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帝国吃相 > 第239章 海外神山

第239章 海外神山

        九月三十日。

        秋天的最后一天,天气依旧晴朗。

        吃过朝食,晨雾逐渐散去,通红的太阳已经悬在了山脊之上,散发着明亮的光芒但却并不热烈。

        陈旭和王五王七三人四马都收拾捆扎整齐。

        “娘,我走了,和小妹在家保重!”陈旭上马坐好,身上穿着两件加厚的细麻布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灰白色的羊毛围巾,手上还戴着一双粗麻布手套,看起来既怪异又有一丝英姿勃勃的气息。

        “兄长,早点儿回来,圈里的山彘都快找不到吃的啦!你还说寒衣节给我做好吃的香肠和血旺……”杏儿依依不舍的叮嘱。

        陈旭老脸有些发红,杀猪这件事一拖再拖,看来只能等到寒衣节过了从宛城回来在说了,于是只好说:“放心,最多两日,兄长便会回来,到时候给你卤猪尾巴和猪耳朵好不好!”

        “我才不要吃尾巴和耳朵,我要吃糖醋排骨和红烧的大肉!”杏儿不高兴的说。

        好吧!陈旭感觉自己还是没弄清楚一家人的爱好和口味,杏儿说的两道菜都是他最讨厌的,不过貌似除开自己之外,大部分人都喜欢吃。

        “小妹保重,兄长走了!”陈旭拉转马缰双腿一夹,训练良好的大马听话的掉头,王五和王七两人腰挎大剑,身背长弓跟在后面,几匹马瞬间就嘚嘚远去。

        江北亭的邀请本来陈旭可以拒绝,他对南阳一群官吏没有丝毫的好感。

        但虞无涯去宛城好几天了却没有丝毫的音信传回来,他很担心水轻柔,而且他也不知道王青袖到底打听到赵柘的事情没有,这个结还需要早点儿解开才行,不然继续拖下去,说不定自己哪天就会无声无息的被王青袖一刀捅死了,到时候自己变成鬼哭都找不到地方。

        ……

        整个咸阳最近都很热闹,因为临近寒衣节,城里也渐渐有了一丝后世过节的热闹,家家户户都开始准备祭祖的物品,同时也是迎接冬至和新年的到来。

        寒衣节起源很早,据说在西周就已经出现,每到十月的第一天,周天子和属国都要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称为腊祭,以猎物为祭品,天子在社坛上祭祀日月星辰众神,在门闾内祭祀五代祖先,同时慰劳农人,颁布新的作息制度,提醒国人要添加衣裳,因此也称为授衣节。

        而秦始皇作为大秦皇帝,按照秦律明天又是新年,既要祭祖又要迎新,因此最近的朝会的议题便是各种祭祀安排,所有的农商政务也都暂缓下来。

        但不管皇家祭祀也好,还是民间的祭祀也好,一切基本上都已成定例,农人可以根据今年的收成来增减给老祖宗的祭祀物品,而皇家却是一年比一年隆重,去年征服齐国之后天下一统,这是史无前例的壮举,因此祭祀活动当然不能减免,需要更加丰富多彩才行。

        不过今日秦始皇的心思却似乎没放在如此重要的祭祀安排之上,因为祭祀自有太仆府的官员,早朝不过一个时辰便结束,秦始皇回宫之后换了加厚的锦服,然后在暖榻上坐下之后思虑许久,然后抬手说:“宣太医徐福!”

        “喏~”门外一个宫人匆匆而去,很快带着一个身穿灰色麻衣,头戴黑色玉冠的中年人快速而来,正是半个月前离开小河村的徐福。

        “徐福见过陛下!”徐福进殿之后对着坐在暖榻上的秦始皇拱手拜礼。

        “徐太医勿用多礼,请暖榻上说话,朕宣你来是想问问上将军的病情如何?”秦始皇大袖一摆指着暖榻上一个软垫说。

        “多谢陛下!”徐福再次行礼之后才跪坐到软垫之上,似乎感觉略微有些不习惯,身体轻轻的扭了几下才坐下来。

        “徐太医不善跪坐乎?”秦始皇微笑着说。

        “陛下洞察入微,臣的确不喜跪坐,跪坐太久会导致身体气血运行不畅,血气下沉腿脚麻木,骤然起身会头晕目眩,如若不注意便会得风疾之症,轻者半身不遂,重则全身瘫痪,最疾者当场会猝死,年纪越大这些症状便越是明显,因此臣一般都是高坐,福建议陛下以后都需高坐!”徐福拱手平静的回答。

        秦始皇微微点头说:“徐太医说的不错,朕每次上完朝起身,都会有腿脚麻木头晕目眩之兆,一直以为是朕身体有恙,原来竟然是跪坐太久气血不畅导致的,看来这朝堂之上的跪坐制度需要改变一下了,半月前高太仆散朝之时一头扑倒在地,幸亏太医抢救及时才醒过来,朕不希翼其他年迈大臣步其后尘也!来人,与朕和徐太医换高椅~”

        “喏~”门外响起宫人的应答声,很快搬来两个高脚的椅子摆在暖榻前面。

        “陛下大仁!”徐福拍马屁之后跟着站起来。

        “徐太医还是说说上将军的病情吧!”重新落座之后秦始皇再次回归正题。

        “上将军乃是旧创复发,内腑有损,加之年岁已高,非旬日之功可以恢复,近几日臣探视均未见好转,但也未见其恶化,不过臣已经和太医令、太医丞还有诸多太医会诊,开了几剂调理药方,只需要每日按时服用,定期诊治,加上有暖榻辅助气血运行,想来一定会康复苏醒过来!”徐福慢慢把王翦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上将军乃是我大秦之中流砥柱,当初朕欲授他太尉之职,却被他三次婉拒,一直闲赋在家清闲养老,前次朕托他去清河镇寻找仙家弟子,没想到竟然让他染上重疾,是朕之过也!”秦始皇脸色虽然平静,但眼神却有悲伤之意。

        “陛下莫要自责,人都有生老病死,旦夕祸福谁能猜测?上将军一生勇武,虽然年逾六十仍旧能够斩虎屠狼,更显豪迈无双,因此必然受上天眷顾一定会清醒过来,陛下不必太多担忧!”徐福赶紧说。

        “人都有生老病死……”秦始皇喃喃的反复念叨几遍这句话,然后直勾勾的看着徐福,“徐太医,朕时常看一些上古传说,《尔雅》和《山海经》皆有记载,西荒之地有西王母国,西王母便居于昆仑神山上,掌不死仙药。上古之黄帝舜帝都得到过西王母敬献的白玉,尧帝还曾专门去昆仑山拜访过西王母求取不老仙药,而后羿也曾经得到西王母赐予的长生不老的仙药,朕如今横扫六荒八合一统华夏,自认功劳不比三皇五帝差,因此也想去西荒之地寻找昆仑山拜访西王母,你认为如何?”

        徐福呆呆的愣了许久才满脸苦笑的拱手说:“陛下,福非是所问之人也,尔雅和山海经臣也读过,上面记载的许多地方都模棱两可,无根无由完全无法令人信服,这西王母国只言在西荒之地,但却无人能知西荒究竟在何处?而且山海经曾言: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如此形容乃是穷凶极恶之状,非是善类也,即便是昆仑山上有不死之药,但西经流沙之地又远隔万里,非吾等凡人能至也,又如何才能求取?何况神仙之说悱恻虚妄,陛下万不可轻信!”

        秦始皇沉默了许久之后微微叹口气:“徐太医,你本是琅琊郡人,一直在海边生活,有没有听说过海外神山的传说?”

        徐福内心微微一颤然后赶紧摇头:“臣未曾听说过也?”

        “你真未听说过?”秦始皇的语气略微生硬。

        “陛下,臣不敢撒谎!”徐福内心惴惴,但想起临行前陈旭的反复告诫,还是暗自咬牙摇头。

        “那你看看这个?”秦始皇随手拿起放在暖榻案牍之上的一卷竹简递给徐福,徐福不敢怠慢,赶紧接过来打开,片刻之后额头有冷汗沁出。

        “这是你们齐地几个方士数日前联名献给朕的奏章,而且朕也也安排人打听过了,这些人是当地饱学著名之士,而且所说并无悱恻之意,朕觉得也非是虚妄之言,这是三座神山在山海经中也有过记载,海内东经曰:蓬莱山在海中。《列子·汤问》亦记载:渤海之东有五山,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其山高下周旋三万里,其顶平处九千里。山之中闲相去七万里,以为邻居焉。其上台观皆金玉,其上禽兽皆纯缟。珠玕之树皆丛生,华实皆有滋味,食之皆不老不死。所居之人皆仙圣之种……”

        秦始皇似乎对这一段记忆尤为深刻,因此也记得特别清楚,慢慢说完之后冷漠的看着徐福,“你刚才说熟读山海经,但又言说不知海外有神山,莫非真的以为朕能够欺瞒乎?”

        徐福此时也回过神来,不慌不忙的把竹简看完之后双手放到案牍上拱手说:“臣不敢欺瞒陛下!无论是山海经还是列子之言,都不能确信也,山海经来历莫辩,是何人所著都不知道,华夏历经夏商周三千年而至大秦,从未考证出山海经的来历,而且所记内容荒诞不经,山川地理皆都不清不楚,所写的禽兽更加荒诞不羁,前齐国稷下学宫大学士邹衍曾数言:九州地理,皆不与之同也。因此无数人猜测,山海经乃是战国之时好奇之士取穆天子传、庄、列、离骚等典籍汇编以成,绝非古籍,至于列子在汤问之中提到的五座神山则更加无稽,众所周知,列子乃是道学名家,所求者新奇宏大也,理论贵虚,惯以天地为谈论对象,所著之汤问中提到的神山、仙圣、不死草、龙伯之国身高万丈的巨人、中国四十万里之外身高只有一尺五寸的僬侥国人,极北之地身高仅有九寸的诤人,还有那溟海天池中的鲲鹏,这种种皆都是莫可名状的东西,如天马行空一般完全无法令人确信其存在过也,因此臣刚才听陛下说起神山,自然是未曾听说过的,但臣自幼在海边长大,也喜欢驾船出海,那大海上海岛处处,大大小小如巨龟游龙浮隐波涛之中,皆都荒芜不堪未曾有人踏足,何曾听闻有过仙圣,这上书之人臣虽不认识,但以前亦曾有过耳闻,的确是齐地名士,但从未听过他们言论过蓬莱、方丈、瀛洲是神山仙岛也!”

        “你是说他们在欺骗朕?”秦始皇脸上微有怒色。

        “臣不敢妄言!”徐福赶紧摇头。

        “你暂且退下吧,好好为上将军诊治切不可大意,今日之事不可外传!”

        “是!”徐福行礼之后退出大殿,然后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此时感觉后背都一阵发寒。

        “三座神山到底是真是假,世间记载神人仙圣者众多,唯列子有神仙之名,如今列子门徒护佑陈旭,这陈旭又是否真的是仙家弟子,如若不是,为何会有如此多的奇思妙想,白蛇传到底从何而来……”

        房间里秦始皇独坐高椅之上,脸色阴晴变幻不定,然后打开一本白蛇传,再次翻到那白素贞盗仙草的章节细细研读起来,除开哗哗翻书的声音,房间里显的寂静无比。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689/188068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