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196章 跑业务要懂人情世故

第196章 跑业务要懂人情世故

        下班回到宿舍后,赵国阳看到自己那些东西已经整齐的堆放在角落里。

        打开计算机包装盒,赵国阳发现,里面还附送了一张AUTOCAD的App光盘,看来陆总还真是个有心人了。

        轻车熟路的将这台386给组装起来之后,赵国阳立即将光盘放进了光驱开始安装。

        90年代初,市面上各种App水平还很低,又没有网络,像CAD这种比较大制图App,只能通过光盘来安装,速度慢得如蜗牛

        赵国阳等了近一个小时,才完成了DOS下面这个CADApp的安装。

        安装完后,赵国阳自然是迫不及待的打开App先试试手。

        之前在金陵汽车集团企业的时候,他并没有展现出全部实力,生怕太惊世骇俗了。

        此时,没有别人的打扰,赵国阳自然可以随心所欲的开始设计起来。

        由于早早就在脑海中想好了大致的设计方案,赵国阳这CAD画起来显得十分顺畅迅速。

        没多大功夫,他已经轻松画出了一台踏板车的雏形。

        当然了,这种外形,只能作为设计参考使用,想要真正转化为交给配套厂家制造的图纸,那还需要大批量的零件图来进行补充和完善。

        看着自己设计的这台踏板车的外形,赵国阳沉吟片刻,摸了摸下巴,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反复看了好一会儿,赵国阳这才一拍脑门,哑然失笑起来,原来自己少画了一个LOGO。

        90年代初,国内的踏板车市场的发展才刚刚起步。

        比较知名的踏板车品牌,只有鲁东省泉州市重骑集团生产的“木兰”,以及渝城市嘉陵集团生产的“福喜”这两个。

        无论是“木兰”还是“福喜”,首先这名字就起得很好,比较接地气。而这两款车型,也都是国内踏板车车型比较成功的案例。

        在赵国阳看来,如果自家的宏达机械厂真要搞踏板车的话,起一个朗朗上口的响亮名字,无疑很重要。

        到底应该给自己厂里这第一款踏板车起个什么名字呢?赵国阳目光投向窗外夜幕,陷入思考之中。

        ……

        第二天上午,赵国阳五点半钟的时候就起床了。

        洗漱完毕,赵国阳本想和徐东峰打声招呼,让他可别乱动计算机,但是转头一看,这家伙正在旁边一张床铺上蒙头大睡呢。

        看着这个不知道玩到什么时候才回来的家伙,赵国阳无奈的摇了摇头,歇了叫醒他的心思,随手写了个纸条放在桌子上。

        当赵国阳赶到办公楼的时候,远远就发现,一辆黑色小车已经候在那儿了。

        看到赵国阳过来,驾驶座上的司机小冯连忙从里面出来,热情的和他打招呼问好。

        一看是小冯,赵国阳就是一乐。这家伙也算是熟人了,上次去四羊集团的时候,就是他和自己一道。

        “小冯,马厂长呢,还没到吗?”赵国阳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口问道。

        “呵呵,马厂长早就到了,刚刚说去楼上拿东西,让赵科长你来了之后,在车上稍等一会儿。”

        赵国阳点点头,拍了拍小冯的胳膊道:“嗯,我上去看看。”

        上了楼,走到马建办公室门口,赵国阳就听到这位马厂长在里面自言自语。

        “唔,鲁东那地儿的人好酒,我带个一箱子洋河大曲去,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请人家喝酒,总不至于还把咱拒之门外吧?”

        听到这儿,赵国阳就忍不住一阵莞尔。

        屋子里的马建听到了赵国阳的笑声,连忙抬起了头。

        “啊,国阳你来了。”

        马建知道赵国阳刚刚听到了自己的话,也没觉得有什么可遮掩的,双手一摊道,“没法子,跑业务难啊,不多做点儿准备,我这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

        赵国阳则安慰道:“嗨,马厂长,咱们可是打着给重骑集团配套车架的旗号去的,人家应该没那么严苛,跟防贼一样,您呀,别想太复杂了。”

        “哎,国阳,这你就不懂了。”一谈到自己的工作范围,马建就来了精神。

        他将那一箱子酒先搬了出来,然后语重心长的对赵国阳说道,“跑业务,和你们搞技术完全是两码事儿。要想做好这个工作,可不仅仅是努力就行,更要懂得人情世故,所以多一点准备,说不定就能起到意外效果。”

        对于马厂长的谆谆教诲,赵国阳自然只能是连连点头称是了。

        说起来,马建这人在为人处世、接人待物方面确实挺有一套。

        当初四羊集团这个大客户,就是他一个人厚着脸皮,死缠烂打花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给攻下来的。

        从这方面来说,就算是能如赵国阳,也不得不暗暗佩服。

        帮着马厂长将一箱子酒搬到小车后备箱,赵国阳这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本来出于礼貌,赵国阳是想坐到副驾驶位置,把后座的空间都留给马厂长。不过马建却拒绝了。

        用马厂长的话说,一个人坐在后座,说个话都不方便。

        没办法,领导这样说了,赵国阳也只能又转回过来,坐到了马厂长身边。

        一切准备妥当,马建拍了拍司机小冯的肩膀,吩咐他出发吧。

        ……

        从宁海市到泉城市,全程大概600多公里。虽然90年代初国内还没有几条高速,但是车子的数量也很少。

        走在省道上,小车很多时候也能飙到100公里,倒也不比高速慢多少。

        小冯虽然年龄不大,但已经有了七八年的驾龄,是十足十的老司机,车子开得非常稳当。

        一路上马不停蹄,临近中午的时候,赵国阳他们就已经赶到了泉城市的南郊,距离坐落在市区的泉城重骑集团只剩下了二三十公里的路程。

        为了赶时间,马建和赵国阳商量了一下,就没让小冯停下来吃饭,而是一口气直奔重骑集团而去。

        眼看着距离重骑集团越来越近,赵国阳发现马厂长似乎渐渐紧张起来。

        看到马厂长脸色有些不对劲,他略带疑惑的开口问道:“马厂长,你过去好像说过,来过这个重骑集团吧,怎么这次来,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呢?”

        马建抬眼看了赵国阳一眼,叹了口气道:“国阳,正是因为来过,我才有些担心啊……”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688/182102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