注意到他与希尔薇德,转身向这边走了过来,他见状这才拉着希尔薇德向街角一退。

        “你看清楚了吗?”他问舰务官小姐道:“刚才的那一幕,那个人是谁你认出来了么?”

        希尔薇德低头想了一下,忽然之间抬起头来,浅海一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好像是菲奥丝。”

        方鸻楞了一下,随即也反应过来,难怪他会有一种眼熟感觉——对方的背影,与当时女仆小姐离开旅店时,几乎一模一样。这些人劫持菲奥丝干什么?

        若是其他人,也便罢了,但暗影王座在马松克溪驻地透漏出的那个计划,一直让他耿耿于怀。何况菲奥丝小姐,对于他们来说也不算是什么陌生人。

        对方不久之前还帮过他们一次。

        方鸻心念一动,当机立断对希尔薇德说道:“挡着我一下。”

        贵族千金心领神会,装作不在意站在方鸻前面,方鸻借她掩护,将右手一举。本就在天空中的发条妖精微微一停,然后猛然向一个方向飞去。

        暗影王座的人正挟持着从马车上下来的少女,并向之前那小巷之中走去,方鸻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并立即指挥发条妖精划过小巷上空,只狭长的天空上留下一道难以察觉的淡金色轨迹。

        他让镜头向下方俯瞰,并开启了窄视场模式,透过放大的倍数,看得真切。

        那裹着斗篷与风帽的少女,不正是菲奥丝是谁?

        “找到了吗?”希尔薇德问道。

        方鸻点了点头。

        他‘咔’一声握了一下手套。

        发条妖精立即在他命令之下向上攀升。

        金色的构装体切换到宽视场模式,并立即在鸟瞰之中计算四周的地形——方鸻拉下风镜回过头,只用了片刻,便在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路网之中,找出一条通路来。

        对方的目的地,似乎是一条街之后的的一座关门的旅店。

        方鸻放大视野,才看清了那旅店招牌之上的文字:

        ‘米兰达的小憩之所’

        ……

  /shu/35711/238595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