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你是何人

三十、你是何人

  张管家也是属于关心则乱的那种,毕竟是多年的老家人了,薛蟠拍了拍张管家的肩膀,安慰说道,“别着急,张爷爷,这算不得什么大事儿,”他心里乱的很,却还要劝慰张管家,“你瞧见没有,咱们不是博得了夏太监的好感了?他不是给了咱半个月的宽限时间吗?”

  薛蟠转过身子,跨步过门槛,回到了自己的房中,“这半个月的时间虽然是短了些,可未必就不能成事儿。”

  “家里头的事儿,我还不清楚,张爷爷你得空了,还是赶紧着指点我吧,”经过臻儿十分不客气的提醒,薛蟠明白张管家的辈分极高,在大户人家里头,伺候长辈多年的老家人们,是不能用对待等闲仆人对待他们的,张管家是从在自己爷爷还在的时候就伺候薛家了,饶是薛蟠是长房长子也不能够称之为管家,而是要称呼“张爷爷”。

  “您不知道啊,大爷,”张管家着急的说道,“现在五房管着织造机器,八房管着蚕丝,这倒也罢了,咱们手里头只有几位刺绣的老供奉,手艺活精湛,算起来,最要紧的手艺都是咱们这边养着的,我今个问过几位供奉了,说是五房都把绣好的东西藏起来,也不让人瞧着,这些供奉估摸着这差事起码已经应承了一大半,绝不会像五房老爷和八房老爷他们说的,还没开始办,只是咱们若是和八房五房决裂,供奉们都在咱们这里,可这丝绸,是没见踪影啊!”

  好么,这算起来是相互制约相互配合的诸房,现在成为了薛家长房,薛蟠唯一要受到各方挟持的悲惨后果了。

  “不着急,不着急,”薛蟠满脸冷汗,这会子可是玩脱了,果然是不能在不了解清楚现状的情况下大放阙词,就算是薛蟠再白痴,也明白一句古话。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不幸中的万幸,那就是这些供奉,掌握着金陵织造府最高刺绣织造最高技巧的工人们还在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按照薛蟠父亲的才干和精明,若不是因为自己突然病重,无法及时的安排家里的事务,也不至于出现现在太阿倒持的局面。

  “你先把底下的供奉好好的照顾着,若是有什么短缺的,都一概补上,张爷爷你是知道,这些手艺人的功夫是织造府最好的,保住了这些人,就算咱们把公中的事务都让出去了,有了这些老人,可以东山再起,赶紧着,守着他们,可别让五房和八房的人给挖走了!”

  “大爷您说的有理!”张管家仔细琢磨,眼神骤然一亮,“若是这些供奉还在咱们这儿,薛宽他们就不敢太逼迫过甚,没有咱们的这些供奉,就算是把公中的事务让给他们管,眼下这一关也是过不了的!”他急匆匆的退下去了,“小的一准把这些人都安抚好了。”

  哎,薛蟠痛苦的摇摇头,“别个人家穿越,都是利害的紧,到了我这里,怎么连自己个家里人都搞不定?哎,真是人生寂寞如雪啊。”

  薛蟠感叹着,边上的臻儿凑趣,“大爷,您不寂寞,还有臻儿小的跟在边上伺候着呢!”

  “别贫嘴,”薛蟠推开了腆着大脸朝着自己献媚的臻儿,“现在这个时候,哎没法子,”薛蟠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悻悻然说道,“原本说还想着自己办,可如今的差事,我怕是办不了,哎,我降服不了孙猴子,只能去极乐净土请如来佛祖了。”

  “大爷,知耻近乎勇也,”臻儿掉着书袋,“您及时改正,也是好人一个!”

  “去你的吧!”

  薛蟠又跑到了薛王氏的院子里,问廊下的仆妇,说太太才刚歇下,薛蟠知道母亲这些日子睡得不怎么样,于是也不好打扰,复又走了出来。

  “大爷要去那里?”

  “先回房间!”薛蟠打了一个哈欠,“闹了半日,我可真是累坏了,什么事儿且放在一边再说,睡舒坦了才能起来想事儿。”

  两人行到一排粉墙之下,玫红色的蔷薇花在墙头上开的正艳,纷乱的花瓣落在了薛蟠的肩膀上,臻儿预备带着薛蟠从墙下的小桥走过,突然之间,他停下了脚步,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

  “那里有人哭呢?”薛蟠狐疑的说道,这里是后院,不是前头举哀哭灵之地,不需要在后头哭,何况这家里头,薛蟠很清楚,就是一家三口之人,虽然地下的人对着自己的父亲颇多怀念,但应该不至于感恩戴德到一个人偷偷哭泣的。

  这声音有些低沉,薛蟠侧着耳朵听了听,应该是位女孩子哭的声音,“这是谁在哭呢?”他低声问着臻儿。

  臻儿摇摇头表示不知,薛蟠这时候突然来了好奇的兴致,也不乐意回自己的房间,先顺着哭声走了几步,又转过身子对着臻儿招招手,主仆两个蹑手蹑脚的穿花拂柳,不知道走到了什么一个地方,石门掩映之内,紫竹深深,曲径通幽,不知道里头通向什么地方,薛蟠正欲踏步进去一探究竟,却被臻儿拦住了,臻儿拉住薛蟠的袖子,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大爷,这地方,咱们可不适合进去。”

  “怎么不适合了?”

  “小的知道哭泣的人是谁了,大爷,”臻儿跺脚,“您可真的不适合进去!”

  “笑话,这是我家里头,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薛蟠不以为然的说道,他看着臻儿脸上似乎有些便秘的表情,“哦,我知道了,你臻儿一定是怕着这里头哭的是女鬼是吧?嘿嘿,我告诉你,女鬼最喜欢的吃的就是你这样十来岁的小厮了,肉嫩还有嚼劲!”

  “大爷说的什么话呢,”臻儿气鼓鼓的看着薛蟠,“那小的就陪着你进去,到时候,别是你吓得不知道好歹才是!”

  两个人进了此处园子,绕过紫竹林,就到了一处颇为静雅的楼阁之前,这楼阁前面有一汪水池子,水池子上立着翼然如飞燕般的亭子,一个倩影背对着薛蟠坐在围栏上,默默的哭声。

  薛蟠悄声走近,咳嗽一声,“你是何人啊,在这里哭什么?”

  /shu/38958/18716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