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229章 祖屋风波

第229章 祖屋风波

  说实话,赵国阳做的这道酸菜鱼,并不算完美。毕竟鲢鱼肉质,相比黑鱼来说还是老了一些。

  但是在九十年代初,全国各地普遍还没有流行川菜的情况下,这道菜就显得相当有水准了。

  白柔挑起赵国阳夹给她的鱼片,轻轻抿了一口。顿时,一股很冲的辣味,从她的鼻腔,呛到了她整个头部。

  就在她辣得快要流泪的时候,一股独特的清香慢慢在她舌苔上挥发出来,将之前的辣味慢慢掩盖。

  这种感觉,就像是夏天的时候,喝了一口冰镇酸梅汤,开始寒凉,然后感觉舒服极了。

  就在白柔闭上眼睛回味着这种美味的时候,另一边坐着的赵晓静已经辣的叫出了声:“啊,好辣好辣!”

  至于赵晓勇,由于吃得太快,除了入口时感觉烫了一点,之后反倒是没什么感觉。

  这家伙不信邪,很快又夹起了第二块,放到了嘴中大吃起来。

  “这个味道,真是太好吃了!”此时赵晓静也已经渐渐从辛辣之中,感觉到了这道菜的美味,连连拍手叫好。

  放下筷子,白柔转头看向赵国阳道:“国阳,这菜叫什么,真是好吃!”

  “唔,这叫酸菜鱼,是川菜之中的一种。”

  赵国阳指了指盆子说道,“一般来说,酸菜鱼的原材料都是选用黑鱼的,今天只有鲢子鱼,你们将就吃吧……”

  年夜饭,就在赵晓静、赵晓勇争夺鱼汤之中结束了。

  今天这顿年夜饭,给大家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这道酸菜鱼了。

  不仅鱼肉和酸菜被吃光光,到最后,连汤都没有剩下一点,统统拿来泡饭吃了。

  吃完饭,几个年轻人自然是聚在一起聊着天,看着电视。

  赵敬忠、何惠芬老两口,则悠闲的在一旁擀面、捏圆子,准备一会儿看春晚的时候煮汤圆吃。

  白柔本来也想动手帮忙来着,却被老两口儿异口同声的给拒绝了。

  坐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赵国阳就想和老爸老妈告辞,准备送白柔回去。

  他这边刚刚准备开口,外面院子里突然响起了小黑一连串的汪汪叫声。

  “咦,这大年三十的,会是谁来呀?”正在搓着圆子的何惠芬扬眉道。

  “我出去看看!”另一边,赵敬忠闷哼一声,放下手中和面的工作道。

  赵国阳倒是没有在意这些,他正乐呵呵的给白柔讲着江南省里下河地区,过年时候的一些习俗呢。

  赵敬忠出去了没多大会儿,屋外就响起了几句声音不大的争论。

  “大姐,老二、老三,两位弟妹,这大过年的,有什么事难道不能换个日子说吗?非要赶在今天?”说话的自然是赵敬忠。

  “大哥,这事儿可不能拖。越往后拖啊,就越不好办。正好今天咱们几家子人都在,咱们干脆把它给解决了,也省得年后再烦你了。”一个圆滑声音说道。

  “是啊,大哥。咱爸妈过世也快三年了,他们的老屋子,咱们也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分配的事了,总不能就这样全部落到你一个人的手里吧?”另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道。

  “老三,你怎么说话呢?咱大哥是那种人吗!”另一个颇为熟悉的女声开口训斥道。

  “好了好了,敬忠,咱们来都来了,你就让大家进去坐坐吧。事情嘛,该谈的还是要谈。房子你要一个人拿去也成,总得给他们两个兄弟分个两成不是?”

  听着这左右逢源的说话声,赵国阳立即反应过来,这不是昨天给自己先容对象的那位大姑吗?

  或许是不想把事情闹得左右四邻皆知,赵敬忠虽然不舒坦,但还是让一干亲戚都进了屋。

  看着鱼贯而入的众人,赵国阳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冷色,这几个亲戚,他实在有些羞与为伍。

  之前爷爷奶奶在世的时候,几个人对赡养老人推三阻四,向来是能推则推,能让则让,别说出钱了,出力都不乐意。

  现在爷爷奶奶过世了,几个人倒是有脸打起了祖屋的主意了。

  赵国阳的爷爷奶奶过世之后,在江海县市区留了一套老房子。虽然是平房,但面积足有两百六七十平,里里外外好几间。

  这年头虽然房子还不值钱,但是三四百块钱一平米,还是要的。这么大的面积,怎么着也能算到个六七万块了。

  之前赵国阳这两个便宜叔叔和大姑,就一直撺掇着要把这房子卖了分钱。

  但是老人过世前立下过遗嘱,这房子赵家老大,也就是赵国阳的父亲是占了七成的,其余三成是两个兄弟加女儿分。

  之所以如此分配,一个是因为赵敬忠孝顺,多年来一直照顾他们二人,从未有过任何怨言。

  再一个,赵家三兄弟,就赵敬忠家生了两个儿子。赵国阳还是赵家的长子长孙,这在老一辈眼中,自然是有额外属性加成的。

  由于老人是临走前,当着全家人的面立下的遗嘱。因此赵家这两个兄弟,对这个分配结果也不敢有什么说次。

  他们俩唯一盼望的,就是早点把这房子卖了,好把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钱给拿走,同样的,赵国阳这个大姑,也是打的这个主意。

  几个亲戚进了屋之后,何惠芬就吩咐赵晓静、赵晓勇两个小的回房间。

  本来她想让赵国阳、白柔先走的,但是看到儿子对自己摇了摇头,就将到口的话给咽了下去。

  “啊,国阳,这位姑娘,又见面了!”一看到赵国阳和白柔,大姑一下子就有些怂,脸上陪着不自然的笑。

  显然,昨天白柔的出手不凡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赵国阳的两个叔叔、婶婶倒是不明就里,当下就狐疑的向大姑打探情况。

  虽然看这几个倒霉催的亲戚不爽,但是长辈毕竟是长辈,赵国阳还是和他们打了招呼。

  被赵国阳叫二叔这位,性子比较圆滑,当下就笑眯眯的拍着赵国阳的肩膀道:“国阳,不错嘛,这一转眼,都大小伙子了。听说你进了宏达机械厂技术科,这可了不得,未来前途无量啊!”

  赵国阳漠然笑笑,没有答话。

  几句开场白之后,终究还是赵国阳的三叔打开了话匣子。

  “大哥、大嫂。大家几个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拿回应该属于大家的那一份!”

  “是,爸妈确实立下过遗嘱,老房子大部分是留给大哥的,可大家兄弟俩也有一份不是?你们不能一直不给大家吧?”

  听了这话,何惠芬就皱了皱眉:“老三,这房子是个整体,怎么给你们?是拆下来给你和老二一人一个房间,还是怎么的?”

  “大弟妹啊,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大姑满脸堆欢的开口道,“这房子固然是不可以拆分的,却可以卖掉嘛。卖掉之后,就按母亲临终前的遗言,敬忠拿七成,大家姐弟三人一人一成啊。大家三个,可没想过多拿啊。”

  “房子我是不会卖的,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赵敬忠人虽然老实,但却是非常有原则的。

  “大哥,你这就有些不讲道理了吧?房子是你占大头没错,但是怎么处理,还是得大家商量着办才对吧?怎么能你一个人就决定了处置结果呢?”赵国阳的三叔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是啊,大哥。这房子您反正也不住,空在那里也太浪费了。不如卖了改善一下生活呢。”

  “你们家三个娃,生活压力很大,这咱们都是有目共睹的。卖了房子,拿到一笔钱,也够把你们家晓静、晓勇培养成人了。”

  “老二,大家家几个孩子的培养问题,就不劳你操心了。想要我卖房子,就是两个字——没门!”赵敬忠回得十分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敬忠,你这话说的就不对路了,搞得大家姐弟仨来谋你家产似的。”大姑有些不爽的说道。

  老二家的女人也在一旁帮腔道:“是啊,大哥。这房子卖不卖的,得大家投票解决吧,不能您一个人说了算。”

  “就是!要不然大哥你就拿笔钱出来,补偿给大家三家,这样你房子卖不卖,就和大家没关系了。”赵敬忠另一个弟妹说道。

  “补偿?大家哪有钱补偿给你们啊!国阳这才刚刚参加工作,没几年又要讨媳妇,晓静、晓勇都还在上学,你说我拿什么补偿你!”何惠芬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

  旁边的白柔见状,连忙走到她身边低声安慰。

  情况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一直没有吭声的赵国阳心里就有了一些主意。

  他咳嗽一声道:“大姑,两位叔叔、婶婶。你们的来意,大家已经知道了。确实,你们说的也有道理。房子我爸不卖的话,补偿你们也是应该的。”

  听了这话,赵国阳的这几个长辈就都喜笑颜开。

  “哎,就说还是常识分子懂道理嘛。”

  “是啊!国阳这么说就对了嘛。房子卖不卖,都无所谓。只要你们家把补偿金给了大家三个,一切都好说!”三叔乐呵呵的点头道。

  赵国阳点了点头,跟着说出一番话来。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688/186969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