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九、半月之期

二十九、半月之期

  “何况你又是如此的年轻,若是为风险计,自然是不能更相信你的法子了。”

  夏太监根本就没问薛蟠有什么法子,只是一口就回绝了,而且也不想听,“贵生还是看清楚眼下的局势为好,供奉丝绸这事儿,金陵织造府素日里头做的习惯了,咱家原本也不多说什么,可万岁爷刚刚亲政没多久,如今又是大婚的庆典要到,这原本也是寻常庆典,咱家在宫里头这么多年,什么庆典也见过,可另外还有一遭,那就是西北有了战事,战事胶着,死了不少兵丁将士,万岁爷已经在气头上,不舒服许多日子,进献丝绸这事儿,办不好,惹怒了万岁爷,那可就是完蛋!”

  哦,原来如此,所以大老板发怒,地下的人做事更是要多了十二分的小心,薛蟠恍然大悟,若是寻常大婚时候,触皇帝的霉头,原本就应该要死,何况如今这火上添油,战事不顺,只怕是皇帝如今心里头的火烧火燎的,更是受不了一丁半点的坏消息。

  也难怪夏太监如此上心,毕竟古时候的官场和后世的职场许多地方是一样的,但是也有一些地方不一样,比如,在职场上你得罪了老板,无非就是被解雇而已,但是在古代,得罪了老板,是要被杀头的。

  “今个咱家见到贵生,倒是觉得贵生为人不错,所以把这宫里头的秘辛也告诉贵生,让你好知道如今的局势。虽然是受人之托,但是今个见到贵生,咱家还是要多说几句,退一步海阔天空,未必不是坏事。”、

  话已经说完,他也不准备继续呆着了,夏太监起身,预备着离开,不想又被薛蟠喊住了,“请老大人留步,”夏太监转过身子,看到了薛蟠脸上一脸的镇定和沉着,“怎么,贵生还有什么说法吗?”

  “预备着进献宫中,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薛蟠施施然的站了起来,朝着夏太监深深作揖,“晚生不才,想着还要争取一二。”

  “怎么?”夏太监浓密的双眉不悦的皱了起来,“你把咱家的话当做耳边风吗?”

  “老大人的话字字珠玑,晚生怎么会不听进去,只是晚生想着,既然是八房五房把这事儿揽下去,自然是会把这事儿办好的,晚生也不敢不交,只是还请老大人宽限几天,无论如何,坐以待毙不是晚生的行事风格,若是能够宽限几天,也允许这晚生和那些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不肖之徒斗一斗法,老大人的恩德,可就是令薛家长房铭感五内了。”

  “你的意思,还不死心?”夏太监问道。

  “是,晚生虽然不孝,但还不愿意这样拱手把先父留下来的东西轻飘飘的送出去。”

  夏太监打量了薛蟠几眼,“倒是没瞧出贵生还有这样的志气,罢了,”他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你说的倒也在理,小涂子,今个是什么日子了?”

  “老祖宗,今个是三月初九日。”

  “恩,”夏太监的眼珠子转了转,伸出手对着薛蟠点了点,“那便如此,咱家给你十五日的时间,你若是能成,我也就不怪你,横竖,咱家只是要看成果,就是贵生所说的,无论是谁办成此事儿,我都是不知道的,只要是按时进献就是了。”

  “老大人,”薛蟠苦着脸说道,“您这个日子也未免太短了些吧?”

  “不短了,万岁爷六月大婚,五月这些绸缎必须就要到京师,且不说这过去途中的功夫,就只剩下一个月了,一个月的功夫,能顶什么事儿?八房和五房可是拿准了日子,趁着你父亲过世的时候发难呢,咱家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主意来了,可贵生和贵府的面子,咱家又不能不给,”夏太监摆摆手,转身离开,“就看着贵生如何扭转乾坤了。”

  薛蟠连忙摆手,张管家从后头端了一个盖着锦布的托盘来,薛蟠把脸上的苦涩隐去,笑道,“这是晚生的一点敬意,请老大人笑纳。”

  “哈哈,”夏太监看了一眼托盘,“贵生何须如此客气,我来悼唁,怎么又拿东西了,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不敢,古人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日听到老大人这样一番推心置腹的话,晚生原本有些糊涂的地方,现在恍然大悟了,老大人可堪是是晚生的师傅啊-,既然是师傅,晚生孝敬些土仪,算不得什么。”

  “你这小子,”夏太监哈哈一笑,“说话这机灵劲儿,办事儿的眼力劲儿,咱家可真喜欢,贵生也无需担心什么生意,李太白说,千金散尽还复来,你这样的人物,就算是蛰伏几年,把现在的差事都交出去,将来卷土重来的时候也指日可待,不过你既然要宽限几天,咱家一口唾沫一个钉子,答应下来了,自然能保你半个月。”

  夏太监出了织造府的大门,复又坐上轿子离去,薛蟠垂着手在门口送了送,见到夏太监的仪仗远去,不由得叹了一声,“哎,这日子,可真是难啊!”

  任何时候都不要得罪你的直接领导,这是薛文龙的另外一条职场生存法则,可是现在来看,就算是没得罪,可似乎也保不住手里头的差事了。

  “大爷,”张管家在边上忧心忡忡,“夏太监可是直接管着咱们织造府的,他的意思,可是比金陵太守的说话更管用,完了完了,既然是夏太监看不好咱们,这下子可真是完了。”

  一个出色的管家应该是要在任何变故面前都从容不迫的帮衬着主家处置事务,主人急了,他不能急,张管家素日里头也堪称是标准五星级的管家,可如今薛家遇到的暴风雨实在是太大了!

  家主壮年去世,只留下了孀妻弱子,独立支撑着这风雨飘零的织造府,这倒也罢了,内忧外患一起逼来,差事完成不了会受到震怒之下的责罚,诸房虎视眈眈,对着公中之权虎视眈眈,这样坏的情况,实在是让谁,都无法不担心起来,薛家的何去何从。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2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