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一、梅姨娘

三十一、梅姨娘

  薛蟠走上了架在水池上的九曲桥,慢慢的走向了亭子,只见一个倩影背对着自己,穿着一身素服,低着头用袖子蕴泪,蔷薇花开的正好,玫红色的花瓣慢慢的飘下,倩影低着头,青丝在脑后盘成了一个圆形的发髻,几缕头发不小心飘了出来,落在了瘦削的肩膀上,倩影也没有在意落花,只是一味着哭着,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薛蟠在慢慢的靠近。

  到了近处,再靠近一点,那就不太礼貌了,特别是臻儿要努力的拉着自己的袖子不许自己再接近的情况下,薛蟠只好站住了脚,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你是何人,在这里哭什么?”

  坐在亭子边上哭着的少女连忙起身,背对着薛蟠等人,用袖子抹了抹眼泪,又侧过身子,打量了一下薛蟠,她转过身子,对着薛蟠行了礼,“大爷。”

  “你好,你好,”薛蟠干笑着点头,少女转了过来,薛蟠看的清清楚楚,瓜子脸,双眉极淡,双眼很大,但是似乎少了一些焦距,看上去眼神有些迷离,不算是太漂亮,但是似乎带着一种,一种别致的韵味。

  薛蟠打量了一番,或许是薛蟠的眼神太过于炽热,那个迷离眼神的少女脸色一红,微微侧过身子看着远处的蒲柳,咬着牙不再说话了。

  薛蟠有些尴尬,“倒是忘了问你,是哪儿来的?是咱们家的?”他转过头问臻儿。

  臻儿摇摇头,正准备说什么,却被那少女说话声打断了,“我以前算不得是府上的,不过,哎,也算是府上的,”少女复又默默的坐了下来,眼眶红肿似乎也很很不在乎,只是呆呆的看着流水在自己眼下缓缓的流过,“如今,可算是彻头彻尾的薛家人了。”

  “这话说的奇怪,”薛蟠笑道,“是我家里的人,却不知道我该如何称呼你?是小姐,还是姑娘,亦或者是尊驾?”

  薛蟠说话不免带了一种调戏的感觉,那个少女不知道为何听到这样的话,有些生气,瞪大了眼睛怒视薛蟠。

  臻儿脸上吓得发白,连忙拉住了薛蟠的袖子,“大爷!大爷!你不能这么说!”

  “那我该怎么说啊,”臻儿拉了一小会,薛蟠才发觉臻儿的动作,大约是自己个太大只了,大到都没察觉到臻儿的动作,“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臻儿脸上露出了你是白痴的表情,“这是梅姨娘。”

  “不称呼小姐,那么应该叫什么呢……”薛蟠笑着说道,过了一会才发觉了到了臻儿的称呼,“什么?!?!?!”

  “姨娘?”薛蟠惊恐的看了一眼臻儿,又看了一眼那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少女,“这这这,”薛蟠结结巴巴的说道,“这姨娘是什么意思?”

  “是老爷娶进来的姨娘,姓梅,”臻儿和薛蟠咬着耳朵,“娶进门还没多少日子呢。”

  那位少女脸上一红,随即不示弱的抬头挺胸,瞪视薛蟠,冷哼了一声,“大爷,我见了你,行过礼了,你怎么一点礼数都没有,见到我怎么不行礼?”

  薛蟠拱拱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个一见……梅姨娘好,再见!”薛蟠迅速的转身离去,臻儿看了梅姨娘一眼,又连忙叫着“大爷,大爷,等等小的!”

  薛蟠用袖子遮住脸,完了完了,“忘了忘了,这下子丢脸丢大发了,想着要调戏一下这少女,没想到调戏到了自己的,”薛蟠的嗓子干哑的紧,他边快步走,边艰难的说出了,“小妈。”

  “大爷等等我,大爷等等我!”臻儿在后头大呼小叫的,薛蟠连忙捂住臻儿的嘴,“你要死啊?这么大的声音难不成想把全府的人都招来?”

  臻儿被掐的翻着白眼,薛蟠放开了臻儿,用手拉了拉自己的领口,“我的老天爷!”薛蟠摇摇头,“话说,臻儿啊,咱们老爷,怎么会这么利害,我瞧着,那位,那梅姨娘,”薛蟠苦涩的说道,“应该还年轻的很吧。”

  “比大爷才大了三岁呢,”臻儿显然是薛府八卦之王,什么事儿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入府没几天。”

  “我爹也太利害了吧?”薛蟠有些羡慕,但是顿时觉得不对,“不对,梅姨娘入府没几天,那时候老爷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卧床不起了吗?怎么还纳了这么一房小妾?该不会是,”薛蟠心里有些明白了,“是为了冲喜?”

  “是为了冲喜,那时候老爷已经病的人事不知了,太太没法子,只好想了这么一个冲喜的法子来试一试,可是,”臻儿有些忧伤,“老爷到底是还是走了。”

  “老爷应该不至于这样糊涂吧?”薛蟠狐疑的说道,他本能的觉得,自己的父亲应该不会这样的蠢,这种冲喜的事情,他可是从未听说过成功的例子,冲喜的名声已经差到什么地步呢?就是大家伙都明白,哦,到了冲喜,那咱们也该准备白事的份子钱了。

  “老爷知道这事儿的,也没有反对,”臻儿说道,“不然太太是不会逆了老爷的意思的,所以这才抬进来成了老爷的姨娘。”

  作孽啊,薛蟠摇摇头,他没有说出口,但是对着这样的事情是很反感的,这样的话,一位少女将来可能有的精彩日子就这样结束了,结束在了单薄的孝服和冰冷的眼泪之中,“这位梅姨娘怎么说是咱们家的又不是咱们家的?”

  “她和小的一样,也是家生子,”臻儿说道,“梅家世代都跟着织造府,乃是供奉里头技术最为精湛的家族,他家里的女孩子个个都是最好的绣娘,特别是这一位梅姨娘,双手绣绣的特别的好,尤其擅长复绣!”

  原来如此,薛蟠有些明白了为何父亲和母亲要把这位梅姨娘拉进府里头了,自己的父亲对着诸房的动作并不是不知道,只是在病中无法出手大整顿罢了,这样把梅家最利害的绣娘迎娶进门,这必然是为了未雨绸缪皇帝大婚一事!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2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