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释灵逸志 > 第十五章 不容易的事

第十五章 不容易的事

        从此刻之后,山人茽和两人的关系就近了很多,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理论上来说她们之间并不是这样的。

        呙沐和呙锦两人救了山人茽,对呙沐来说这并没有什么,不管什么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她们都会这样做的。

        对山人茽来说却有些不一样,呙沐两人给了他重生的机会,后来山人茽也说过这件事情,如果没有呙锦和呙沐的话,他未必会真的死,不过就是壮士割腕的壮举。

        最开始的时候山人茽就有这样的打算,山人茽无法承受那种想象中的痛苦,就这样拖着,一直就拖到了呙锦她们出现的时候。

        对呙锦她们,自然是有感恩之心的,感恩的方式有很多,山人茽这样做无疑是很灵论的,毕竟在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一种关系像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特殊。

        这样的感觉无法用语言去形容的,山人茽就这样做,至于为什么他并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呙沐和呙锦也没有明显的反对,至少没有说出不同意那样的话。

        怎么说呢?在外人看来做这样的事情无疑是很儿戏的,也确实是这样,没有什么一定要做的理由,也没有什么做不了的话就一定不会怎么样的后果,她们就这样做了。

        按照一般情况下不付出相应的代价就一定是得不到相应的后果的,这句话对她们来说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是不会存在很长时间的。

        这是一个还没有发生的结果,怎么样她们都不清楚,如果不知道以后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山人茽对于呙锦和呙沐的身份还是好好奇的,而且还越来越严重。

        山人茽一直在问这样的事情真的存在吗,呙锦有些不耐烦,问山人茽,她和呙锦的身份就是山人茽自己发现的,既然这样的话还有什么可怀疑的,要是怀疑的话,为什么又要发现呢,这是很不合理的。

        山人茽说明说这才是最合理的,先前他的那种想法更多的是假设,假设这东西是可以很夸张的,而且假设是由一个结果去推一个原因。

        这条线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假设到底不是事实,当假设成为事实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很多问题也就出生了。

        看着的山人茽说的有模有样的,呙锦忍不住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大家的身份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好像没有吧,你知道不知道有什么区别吗?”

        山人茽说区别还是有的,他要是知道了,心里也就舒服了,心里舒服的时候,很多事情也就变得不一样了,这是很重要的。

        呙锦无奈的摇摇头说山人茽的心里应该是不会再舒服了,山人茽不理解,呙锦说她们的身份是不会改变的,身份无法改变,心里自然也就舒服不了。

        山人茽很认真的想了一下道:“既然你们的身份改变不了的话,那我就改变自己的想法,这样也是能解决的问题,而且还是很容易的。”

        山人茽说着就深吸一口气表现出真的忘了一样,呙锦再次笑了起来,说她这一生中也见过很多不一样的人,山人茽也算是其中的一个,虽然不是最利害的,绝对是够新颖的,还没有那个人能这样,也不是什么事情说改变就能改变的。

        山人茽说想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容易的,只要心里不装那么多的事情,该有的也就有了,呙锦点了点头说能认识山人茽还真的很好玩的事情,呙沐说好玩不好玩还需要以后才能知道,此刻对她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解决这里的事情。

        呙锦看着山人茽道:“大家的身份,你已经很清楚了,所以这里的事情大家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全都要看你了,你怎么说大家就怎么做。”

        山人茽看着呙锦问她是不是在看玩笑,呙锦没有说话,山人茽连忙摇头说他就是一个人参精,也就几百年的修为,随便一个妖怪都会比他利害,他能做什么,他什么都不能做,甚至他连从玉佩中下来的机会都没有。

        山人茽说的是事实,他的能力太小,离开了独山就不能自由行动,莫问这里的问题很复杂,单是山人茽一个人的话是没有什么办法的。

        呙锦说山人茽是不用下来的,只要感应一下这里的情况也就可以了,山人茽笑了起来道:“你这话一定是在嘲笑我,我的修为那么低,怎么去感应,能感应到什么呢?什么都不可以,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待在这里,什么时候能从这里下去了才有机会去做其他的事情。”

        山人茽说过就伸了一个懒腰,哈欠连连眼看着就没有了精神,呙锦忍不住抱怨说山人茽这人是不行的,还没有让他做什么的,他都这样了。

        山人茽说他这可不是装的,就是最真实的表现,山人茽就如同一个快要睡觉的孩子一样,不受控制的躺了下去,消失在玉佩之中。

        呙沐说明这是山人茽的正常反应,事实上山人茽的表现算是最好的,呙锦自然清楚这些事情,她不过就只是说说,说着的时候忽然笑了起来,呙沐忍不住问她怎么了,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呙锦说她没有想到和山人茽的关系就这样确定了,不管怎么样听起来都是很幼稚的事情,她们两个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儿子,要是小七她们知道的话一定会狠狠的嘲笑她们一番的。

        呙沐也笑了起来说事情就是这样,不知道怎么的就发生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呙锦看着呙沐,故意逗他说她们的身份不一样,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身份,要不然的话可就是做了对不起山人茽的事情的,也就是凡人所说的暗中父母不慈,结果也就导致了儿女不孝。

        呙锦边说边笑,最终就只剩下笑了,呙沐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她们两人已经是夫妻了,夫妻自然是要有孩子的,两人没有刻意去强求,也没有躲避什么,对她们来说,没有什么比顺其自然更好。

        说白了,她们的人生和凡人是一样的,结婚生子,除了不会老去,其他的都一样的,按照凡人的标准来看,她们的年龄已经很大了,不管是经历的事情,还是明白的道理要比凡人多的多,心志也比他们要坚定的多。

        她们做过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事情是没有做过的,其中有一点就是为人父母,对她们来说这是必然的事情。

        没有做之前就是没有做,不管在心里想了多少次,不管预测到了多少问题,不管见过多少这样的场景,没有成为就是没有成为,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不一样的,该怎么去做好父母,这个问题是很复杂的,稍微有一点不慎,所产生的问题就非常的麻烦。

        呙锦她们都是修道之人,很清楚天道是什么,她们也能很好的利用天道,天道是非常伟大的,总之在不知不觉中就做好了一切。

        所有的生灵,特别是所有的女性生物,在成为母亲的那一刻,就会知道怎么去做一个母亲,这是很神奇的事情,也是真正的骨子里就有的事情,为什么会这样,没有谁能说的清楚。

        小七曾说过,呙锦要是做了母亲,一定是最好的母亲, 呙锦问为什么这样肯定,小七笑了笑说因为所有的母亲都是最好的母亲,呙锦并没有反驳,因为她一点都没有这样的意思。

        总体来说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害羞的,不能轻易的就说出来,呙锦她们谈论也仅仅就只是随便说说,而且周围一定是没有什么人的,当然杨柳一般也是要在场的。

        杨柳比呙锦早一点成亲,她们之间有很多话是能说的,呙锦也问过杨柳,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杨柳的回答是还不知道。

        这里面除了顺其自然的意思,更重要的是这还是一种责任,有了孩子就需要为了他负责的, 特别是在他还不能自理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是父母的责任。

        告诉这个孩子该有的一切,什么东西是好的,什么东西是坏的,什么是能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这都是需要父母去引导的。

        天下最幸福的事情应该就是有自己的孩子,对所有的夫妻都是这样的,天下最辛苦的事情就是把一个孩子养大,这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孩子始终都是处在危险之中的,只要一个不小心,他就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伤害。

        所有的这些伤害都是很严重的,孩子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很严重的,这就需要父母的守护,没有什么比一个无助的孩子更让人心痛的事情,没有什么比一个母亲顾惜孩子更伟大的事情了,所谓的生命大概就是这样,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的。

        对呙锦好呙沐来说,山人茽的出现或许是一个机会,一个能让她们适应一下的机会,这件事情听起来是很无奈的,事实却就是这样,她们成了父母。

        这个父母就简单了很多,毕竟山人茽已经那么大了,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去为他做了,甚至在莫问,山人茽是能帮助她们的,不管怎么样,这就是她们的遭遇,刚刚开始的遭遇。

        p释灵逸志 48716dexhtlp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5830/265634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