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297章 沙钢集团的领头人

第297章 沙钢集团的领头人

  有句古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办公室里,赵国阳将一堆“特别研究员”的头衔亮出来后,陈国林对其简直惊为天人,说话态度更加客气了几分。

  “赵研究员,上次听小肖说,你对钢材冶炼方面很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不知道你对大家沙钢集团,有多少了解?”

  “在你看来,咱们俩家的合作,又该从何说起呢?”陈国林带着几分敬意的看着赵国阳问道。

  赵国阳闻言,就不紧不慢的开口道:“陈部长,说了你可能不信,对于贵厂和申志荣董事长的了解,我还真挺深刻的……”

  “哦?愿闻其详!”陈国林精神一震,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道。

  赵国阳点了点头,将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娓娓道来。

  “沙钢集团,最早是1975年的时候,自筹资金兴办的一个钢铁企业。当初,贵厂的第一批前辈,仅凭一台小型轧钢机,在周围钢铁强企环绕之下,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到现在,已经发展成整个华东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型钢铁企业。”

  “当初听大家机械学院一位老师,讲起沙钢集团一步步走来艰辛历程,讲起沙钢的前人,当初创建这个厂子的魄力和决绝,大家很多同学都很受触动,很受鼓舞呢……”

  赵国阳这话倒不是信口开河,事实上,金陵理工大学机械学院,确实有一个教冷轧工艺的老师,在课上和大家分享过他对沙钢集团的一些见解。

  此时听了赵国阳诚意满满的话语,陈国林就是一阵击节叫好。

  “哎,没想到赵研究员对咱们沙钢集团了解这么深,可能这就是缘分吧!”陈国林很是感叹的说道。

  一旁的肖若愚也跟着附和道:“是啊,国阳,你这家伙还真是深藏不露呢。当初王刚强老师确实讲过沙钢集团的一些点点滴滴,我早就忘得差不多了,难为你到现在都还记得……”

  陈国林有些迫不及待的拦住了肖若愚的话头,目光直视赵国阳道:“赵研究员,你对咱们沙钢集团还有什么看法呢,能否赐教?”

  赵国阳眉毛不经意的挑了挑,浅笑一声点头继续说道:“呵呵,谈不上赐教,其实说起贵厂近年来的飞速发展,就不得不提一个人,那就是申志荣厂长。”

  听到这里,陈国林和肖若愚脸上都露出释然之色。

  显然,对赵国阳知道申志荣厂长的名字,二人都没觉得有什么意外。

  赵国阳顿了顿接着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1984年,接任贵厂厂长的申志荣先生,根据当时国内已经渐渐兴起的建筑业发展的形势,决定开发生产建筑上必不可少的窗框钢。”

  “当时申志荣厂长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很是引起一番轰动。要知道,窗框钢的生产工艺十分复杂,对质量要求也很高,以贵厂当时区区一个私人作坊的规模,想要生产出这种钢材,谈何容易……”

  赵国阳越说越是投入,脸上也浮现出一丝钦佩之色。

  确实,这个申志荣在当时做出的决定,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这个人,当真无愧一个优秀民营企业家的称号。

  赵国阳在这边侃侃而谈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陈国林的办公室外面,刚好有三五个人走过来。

  本打算进门的几人,听到赵国阳富有感染力的讲述,就都有些惊讶,纷纷停住了脚步。

  看到来人,面对着赵国阳和肖若愚的陈国林就打了个激灵,他刚准备站起身来和来人打招呼,却被对方的一个手势给制止了。

  因为讲得太过投入的关系,赵国阳倒是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他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口水,继续侃侃而谈道:“就在所有人都不看到贵厂在窗框钢的发展前景的时候,申志荣厂长亲自带着技术人员,去松江市新松钢厂学习;没有发电机,就从港城码头的旧船上拆下来了一台柴油发电机;资金不足,就靠自己勒紧裤腰带筹集……”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步一步摸索之中,贵厂终于找到了窗框钢的生产要点,并开始批量生产。就这样,沙钢集团这才攫取到了企业飞跃的第一桶金。”

  “随后的几年,通过不断创新工艺和建立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贵厂的‘沙钢’牌热轧窗框钢很快走俏市场,还经常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

  赵国阳瞥了眼身边的肖若愚,接着说道:“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贵厂没有被眼前的辉煌蒙蔽了双眼,进一步重视技术人员的培养工作。”

  “就好像我这位老同学,也是因为沙钢集团开出的优厚条件,才放弃了保研的资格,加入到贵厂这个大家庭之中。”

  赵国阳说到这里,肖若愚就忍不住插口道:“国阳,你今天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你对大家厂情况的了解,恐怕比咱们技术部绝大部分技术员都多呢。”

  “不过保研的资格,谁能争得过号称学霸的你啊。我是看你先放弃后,这才步了你的后尘好不好……”

  面对肖若愚的揶揄,赵国阳只是付之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看着脸上神情有些奇怪的陈国林,以为对方被自己的这番话给震住了,心中就是一喜,觉得自己可以再接再厉,再说点儿东西,再加点印象分。

  于是赵国阳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开口道:“在通过窗框钢赚到了第一桶金之后,贵厂没有停滞不前,而是继续奋勇直前。”

  “大概在五年之前,英吉利一家名叫比兹顿的钢厂,因为资金不畅的缘故,急于脱手一太二手的电炉炼钢、连铸、连轧短流程生产线设备。贵厂通过几个有合作关系的港商得到了这个信息,申厂长立即就动心了。”

  “以当时国内的炼钢水平,沙钢集团如果引进这套设备,工艺装备水平将立即跃居全国前列,甚至远远超过同行企业。”

  赵国阳话锋一转道:“然而,风险也是同样存在的。沙钢集团五年前还只是一个县办的小钢厂,技术上能否驾驭这样一套具有世界一流工艺水平的设备,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另外,这条生产线的总投资达到3000多万美金,贵厂即使砸锅卖铁,也还有不小的资金缺口。一旦这个项目有个闪失,刚有起色的沙钢将会遭灭顶之灾……”

  赵国阳声情并茂的讲述,让旁边聆听的肖若愚,忍不住巴巴的朝着他凝神望去,口中言道:“国阳,要不是我和你太熟悉了,都要以为你是大家厂里元老级员工呢。”

  “这些事儿,你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啊,也太神奇了吧!”

  赵国阳微微一笑,神色淡定的说道:“沙钢集团的成功,在国内都是大家津津乐道的事。我作为一个国企的技术科长,当然是要深入了解、认真学习一番。”

  对面的陈国林一挥手,阻止了肖若愚的继续发问,颇有兴趣的看着赵国阳说道:“赵研究员,听你这一番精彩讲述,我都有点心痒痒的,你继续说,下面如何呢?”

  赵国阳一看陈部长欢欣鼓舞的样子,心里就是一喜,继续说道:“面对厂里和社会各界的非议和压力,贵厂的申厂长没有任何动摇,他当时提出了一个口号,叫‘进不求名,退不避罪’,下定决心背水一战。”

  “该项目在89年年中开始动工,经过两年多时间的紧张施工、安装,去年6月,贵厂的永新分厂炼钢、连铸、连轧流水线全线贯通投产。”

  赵国阳颇有些振奋的说道:“这个流水线的建成,不仅使沙钢产的能翻了一番,而且使得国内炼钢业的工艺装备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直接缩短了20年。”

  “贵厂的这次大胆开拓,勇于实践,可是被咱们国内很多冶金专家誉为‘共和国钢铁工业第三次革命的样板’!”

  “我在和国家机工委的李老……呃,现在应该是国家机械电子工业部了。

  赵国阳改过口误后继续道:“我和李老在桑巴国一行时聊过这件事,他对贵厂的这个举动也是大加称赞,直言申志荣厂长有气魄、有干劲,是咱们国家很多企业家学习的榜样……”

  “哈哈,这位小同志你说的李老应该就是李克俭主任吧?李老对申某真是谬赞了,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赵国阳话音未落,身后就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他连忙转过头望去,只见一个浓眉大眼,身材高大,气势不凡的中年人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看到这人的模样和气度,赵国阳就大概猜到对方的身份,没有迟疑,立即站起身来客气说道:“您应该就是申厂长吧?我这可真是出丑了,在您面前说这些,那不是班门弄斧嘛。”

  “不过,我对贵厂和申厂长您的佩服,确实是语出至诚!”

  听着赵国阳发自内心的话语,对面这位中年人自然是开怀不已。

  他满脸堆欢的伸出手,和赵国阳右手紧紧握在一起,眼神之中赫然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欣赏之情。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688/186969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