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422章 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第422章 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老板娘,你这套家具,摆在这应该有几年时间了吧?你看上面都积了一层灰了。”赵国阳在乌木家具上,摸了一把灰,递到老板娘面前道。

        “啊,这个……”前一刻还在卖力自夸的老板娘,被赵国阳的一个动作,搞得哑口无言。

        看看老板娘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样子,赵国阳就慢条斯理道,“这样吧,我呢,挺喜欢这种与众不同的玩意儿。这套家具,五千块钱我要了!”

        说实话,也正是因为赵国阳懂行,才会开出这个八九不离十的价格,否则换个不懂的,能给一千就顶天了!

        “啊,五千块?”听了这话,老板娘涂满了粉的脸上,就有些变色。

        “大兄弟,你这个价压得也太低了吧。我这成本也不止五千啊,你看七千……”老板娘比划了个数字道。

        “一口价,五千五百块!再多,我就不要了!刚刚那家叫‘圣龙’的店里,好像也有一套不错桌椅,我再去看看……”赵国阳作势要走。

        “别别别,别走啊,老板!”

        老板娘赶紧一把拉着赵国阳,肉疼的思考了半天,终于咬了咬牙说道,“成,五千五就五千五,正儿八经的成本价给你,一分钱都赚啊!”

        “不过,老板你以后可得多给我先容先容生意,有什么需要的来我店里买啊,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这套乌木家具只适合放在客厅或者书房,家里还缺床铺和餐桌什么的,见这个老板娘也爽快,赵国阳就点了点头,随手指了指旁边的说道:“这样,那边两个床,还有这个餐桌我也要了,你算算吧。”

        老板娘顿时满脸笑容的算了下,报了个数出来。

        赵国阳点点头,也没再还价,拿起纸笔,写了个地址给老板娘道:“那麻烦你让人把家具送到我家,钱的话,我先给你一千定金,剩下的货到付款,行不?”

        “行行行!”老板娘好不容易把烂在手上的这破乌木家具给原价处理掉,顺带还卖其他家具赚了钱,怎么可能说个“不”字?

        搞定了家具的事儿,赵国阳志得意满的回了一趟家。..

        由于老妈现在已经在电信局上班,白天家里这会儿是一个人没有。

        无奈之下,赵国阳只能拿了一床被子和棉褥,又回了自己新装修好的屋子里,等候送家具的人上门。

        下午,“月星家居店”的老板娘,亲自领了三个伙计,将东西给搬到了赵国阳的家里。

        看着装修得漂漂亮亮的大房子,老板娘就是一阵羡慕。

        赵国阳倒也没亏待了她,除了货款外,还给了她五十块搬运费,另外还给了三个安装伙计一人一包“红塔山”,让几人是连声称谢。

        送走了老板娘,赵国阳把棉褥铺上之后,往上面一趟,感觉棒极了。

        躺了一会儿,赵国阳就想起了件事来,他沉吟了片刻,拿起手机拨通了松江市机械电子工业局梁晓峰的电话。

        没等多大会儿,电话就被接通了,梁局长沉稳的声音随之传来。

        “喂,你好,哪位?”

        “梁局长,是我啊,赵国阳!”赵国阳开声道。

        听到是他打来的电话,梁晓峰就是一喜:“哈,国阳?你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上次不是听你说要去羊城参加什么车展的吗?”

        “呃……梁局长,车展已经结束了,我今天刚回的家!”赵国阳说明道。

        聊了几句,赵国阳就笑着讲出了自己的来意。

        “梁局长,是这么个情况。上次听郑局长提过,你们松江市不是有个矿山机械设备厂,因为经营不善,快要倒闭了嘛。”

        听到是为这个事儿,梁晓峰立马来了精神,他忙不迭的点头道:“对对对,有这事儿,前天我和郑局通电话的时候,她还跟我说起这事儿呢。”

        “听她说,好像南韩那边,有个大企业想收购咱们这家矿山机械设备厂,但是提出了不少条件。”

        “郑局长准备这周末,亲自跟李兆和厂长一起,会一会这帮南韩商人呢,问我有没有空一起……”

        “啊……”听到这里,赵国阳心里就是一咯噔。

        他不再迟疑,赶紧将自己的打算一五一十的和梁局长说了出来。

        赵国阳干脆的说道:“梁局长,是这么个情况。上次您在饭桌上说了这事儿之后,我回去就和桑巴国的合作伙伴沟通了下。”

        “她呢,对咱们松江市的这个矿山机械设备厂也很感兴趣,准备周末过来考察考察,谈谈收购的事,您看这……”

        “啊?”梁晓峰闻言,就是一怔。

        上次吃饭的时候,他和郑红霞确实请赵国阳帮忙出出主意来着,只是赵国阳没有完全答应下来。

        这小半个月没有联系,梁晓峰以为赵国阳都要把这事儿给忘了呢。

        谁知道,人家小赵同志是个实在人,真把这事儿放心上了。

        想到这里,梁晓峰就拍着胸脯说道:“没问题,国阳。你尽管让你朋友过来好了。”

        “既然确定了要把厂子盘出去,我觉得盘给你肯定更靠谱。听郑局长说,南韩这个企业的人,都快拿鼻孔看人了,我对他们可是没有任何好感。”

        赵国阳“嗯”了一声,不经意的问道:“那梁局长,你看我要不要给郑局长去个电话,把这事儿和她说一声?”

        “嗨,这个就不必了,待会儿我给她挂个电话,和她说说就成!”

        梁晓峰突然想起了什么,跟着问道:“对了,国阳你桑巴国的那位朋友,是这个周末过来?”

        “对对,周六晚上到,周日的话,大家有时间,可以去拜访一下咱们松江市的这个矿山机械设备厂。”赵国阳应道。

        “那好!”梁晓峰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星期六直接来大家机械电子工业局招待所,我给你开两个房间。你和你朋友晚上住下,第二天跟我的车,咱们一起去矿山机械设备厂,怎么样?”

        “成,成!就是太麻烦梁局长,休息天都得加班了。”

        “嗨,有什么麻烦的!自家兄弟嘛!”

        梁晓峰哈哈笑道:“那就这样了,我这就给郑局长通个气!”

        “好,好,梁局长再见!”赵国阳说笑了两声,挂断了电话。

        将大哥大放在一旁之后,赵国阳想到刚刚得到的这个消息,心中隐隐就有些不安。

        说起来,在那次和梁晓峰、郑红霞等几位吃过那顿饭之后,他对松江市矿山机械设备厂这个企业,还是做过一番了解。

        从赵国阳得到的情况来看,这家企业的经营状况不善,其实和他们的生产制造水平高低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只是在经营策略上出了问题。

        松江市矿山机械设备厂,目前面向的主要是国内市场。

        然而,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正是国内矿业开采发展的一个井喷时期。

        这种矿山机械设备厂,全国各地几乎是一窝蜂上马了好几十个,每个省,怕是至少都有三五家。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靠国内市场吃饭的松江市矿山机械设备厂,自然受到的冲击最大。

        虽然你松江市矿山机械设备厂,在国内来说企业规模大、产品质量好,但是你的价格也高啊。

        在国内的竞争环境下,质量和价格是并重的,在质量差不了太多的情况下,大家则更关注产品价格的低廉与否。

        在赵国阳看来,松江市这个矿山机械设备厂如果好好搞一搞,将产品结构调整一下,朝着“高精尖”的方向努力,去突破国际市场的话,还是大有作为。

        虽说和jb、久保田这样的重型机械巨头比起来,松江市矿山机械设备厂的生产能力、技术水平是差得远。

        但是在拉美、非洲这些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则未必没有生存的空间。

        说起来,拉美、非洲在重型机械工业方面的水平,比国内还要差了许多。以松江市矿山机械设备厂现有的水平,拓展他们那边的市场是足够了。

        本来,赵国阳已经将收购完成之后,这松江市矿山机械设备厂应该走的路,都给想好了。

        谁曾想,这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棒子国的企业突然冒出来要掺和一脚,让赵国阳心里颇为不爽。

        说实话,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棒子国在工程机械方面的优势,对比国内企业其实并不明显。

        赵国阳估摸着,对松江市矿山机械设备厂有想法的,无非就是斗山集团、现代工程机械集团这两家比较出名的工业企业罢了。

        但要是真让他们收购成功,那以棒子国目前国内工业水平高速发展的趋势,未来说不定就成为国内工程机械的强劲对手。

        思忖至此,赵国阳心里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哪怕花再大的代价,也要争取将松江市矿山机械设备厂给保下来。

        ……

        转眼间,一周就过去了。

        从羊城出差回来的这个星期,赵国阳算是难得的清闲了几天。

        周五,赵国阳早早和沐厂长请好了假,下午开了车,出发前往松江市。

        沐爱军现在对赵国阳基本上是有求必应。

        他是知道赵国阳的能力,也知道这个年轻人未来肯定不止宏达机械厂这一份事业。

        与其约束限制他,让他对自家厂子离心,倒不如对他放任自由,只要他能不忘厂子这一块,就成了!

  /shu/38688/207475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