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227章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第227章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在客厅里,赵国阳和沐爱军谈笑风生的聊着天,旁边沐依依就一直瞪大双眼,用充满惊疑的眼神看着对方。

  她没办法不诧异,刚刚老爸说对方居然精通那么多外语,已经让她感到不可思议,这会和赵国阳谈厂里的发展和规划的时候,看向对方的慎重之色也是她这些天,在其他登门的客人身上从未见到过的。

  这个叫赵国阳的年轻人,讲起厂里发展前景的时候,是侃侃而谈,头头是道,根本不像是一个和自己同龄,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

  就在沐依依愣神的时候,沐爱军问道:“国阳,踏板摩托车这个项目,你觉得咱们厂有几分成功的把握?”

  “唔,应该有六七成吧!我和马厂长去鲁东省重骑集团的时候,基本上把他们的生产线、零部件配套厂的信息都了解过,搞起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赵国阳认真想了想,一字一句的答道。

  沐爱军听了这话,心里就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连连点头道:“嗯,如果这个踏板车项目真的能搞起来的话,咱们宏达机械厂在宁海市就真的打响了名头,甚至在广陵市也有了一席之地。说不定,未来几年发展得好的话,咱们厂甚至有机会提升级别呢。”

  沐爱军这话倒是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国企的行政级别划分还是存在的。

  这个划分的标准,通常都是和企业的规模、总产值、所属部门相挂钩。

  就好像宏达机械厂,虽然它的规模并不算大,年产值也不算高,但由于它是直属林业部,行政级别相应就比同等规模的国企要高,达到了副处级。

  抛开沐爱军这个高配正处的厂长不谈,宏达机械厂的厂级干部正职,如张志忠书*记,就是正儿八经的副处级干部。

  至于副厂长马建、王有昌这两位厂级干部副职,自然都是正科级干部,只是享受副处级待遇而已。

  相比宁海市另一家规模、生产总值相差无几的国企——国营宁海市电焊条厂,宏达机械厂的行政级别就要高出了半格。

  另外,由于是中央直属部门的下属企业,假如发展状况好的话,宏达机械厂行政级别的提升也要更简单一些。

  如果一两年内,厂里的生产总值翻一番,突破一千万的话,宏达机械厂是有很机会提升为正处级国企的。

  看到赵国阳默默点头,沐爱军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国阳,我之前和你的约定还记得吧?”

  “我这个人,一向是说话算话的,只要踏板摩托车项目成功,你的副厂级干部一准儿跑不了。这要是厂里的行政级别再提一提,你怕是要创下咱们江南省最年轻副处级干部的记录了,哈哈……”

  听着沐爱军善意的调侃,赵国阳就是一阵挠头。

  一直以来,沐爱军给他的感觉都是严肃、有纪律、不苟言笑的,谁知道这私下里,也会开这样的玩笑。

  至于旁边的沐依依,此时已经听得有些呆滞了。

  她虽然久居国外,但是对国内的行政级别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想到自己的老子,在部队里出生入死了二十个念头,到现在也不过是个正处级干部,沐依依对赵国阳的惊叹就更甚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老爸居然对他这么器重,不像是因为他会溜须拍马的本事……”沐依依心里暗暗想道。

  沐依依这边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厨房里传来了丁艳红的声音:“开饭啦!依依,过来端菜了!”

  听到声音之后,沐依依连忙站了起来,脚伸进拖鞋里就往厨房里跑。

  赵国阳刚想站起身子过去帮忙,沐爱军就伸手拦住了他:“哎,国阳你别忙了,今天你是客人,哪有让你动手的道理,来咱们上桌!”

  跟沐厂长在桌子上坐下,赵国阳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不多时,丁艳红和沐依依二人端着几个菜过来,赵国阳连忙站起身喊了声:“丁阿姨!”

  一看到是他,丁艳红就乐得合不拢嘴,连忙走到赵国阳身边,把他按着坐了下来。

  “原来是国阳来了,老沐你也不早说!”

  丁艳红乐滋滋的说道:“国阳,上次可真是多谢你救了婷婷,要不是你的话,我这小姑子,怕是要责备咱们老沐一辈子了……”

  丁艳红说的,自然是赵国阳重生时,勇救落水儿童一事了。

  这事儿沐依依是第一次听到,连忙缠着老妈问了个究竟。

  当她听说眼前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年轻人,能冒着严寒跳下水,救了自己的表妹顾婷婷之后,沐依依是真的大吃一惊。

  这顿饭,吃得赵国阳是如坐针毡,浑身都不自在。

  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对面坐着的沐依依不时射过来的新奇目光。

  赵国阳当然知道对方不是那种想法,可是丁艳红在看到自己闺女不是瞥向赵国阳的时候,可就上了心,脸上的笑容也更盛了几分。

  被丁艳红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不停扫视着,赵国阳心里忍不住暗暗叫苦——自己这也算是自寻烦恼吧。

  和沐厂长喝了两杯酒,吃了一碗饭,赵国阳一看时间,这都快两点了。

  想起今天是年三十,晚上还要接了白柔一起回家吃饭,赵国阳连忙向沐爱军、丁艳红提出告辞。

  “行,国阳,今天年三十,我就不留你。等过完年,你再来家里,咱俩好好喝两盅!”沐爱军大笑着起身道。

  看到沐爱军作势要送赵国阳,丁艳红就连忙招手道:“哎,老沐,你来帮我搭把手,把碗筷收拾一下。国阳是自己人,让依依送送他就好。”

  沐爱军似乎没听懂老伴儿的意思,愣了一下,无奈的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死丫头,还傻站着干嘛?下去送送国阳啊!正好下去帮我买瓶醋回来,晚上要用。”丁艳红在女儿腰间掐了一把,意有所指道。

  “哦,知道了,老妈!”沐依依无奈的站起身,和赵国阳一起出了门。

  到了楼下,看着身边这个一言不发,显得格外成熟的年轻人,沐依依忍不住出言问道:“喂,你……你真的看得懂我刚刚那本书吗?”

  赵国阳早就注意到这位有话有问了,见她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个问题,他就微微一哂,开玩笑的说了句:“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这句话是《哈姆雷特》里最著名的一句话,一般翻译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赵国阳用标准的英式英语说出这句话之后,沐依依一下就明白过来,人家肯定是看得懂自己那本书的,而且不是一般的懂。

  一想到自己之前嘲讽人家的那句英语,沐依依就有些脸红。

  她低着头,十指纠缠着小声嘀咕道:“那我之前说的那句话,你也能听得懂了?”

  “Deep  sinking?”

  赵国阳眉毛一挑,漫不经心的说道,“Fortunately  our  savouring  is  not  so  tall,we  also  do  not  love  to  install  dark……”

  听到这里,沐依依就是一呆,脸瞬间红透了。

  赵国阳说的这句话,是英文里的一句俚语,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幸好大家的品味不是那么高,因此大家也不爱装深沉。”

  这句话一说来,赵国阳的英文水平如何,沐依依心里自然是有数了,也知道自己轻视人家的话,人家都是明白的。

  可恨的是,这家伙之前在自己家里的时候,明明听懂自己讥讽了他,却偏偏故作不知,让自己出了好大的丑。

  思绪至此,沐依依忍不住抬起头,准备好好数落下这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家伙。

  可是她刚刚抬起头,却看到赵国阳已经跨上了那辆崭新的摩托车上。

  “沐依依,呃……不管怎么说,祝你新春快乐,万事如意,再见!”坐上车之后,赵国阳笑着朝沐依依摆了摆手,然后绝尘而去。

  “新春愉快?愉快你个头啊!啊……”沐依依狠狠的踢了一脚路沿,瞬间疼的叫出了声,眼泪都流出来了。

  “赵国阳!你这家伙,给我记着!”看着远处卷起的灰尘,沐依依狠狠咬牙道。

  ……

  离开沐家之后,赵国阳晃晃悠悠的开车来到了市机工委的招待所。

  他和白柔之前约好了,下午两点之前过来接她,现在已经晚了一会儿。

  将车停好之后,赵国阳上楼敲响了白柔房间的门,不一会儿,白柔穿着漂亮的妮子外套出来了。

  不得不说,像白柔这样天生丽质的女人,真是衣架子,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看到赵国阳的脸上的酡红,白柔就笑道:“怎么,喝酒了呀!”

  “唔,一点点……”赵国阳抓了抓头皮道。

  “喝了酒,就别开车了!钥匙给我,我带你吧!”白柔伸出青葱一般的手指,在赵国阳面前晃了晃道。

  赵国阳愣了愣,下意识的将手中钥匙递给了白柔。

  下楼的时候,赵国阳才反应过来。他不由得问道:“白姐,你……会开摩托吧?”

  “怎么?还怕姐姐摔着你了啊?”

  白柔回眸一笑道,“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姐姐开摩托车的水平,绝对不会比你差!”

  /shu/38688/186969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