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五、真的没钱

十五、真的没钱

  “小的怎么会开玩笑,”老管家苦恼的说道,白花花的眉毛都纠结成了一团。

  “你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薛蟠双手环抱在自己的胸前,做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我虽然是不懂事,可那句话还是听说过的,哎哟,我怎么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呢?那是什么?”

  “护官符?”

  薛蟠恍然大悟,惊喜的说道,“对对对,就是护官符,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说的不就是咱们薛家吗?”薛蟠薛文龙喜滋滋的说道,“咱们家有钱,恩,不差钱,这珍珠都如泥土一般的了,怎么会没钱呢?您别逗了,老管家,我年纪轻轻的,可是开不起玩笑的哟。”

  管家又连忙跺脚诅咒发誓,“大爷若是不信小的,只管叫五雷湮了我!”

  薛蟠的脸色僵了一下,尴尬的一笑,现代人百无禁忌,可古代人,对着诅咒发誓这种事儿,可十分相信并且是绝不会是当做玩笑的话,他的脸色僵硬了一些。

  “可咱们家不是很有钱吗?”薛蟠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恩,咱们世代经商,对不对?”

  “是,咱们薛家经商已经十几代了。”老管家骄傲的抬起头,“金陵城里头,谁家里头也没有咱们做生意做的长久。”

  “是啊,这我没记错,”薛蟠在套着老管家的话,“那还有呢,对了,咱们是皇商,刚才我可都听见了,咱们薛家,是皇商!”

  恩,皇商,这个意思呢,根据薛蟠的想法,应该是专门给朝廷和皇室来做生意赚钱的人物,大概有些像自负盈亏世袭的国有企业吧?当然了,皇帝拿大头,薛家拿小头,赚一点生活费,要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和官府搭上边的生意,那是绝不会赔的。

  皇商总不会是表面光鲜内里苦吧?

  “是没错,咱们是皇商,可是……”

  “您快说啊,可真是急死我了,”薛蟠跺脚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咱们家的生意太多了,”老管家叹了一声,“大爷,您是不知道,生意太多,许多货款放出去了,现在还没收回来,其余的店面商铺,一应都由公中来管着的,如今各房来闹,哎,也不管是他们来不来闹,这银子是一概不许乱抽的。”

  “这是公中的情况。”

  “这个倒也可以理解,也就是说是产业铺的太大了,资金链有了些问题,是吧?这没事儿,没事儿,”薛蟠勉强笑道,“只要慢慢熬过去就是了。”

  “外头闹着要分家,这是件难事啊,”老管家忧心忡忡,他可真是为薛家操碎了心,“接下去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那您说说除了外头那些不成器的起子外,还有什么事儿难为呢?”薛蟠连忙问道,妈的,这个事儿,可是要一定搞清楚的。

  “就是老爷的丧事啊,”老管家忍不住哭了起来,他不停地用袖子抹着眼泪,“老爷的丧事,如今可还不知道如何收场呢!”

  薛蟠听着哭声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是最不耐烦人哭了,但是老管家现在忧心忡忡到哭泣的样子,应该是对薛家很是忠心耿耿的,那么说来,也不能够呵斥他,于是稳着心神安慰了一下,老管家哭了一阵子,这才稍微好了一些,他红着眼对着薛蟠恭恭敬敬的说道,“咱们家里头,最琐碎麻烦的事儿算是祭祖了,可最费银子的事儿,那就是红白喜事了。”他从袖子里头拿了一本册子出来,递给薛蟠,“素布帷幔支了三百两,祭礼器具一千两,宝楼檀香纸银蜡烛灯等支六百两,各种采办木料等一千两,僧道尼水陆法会各三百两,诸家前来吊唁,这里头,老爷的寿具,这是另外除外的,寿具咱们家原本是有的,可惜这不是时刻备着的,老爷的事儿,太突然了,四处的寿板都不合适,还要再从广州运一尊过来,运费一百两倒也罢了,只是这,”老管家仔细的看了看棺材板的价格,“寿板一千八百九十三两六分三厘,是已经支出去了。”

  薛蟠只听得心惊肉跳,妈呀,富贵人家,这样子的开销,实在是太吓人了,就算是富贵人家,这样的开销,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要知道任何朝代,虽然货币之中银子和铜钱的比例不同,可大致的水平还是知道的,何况红楼梦之中刘姥姥叹“几两银子就可以让庄稼人舒舒坦坦的过上一整年了。”

  无论任何朝代,银子都是很贵的贵金属,一副棺材板居然要两千两银子,这实在是让薛蟠无法理解,还有这些不想干的东西样样花钱,老管家要把账册给薛蟠过目,薛蟠摇摇手,“罢了,这玩意我一时半会也听不懂,您就告诉我,咱们账上还有多少闲钱?”

  老管家又左右看了看,神神秘秘的伏在薛蟠耳边说了一个数字,薛蟠瞪大了眼睛,他以为今天老管家已经说过了一个笑话了,但是没想到,这又是一个薛蟠听得忍不住想笑的笑话,就迅速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薛蟠木然的站了起来,“我有点困了,要去歇一歇,管家你照应着前面吧,别让那些坏蛋再扑进来,我去问一问太太的意思。”

  “可是大爷,”管家把账本迅速的塞回到了袖子里,“你可是要在灵前跪着答谢各家来祭拜,这里头可是离不开您。”

  管家的眼神示意薛蟠要马上跪在蒲团上,扮演孝子贤孙,薛蟠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并不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富二代,而是一个失去了父亲又在面临亲戚逼宫的可怜虫。

  薛蟠怔了怔,转过头看着摆在灵堂之中的漆黑色棺材,他大约从没相到,居然在这样一个奇怪的世界,奇怪的时候,遇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场景。

  薛文龙自诩不是什么有大出息的人,平时都是上班,下班,周末偶尔和朋友聚会,聊天喝酒,夜里吃点烤串,三十多岁的年纪,肚子慢慢大了起来,偶尔吃素,更多的时候还是大鱼大肉,目前单身,美女看不上自己个,过日子的好女孩,自己却还看不上,这种状态不算太好,因为薛文龙也不会去花大力气让自己个拼搏奋斗。

  但是现在呢,居然要自己面对这样艰难的事情,薛蟠摇了摇头,“我先去后头问一问太太的意思怎么办,接下去咱们没银子,”他的嘴唇抖动了一下,“凡事不能太浪费铺张了!”

  /shu/38958/187162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