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398章 被板砖给拍了

第398章 被板砖给拍了

        ?/ya?????????4?? ){?v??(z?????(^k!???q>~wi ?cb?m????拥挤的羊城火车站出来,看着街头穿着清凉服饰,匆匆而行的行人,赵国阳的心里就生出了一丝感叹。

        重生之后的短短大半年时间,这已经是他第四次踏足羊城这个城市了。

        但每次来这里,周围的环境仿佛都在发生着变化。这些变化或许不大,但绝对是清晰可见。

        自从改革开发的春风吹满神州大地之后,华夏南边的门户羊城,就成了全国各地劳动力的汇集地。

        国人对于“南下淘金”的热情,绝对要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高涨。

        羊城这个城市,可能是九十年代全国最繁忙的一座城市,其商业化的程度,甚至比之京城、松江市,都要略胜一筹。

        在这个生活节奏飞快的城市里,可以说到处都是机会,但也存在着一些丑陋不堪的现象。

        这不赵国阳刚刚从火车站出来不远,就看到前面花坛处,有个留着中分头,贼眉鼠眼的家伙正趁着一个老年人休息打盹,将放在身旁的包拎起来就要走。

        这种小偷小摸的事,哪里都有,尤其是在车站等人流量密集的地方,既然看到了,他肯定是要管一管。

        “喂,你在干嘛,放下包!”赵国阳见状马上大声喝道。

        老人似乎被惊醒,抬头正好看到这幕,赶紧一把抱着包嚷嚷道:“你拿我的包干啥?”

        “叫个屁啊,拿错了!”中分头嘟囔着放下包,然后面带几分恼怒走过来,指着赵国阳破口大骂道:“扑街啦你!关你什么屁事,是不是皮痒啊!”

        赵国阳面色微冷,抓住对方手指狠狠一掰喝道:“怎么着,偷东西还能这么理直气壮,你当自己是谁呢!”

        “啊呀,疼疼,松手松手啊!”中分头顿时半跪着叫道。

        赵国阳沉声说道:“你这么大个人,有手有脚的不去工作,干这种下三滥的勾当,以后别再被我看到,不然送你去坐牢!”

        说罢,赵国阳手上加了几分力,然后往前一推,弓着身子的中分头顿时摔了个四仰八叉。

        “死扑街,敢管老子的闲事,你特么的欠揍啊!”中分头涨红了脸,从地上爬了起来,挥拳就冲赵国阳砸了过来。

        要知道重生之后,赵国阳的身体素质可是要比之前强出了一大截,所以面对这个瘦猴似的家伙,根本是毫无压力。

        只见他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中分头的拳头,然后用力一扭,将其胳膊直接别到了背后,跟着抬脚毫不客气的踹了过去。

        噗通!

        中分头一头栽倒在地上,被踹了个狗啃泥,也不直到是嘴唇破了还是牙齿松了,满口都是血。

        “嗨,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嘛!”

        “就是就是,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打人可不对啊!”

        “那人都被你打出血了,搞不好要出事哦!”

        就在这时,从旁边忽然围上二三个人,看似劝架一般拉扯着赵国阳,让他不好再动手。

        “我说你们抓着我干嘛,把那家伙送派出所啊!”赵国阳看着这几个人的架势,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与此同时,对面那跌坐在地的中分头,已经重新站了起来,擦了把嘴角的血迹,如凶神恶煞一般朝自己走来。

        赵国阳警惕之心大起,一边挣扎一边喝道:“这家伙是小偷,我要通知执法人员!”

        “他是小偷,偷什么了?大家没看到啊,就看到你打人了!”

        “就算是小偷,你也不能随便打人吧,万一打死了你也是要偿命啊!”

        看似劝阻的几个人依然是不依不饶的拉着赵国阳胳膊,那个中分头则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嘴角露出一抹狞笑道:“扑街仔,竟然敢打老子,非得给你放放血,让你知道多管闲事的下场!”

        此时此刻,赵国阳哪里还会看不出,这几个拉劝的十有**就是中分头同伙,见势不妙,才会站出来帮忙。

        “松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赵国阳后退几步,挥舞着双臂,带着几分怒容的喝道。

        “好好,大家松,你们打死打活关大家屁事!”

        “少年郎,真是冲动啊,要吃点苦头才会做人!”

        “刀子可不长眼,万一捅到关键部位,可是要命哦,你还是赶紧走吧!”

        这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推拉赵国阳,似乎在给中分头创造下手的机会。

        “想跑,往哪跑!”中分头挥舞弹簧刀,快步冲上来怪叫道。

        “滚!”赵国阳见状猛然发力,抬腿直接踢在中分头手上,将他弹簧刀都给踢飞了,跟着抽出手臂,五指捏拳重重落在后者脸上,让中分头顿时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就在这时,旁边原本拉劝的一个家伙,突然从包里掏出块板砖,嘭的一下子狠狠砸在赵国阳脑门上。

        这记重击让赵国阳愣了楞,直到一缕粘稠液体滑落到眼帘,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拍了。

        此时,那个差点被偷了包的老头总算反应过来,大声喊道:“快来人啊,救命啊,抢劫了,杀人了!”

        那几个家伙原本还想继续下狠手,听了这一嗓子,都缩了回去。

        看着昏倒在地,脸色苍白的赵国阳,几个人对视一眼,不敢久留,立即撒丫子就跑。

        “靠,tm的居然会被板砖给拍了,真是大意了……”迷迷糊糊看着对方跑路,赵国阳脑袋一阵晕眩,终于昏了过去。

        片刻之后,车站的治安管理人员闻讯而来,只不过没抓到行凶者,只有救助赵国阳这个伤者了。

        ……

        羊城火车站旁边,一辆捷达车的后排,梁红军正焦急的看着手表。

        “小张,你确定金陵市开过来的这趟k288列车,是中午十一点到吗?怎么这都十二点半了,还没个消息呢?”

        听着梁红军的疑问,前排的司机小张就转过头,认真的回答道:“梁总,我刚刚下车已经打探过了,这k288列车肯定是十一点到的,而且已经到了好一会了!”

        “那怎么会还没消息?难道说,我错过了?”梁红军有些茫然道。

        “不行,我得打电话回厂里问问。别国阳没找到我,已经赶去厂里了,我还在这儿傻等。”

        梁红军拿起新配的移动电话,刚准备给厂里的传达室拨个电话询问一下,电话就突兀的响了起来。

        听着这急促的电话声,梁红军的心里莫名就是一突。

        他急急忙忙的按下了接通的按键,里面就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喂,你好,请问是四羊集团梁红军梁总吗?”

        “是我是我!你是?”梁红军连连应道。

        电话那端,确定了梁红军的身份之后,就继续开声道:“梁总,我是火车站派出所的张广义啊。”

        听了这人自我先容时颇有底气的样子,梁红军就猜到了对方肯定是派出所的干部,当下他就连连应道:“啊,张所长,您好您好。”

        张广义没有否认梁红军的叫法,显然就是默认了,跟着说道:“梁总,有个事要跟您确认下。您是不是认识一个叫赵国阳的同志?”

        “认识认识,他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大家四羊集团的合作伙伴。今天我和他约好了,在火车站这儿接他来着。怎么,是他没找到我,请您给我打电话的吗?”

        梁红军这话问出来之后,对面的语气就有些尴尬。

        “这个……是这样,梁总,赵国阳同志他……他下了火车之后,被人打昏了,现在正在医院,大家派出所的人,在核实情况的时候,在他身上找到了你的名片,这才给您拨打了这个电话!”

        “什么!你说什么?”梁红军失态的大叫一声,整个人如闻晴天霹雳。

        对面的这位张所长听了他的叫声,连忙安慰道:“梁总,您不要急,根据医生的初步检查,赵国阳同志只是因为头部受到击打,暂时晕厥过去,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张所长的这句话,总算让梁红军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

        他长长吐了口气,开声询问道:“张所长,谢谢您这个电话,不知道国阳他现在在哪个医院,我现在就过去看他。”

        “呃,应该的,应该的。”

        张广义咳嗽一声道:“他目前在羊城市第三人民医院。那儿有大家火车站派出所的同志在处理,梁总您过去打听一下,应该就能找得到。”

        “好,那我现在就过去,麻烦张所长你了!”梁红军感谢了这位张所长两句,匆匆挂断了电话。

        “小张,快快,去羊城市第三人民医院!”搁下电话,梁红军立即对司机小张叫了一声道。

        “好的,梁总!”小张刚刚从领导的通话之中,已经大概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儿,当下也不废话,直接方向盘一转,油门一加,呼啸而去。

        看着周围建筑飞也似的往后退去,梁红军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

        赵国阳被打昏正在医院的消息,对他来说实在太突然了,让他刚刚有些方寸大乱。

        此时,稍微沉着下来之后,梁红军慢慢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对于赵国阳这个忘年之交,梁红军应该说是已经是非常熟悉了,对他的近况,梁红军也一直有关注。

        明面上,这个年轻人虽然只是宏达机械厂这个小厂子的一个中干,但是他的实际影响力,那就太惊人了。

        不说别人,单单国家机械电子工业部的李克俭李老,就非常看重赵国阳。

        这要是他真在羊城出了什么问题,梁红军担心李老怕是会对自己,对四羊集团兴师问罪了。

        “不行,这事儿得尽快和李老汇报一下,万一国阳真有什么不测……”

        “呸呸呸,乌鸦嘴!”梁红军作势打了自己一下,还是拿出了移动电话。

  /shu/38688/205754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