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七、不可以

十七、不可以

  薛蟠摸了摸鼻子,“我只是这样走路呢,怎么突然骂起人来了?我哪里坏了?”

  “你~”丫鬟到底还是面嫩,只是脸颊绯红,恶狠狠的朝着薛蟠咬了咬牙,跺着脚,“大爷你走前头!”

  薛蟠哈哈一笑,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前面去,那个丫鬟小声的在后头嘀咕着,“原本还以为这一跤后和以前有了点不一样呢,没想到还是这样的坏,真是坏死了!”俏丽的大丫头在薛蟠身后嘀咕着,“老爷才过身,安稳了这么几天,又要胡闹起来了。”

  听到这里,薛蟠不由得脸色一僵,从刚才的嬉皮笑脸准备调戏丫鬟的阔少恶少嘴脸,一下子沉着了下来,是啊,虽然很是无感,但是自己这名义上和血脉上的父亲,都已经去世了。

  薛文龙其实前世之中,对于亲情的要求很淡,父母亲早亡,由爷爷抚养长大,爷爷是极为传统的农民,每日都扑在那一亩三分地上,虽然平时吃穿不缺,可祖孙两人的交流委实是少了些。

  每日早上起来,爷爷已经不见踪影,下田劳作去了,早饭倒是还好,都是热的,可到了晚饭,都是中午剩下来的冷菜冷饭,都是薛文龙吃完之后,祖父才趁着暮色回来。

  到了初中,他离开乡村,去的又是寄宿的学校,从初中开始,到大学毕业,或者是到毕业之后参加工作,他一直都是独居,朋友结交了不少,大家也都认为薛文龙是一个热情友善并且十分照顾朋友重视友情的人,倒是对于亲情,其实不是要求很淡,而是根本没有什么法子可以去重视亲情。

  父亲,这是一个,无论从后世还是现在,都让薛文龙有些恍惚的名词,这不仅仅代表着一种身份,而是一种承担和责任,父亲的离开,说明帮着自己遮风挡雨的人,已经不见了,自己,必须从一个襁褓中的幼苗迅速成长起来,变成为别人遮风挡雨的那一棵大树。

  薛蟠突然沉默了下来,脸上的嬉笑之色隐去,浮起了稳重的神色,现在最要紧的赶紧把现在的这几个危机渡过!

  额,分家的危机,没银子的危机,还有,那不知名的差事要应对的危机,寻常人解决一样已经是难上加难了,可自己还要面对这两样,薛蟠苦笑,老天爷,您可真是瞧得起我!

  薛王氏住的院子到也普通,只是种了松柏,但雕栏玉砌,用料种花都十分的讲究,不是一般人家用的起的,正房两边有对联:“身比闲云,月影溪光堪证性;心同流水,松声竹色共忘机。”却不知道是谁提的字,字迹清秀,又有二王之风流遗韵,委实不错,到了这里,房门前就已经候着几个年纪稍大的仆妇,见到薛蟠也不行礼,只是说着“哥儿来了。”

  大家都穿着素服,长得还很像,薛蟠实在是认不出那些人是那些人,于是只好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可后头的那个丫鬟又小声嘀咕,这个小声却又可以让薛蟠清楚的听见,“越发的没礼数了,太太房里头的嬷嬷们也不问好了。”

  薛蟠僵硬着脸,抬脚走上了台阶,突然之间转过头来,瞪了一眼那个大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丫头微微低头,“奴婢唤作杨枝。”

  薛蟠点点头转身过去,却又听到了身后的丫头杨枝又在小声嘀咕,“这会子好像很有礼数了,可我叫什么名字,假惺惺的来问!”

  薛蟠流着冷汗抱头鼠窜走进了薛王氏的房间,正房里头没有人,上头摆着一副不知道谁画的卷轴,上头云雨霏霏,远山巍峨,近处又有竹林层层,有出尘之感,泛着暗紫色的长条桌上,摆放着几尊青铜的器具,地下两边摆着太师椅两把,椅子上放着淡青色半新不旧的绛紫色云头镶边0垫子,当中有一个香炉在冉冉升起淡白色的香雾,香气似乎有些催眠的作用,薛蟠闻着有些打瞌睡。

  他转过头,隔着珠帘见到了母亲薛王氏,她正在里间的炕上坐着——这又是北边风俗了,南边的家里,一般的人都是不设炕床的,薛王氏的大丫头杨柳给薛蟠掀开了帘子,薛蟠走到了里间来,妹妹薛宝钗正拿着一个银碗献给薛王氏,薛蟠朝着薛王氏点点头,“太太”。

  薛王氏面对着里头坐着,听到薛蟠的声音,转过头看,“蟠儿来了。”

  薛蟠又对着薛宝钗点点头,“妹妹。”

  “哥哥。”薛宝钗把银碗递给了薛王氏,又把丫头手上的蜜饯放在炕桌上,薛蟠发问,“太医怎么说?”

  “就是说娘操劳过度了,又太过于伤心,所以有些亏了身子,”薛宝钗说道,“开了安神并滋补的药来,这会子正让娘热热的喝了才好。”

  “哦,哦!”丫头杨柳给薛蟠端了椅子,薛蟠就坐在椅子上,之前还有许多话说,但是到了这里,静室之中,薛蟠倒是有些无言以对,并且是有些尴尬起来。

  这不得不让薛蟠有些尴尬,大部分的穿越者似乎一穿越就适应了所有的一切,一切的温情一切的喜爱,似乎都那样的理所当然,顺理成章,但是实际操作的层面,如果是一个陌生人突然之间对着你非常好,你应该是十分的恐慌,并且坐立不安才对吧?

  薛宝钗看了一眼薛蟠,只见薛蟠有些坐立不安,于是对着薛王氏说道,“娘还是要保重身子才是,太医说了接下去要好生休息,不能再累到了。”

  薛王氏看着那冒着热气的银碗,叹了一声,“我这身子也坏不到那里去,药喝不喝的不打紧,若不是还顾忌着你们两个,无依无靠的,”薛王氏泪眼婆娑的看了看薛蟠和薛宝钗,忍不住拭泪,“我还留着这身子做什么?早就跟着你们老子去了!”

  “母亲说的是那里的话,”薛宝钗不过是十岁的年纪,绝非昔日那样落落大方为人处世都是无懈可击,听到母亲这样的伤心,不免也陪着红了眼眶,珠泪忍不住簌簌滚了下来,她实在是害怕极了,“女儿听着,实在是难过极了,您若是去了,我和哥哥,怎么办才好呢!”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