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709章 最后一站:南非

第709章 最后一站:南非

        比勒陀利亚机场,经过七八个小时长途跋涉的“华夏——非洲贸易投资促进团”,总算抵达了目的地。

        和世界上很多国家不同,南非足有三个首都之多。

        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是其政府所在地,各国大使馆也大都驻在这里;司法首都、最高法院所在为地为布隆方丹;立法首都、议会所在地为开普敦,它也是南非在国际上知名度最大的城市。

        在飞机做着最后的滑行时,赵国阳就对身边睡眼惺忪的张玉芳提醒道:“张老师,南非现在这个时节可是有些冷,你最好把行李箱的外套拿上。”

        听了这话,张玉芳一下就反应过来。

        她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道:“糟糕,我都忘了这次的非洲之行,还有一个位于南半球的国家,咱们华夏现在是夏天,南非应该是冬季吧?我只带了一件‘的确良’的外套,估计是要挨冻了……”

        赵国阳不以为意的“唔”了一声道:“是啊,张老师。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南非大部分地区属热带草原气候,即使是冬天也不会太冷。首都比勒陀利亚的年平均气温在17℃,最低大概也就是12℃左右。”

        听着赵国阳的这番讲述,张玉芳总算是松了口气。

        “另外,南非的商业还是比较发达,可不是穷山沟,即使你没有带外套,回头出去逛一圈,就有衣服穿了,所以,不用紧张哦。”

        就在赵国阳和张玉芳对话的时候,那边刚刚解开安全带,准备下飞机的“江南省锡山市第一纺织厂”副厂长吉平,就乐呵呵的开声了。

        “赵研究员、张老师,衣服的事儿,您二位就不用担心了。我这次给代表团每位都带了两套衣服,就是防止遇到天气变化!”

        吉平摇头晃脑的开声道:“马上下飞机的时候啊,我就让人将这外套给大家分发下去,保证不会让大家冻着!”

        “唔,吉厂长的这个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哦……”

        旁边经过的张哲科闻言,就笑着调侃道:“咱们这统一穿上你们厂里的衣服,那可是免费帮你们做了一次广告。这广告费,我和鲍司长、赵研究员可以不要,张老师的你总得给吧!”

        “哈哈,一定一定!”

        吉平笑着点头道,“张老师要是有意的话,当咱们厂里产品的代言人,也是没问题的啊!”

        吉平这话自然是说说而已的,他是知道张玉芳是赵国阳的得意下属,这才不轻不重地拍了对方一个马屁。

        当然了,张老师本人性子也比较温婉,在代表团相处了这十来天之后,大家对她的印象也都很好。

        有面子,吉平自然要卖给她。

        几个人这边正聊着的时候,最前面的鲍安俊已经在工作人员的陪侍之下,缓步出了飞机。

        赵国阳透过玻璃往下看了看,只见下方足足开过来了十辆挂着“红旗”的小车。

        “走了,赵研究员,到咱们了!”

        就在赵国阳微微愣神的时候,身边的张哲科就笑着提醒了他一句。

        下了飞机,代表团一行受到了华夏驻南非大使馆一行工作人员的热烈欢迎。

        华夏驻南非大使馆大使朱名扬带队,其身后跟着华夏驻南非大使馆公使张波涛、华夏驻南非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隋亮、工业参赞顾维西、武官处大校武官卫楚青、学问处参赞孟春莹等领导。

        在鲍安俊司长和朱名扬大使握过手之后,赵国阳就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看到朱名扬眼神中的诧异之色,一旁的鲍安俊连忙先容道:“朱大使,这位就是我电话里给你提到的,咱们代表团的副团长赵国阳、赵研究员。”

        “啊!原来是赵研究员,你好你好!”

        朱名扬和华夏驻南非使馆的领导,显然都已经知道了赵国阳做出的成绩,听了鲍安俊的先容之后,就都向他投来了关注的目光。

        和几位领导一一握手之后,赵国阳就安静的站在了鲍司长的身边,聆听着他和朱大使的交流。

        “鲍司长,您这个贸易投资促进团,将最后一站放在了南非,咱们驻南非大使馆的同志,都是相当振奋啊!欢迎,热烈欢迎啊!”

        鲍安俊闻言,就莞尔一笑道:“朱大使太客气了!咱们这个代表团的人可好打发,您和大使馆的同志啊,只要管咱们吃好喝好,就妥了!”

        听了这话,朱名扬和驻南非使馆的几位领导,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站在朱名扬身侧的张波涛公使乐呵呵的开声道:“其他的不敢打包票,这吃喝方面,鲍司长、赵研究员、张会长你们就放心好了,保证不比国内差!”

        作为非洲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南非的经济、物质生活水平,可是可以和西方一些中等发达国家比肩。

        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从人均收入的角度来说,南非在世界上的排名可是非常靠前的,比华夏高出不是一星半点。

        再加上气候宜人、物产丰富的缘故,在南非,几乎你想要吃的东西,都能买得到。

        所以张公使的这番话说出来之后,大伙没有人会怀疑。

        说起来,也正是因为南非这个国家在非洲的特殊地位,华夏驻该国的大使馆,除了正常的几位参赞之外,还多出了张波涛这么一位分量颇重的领导。

        公使,全称为“特命全权公使”或“全权公使”,为外交使节的第二等级,其所受礼遇仅次于大使,但实质地位、职务以及所享受的外交特权与豁免同大使相同,其任命需事先得到接受国的同意。

        而张波涛这个在大使馆中设的公使,与特命全权公使不同。

        他不是使馆馆长,而是使馆中仅次于大使一级的外交官,其任命不需事先取得接受国同意。

        从行政级别上来说,朱名扬大使自然是正厅级干部,而张波涛公使也只是稍逊他半筹,是享受正厅级待遇的副厅级干部。

        比之隋亮、顾维西那几位副厅级、正处级的参赞,他的地位是要高出不少。

        一番寒暄之后,朱名扬大使就和张波涛公使商量了一下,二人邀着鲍安俊、赵国阳、张哲科三位正副团长,各自上了一辆车。

        鲍安俊司长上的是朱名扬大使的车,赵国阳和张哲科自然就是由张波涛负责。

        因为南非的经济发达,汽车在这里是非常寻常的交通工具,华夏驻南非大使馆这里,车子也是一点都不稀缺。

        代表团的二十来人,分别上了十辆小轿车,车队这才鱼贯向着大使馆的方向行去。

        在车上,张波涛和赵国阳、张哲科二人很是聊了一会儿。

        从他的谈吐中,赵国阳能听得出来,这位是外交部比较常见的学院派干部,专业常识掌握得是相当扎实。

        而张波涛显然对赵国阳的兴趣更大一些,在和张哲科聊了聊南非的天气之后,这位就转头看向了赵国阳。

        “赵研究员,你这次‘非洲之行’的事迹,大家大使馆这边的同志们听了之后,可是个个振奋不已呢。大家都盼着你今天过来,给咱们引导工作呢!”

        听到这里,赵国阳就连忙摆手谦虚道:“不敢不敢!张公使您太客气了,我这小年轻,何德何能给咱们驻南非使馆的领导们引导工作啊!”

        张波涛闻言,一脸正色的说道:“赵研究员,我这可不是说的客套话。”

        “咱们华夏驻南非使馆这边,虽说因为南非经济发达的缘故,工作开展一向还比较顺利。但是这两三年里,每年却都是在原地踏步。”

        “就好像商务这一块吧,过去两年,咱们华夏来南非投资的企业、商人,数量就呈现了一个下降的趋势。”

        张波涛头疼的说道:“为这事儿,我和朱大使可是伤透了脑筋。这一次难得有机会,能见到赵研究员你这样一位商务经济方面的奇才,咱们可是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

        见这位张公使好像是来真的,赵国阳就忍不住一阵挠头。

        要说华夏对南非的投资,赵国阳在重生之前其实就有所了解。

        由于南非财经、法律、通讯、能源、交通业较为发达,更拥有完备的硬件基础设施和股票交易市场,它一直都很受大量的国外的投资者的青睐。

        在大量国外资本涌入之后,南非的工业、农业的发展水平,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

        纯技术方面,现在的华夏与之相比,还真不占优势。

        而且,南非由于生活富裕的缘故,其劳动力成本也是非常高的,这也使得国内很多劳动密集型企业,对其望而却步。

        再加上南非政府这两年加强了多国内黄金、钻石等矿藏的国有化保护,使得来南非投资的华商就更少了。

        此时听得张波涛公使说出的难处,赵国阳就暗暗琢磨起来,想着是不是能够帮着稍微想点儿办法。

        看到赵国阳突然有些沉默,张波涛就有些茫然,觉得是不是自己这“攻势”太快,把人家赵研究员吓住了。

        一旁的张哲科经过这十来天的相处之后,对赵国阳已经是颇为熟悉。

        他瞥见赵国阳若有所思的样子,就笑着对张波涛说明道:“张公使,您放心好了,赵研究员正在帮着出主意呢!”

  /shu/38688/230366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