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386章 请教一个问题

第386章 请教一个问题

        办公室里,赵国阳和陈国林聊得十分投机。

        这位陈部长对于采矿设备的材料研究,真是让赵国阳眼前一亮。

        除了挖掘机械之外,包括起重机、输送机、通风机和排水机械等矿业开采所需要的机械设备,陈国林都有一定的了解。

        由于未来苏珊娜那边,可不仅仅是指着这一处铌钽矿赚钱,所以露天开采、地下开采的设备,赵国阳都要提前考虑到了。

        和陈国林的这一番交流,对他来说还真是大有裨益。

        二人这边相谈甚欢的时候,陈国林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这位接起来一听,原来是申志荣董事长已经回来了,已经和胡厂长、马厂长去了宾馆顶楼的包厢,让他带赵国阳赶紧过来。

        唯唯诺诺的听申总说了几句,放下电话之后,陈国林这才注意到挂钟上的时间,早过了下班时间。

        “呵呵,不好意思啊,赵研究员,都下班了,我还没注意呢。”

        赵国阳闻言,哑然失笑道:“可不仅是陈部长你,我也没看时间呢。”

        陈国林打了个哈哈,站起身右手展开,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赵研究员,申总已经和胡厂长、马厂长在包厢等着,咱这就过去吧,可别让几位大佬给等急喽。”

        赵国阳颔首站起来,跟在陈国林身后出了门。

        经过技术部大办公室的时候,赵国阳正好看到肖若愚和那名眼镜妹,一人拿着个饭盒子,正有说有笑的吃着饭呢。

        见赵国阳过来了,肖若愚忙起身和他打招呼。

        这会儿赶时间,赵国阳也没和他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他,晚上下班别急着走,等自己的电话,一起吃个饭。

        肖若愚当然是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应允。

        看到那边眼镜妹偷眼看过来的希冀模样,赵国阳就微笑着加了一句:“把你的朋友也叫上吧,多个人也热闹些!”

        “啊……好好好!”瞥见赵国阳朝着眼镜妹一努嘴,肖若愚大喜过望,暗暗对赵国阳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身旁的陈国林一直微笑着看赵国阳和肖若愚说话,直到赵国阳转过身时,这位陈部长才开声道:“赵研究员,你这个同学最近的表现可是挺抢眼的。在办公室里,得到大家的充分认可呢……”

        赵国阳则连连称是道:“是啊,陈部长,肖若愚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人也聪明,在上学那会儿,成绩就比较突出,搞技术工作,他应该是很合适的。”

        陈国林闻言,就指了指后者说道:“嗯,赵研究员和咱们小肖是大学同学,对他的了解,肯定要比我深刻多了。”

        “这小子啊,确实是个可造之材。下半年,大家技术部有个提干的名额,我正准备给他呢。”

        赵国阳听到这儿,就知道这位陈部长是故意给自己透露了这个消息,再通过自己的嘴,透露给肖若愚,也算是给自己卖个好吧。

        对此,赵国阳自然是心照不宣的对陈部长客气了两句,感谢他对自己老同学的帮助和栽培。

        ……

        沙钢集团宾馆顶楼的包厢,赵国阳不是第一次来了。

        这个包厢,一直是董事长申志荣专用的,用来接待贵客。

        赵国阳还记得上次在这儿吃饭的时候,肖若愚那激动的样子。

        其实不要说他了,就连沙钢集团一般的中层干部,都难得有机会坐在这里。

        本来以宏达机械厂这种小厂子,来个区区副厂长,是根本用不到申志荣亲自接待。

        但是因为有了赵国阳,申董事长特地让人在这个包厢准备了一桌,宴请远道而来的两位客人。

        赵国阳和陈国林赶到的时候,申志荣正和马建、胡军在聊着天。

        几名漂亮的服务员在一旁给三位领导端茶递水,送上饭前的点心、水果,殷勤极了。

        马建虽然也走南闯北,但是这种待遇,他以往在哪都没有享受过,此时,心里就有些感叹。

        确实,说起这沙钢集团,历史并不比自家的宏达机械厂悠久多少,甚至最早时候的规模,也未必就超过宏达机械厂许多。

        但是经过这么些年的摸爬滚打,人家硬是从一个小小的地方自筹资金开办的厂子,发展成了现在这等规模。

        这样的成绩,实在让马建眼热不已。

        “不知道咱们宏达机械厂,什么时候也能像人家沙钢集团一样,能有个跳跃式的发展呢……”马建暗暗思忖道。

        此时,看到赵国阳、陈国林二人进来,马建走出思绪,跟着申志荣、胡军二人一起站起身来相迎。

        一番客套之后,二人也连忙就坐。

        看到陈国林坐到胡厂长的身侧,赵国阳自然坐到另一边,靠着马厂长坐下。

        今天申董事长没有喊太多人,一共就五人用餐。

        看到人到齐了,申志荣就拍了拍手,示意服务员可以走菜了。

        一开始,大家自然是在申总的提议之下,先干了一杯。

        马建的这杯酒干得最快,让申志荣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马建客气的对申总笑了笑,以示敬重。

        放下酒杯,申志荣就看了看陈国林,笑着调侃道:“国林,是不是和小赵同志聊得太投机了吧,都忘记时间了?”

        陈国林汗颜的应道:“是啊,申总,赵研究员虽然本身的专业不是搞钢铁冶炼的,但是他的一些见解是很独到的,对我启发很大。”

        “这不,每次跟他交流,我都能得到不少启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呢。”

        听了这话,申志荣就认同的点了点头道:“国林,你这话说的一点没错。”

        “前些天,我和中科院院士、北大机电学院教授姬重轩通过一次电话。在电话里,我提到小赵同志的时候,姬教授就是好一阵夸赞呢!”

        “啊,姬教授?”听到这个名字,赵国阳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一个老学究模样的敦厚长者的身影。

        那次松江国际汽车博览会上,赵国阳和这位姬教授,以及李老两位国内的工业方面的大拿,有过颇多交流,给二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只是赵国阳没想到的是,申总和姬教授通话的时候,竟然也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申志荣可能看出了赵国阳的疑惑,就笑着说明道:“小赵同志可不要误会,我和姬教授提起你的名字,主要是因为上次你说的铌钽矿的相关事宜。”

        “你也知道,铌钽金属,在机电方面是有着很广泛的应用的。如果真的要冶炼这两种金属,我当然要多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说起来,国内机电方面的权威,姬教授绝对是独一份,无人能出其右啊。我向他咨询这方面的情况,自然是无可厚非吧?”

        申志荣这么一说明,赵国阳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感情自己上次和这位申总提到自己能搞到铌钽矿石后,他就真的上心了,想要找姬教授了解一下这两种金属在国内市场上的前景。

        这位申总的目光之长远,反应之迅速,让赵国阳都有些佩服。

        饭桌上除了申志荣、赵国阳之外,胡军、陈国林都是知道姬重轩这个名字的,只有马建听得是云里雾里的。

        不过,马建接人待物的经验丰富,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沉默。

        这会儿听申志荣和赵国阳侃侃而谈,他就微笑着在旁倾听,没有想要插嘴的意思。

        注意到马建侧耳倾听的样子,申志荣就暂时歇了口,对他举起酒杯道:“来,马厂长,我敬你一杯。希翼咱们沙钢集团和宏达机械厂,能够有一个长期合作,实现双赢吧!”

        “是是是!有申董事长的关照,我相信是一定会的!”马建闻言,连忙举起杯道。

        几人聊天劝酒的时候,饭菜很快就上来了。

        和大家喝了几杯之后,申志荣就将目光转到了陈国林的身上。

        “国林,前些天,你和我不是提过咱们到厂里在转炉炼钢技术,和连续铸钢技术上遇到的一些瓶颈吗?正好这会儿小赵在,你可以和他交流交流,咱们几个也跟着听一听,学一学!”

        申志荣说完之后,陈国林就连连点头道:“是啊,申总,我正准备向赵研究员请教一下这方面的问题呢。”

        看着赵国阳略带几分迷惑的神情,陈国林就跟着说明道:“赵研究员,是这么个情况。咱们沙钢集团,不是从英吉利购入的那条超高功率电炉炼钢、连铸、连轧生产线嘛?”

        见赵国阳点了点头,陈国林就接着说道:“确实,这条流水线的建成,使咱们沙钢产能翻了一番,工艺装备水平也提高了不少。”

        “但是,上次赵研究员你过来的时候应该也看到了。咱们这条流水线生产出来的连铸胚件,都是比较笨重的钢板,输出的板胚也比较厚。这就使得热轧机架的数量,一直居高不下,在成本上很难控制。”

        陈国林深锁眉头叹道:“虽说目前咱们沙钢集团的这条生产线,在全国都算领先的,但是仅仅从生产出来的铸胚质量来看,咱们这条生产线,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这段时间,我和技术部的同事,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看是不是能够精益求精,将产品质量和工作效率再提升一个档次……”

  /shu/38688/204937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