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230章 这事儿两清了

第230章 这事儿两清了

  这一章是困扰如今很多拆迁家庭的问题,我也不例外,亲情利益,谁轻谁重,真是很现实啊……不想说什么吐槽的话了,唯有一声叹息:唉……

  新的一周,还是希翼喜欢的朋友多多支撑起点的正版订阅吧,成绩真是惨不忍睹了!但我一定会加倍努力,三千字一章走起了,希翼我的勤奋,能换来更多的正版阅读,一天也就几毛钱,给点动力吧!

  ————————

  他首先转头看着大姑道:“大姑,这里您最大。就请您来说一说,到底需要大家家拿出多少补偿金出来呢?”

  “啊……这个……这个嘛……”大姑没想到赵国阳会问出这样直接的话来,当下就有些捉急。

  今天她带着两个弟弟、弟妹过来要分祖产,本来并没有打算要钱来着,只是想撺掇赵敬忠这个死脑筋早点把房子卖了好分钱。

  可是现在,自己这个大侄子,竟然提出要给自己三家人补偿金,这倒是她和两个弟弟事先没有想到的。

  看到她这边结结巴巴的犹豫样子,急性子的老三就抢着开口道:“国阳大侄子,给大家补偿金的话,你可是当真?你们家里的事,你能做主?”

  赵国阳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老爸老妈,对他们做了个安心的手势后,这才说道:“放心吧,三叔。我说的话,就代表了大家家!”

  听了这话,赵敬忠和何惠芬都没有任何异议。

  通过这几个月的所见所闻,二人现在已经对自己这个儿子完全信任,知道他的成熟、机智绝对是没问题。

  事情交给他处理,反倒比自己亲自出面更能妥善解决。

  老三瞥到大哥、大嫂默认的样子,顿时就来了精神。

  他和老二一使眼色,咳嗽一声道:“既然大侄子开口了,那老二你就来和他算算这补偿金数额的问题吧。我是个大老粗,这种钱多钱少的事肯定算不好。”

  赵国阳的这个二叔是个小单位的会计,人是十分精明。

  听了这话,他就毫不见外的拿起客厅里挂着的算盘,噼里啪啦的算了起来。

  不多时,赵国阳这便宜二叔就把账给算好了。

  他指了指算盘,摇头晃脑的开口道:“国阳大侄子,按照咱们江海县正常卖房子的价格算下来,你爷爷奶奶的这祖屋至少也能卖到六万九千元。”

  “当然了,真要卖出去的话,还要交一些费用和税,到手差不多六万两千元左右。咱们都是自家人,有事儿好商量,两千块的零头就免去了,就算六万整。怎么样,你看二叔这算得还成不成?”

  赵国阳闻言,当即点头表态道:“二叔,你这个算法,已经很公道了,我没有任何意见!”

  “嗯,大家能达成一致就好。”

  二叔满意的说道,“既然你同意了我这个价格,那么只要国阳大侄子你们给大家每家补偿六千元,那祖屋就全部归你们了。从此以后,咱们三家人,绝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再多说半个字!”

  “对对对,只要国阳你们家给了补偿金,谁要再提房子的事儿,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老三也信誓旦旦的开口道。

  赵国阳闻言一哂道:“呵呵,三叔,赌咒发誓就不必了。总之,只要咱们家把补偿金给了大姑和两位叔叔,这祖屋的事儿就算两清了是不?”

  赵国阳说话的时候,眼睛看向了那边似乎在暗暗琢磨着的大姑。

  一不小心接触到赵国阳深邃的目光,大姑就是一阵心悸。

  她总觉得自己这个大侄子大学毕业回来之后,有些让人看不懂了。

  但是此时此刻,她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只能附和道:“恩,既然事情都说开了,国阳你怎么说,就怎么办好了。如果你们家一下子拿不出这六千块,也不打紧,给咱们立下个字据就好!”

  听到这儿,在何惠芬身边的白柔就甜甜一笑,准备发声了。

  三个六千块,也就是一万八千块,这对白柔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大数目。

  虽说她把全部身家压在了荣光机械厂,但身边几万块应急的钱还是有的。

  赵国阳似乎是清楚白柔要说什么,就对她摆了摆手道:“白……柔,这个钱你就别为我操心了,我能够解决!”

  白柔俏脸一红,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么多人面前,她更愿意被赵国阳颐指气使,而不像平时那样被他当姐姐一样尊重。

  赵国阳一边说着,一边从身上掏出一个信封。

  这信封里,装的自然是他今天刚刚领到的年终奖了,包括“特别年终奖”在内,一共是一万零八百元。

  将信封里的钱拿出来放在桌面上后,赵国阳又从口袋里掏了两百块加进去,凑了个整。

  接着,他对何惠芬说道:“妈,我这里有一万一千,家里的话,应该有七千块继续吧?拿出来,给大姑、二叔、三叔吧。这件事,早点解决了,也省得亲戚们见了面不好看。”

  看到这么厚厚一叠现金,这些亲戚们的眼睛都直了。

  三叔强咽了一口口水,声音沙哑的说道:“国阳,这钱,你是真准备今天就全给大家了?”

  “那当然,一万八千块嘛。既然眼下有,当然立即就给你们几位咯!”赵国阳浑不在意的说道。

  看到儿子这副决绝的样子,何惠芬就知道,他是拿定主意了。

  对何惠芬来说,赵国阳就是她的精神支柱。

  这个大儿子,刚刚工作半年的时间,已经前前后后给了自己小一万块钱,正好也没存银行,现在拿出个七千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儿子的态度十分鲜明,他想今天就把这件事情给了结了,何惠芬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缘故,但是该怎么做,她还是心中有数的。

  想通了这一点,何惠芬立即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多时,她捧着一个大红纸包走了出来,将里面的钱和赵国阳拿出来的一万一千块并在了一处。

  “大姐,老二、老三,这里一共是一万八千元,你们三个都拿去吧!”何惠芬把钱往三人面前一推,颇有些心疼的说道。

  看到老大家居然真能拿出了这么多钱,赵国阳的二叔和三叔四目相对之后,就是一阵迷茫。

  不过,面对这唾手可得的利益,他们当然不可能再打退堂鼓,当下就讪讪的挪过钱,开始一五一十的数了起来。

  看着他们数钱的模样,赵国阳就慢条斯理的说道:“大姑、两位叔叔,这补偿金咱们可是如数交给你们了。那你们几位,是不是也得给咱们家黑纸白字立个字据吧?否则我怕时间久了,有人会健忘了!”

  或许是“见钱眼开”的缘故,大姑和两位叔叔听着赵国阳这句明显带有几分讽刺意味的话,也没有什么恼怒的。

  二叔第一个拿出纸笔,笑着说道:“大侄子,这个你放心。谈妥了事情,拿了钱哪有反悔的话。我这就给你立下字据,咱家那个祖屋,从此和我赵二无关!”

  赵老二写下字据之后,赵老三也是有样学样,写给了赵国阳一张字据。

  至于大姑,她虽然一直有些纠结,怀疑赵国阳这小子有什么阴谋诡计,但此时此刻,她这个发起人已经是骑虎难下,也只能跟在后面写下了字据。

  “行了,这下咱们就两清了!”认真看了看里面内容,赵国阳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字据交给了老妈保管。

  那边三个长辈已经把钱数好了,放进了各自的口袋。

  赵国阳看事处理的差不多了,就对父母打了个招呼,和白柔一使眼色道:“白柔,走了,咱们出去遛弯去了!这屋子太小了,有些气闷呢!”

  见赵国阳故意做出的吐气模样,白柔的嘴角就微微上扬起来。

  她倒是没想到自己印象中那个成熟、稳重的年轻人,还有这样有趣的一面。

  “大姑,叔叔婶婶,你们再坐一会儿吧,我就不陪你们了啊!”赵国阳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和自家亲戚打了个招呼。

  “呃……成,成,国阳你和朋友忙你们的吧!”看着屋外已经坐上摩托车的二人,二叔连连点头道。

  “哇,这摩托车是国阳这个女朋友的吗?真是有钱啊!难怪国阳这小子拿出一万块眼睛都不眨一下呢,原来是谈了个大老板啊!”三叔是个大老粗,说话之间就有些不太注意。

  自家媳妇听了这话,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扯了扯衣袖,心道:个夯货,当着你大哥、大嫂的面,说这些有的没的,真是够蠢的。

  本来以为赵敬忠、何惠芬肯定会生气来着。谁知道,二人听了这话,只是相视一笑。

  何惠芬摆摆手道:“老三,这你可猜错了。可不是大家家国阳傍人家这闺女,而是人家傍上大家国阳呢。你们可能不知道,刚刚那辆摩托车啊,是国阳自己买的呢!”

  “啊?”听到这话,赵老二、赵老三瞬间成了木头人。

  坐在白柔的身后,赵国阳尽量将自己的身子往后靠,免得出现什么尴尬的事情。

  白柔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只是漫不经心的问道:“国阳,你一向可是不吃亏的人,今天怎么转了性子,一下就把那一万八千块捧给人家了?你知道,就算是存银行,这一年也能多出千把块利息呢。”

  白柔说的意思,赵国阳当然明白。

  她是说,自己这一万八千块,应该先暂时打个欠条欠着,明年或是后年再还清也成。

  “呵呵,白姐,你这个想法确实不错,但是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房价攀升的幅度可能大于银行利息的问题。”

  赵国阳跟着说明道:“白姐你想啊,现在咱们这房子,只值六万是吧?可一年之后呢,它会不会值八万呢?”

  “就算没有八万,只要有七万,那我这些个长辈会吃这个亏吗?他们肯定要重新和大家家谈房子价值的问题,而不会被小小的欠条所束缚。”

  “我现在啊,一把就捧出了他们索取的补偿金,正是绝了他们的后路。这样即使以后房子的价格飞升,也跟他们无关,更没有借口上门来扯皮。”

  听到这里,白柔总算明白了赵国阳的打的什么主意。她有些怀疑的问道:“国阳,你就这么确定,房价一定会飙升,升幅超过存银行的利息吗?”

  赵国阳轻笑一声,给白柔慢慢道出了自己关于这个问题的想法。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688/186969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