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工业之王 > 第763章 事实绝对不是这样

第763章 事实绝对不是这样

        既然是铁道部贾领导点的名,他思忖了一番,就决定讲一讲国际上铁路钢轨这一块技术的进展。

        思量一番,组织好语言之后,赵国阳就语气平静的讲述道:“众所周知,钢轨按咱们华夏的国家标准,和冶金工业部标准,分为铁路用钢轨、轻轨、导电钢轨和起重机钢轨等几类。”

        “与之相对应的,国际上各个国家自己也都有各自的生产钢轨的标准,其分类方式也不尽相同。”

        “比如英吉利标准的bs系列,日耳曼标准的din系列吊车轨,已经国际铁路联盟的uic系列……”

        赵国阳这会儿讲述的钢轨的分类,在座钢铁企业老总基本上都是了解,当下听了之后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虽然种类繁多,但不管是哪个国家,或是哪个组织的钢轨分类标准,其依据都是大致相当的,就是用每米长的钢轨质量千克数来表示。而这个数据,和钢轨的断面形状,有很大的关系……”

        赵国阳说到这里,主席台上坐在李克俭身边的冶金工业部总工程师林远就暗暗赞许。

        他转头看向李克俭,微笑着低语道:“李老,这位赵研究员在钢轨技术方面的造诣,看上去倒真不错,是个人才啊!”

        李克俭侧过头扫了林远一眼,莞尔道:“林远啊,你这个总工程师都说了是人才了,那他就肯定是了,不过,要我说的话,你这个评价可是有些低估他了……”

        林远不太明白李克俭的意思,茫然的看向了下方的赵国阳,心中暗自嘀咕:“不会吧,难道这个年轻人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能力吗?”

        台下,赵国阳的讲述还在继续。

        “钢轨的断面形状采用具有最佳抗弯性能的工字形断面,有轨头、轨腰以及轨底三部分组成。”

        “为使钢轨更好地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力,保证必要强度条件,钢轨应有足够的高度,其头部和底部应有足够的面积和高度、腰部和底部不宜太薄。”

        “目前咱们国内铁路上所有用的钢轨品种,大都是38、43、50kg/m的碳素钢轨。这种钢轨虽然造价低廉,生产难度也不高,但是其强度、耐磨性、耐压性、抗脆断性和抗疲劳断裂性,都有不如意的地方,很容易出现钢轨损伤的现象!”

        “针对这个问题,我的研究所正披星赶月的研制一种新型的高碳低合金钢轨,希翼能够弥补钢轨易伤损这方面的问题吧……”

        听了赵国阳的这番讲述,台下就有声音低声质疑道:“这个赵研究员的话也太牵强了吧?钢轨的伤损,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这和钢材种类又有什么关系呢?”

        “是啊,这一点我也搞不清楚呢!钢轨在使用过程中,由于承受的总量太大,时间久了,发生折断、裂纹及其它影响和限制钢轨使用性能的伤损,也是很正常的事儿嘛!”

        “只要咱们的铁路部门,严格检查,及时更换,基本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啊!”

        台下的议论声,自然逃不过赵国阳的耳朵。

        他淡淡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可能大家会有一些疑问,觉得钢轨的损伤是实际操作中很难避免的事件,所在多有!”

        “但是我可以拍着胸脯给大家保证,事实绝对不是这样!”

        稍微停顿了一下,赵国阳继续信誓旦旦的开声道:“事实上,过去的一年之中,大家兴泰国际外贸企业旗下的‘船舶制造——特种材料’研究室,对国际上三十二例钢轨伤损事件做出了详细调查和分析。”

        “大家根据根据伤损在钢轨断面上的位置、伤损外貌及伤损原因等分为九类32种伤损,用两位数编号分类,十位数表示伤损的部位和状态,个位数表示造成伤损的原因。最终得出了以下的结论……”

        “首先最常见的钢轨磨耗,大家研究所的结论是,这种磨耗是完全可以通过调整轨道几何尺寸解决的。通过计算,大家得出了一些确凿数据,就是假如使用我说的高碳低合金钢轨,能够将这种磨耗降低至少九成……”

        听了赵国阳说出的这个数据,全场的这些企业家、老总们就都“哇”的一声惊呼起来。

        要知道,铁路用钢轨的磨耗是很大,每年这些钢铁制造企业,花在对自家卖出的钢轨进行维护上的钱,都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

        假如有一种新的材料,能够使得钢轨的磨耗降低九成的话,那即使它的价格贵上三倍,也绝对划算。

        和台下这些企业家们不同,主席台上的几位大佬,倒是表情比较平静。

        陈先尚侧过头,对身边的贾领导微笑低语道:“老贾,这个赵国阳,就是你之前一直和我提起过的优秀青年技术骨干吧?”

        “听他这口气,难道说他手下的这个研究所,莫非真将这种高碳低合金钢轨研制成功了?”

        贾志春闻言,就有些高深莫测的对陈先尚眨了眨眼道:“嘿嘿,老陈,这事儿恕我先卖个关子。等这位小赵研究员讲完之后,我再和你详细到来!”

        被贾志春这么一撩拨,陈先尚就有些无语。

        不过,他对贾志春是十分了解,也知道对方绝对不至于无的放矢。

        看样子,这个赵国阳,自己和冶金工业部,倒真是要好好关注一下。

        台下,赵国阳的讲述还在继续,他掰开手指,一五一十的讲解道:“第二钟伤损,就是侧面磨耗了。”

        “这种磨耗大都发生在小半径曲线的外股钢轨上,是现在曲线上伤损的主要类型之一。”

        “我大家都知道,列车在曲线上运行时,轮轨的磨擦与滑动是造成外轨侧磨的根本原因。”

        “列车通过小半径曲线时,通常会出现轮轨两点接触的情况,这时发生的侧磨最大。侧磨的大小可用导身力与冲击角的乘积,即磨耗因子来表示。”

        “改善列车通过曲线的条件,如采用磨耗型车轮踏面,采用径向转向架等会降低侧磨的速率。”

        说到这里,赵国阳略微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道:“另外,从工务角度来讲,改善钢轨材质,采用耐磨钢轨,例如高碳低合金钢轨,也能解决一部分问题。因为这种高碳低合金钢轨的耐磨性是普通轨的2倍左右,淬火轨为1倍以上!”

        随着赵国阳的侃侃而谈,让大家似乎都忘却了他的年纪。整个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已经沉浸其中,会议室里安静无比。

        赵国阳扬手比划道:“最后一种伤损,就是波浪形磨耗了。它是指钢轨顶面上出现的波浪状不均匀磨耗,实质上是波浪形压溃。”

        主席台上,听到这里,林远的眼神也已经无比认真起来。

        看了一眼如老僧入定的李克俭,他就忍不住询问道:“李老,这个赵研究员到底是什么人啊。他这对钢轨的一番讲解,都够得上水准在《工业最前沿》上发表文章了啊!”

        “这样的人物,我之前竟然没有听说过,真是奇哉怪也……”

        听了林远的喟叹,李克俭就乐呵呵的说明道:“林远啊,这事儿你还真说对了。其实,国阳他之前在《工业最前沿》已经发表过数篇文章了。”

        “这要不是他工作实在太忙,我都想让他帮我主持这份期刊的编纂工作了!”

        “什么?”听了李克俭这平静似水的话,林远差点没跳起来。

        《工业最前沿》这份期刊的分量,在国内工业系统中可以说是独一无二。

        能够在这上面发表文章的,那都是国内工业系统中的技术大拿。

        本来林远听说赵国阳在上面发表过一两篇文章,就已经很惊讶了。

        可现在听李老这意思,感情这小家伙的水平,根本就不止如此啊!

        能够被李老看好,有能力编纂这种重量级工业期刊的人物,整个国内,怕是也找不少三五个吧?

        想明白了这一点,林远看向台下赵国阳的时候,脸上就多出了一阵慎重。

        “波磨会引起很高的轮轨动力作用,加速机车车辆及轨道部件的损坏,增加养护维修费用;此外列车的剧烈振动,会使旅客不适,严重时还会威胁到行车安全;波磨也是噪音的来源。”

        赵国阳的讲述已经渐渐进入到了尾声,他有些痛心的开口道:“前些年,咱们国内一些货运干线上,出现了严重的波磨。有一两次,还造成了比较严重的事故,让人痛心啊!”

        “很多时候,波浪形磨耗的发展速度比侧磨还快,已经成为换轨的主要原因。由此可见,解决波浪形磨耗的问题,除了打磨钢轨之外,提升钢轨的材质,也是势在必行!”

        “而高碳低合金钢轨,因为是用淬火钢轨,钢的力学性质更加突出,足以从容应对这个问题!”

        赵国阳最后一字一句的说道:“综上所述,咱们国内对高碳低合金钢轨进行探索,几乎是势在必行。最后我要跟大家说的是,这绝不是我为了标榜自己研究所的功劳,而做出的呼吁,是真真切切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来面对。”

        目光在周围巡视一圈,赵国阳就轻轻对大家鞠了一躬道:“我要讲的就这么多,谢谢大家!”

        听完了赵国阳诚意满满的说明,整个会议室里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shu/38688/234571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