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七、金陵留守

二十七、金陵留守

  不一会,鼓乐齐鸣,净街啰咣咣咣的敲起,一队仪仗赫然威武的行来,旌旗招展,几十个锦衣华服的精壮汉子耀武扬威的昂首阔步,一抬八人大轿在薛府门前落定,轿帘一掀,出来了一位国字脸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想必这就是金陵留守夏太监了。

  夏太监穿着一身大红色贮纱官服,外头罩着的纱布里头隐隐还有金线绣成的花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头上带忠靖冠,腰间缠着金玉腰带,脚下踩一双皂底官靴,浓眉大眼,双眼炯炯有神,顾盼之间,眼神十分的威武霸气,好像更是像一位武将多些,倒是不太像内宦。

  夏太监下了轿子,抬眼朝着薛府大门看来,薛蟠连忙跪下行礼,按照管家的说法,昔日父亲薛定在的时候,迎接夏太监倒不用行跪拜礼,只是拱拱手作揖就是,但如今薛蟠第一个是孝子,第二个从年纪来看,也是晚辈,第三,自然是薛蟠礼数周全,有求于人罢了,自然要多客气些。

  “晚生叩见大人,大人拨冗而来,祭奠先父,晚生实在是感激涕零,无以言表。”

  夏太监看了一眼底下跪着的薛蟠等人,嗯了一声,点点头,也不说话,摆摆手,边上的小太监连忙扶起了薛蟠,薛蟠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心里暗暗腹诽,这夏太监未免也架子太大了,开口说一句话都不乐意,彰显自己多高贵吗?

  不过又用小太监扶起自己个,好像又彰显了对着自己特别的优待,这些太监一天到晚估计琢磨的就是这些接人待物的意思,真是够了。

  边上的小太监笑眯眯的说道,“老祖宗听说贵府老爷过身,心里十分难过,这些日子处置了公务,就赶紧上门前来祭奠,贵公子,可不要怪罪老祖宗来的晚啊。”

  “晚生绝不会有怪罪之意,家父仙逝,大人拨冗而至,已经是让薛家蓬荜生辉,得知大人来亲自祭奠,家父就算是九泉之下,也是含笑而眠。”

  听到薛蟠的话,夏太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不过片刻,随即隐去,“好了,贵府公子请不要站在风口了,带着咱家去灵堂祭奠吧。”

  夏太监的声音沉稳又有磁性,十分的悦耳动听,薛蟠伸出手,请着夏太监入府,到了灵堂,小太监点起三炷香,递给夏太监,夏太监持香默然站立一会,随即把香递给了小太监,小太监查到了香炉之中,薛蟠又是即刻跪下,履行孝子的身份,答谢来宾。

  夏太监请薛蟠节哀,太监拿上了祭礼,薛蟠感谢万分,又请夏太监到后头书房喝茶,夏太监原本说了事儿就预备走的,没想到薛蟠这个人,礼数周全,为人也颇为诚恳,虽然说话还有些欠缺,但,对着自己,似乎是没有惧怕之意,这倒是让夏太监来了点兴趣。

  金陵城里头各家的阔少,自己见过了不少,可没有一个人在自己面前是这样的从容不迫说话的,大部分的人都老实的犹如鹌鹑一般,夏太监原本想着礼节性的祭奠一番,就打道回府,横竖薛家的事儿,受人之托,已经定下了主意,可今天瞧见了薛蟠,他倒是来了一点兴趣,“既然是孝子的好意,咱家也不好意思拒了。”

  于是薛蟠带着老管家——没办法,不然找不到路,夏太监带着两个小太监一同到边上的“听云轩”奉茶,薛蟠请夏太监上座,自己在下首陪着,丫鬟奉上了茶,薛蟠斟酌了一下,“大人莫怪,晚生年纪尚小,以前外头有先父照顾,一应的长辈世交,晚生都不甚清楚,也不知道是如何理解接待大人,若是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请大人看在世交的份上,多原谅介个。”

  “世交?”夏太监古怪的说道,“自然,咱们是世交。”

  “晚生这里的织造府,是归着大人手下管着的,还要请大人日后也多加照拂,看在先父的面子上,也请大人照顾一二。”

  “这且不忙,”这个薛家大少怎么回事,一点规矩都不讲的吗?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先谈一谈风花雪月场面上的话吗?怎么地,单刀直入,就谈起这些事儿了?“咱家今个来,一来是祭拜贵府先翁,二来说的就是有关于织造的事儿,昨个我得到了消息,说金陵织造在五月预备着进献到京师里头的丝绸,如今一点头绪都没有?这可是了不得!”夏太监喝了一口茶,把盖碗放在边上的桌子上,发出了一声咯噔响,声音不大,却把边上垂着手伺候的张管家吓得哆嗦了一下。

  “再没有的事儿,”薛蟠既然是知道了诸房的阴谋,虽然心里担心,但总是少了一些以为不知就里带来的惊恐,面上露出了淡定自若的表情来,“不过是诸房争位,拿着这个作伐子罢了,薛家管着织造府,有多大的胆子,敢耽误大人交办的差事?何况这次的差事是进献给万岁爷大婚所用的,晚生虽然是年轻不懂事,但是也知道轻重。”

  薛蟠站了起来,朝着夏太监拱手,“家里头有一些不成器的东西,不知道什么叫做顾全大局,为了一点点的蝇头小利,居然拿着大人吩咐的事儿,来争夺薛家的大权,真是惭愧的很,晚生先代家里头那些不中用的东西,给大人请罪。”

  夏太监的眼睛眯了起来,双手拢在袖子里,“按照你的意思,这上供的丝绸,绝不会延误?”

  “他们不敢,”薛蟠淡定的说道,“这是要脑袋的大事儿,就算万岁爷不追究,大人也饶不了他们过的,不是吗?”

  “要知道现在你可是家里头的主事人,”夏太监笑道,“掉脑袋的第一个就是你。”

  夏太监虽然是笑着说,但是这话可不算什么吉祥话,听得让人身上寒碜的很,“晚生如今还没有接掌织造府的差事,”薛蟠不以为动,“老大人最是慈悲为怀,应该不至于要了晚生的小命,若是要了晚生的小命,今日可就不会入内奉茶了。”

  /shu/38958/187162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