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二,孤立无援

二十二,孤立无援

  薛蟠听着犹可,他现在虽然镇定了下来,但是对于薛家的生意,薛家的地位,薛家这个家主,或者是族长的位置如何煊赫,还差一个具体的认识,故此这个时候只是“哦”了一声,并没有其他的表示。

  这是当然的了,一个人如果没有见过大海,自然就不知道大海的宽阔无垠,别人无论对他如何说大海如何如何,唯一的反应也只是这样“哦”的一声。

  杨枝这个时候也进了内间伺候,见到薛蟠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不由得心里颇为惊讶,“平时瞧着蟠哥儿玩闹不着调的,今个瞧着倒是淡定的很,这样的大事儿在面前了,也不过是淡然处之,倒是觉得是一个人物,我呸!什么人物,”杨枝脸上飞起了半边红晕,“无耻下流!算什么人物!”

  边上的杨柳惊讶的看着杨枝,不知道怎么回事杨枝的脸上露出了娇羞的样子。且不说这两个丫头如何,薛王氏听到这样的话,却是大吃一惊,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这胸口发闷的紧,“什么?公中拿去不说,还想着把族长的位置拿走?这这,这,这是万万不成的!”

  薛王氏骤然听闻这样的坏消息,一时间失去了分寸,好吧,自己的这位母亲,似乎更看重的是面上的东西,要薛蟠说,与其要一个劳什子中看不中用的族长位置,还不如继续把薛家的产业放在自己手心里头安全些。

  薛蟠连忙上前一步,拉着薛王氏的手说道,“太太别急,咱们且慢慢来,二太太说外头那些人说的话,到底是恐吓咱们,还是真预备着抢族长的位置,这还是两说呢,”薛王氏的手又湿又冷,显然心绪已经有些不安了,他转过头来目视二房太太,眼神示意了一下。

  二房太太看明白了薛蟠的眼神,这才知道轻重连忙说道,“是,是,那些起子,自己个没本事,手上功夫是一点都没有,素日里就是喜欢嘴上瞎咧咧,想必是没有这回事儿,只怕是吓唬我,绝不会有这样的事儿发生的。”

  如此劝慰了一番,这才让薛王氏稍微安心了一下,薛蟠对着薛宝钗说道,“妹妹你送一送二太太。”

  薛宝钗扶着二房太太出去了,薛蟠吩咐杨柳和杨枝,“赶紧扶着太太歇一会,好生伺候着,不能让太太累到了。”

  薛王氏只是不肯,“外头灵前没人守着,我不放心。”

  “太太也太好心了,什么事儿何须自己个亲力亲为?”杨枝忿忿不平的说道,“老爷还有几房姨太太,都让她们出去守着就是了,特别是那一位,年轻,身子好,最有力气跪着了!”

  “不许多嘴,”薛王氏轻声呵斥道,“哎……也是她命苦,刚进门就这样了,我又何必难为她呢,还是我自己个去最好。”

  “太太不必担心,”薛蟠自告奋勇,“外头的事儿,我亲自看着,老管家可靠的很,时刻提点着儿子,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差池,等到正经的日子和时辰,太太再出来就是。”

  薛王氏点点头,让杨柳和杨枝一起扶着到了内室休息,薛蟠抬脚走出了正屋,又吩咐仆妇等人要照顾好薛王氏,这才走出了圆月拱门,进来的时候不曾发现,出去才发觉圆月拱门上写着三个字“又日新”。

  的确是又日新,薛蟠只觉得自己这样重生以来,不过是二日的功夫,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前世之事,只怕是再过几天,就已经全数忘完了,这一刻的薛蟠是一个崭新的人。

  他正在胡思乱想着,走出了拱门,臻儿拉了呀薛蟠的袖子,“大爷,二房太太还在这里呢。”

  薛蟠抬起头,只见到二房太太就站在芭蕉树下焦急的看着薛蟠,到底不是本家的事情,故此二房太太也没有穿着素服,上身穿着一件天青色的衣裳,下摆穿了一件素白的裙子,算是守孝了,“蟠哥儿,刚才在太太面前我不好说,可按照薛守的意思,只怕这事儿不是虚张声势。”

  “我自然是知晓的,二太太,”薛蟠说道,两个人就站在芭蕉树下窃窃私语,“只是太太的身子不好,今个的刺激已经受了够多的了,若是把外头的烦心事儿一股脑儿的都告诉太太,只怕她的身子受不住,太医吩咐了,不能再劳累了,所以我这拦住二太太你。”

  “这事儿虽然急,却也不必对着太太言明,有什么事儿告诉我就得了。”

  “蟠哥儿,”二房太太显然是有些瞧不起薛蟠的,只是摇头,“婶婶也不是说你不成,只是这事儿,委实太大了,外头的人趁着大老爷病中只怕就已经勾连好了今日的事儿,今日的事儿,虽然退却了,可到底,还没完,接下去他们不把公中的经营都给拿去了,是绝不会甘心的,按照我的意思,你还是劝着太太,赶紧的写信到京中去求援罢!”

  “京中?”薛蟠还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京师在什么地方,现在自己居住的这金陵省,肯定不会是都城,那么难道是北京?“京师在什么地方?”

  二房太太不敢置信的看着薛蟠,“蟠哥儿,”她伸出手摸了摸薛蟠的头,“没发烧啊,怎么都说胡话了?”

  臻儿在边上噗嗤一笑,却发觉知道不应该笑,连忙用手捂住嘴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薛蟠郁闷的说道,“这跌了一跤,许多事儿都忘记了,二太太莫怪罪。”

  “不会不会,”二太太用非常怜悯的眼神打量着薛蟠,不用她明说,薛蟠都知道二太太一定是想着:这样的呆瓜又忘记了许多事儿,日后不会成了傻子吧?

  “京师就是以前的洛阳!”臻儿在边上喜滋滋的给薛蟠上课普及常识,“太祖爷一统天下,定都洛阳,已经有七十多年啦!”哦,原来都城不是在北京,也并不在西安,而是在洛阳。

  “金陵到洛阳,送信需要多少时间?快不了吧?”

  求下推荐票。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