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今非昔比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今非昔比

        朱大娘想要开口,被朱铁柱给拉住了:“你就不能好好的跟孩子说话,非得说什么三节礼。提那个做什么,老二哪年差过你这些东西。”

        朱大娘脸色阴沉沉的,郁郁的说道:“我不说,他对我也就这样了。”

        朱铁柱叹口气对着婆娘嘟囔一句:“人在屋檐下。”

        朱大娘色厉内荏:“我就是在哪我也是他妈。”自己心里明白,自己这个妈是个什么分量。

        朱铁柱闭嘴了,其实婆娘说得对,说破大天去,他也是朱老二的爸妈。真要是豁出去脸皮,看谁搁不住劲儿。

        看看婆娘拿着衣物进屋去换了。朱铁柱的心思稳多了。

        田野在田达家里还接了个电话,田花打来的,毕业了,留校了,趁着这段时间刚好回家,在公社大哥大嫂那边住着呢,回家了田花姑娘兴奋的很,说的都是上岗村的人和事。

        田花:“我爸前天还说呢,就说当初把我哥送部队去在对没有了,人就不能光看钱,还得往长远了看。前两年在公社这边折腾的风生水起出名的几个人,听说最近出事好几个呢。”

        田野看着她挺兴奋,跟着也有点想家:“怎么了?”

        田花:“说不好,等回省城我跟四哥四嫂打听打听。”

        田花:“我爸说了,我哥那人嘚瑟,要是他留在村里肯定比这几个人还嘚瑟呢,肯定是先烂的那根椽子。”

        田花都不容田野说话,继续那边热闹的说着:“家里挺没有意思的,因为这事,赶大集的时候摆摊的人都少了,不然我过去看看你吧,我都想两孩子了。”

        田野:“那你还是等等吧,家里地方小,隔壁朱大叔两口子过来了。”

        田花隔着电话都嗷嗷叫唤上了:“他们过去做什么,他们怎么那么大的脸呀,我就听嫂子说,最近他们的摊子怎么是朱大壮媳妇的娘家人在看着吗。”

        田野觉得跟田花说了半天就这句有点用:“真的呀。”

        田花绘声绘色的:“真的呀,我嫂子还纳闷呢,平时朱家两口子对朱老大媳妇防贼是的,这次怎么那么放心呀。竟然连摊位都给了。”

        田野嘿嘿笑了两声。挂了电话彭越在边上关心道:“家里没事吧。”

        田野:“没事,田花毕业了,说点工作的事情。”

        彭越眉头微皱:“没说亲家叔婶儿为什么过来呀。”

        田野:“不管怎么说既然来了,也没有掉头就走的。回头大院里的人还不得把大家两口子给埋汰死。”

        田达:“你是我田达的妹妹,咱们老田家的姑娘,一般的闲气也不用受着。”

        有一句话憋在心里没说,给他们脸了。

        从长宝过来说那个奶奶总是瞪她开始,田达勉强对朱家两口子那点礼貌就飞了,心里别提多膈应了。

        这都到了他的地盘上,还敢这么对他妹妹呢,当初田野在家里,在上岗村过得什么日子呀。

        这朱家那不是想要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他妹子吗。想想就恨。他除了田大业之外对田大兴这个二叔印象最深的人了。可就留下这么一个妹子。

        说话的时候自然就带出来不客气了,都不怎么给妹夫面子了。

        田野:“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受气呢。这事过两天再说。”

        田达挑眉。

        田嘉志过来接娘三回去的,彭越面上没什么变化,热络的张罗:“妹夫呀,听说亲家叔婶来了,什么时候方便大伙吃一顿饭。”

        田嘉志半分为难都没有:“好,等回家我跟爸妈商量一下,告诉嫂子。”

        田达直接用鼻子冷哼,真的很不给面子,田嘉志在这个大舅哥跟前,少有沉默是金的时候,那点鲜活劲儿都没了。

        田野都看不过去了,自家人还得自己护着:“咳咳,回家吧。”

        一直到四口人走了,田达才醒过闷来:“你说我是不是傻呀,这小子是不是故意这副样子给田野看的呀,我这不是成全他了吗?”

        彭越想说,你记吃不记打,这也不是头一次了呀。

        看看田达安慰到:“妹夫哪有你说的那么多心眼子。别瞎想。”

        田达:“不是,这田嘉志什么东西,我还能不知道吗,让他老实成这样,哼,我肯定上套了。”

        彭越:“哎呦,我腰不太舒服。”

        田达顾不上田嘉志那小子什么心思了,赶紧的扶着彭越:“没事吧,怎么不舒服,咱们去医务室那边看看。”

        彭越:“不用,你给我揉揉,坐下歇歇就好了。”

        田达:“能行吗,你可别这时候瞎逞能。”

        彭越:“你才逞能呢,有事没事我自己知道。”

        田达不吭声了,孕妇的情绪说变就变,她算是服了,当初媳妇怀长根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难伺候呀。

        想起来儿子:“对了,我让长根跟你说话好不好”

        彭越欣然点头,田达接通电话,边上给媳妇轻手轻脚的揉腰,彭越那边跟儿子长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田达眯眯眼,是不是自己真的那么没脑子呀,谁都觉得能套路自己。

        她媳妇哪有半点腰疼的样子?

        田嘉志田野带着两个孩子回家,一路上田野几次开口想要跟田嘉志说点什么的,可就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小心的看了田嘉志好几眼,愣是没从脸上看出来半点情绪变化。

        到家门口的时候,田嘉志对着两个孩子:“好了,到家了,家里来客人了,你们两个要懂礼貌。”

        然后拉着田野:“走吧。”

        田野心说,知道的这是回家,不知道的以为要闯龙潭虎穴呢。

        这句走吧,是对他自己说的吧。

        田野安慰田嘉志:“这么多年了,来一趟也不容易,其实家里边,朱叔跟婶子也走不开。”

        田野觉得自己说的很含蓄,就不知道田嘉志听不听得懂。总不能说我有办法让你爸妈立即就回家吧。

        田嘉志:“你别委屈就成,咱们家的日子,还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呢。”

        田野:“咳咳,除了你的脸色,你觉得我会在乎别人吗?”

        田嘉志脸色终于缓和那么一点:“我这两天脾气有点不好。”

        田野:“回头我给你做点败火的吃。”

        田嘉志就觉得吧,他都走到今天了,媳妇孩子事业哪哪都好,真不是那个被朱家,朱老大绊倒在坑里的朱老二了,要是在爬不出来,那才是真的蠢呢,时至今日,朱家还能让自己焦头烂额吗?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6357/247154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