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灵前逼位

六、灵前逼位

  “有太太这么一句话,大家就都放心了,”五老爷慢慢的说道,“咱们都是一心为了薛家,绝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如今这样的困难时候,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大哥啊,”

  他又假意哭了哭——大概是臻儿的意思先入为主,薛文龙偏听则暗,一下子就觉得五老爷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之徒,“您走了,大家伙可怎么办啊!”

  薛王氏被勾动愁肠,也很是哭了一会,这样一来,薛王氏的情绪就被五老爷带着走了,只是还好有人清醒着。

  “太太别哭了,这不是哭的时候,”一个清脆又清冷的声音响起,薛文龙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显然就是自己的嫡亲妹妹,薛宝钗!

  薛宝钗继续说道,“几位叔叔和族里的长辈都在这里,大张旗鼓的来,想必也不是为了专门来祭奠老爷的,太太还是问一问,大家伙的意思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才好。”

  薛宝钗的话似乎让薛王氏清醒了一些,她稍微平静一会,慢慢的说道,“是这个理儿,几位叔叔若是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就是,都是自家人。”薛王氏重说了“自家人”几个字。

  五老爷似乎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老八,你来说吧。”

  “太太,五哥是敦厚人,他不好意思说,”一个轻浮且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了,薛文龙闭上眼睛,这个声音好像是一只盯住猎物的贪婪豹子。

  “弟弟我来说就是,接下去这一百万的生意,是绝不能落空的,咱们是皇商,不赚钱不怕,怕的就是完成不了差事,砸锅了,那就是完蛋,也不是弟弟我小瞧太太,只是太太到底是妇道人家,在家里头主持家务,自然是没话可说,是妥妥的慈善人,可外头的生意,太太恕罪——弟弟说话是不好听的,您只怕不了解,薛家的产业,大哥打拼下来,赚了不少银子,咱们也不会想要说把大哥那一份给拿走,只是这公中的产业,咱们今个总是要有个计较的。”

  薛王氏沉默不语,老八似乎也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今个诸房都在,刚好共同议事,别的时候也难得来的如此整齐,所以弟弟也只好就在这里,摊开了和太太讲,弟弟年轻了些,说话若是冲了一些,请太太原谅则个,可话到底是要说的,公中的产业,都是由大哥管着,如今大哥既然不在了,那么新的主事之人,也应该诸房公推出来再议就是,总是不能说再不明不白的这样耗着。”

  薛王氏还没说话,另外一个一直在咳嗽的女声忿然说话了,“八弟你说的是什么话?这话的意思,难不成太太管着公中的产业,就成了不明不白的耗着?”她的话带着痰音,而且底气有些不足,

  “这话说的就是不妥当了,大老爷病了许久,公中的生意都是太太在打理的,这一向都是妥妥当当,井井有条,可有半点失误之处?怎么到了你们嘴里,倒是成了耗着来的?”

  看来自己的母亲也并不是没有什么

  五老爷咳嗽了一声,“八弟说话莽撞了一些,可意思倒也没错,太太管着没出什么纰漏,可这生意场上的事儿,不进则退,没有纰漏,对着生意是没多少用处的。”

  “五哥说的就是我说的话,二太太,您就别插嘴了,”八弟有些不悦的说道,“自己个管好自己家的事儿吧,二哥走的早,您自己个多照顾家里头的孩子就是,外头的事儿,别多管!”

  “什么叫别多管呢!”被称之为二太太的女人显然有些生气了,“我就见不得你们欺负太太,”她又咳嗽了一声,“咱们这薛家八房,我原本就有一房,怎么八房共同议事,不能让我这个二房中人说话吗?”

  “八弟说什么呢,”五老爷假意劝说道,“二嫂自然是可以说话的。”

  “轮不到她来说话,”八弟不屑一顾的说道,“自古以来,夫死从子,从来没有妇道人家管事的道理,二太太若是想要二房出来说话,那只好让蚪哥儿出来说话好了,蚪哥儿,你来说一说就是了,对了,自然了,蚪哥儿还没成年,这个主意说不得只好让他的叔叔们,”老八嘿嘿冷笑一声,“咱们来定夺了。”

  “你,你你!”二太太显然是被气疯了,说了几个你之后就气喘连连,说不出话来,边上两个稚嫩的声音带着哭腔喊着母亲,显然就是二太太的孩子们了。

  这些混账东西,薛文龙脸色铁青,显然是气坏了,自己的老子刚去世,这些人就跑过来逼宫了?

  还有没有把我薛大少放在眼里!

  又有一个稍微苍老些的声音响起,“太太,三弟我刚从岭南回来奔丧,原本也不知道这些事儿,就被五弟和八弟带过来了,之前委实不知,可既然来了,我也要说句话,家里头的事儿,不管如何,应该是要有个定夺的,大哥的灵前我原本不应该说这个,哎,请太太恕罪。”

  薛王氏慢慢的说道,“家里头的生意,是应该要好生做下去,论理来说,我交出来也原本没什么,”大家似乎听着顿时一喜,“可是,”果然,薛文龙的心稍微放了些下来,“老爷也不是绝了户的,还有蟠哥儿在,他今年也十三岁了,多少可以学起来把家里的差事办起来。”

  薛文龙热泪盈眶,娘亲啊娘亲,您可真是看得起儿子啊,儿子才十三岁呢!

  在后世的时候,我他么的还刚上初中呢,你就准备把四大家族里面最有钱的薛家产业都交给儿子呢?

  难怪薛家后头就破落了呢,交给小孩子的生意,能有多少存的下来啊!

  果不其然,薛文龙正在沾沾自喜自己母亲慧眼识珠的时候,外头的老八忍不住就大笑了起来,“太太,您说的是什么胡话?蟠哥儿?他能成什么事儿?一味的只是玩闹,斗鸡赏花的,年轻是年轻,可这喜欢玩的东西,可一准全学全了!”

  /shu/38958/187162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