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大明春色 > 第七百七十七章 还是年轻

第七百七十七章 还是年轻

        武将黄中去见阮景异时,阮景异正在都督府的一间廊屋里,他睡着了。

        兴许是一路奔波到东关(河内)城,阮景异着实十分疲惫。午后的闷热天气,也让人昏昏欲眠,他靠在一把椅子上睡得很沉。不过他睡得并不好,不仅姿势不太舒适,而且还接连做恶梦。

        梦中的感受,与醒着时不太一样。梦里的时间与场景都飘逸而跳跃,倒反叫各种感受更加清楚了;而醒着时更在意眼前。

        他好像看到了亡故的先父,先父的神情悲凉、隐隐在倾述他的死轻如鸿毛。又好似见到了陈仙真,她一会儿是个穿着白裙的小姑娘,一会儿是个漂亮女子。前一刻阮景异还觉得很美,后一刻她却让人毫无防备地、忽然拔出了一把短剑,一剑刺进了阮景异的心|口:做梦!你活着就是罪。

        “啊……”阮景异猛地惊醒,睁开眼看到了一个陌生汉子的脸。过了一会儿,他才现一个明军武将正站在跟前。

        那武将道:“阮将军,咋啦?”

        阮景异坐了起来,回顾左右道:“走了远路,刚才太累睡着了。”

        武将点头道:“本将叫黄中,奉新城侯张大帅的意思,请阮将军去书房见面。”

        阮景异站了起来,抱拳道:“遵命。”

        “请。”黄中说了一句话,走在前面,带着阮景异离开了这间廊房。

        他们一前一后,沿着路往北走,然后上了一条修建在院子里的走廊。

        前几日东关好像有过一场雷雨,院子里的草木茂盛;杂草也趁势乱长,在艳阳下颜色鲜艳,反倒显得已经掉漆的走廊木料陈旧黯淡。东关这地方地势平坦,但是茂密的草木、房屋围墙挡住了视线,视野并不开阔,夏虫的枯燥鸣唱依旧无孔不入。

        一阵风吹过,带来了烈日下的热浪、草木泥土的混合气味。一切都非常熟悉,毕竟阮景异是从小在安南国长大的人。

        然而熟悉并未让他感觉到亲切,倒有一种很百无聊赖之感。便是既没有甚么期待的有趣之事,也没甚么让他高兴的,事物熟悉却没有意思。

        过了一会儿,俩人走进了书房。看见里面只有一个人,他身上穿着红色的袍服,束没戴帽子,身材魁梧,大概就是新城侯张辅。张辅背对着门口,望着窗外出神,连有人进来了似乎也没察觉。

        黄中执礼道:“禀大帅,阮景异到。”

        张辅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阮景异。阮景异也抱拳一拜:“拜见张大帅。”

        “好,好。坐罢。”张辅道,一副淡漠的样子。看起来张辅似乎就跟阮景异是一样的感受,没有甚么有趣的事。

        阮景异道:“谢大帅赏座。”

        张辅没有一句客套话,径直问道:“阮将军回来后,有何打算?”

        阮景异愣了一下:“但凭大帅处置。”

        张辅道:“圣上没治你罪,本将也不能把你怎样,放心罢。你若是不想做甚么事,明天就可以走了。”

        “我还能做甚么事?”阮景异问道。

        他说的汉话音调,仍与张辅等人都不一样。他以前就会勉强说汉话、也识字读书;前阵子去京师走了一遭,又跟着宦官锦衣卫将士几千里回来,汉话说得是愈来愈流畅了。

        张辅沉吟片刻,说道:“总得找条路子,做点甚么。你在清化的家已经不复存在,听说阮家的奴仆亲戚都散了,有的可能回了祖籍,有的可能逃去了别的地方隐姓埋名。”

        张辅顿了顿,又说明道:“咱们忙着对付叛军余孽,没顾得上你们那些人的家眷。侵占阮家家业、掠|夺奴婢丫鬟、欺压阮家亲眷的人,都是当地大户;那些安南人,跟大明官军一点关系也没有。阮将军到时候可以去打听打听,验明本将说的是不是实话。”

        阮景异的神色一阵黯淡,“或许,我从来就只是个外人。想想自己以前还是年轻,有点可笑。”

        张辅听罢观察了他一会儿,接着便沉默地想着甚么。

        过了一阵,阮景异又道:“原先陈朝有个叫阮公瑰的贵族,胡氏乱政时,他最先投靠了胡氏,当然他在胡氏麾下也没干啥好事。阮公瑰骄|奢|淫|逸是出了名的,后来又投奔了明军。安南人对他十分不耻,以前我也是这样看待;可如今看来,阮公瑰或许才是明白人。”

        张辅道:“阮公瑰现在不行了,没钱享受,也没啥权势,守着剩下的家产坐吃山空罢了。大明代廷也希翼安南人能弃暗投明,但安南国这地方的好处就那么多,不可能分给一无是处、只是愿意投靠的人。反倒是阮公瑰的一个同族阮智,因为对朝廷有功,现在是东关府的知府,陈太后的心腹大臣之一。”

        阮景异点了点头:“是这样的道理。”

        张辅接着说道:“阮智以前是个文不能作诗、武不能打仗的人,除了有点人情关系、简直是一无所有,托阮公瑰的亲戚情分做了个低级武将,结果干得一塌糊涂。可你看看现在的阮智,只要能办好事,在安南国真算得上举足轻重的大臣了。

        而以你的资质才干、身份,若是能立个大功,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应该比阮智的路子更宽。”

        阮景异听到这里,很快有点动心了:“大帅要我做甚么事?”

        张辅一时不答,又道:“出身陈氏宗室的贵妇、人人仰慕眼馋的美人,在安南国并不是只有一个。阮将军何不换个想法,等你有了权势,甚么人不是任你挑选?这里没有外人,本将就说句实话,像阮智那种人、即便看上了个不情愿的妇人,强取豪夺干点歹事,也无关大节,明白么?当然他应该是不用如此下作的,各色美|妇、心甘情愿者应有尽有,阮将军若没遇到中意的、便是因为实力不够大。”

        阮景异知道张辅说的是陈仙真,他想了想,认真地用力点头。

        张辅忽然问道:“对付黎利,敢干吗?”

        阮景异愣了一会儿,说道:“怎么做?”

        张辅道:“设法获得他的信任、靠近他,然后配合咱们守御司北署、锦衣卫的人报信;或者真有机会一刀砍下头颅拿回来,都是可以的。只要黎利死,头功便算阮将军。”

        阮景异没有马上回答,因为他刚刚得知此事,所以立即思索起来。

        张辅又道:“阮将军被押解回京之后,受到圣上宽恕的事并未见诸公文。经手此事的人,或是圣上心腹文武,或是朝中的特别衙门,像司礼监、守御司北署、锦衣卫等。以黎利躲在山区的处境,他无从得知这样的消息。

        阮将军在陈季扩那边、曾是身居高位之人,并非黎利麾下那些草寇头目可以相提并论,正是黎利亟需的将才。你如果去投奔,几乎可以肯定能得到重用。而以阮将军的身份,本身就是叛军中的人,也容易受黎利信任并拉拢。”

        阮景异眉头紧皱,尽力思索着。先前那种无趣的心境已不复存在,代之以紧张的感受,果然汉子还是要有重要的事做,才不会那么消沉。

        张辅接着沉声道:“咱们也可以配合阮将军,让你更容易得到黎利的信任。柳升押俘回国时,有个叛军武将渡河时跳水自|杀了,后来锦衣卫的人在河流下游找到了尸。但是寻常将士并不知道尸的事。咱们可以编个事儿出来,就说跳河的是两个人,有一个死了,有一个不知所踪、那人便是你。”

        阮景异听到这里,下意识轻轻点头。

        张辅道:“咱们还可以散出消息,认为你可能已经逃回了安南国。”

        阮景异紧张地沉声问道:“就算我到了黎利身边,又能怎么做?”

        张辅立即说道:“守御司北署会在西边山区的郡县城池、设置据点,并维持在东关养大的信鸽数量。只要有消息传来,咱们部署的几支精锐便能策应阮将军。至于究竟该怎么做,那就得看阮将军能遇着甚么机会,只能由你当机立断。”

        俩人沉默了一会,张辅又叹道:“就跟带兵打仗是一样的,即便是名将统兵,他怎么能管到某个小山坡上一个百户队的战术?还不是只能靠身在其中的武将决断。”

        阮景异皱眉道:“容我稍微想想。”

        张辅道:“不急于一时,只不过阮将军暂时别出门了。本将以为此略甚善,最重要的问题,便是阮将军的忠心。放虎入山,咱们没法再捉住你了。不过阮将军要三思,你若背叛,都督府会把你是奸谍的事抖出去;你若不情愿,也没人逼迫你。”

        “我愿意!”阮景异忽然说道。

        张辅正色问道:“真想好了?”

        阮景异点头道:“黎利能给我甚么?大明代廷能给我甚么?”

        张辅露出了微笑,轻轻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

        阮景异却冷笑道:“我早就该抛弃他们了。”张辅立即问道:“‘他们’是谁?”阮景异道:“世人。”

  /shu/37925/250428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