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296章 你究竟还有多少头衔?

第296章 你究竟还有多少头衔?

  在车流稀少的公路上,开着厂子里的小车,赵国阳倒是越开越顺手,渐渐找回了前世驾驶的感觉。

  沙钢集团地处美丽富饶的长江下游三角洲,东临松江市,南接姑苏市、锡州市,西面直通港口,北邻扬子江畔。

  从地理位置来说,这里的优势几乎是得天独厚,水陆交通都十分便捷。

  九十年代的时候,江南省除了金陵长江大桥之外,尚没有其余连接长江南北的大桥。

  因此从宁海市前往港城市,只能是坐轮渡。

  好在这个年代车子实在不多,几乎任何时候都不需要排队。

  赵国阳一到江边,就赶上了一艘即将启程的轮渡。

  乘着轮渡,晃晃悠悠到了江对面,赵国阳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沙钢集团那鹤立鸡群的巨大的招牌。

  有了这明显的指引,轮渡到岸之后,赵国阳直接循着那巨大招牌“呼”的一声,开着车子冲了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已经驶到了沙钢集团总部的大门口。

  由于赵国阳是开着车子过来,又能说出找的人具体是谁,沙钢集团的保卫科的人倒是没有拿什么架子,打了个电话确认之后,就放他进去了。

  赵国阳顺着肖若愚的提示,开车缓缓开向不远处的那栋七层高楼。

  车子还没到楼下,赵国阳就看到个人从大楼里一路小跑着出来。

  似乎看到赵国阳车子的车牌,这人就一个劲儿的朝着赵国阳挥起手来。

  停好车,赵国阳刚打开车门走出来,就被迎上来的那人重重拍了一下肩膀。

  “嗨,国阳,还是你小子混得好啊,都自己开上小车了,利害啊!”

  不用说,这位自然就是赵国阳的大学同学兼室友——肖若愚了。

  被这家伙拍得肩膀都有些疼,赵国阳转过头来的时候,忍不住龇牙咧嘴说道:“我说老肖,你这下子也忒大了点儿吧,差点把我骨头给拍散了!”

  听了赵国阳的埋怨,肖若愚总算反应过来,连忙打招呼道:“嘿嘿,不好意思啊,国阳,我这手上力道没个数,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这个“傻大力”一般的人物,赵国阳也实在没什么办法,只能摆了摆手道:“得得得,有你这么个朋友,算我倒霉。”

  “走吧,咱们是先到你办公室坐会儿,还是怎么说?你们销售那边领导,之前知会过了吗?”

  谈起正事儿,肖若愚倒是一点不含糊。

  他拍了拍胸脯,信心满满说道:“放心吧国阳,你特地交代的事儿,我还能黄了你怎么的?”

  “销售那边,大家陈部长已经打过招呼。你呢,先跟我去见一见大家老大,然后我再带你去销售部那边谈,不瞒你说,大家陈部长对你可是很感兴趣的呢。”

  听肖若愚这么一说,赵国阳就稍稍有了些底。

  九十年代谈生意,很多时候人家并不看重你企业的实力,也不看重你是否能言会道。

  他们更看重的,是你有没有门路,找不找得到说上话的人。

  所以说,肖若愚他们部长的一句话,显然要比赵国阳费事巴巴的去和沙钢集团销售部的人说半天都要强得多。

  跟着肖若愚进了沙钢集团的技术部的大办公室,赵国阳就是眼前一亮。

  偌大的办公室里,整整齐齐排列着七八十张办公桌,几十名技术人员正在自己的桌子面前写写画画,个个都没闲着。

  不时有几个技术人员凑到一起,互相交流几句,讨论一些工作上的事宜。

  虽然今天周末应该是休息,但是这些加班的技术人员脸上,却看不到任何加班的怨怼。

  这样一个集思广益,积极进取的气氛,和赵国阳前世见过的一些研究机构也差不多了。

  看得出来,这沙钢集团能够屹立全国民营企业之巅十多年,其在管理方面的超前性还是很值得称道的。

  就在赵国阳暗暗点头的时候,一旁的肖若愚就碰了碰他的肩膀道:“国阳,看到没,那就是我的办公桌。”

  顺着肖若愚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办公室西边的角落里,有一张摆放了盆万年青的桌子

  看到之后,赵国阳就忍不住撇了撇嘴道:“啧啧,这玩意你还没养死呢?我也真是服了你了!”

  “哈哈,你这是什么话。这‘小青’可是陪了我五年的宝贝。以后还要陪我好长时间呢,怎么可能养死?”肖若愚乐呵呵的说道。

  对肖若愚年纪轻轻就喜欢养花草的癖好,昔日的赵国阳一直颇多腹诽,在大学的时候,就挤兑过他好几次。

  不过此时见了这株万年青,赵国阳倒是没有了原本的腻歪感觉,反倒觉得有些亲切。

  “早知道你小子玩弄花草的兴趣不减,这趟去桑巴国的时候,就该给你带几株仙人掌了。”

  “我靠,你小子不早说!”肖若愚闻言,就有些急切的拉了赵国阳一把道,“下次去的时候,一定要给我带几株,千万别忘了!”

  不过是个玩笑,这家伙居然还当真了,赵国阳刚准备笑话他几句,旁边就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小肖,这位就是你说的那位大学同学,赵研究员吧?”

  赵国阳闻声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头发捯饬得油光可鉴,面色白净,长着对丹凤眼的中年男子,正微笑着看向自己。

  肖若愚则快步上前,连忙给中年男子先容道:“是是是,陈部长,这位就是我和您说的大学室友赵国阳了。”

  “他是大家江南省机工委的‘特别研究员’,宁海市大型国企宏达机械厂的技术科科长,我和你说过的……”

  “国阳,这位就是大家沙钢集团技术部的陈部长了。”

  中年男子显然对赵国阳的身份挺好奇的,听了肖若愚的先容,也十分客气的和赵国阳握了握手。

  同时他还不忘揶揄一下自己的部下:“小肖,咱们省机工委已经改组成机械电子工业厅了,这事儿你怎么又忘了?赵研究员,你说是吧?”

  “是是是,我这记性就是不好。陈部长你明明昨天还和我说起过的。”肖若愚自然是一个劲的点头。

  听了这位陈部长的玩笑话,赵国阳对这人就生出了几分好感。

  身处技术部部长,可能还是副厂级干部的高位,能够和下面的人打成一片,没什么架子,显然这位陈部长在某些方面做得还是很不错的。

  寒暄了几句之后,这位陈国林陈部长就对赵国阳伸手邀请道:“赵研究员,你远来辛苦,先到我办公室坐一坐,喝杯茶,小肖,你也过来!”

  听了陈国林的邀请,赵国阳自然是道谢应从。

  他看得出来,这位陈部长是个很随和的人,和他打好交道,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在陈国林的办公室,赵国阳就一脸坦诚的跟他简单说了下自己的来意。

  “陈部长,早就听闻沙钢集团在国内特种钢这一块实力强劲,也一直想和贵厂合作,只是苦于无人推荐。”

  “上次在金陵市,老师的家里,巧遇了我这位老同学,才知道他原来就在沙钢集团任职,这倒真是巧了。”

  “呵呵,赵研究员太客气了。”

  陈国林笑了笑道:“咱们沙钢集团这些年,发展确实不错。但是这些成绩,也离不开省内一些大型国企的支撑和帮助。”

  “就像原来的金陵汽车厂,每年给大家的订单都不是小数目。你们宏达机械厂,能够有意向和大家合作,大家肯定是举双手欢迎的……”

  听了陈国林的这话,赵国阳心里就是一喜。

  金陵汽车厂,不就是现在的金陵汽车集团企业吗?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层渊源,有些话倒是好说了许多。

  想到这里,赵国阳就跟着说道:“陈部长这么说起来,那大家就真的不是外人了。我虽然不在金陵汽车集团企业任职,但也在他们那儿挂了个名……”

  赵国阳一边说,一边将口袋里那张金陵汽车集团企业“特别研究员”的证件拿了出来,递给了陈国林。

  陈国林带着几分讶异的接过这张做工考究的证件,认真翻看了一下,不免倏然而惊。

  以陈国林的见识,这种证件的真假,自然是瞒不过他的眼睛。

  愣了一会儿,他这才充满惊叹的说道:“赵研究员,你这也太夸张了吧。除了咱们省机械电子工业厅,你究竟还有多少‘特别研究员’的头衔啊?”

  听了这个问题,赵国阳微微一笑,倒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将自己挂了名的几个单位、部门讲了讲。

  “嚯,国家机械电子工业部、松江市,江南省机械电子工业厅、松汽集团、金陵汽车集团企业,赵研究员你这……”

  听完了赵国阳的言语,陈国林眼睛都直了。

  虽然知道自己这番话可能有自买自卖之嫌,但是赵国阳也没办法。

  毕竟,待会儿他还要和人家谈桑巴国那儿的铌钽矿的相关事宜,要是不能取信于人,让对方心悦诚服,那谈起来难度可不小。

  肖若愚之前对赵国阳的情况知道些,但也不是很详细,此时看到他拿出的证件还有说的那些单位名头,这家伙的嘴巴就长得老大,几乎能吞下个鸵鸟蛋了。

  “不是吧,国阳?你这大学毕业才一年,就已经成仙了吗?简直不可思议!”肖若愚忍不住开声道。

  身为领导的陈国林定心比肖若愚要高多了,惊讶之后,也就恢复了镇定。

  他深吸口气,颇为感叹道:“上次听小肖说,赵研究员你对钢材方面很有一些研究,我还有些将信将疑,现在看来,他肯定是低估你了。”

  “不管怎么说,就凭赵研究员你这么多‘特别研究员’的头衔,咱们今天这个合作也要好好好谈一谈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688/186969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