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458章 “四面楚歌”的滋味

第458章 “四面楚歌”的滋味

        “刚刚贺副厂长就咱们厂里要不要在南粤省、闽南省设立直销点的事,提出了自己意见,我认为,他的这个初衷还是好的,是为了咱们厂里的利益着想。”

        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马建慢条斯理的开声道。

        贺菊生对马建这个人并不了解,因此在听了他的开头的一番讲述之后,眼睛就是一亮,感觉这位马厂长好像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然而,他脸上的笑容刚刚绽放出来一半,就被马厂长下面跟着的话语搞得直接凝固在了脸上。

        “虽说贺副厂长的初衷没错,但或许是长期从事农业工作的缘故吧,他对企业生产营销方面的经验不够,一下子还不太适应这个角色的转变,考虑问题自然也就片面了。”

        马建斜睨了贺菊生一眼,继续说道:“其实说起直销点这个事儿,最早就是从农业方面传出来的。”

        “大家或许也都听说过,过去咱们国家几个农业大省的供销社,都在一些重要的省份设有特色农副产品直销点。”

        “每当经济作物丰收之后,这些农业大省的农副产品,就是通过这些直销点,销往全国各地的。”

        马建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在座的几个大佬就都纷纷点了点头。

        确实,直销点这个名词,在国内最早兴起就是因为农业方面。

        随着共和国的工业发展起来之后,一些厂家,也渐渐引进了“直销点”这个概念。

        他们开始在一些经济发达、购买能力强的省份或地市设立这种办事处性质的“直销点”,直接负责一个地区产品销售。

        现在马厂长讲起了这个名词的来源,有意无意的嘲讽了这个贺副厂长在搞农业工作的时候,专业就不精通。

        果不其然,在马建说出这番话之后,贺菊生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

        他的目光在马建和王有昌二人身上游离不定,心里是暗暗直骂娘。

        妈的,这宏达机械厂的两个副厂长,都有毛病吧?这王有昌护犊子,帮着姓赵的小子也就算了,他马建也跑过来掺和一脚,是几个意思?贺菊生愤愤不已的想道。

        马建可不管贺菊生有什么反应,毫不客气的接着道:“大家知道了直销点这个词的出处,自然也应该知道它对销售方面起到的作用和贡献。”

        马建一本正经的说道:“可以毫不夸张说,咱们以制造业为生的企业,设不设立直销点,是有天壤之别的。”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吧!鲁东省的‘领先轮毂厂’,和浙东省的‘玉环轮毂厂’大家可能都有所耳闻吧?”

        听了马厂长的这话,旁边的连红军就“唔”了一声道:“这两个厂子我都听说,好像‘玉环轮毂厂’的厂长,之前就是‘领先轮毂厂’出来的……”

        “老连说的没错,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马建点了点头道:“按说这两家厂子,无论从底蕴还是规模来说,肯定都是鲁东省的这个‘领先轮毂厂’遥遥领先的。”

        “然而,‘领先轮毂厂’在这些年和‘玉环轮毂厂’的竞争中,却渐渐被其反超并越甩越远,到现在,‘领先轮毂厂’几乎只有苟延残喘的份儿了……”

        “明明是实力更强的企业,为什么会落得如此地步呢?其中的一些客观因素当然很多。”

        “但是在我看来,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玉环轮毂厂’在全国各大工业城市,都设立了直销点,而‘领先轮毂厂’,则没有这么做……”

        马建的这番话说完之后,会议室里的几人就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显然,大家都在消化马厂长说的这个例子里,反应出来的深层次原因。

        “恩,老马说的这事儿我也听说过!”

        一直稳坐钓鱼台的沐爱军闻言,也点头附和道,“这个‘领先轮毂厂’的厂长,是我以前一个战友,因此对他们两家的竞争,我多多少少也有所耳闻。”

        “几个月前,我这位老战友和我通电话的时候,就颇为懊恼,说是自己当初在销售策略上的转变晚了一步,以至于满盘皆输。”

        沐厂长的这番言论,无疑是对马建举例的完美补充。

        在他说完之后,贺菊生的脸色就更白了几分。

        以他这么多年在机关里的经验阅历,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看不出来沐厂长的态度,那真是白混了。

        一想到自己被沐厂长和两个副厂长同时反对,贺菊生看向赵国阳的目光之中,就充满了嫉恨。

        在贺菊生看来,自己今天之所以出这个丑,完全就是因为赵国阳这家伙。

        要不是他在开会的时候恰好赶回来,哪有后来这么多的事儿啊。

        再一个,这老王和老马也忒不是个东西了,他们这样力挺这赵国阳,到底是想干嘛,难道自己还猜不到吗?

        不用说,这两个副厂长肯定是想要给自己来个下马威,杀杀自己的威风。

        否则的话,他们凭什么为一个小年轻得罪自己这么一个三把手?

        贺菊生在这边暗自腹诽不已的时候,坐在他侧对面的赵国阳,却是一脸的平静淡然。

        他当然知道这个贺厂长已经恨得自己牙痒痒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只不过是这家伙咎由自取而已。

        赵国阳能看得出来,这个贺菊生在企业经营理论上面,还是有那么点水平。

        只是可惜,他的理论水平没能和实际结合起来,以至于说出来的这些建议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就这样的水平,也想要打压自己,这个贺菊生未免想的也太美了。

        赵国阳对于现在厂里面的人事状况是心中有数的。

        厂里领导班子之间非常融洽,无论是沐爱军还是张志忠,亦或是马、王两位副厂长,相互之间关系都处得非常不错。

        一句话概括,沐厂长负责统筹管理;张志忠负责党务、人事;马厂长负责采购、销售;王厂长负责生产、技术。

        再加上自己这个万金油不时这儿出出主意,那儿帮帮忙的。

        可以说现在厂里的领导班子,在团结性上来说是完全没有问题。

        这个贺菊生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就想借着这个会议的机会来打压自己,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只能是死路一条。

        “菊生同志,你刚刚加入大家宏达机械厂,一些情况还不大了解,说话的时候就要注意。”

        听着沐厂长不轻不重的批评,贺菊生臊得脸都没处搁了。

        接下来,沐厂长又和大家谈了谈工作分工的事儿,本来对此期待甚高的贺菊生,又一次感到悲催了。

        沐厂长以他初来乍到,具体情况还不熟悉的借口,直接让他协助张志忠管人事去了。

        要知道,人事这种东西,那历来都是一把手说了算的。

        在宏达机械厂,沐爱军就是一把手,张志忠很多时候都是唯他马首是瞻。

        沐爱军让贺菊生去帮张志忠分管人事,无疑就是把他暂时挂了起来,可以说,这是对他彻底无视了。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赵国阳却再次被沐爱军加了担子,给了他一个协调设立直销点的任务。

        从沐厂长口中听到最后这个决议的时候,贺菊生感觉太阳穴突突跳,差点儿血管都给气爆了。

        但是他也没办法,沐爱军是厂长、一把手,他说的话,分量实在太重了。

        沐爱军决定了的事儿,就算是张志忠,也不大可能提出异议。

        更何况今天会上的情况,贺菊生也已经看到了,除了马、王这两个副厂长对自己颇为冷淡之外,张书记对自己的感官好像也不怎么的。

        可怜的贺菊生第一次参加厂里的班子会议,就体会到了“四面楚歌”的滋味,这和他之前臆想的意气风发结果完全是南辕北辙。

        散会之后,贺菊生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气鼓鼓的推桌而去。

        看着这家伙的背影,沐爱军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不悦之色。

        而一向以老好人形象示人的张志忠,眼皮子也跳了跳,难得露出了不快的神色。

        看到贺菊生吃瘪,连红军是最高兴的那个。

        本来他以为这个贺菊生来了之后,自己这个副厂级干部暂时泡汤了。

        谁知道从今天的情况来看,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自大狂嘛,他这一来就把四个厂级干部全都得罪了,以后在厂里还能讨得了好?

        这贺菊生要是一直被沐厂长挂起来,连红军就感觉,自己的机会可能又重新出现了……

        几个人各自想着心事的时候,马建和王有昌这两个老“冤家”,倒是和往常没什么两样,继续相爱相杀的互怼起来。

        “嗨,我说老王。刚刚厂长的话你听到了吧?国阳可是要帮我把直销点的事儿给定下来的。这几天,技术部那儿,你可别给他交代太多的事儿啊!”

        马建点了支烟,摇头晃脑的说道。

        王有昌闻言,白眼儿就是一翻:“老马你这是说胡话了吧?不管厂长给国阳分配了什么任务,他都是大家技术部的,轮不着你来安排!”

        “哎,老王你怎么不讲道理呢!”马建不满的扬起了眉毛。

        眼看着两位大佬又要吵起来,赵国阳连忙咳嗽一声,对沐爱军道:“沐厂长,各位领导,您几位稍等一下,我去车上拿点东西给你们。”

        “拿点东西?什么东西?”听到这里,沐爱军就是一阵迷糊。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688/210950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