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九,寻隐者不遇

三十九,寻隐者不遇

  外头的小厮耳朵尖的的很,听到了臻儿的话连忙拦住,“臻儿你小孩家家的,嘴上没有把门的,怎么把什么话儿都乱说?小心我回去禀告了太太,若是再不懂规矩,太太瞧着不把你打发出去!”

  臻儿连忙捂住嘴,朝着薛蟠挤眉弄眼的,薛蟠咳嗽一声,镇定的说道,“无妨,外头的事儿,还有我不知道的?无需这样小心。”

  “是是!”那小厮连忙答话,“是小的多虑了。”

  薛蟠歪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臻儿还有外头那个答话的小厮瞎扯,说的好像也都是寻常之事,外头十分精明能干跟在马车边上的小厮叫做马三豪,坐着和李章一起赶车的唤作蔡文英,这三个人,还有臻儿,都是薛家的家生子。

  家生子指的就是累世都在薛家当差的仆人的子女,这是一个一辈子的劳动合同,算是死契,吃住都在主家,凡事都以主家的差事为先,这算是极为忠心可靠的一拨人了。

  当然了,臻儿可能是忠心,可靠呢,就要商榷一下了,说是要他来捶腿,可没锤几下,他就睡眼稀松有一下没一下的困倦了,马车摇摇晃晃,原本就是十分催眠,臻儿就抱着薛蟠的腿沉沉睡去,过了一会被薛蟠不耐烦的抖腿惊醒,“嘿嘿嘿,好你个小子,倒是睡得真香啊。”

  臻儿连忙放下薛蟠的腿,伺候着薛蟠下马车,马三豪和蔡文英已经站在马车的两边,七手八脚的扶着薛蟠,春日江南多雨,恰好这个时候是雨后初晴的好天气,青石板被洗刷一新,树叶,街道,楼房都露出了崭新的面貌,薛蟠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是一袭青色的道袍,几个仆从也脱了素服,这里头起码是看不出什么差池来的。

  他满意的点点头,这时候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嗨,我说这位哥儿!你是进不进来?”

  薛蟠抬起头,见到了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正隔着柜台不悦的盯着自己,“若是不进小店,请赶紧挪车,我这里做着生意呢!”

  薛蟠环顾一下,这才发现马三豪带着自己到了一处茶楼来,招牌有些破旧了,店面也不甚干净,里头喧闹声响极了,好像有许多人在推着牌九,臻儿是已经捏着鼻子,用行动和申请表示这种破烂地方根本不适合尊贵的少爷来此地,薛蟠却点点头,“自然是要进来的。”

  他抬步进了此处,李章自然去边上守着马车,臻儿捧着包袱,马三豪在前头,蔡文英跟在后头,抬步走进了此处,果然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但是十分的热闹,有额头上贴着膏药算命的瞎子,又有打着快板说着段子的说书人,也有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围着一张八仙桌在用力吆喝着推着牌九,果然是鱼龙混杂,堪堪正宗的市井之地。

  马三豪到底是不敢乱带,只是带着薛蟠到了一处隔间,这隔间用两块木板隔着两边,做了一个小小的卡座出来,臻儿用袖子给薛蟠抹了抹凳子,却被迎过来的店老板看到了,满脸胡子的大汉不悦的瞪了臻儿一样,沉声问薛蟠要喝什么。

  薛蟠那里知道这里有什么可喝的,甚至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朝代流行喝什么,他看了一眼马三豪,马三豪连忙说道,“给大家爷一碗碧螺春,一份茴香瓜子,一碗姜香梅子,再来一份五香牛肉。”

  “不能吃牛肉,”臻儿突然说道,“爷不能吃牛肉!”

  马三豪突然想起了薛蟠还在孝中,在家里如何都不打紧,可在外头就不能不谨慎点了,他连忙说道,“是,牛肉就不必了。”

  “我说小马,你难道不知道大家这里头最好的就是牛肉吗?”店老板有些不高兴,“你怎么说不要呢?你昨个来不是吃了一大份儿吗!”

  马三豪连忙摆手让店老板别讲了,薛蟠哈哈一笑,“无妨,既然是好东西,就自然能吃,上一份!对了给我这几位也一起各自来一杯,倒是麻烦了!”

  薛蟠说话客气,老板也不好说什么坏话,嘿嘿笑了一声,“我这里的牛肉各个吃了都说好,这位,”他预备着也和马三豪一样叫着薛蟠“爷”,只是见到薛蟠实在年轻,这爷字就叫不出口,只好叫,“这位小哥,你吃了也一定喜欢!”

  茶还没上,薛蟠让几个人坐下,几个人不敢坐,不过薛蟠瞪了一眼,于是战战兢兢的坐在了薛蟠的斜对面,臻儿胆子大一点,靠着薛蟠坐下,对着薛蟠嘀咕,“这里头可真够乱的,大爷,咱们还是换地方吧!”

  “换地方?”薛蟠翘着二郎腿,瞧着场内的两个摸牌九的人起了冲突,正在推来推去,其余的人劝解不已,笑道,“这样热闹的地方,你问到了什么?”

  臻儿苦恼的摸了摸头,“闻到什么?”他突然之间,眼神一亮,“是牛肉的味道!”

  老板须臾而至,一下子就把茶和瓜子牛肉都送了过来,那牛肉色泽发亮,又十分的晶莹剔透,异香扑鼻,臻儿见得薛蟠夹起牛肉吃了一块,连忙吞了一下口水。

  “傻子,是自由的味道!”

  薛蟠深吸了一口气,“恩,真的好香啊,也好吃!”他看到了臻儿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由得失笑。

  “好了,”薛蟠失笑,“你也吃吧!”

  臻儿连忙用手抓了一块牛肉吃了下去,“牛肉可不是白吃的,你出去,”薛蟠伏在臻儿的耳边,悄声说道,“去把三老爷请来,不拘他是在什么地方,我要和他谈一谈。”

  臻儿瞪大了眼睛,点点头,手里抓着牛肉一溜烟的奔出去,走入人群之中左转右转,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薛蟠喜滋滋的喝着茶,他倒也不觉得这里不干净,只是喝茶嗑瓜子不提,谁还真的要深入群众呢?只不过是打着幌子,掩盖着不方便直接做的事情罢了。

  三房的药材生意,十分重要,薛安的态度,似乎也很偏向自己这边,若是有可能,拉过来,就是一个大助力!这才是薛蟠出来瞎逛的真正目的。

  他磕着瓜子,翘着二郎腿看着大厅之中的那个说书人在打着快板,不妨耳边突然听进了一句话,“如今这薛家……可闹得有点意思啊!”

  “你的意思是?”

  “这样的小意思,真是丢了金陵省的脸面!”

  “这话是奇怪了,”另外那个刚才表示疑问的人有些不解,“到底是他们家的私事儿,怎么又和咱们省的脸面有关系了?”

  薛蟠慢慢的放下了盖碗,竖起耳朵听着,“自然是有关系的,咱们在这里说话,可安全吗?”

  “嘻嘻,这里人多的很,怎么有人知道咱们哥俩说什么呢?”

  “那我就放心了,我听说,”他故意压低了声音,这时候薛蟠就听得不真切了,只是仿佛有“派了谁……一定要拿下……说了,不能闪失!”这样几个零碎的词。

  这样的话听到了薛蟠还坐得住?连忙起身,预备着要过去问清楚,但是想想不妥当,自己也算是金陵城有点知名度的小霸王,若是被问出来,打草惊蛇了,可就不好了,于是他对着马三豪使了使眼神,“去问清楚了,别打扰了他们!”

  马三豪连忙退下,去了说话的地方,薛蟠下意识的用着瓜子敲着桌面,怎么地,这些人,才过了几天,又预备着想法子来折腾自己了?这一次,预备着做什么?难道是用强?

  这想必是不会的,到底还要顾及脸面,不然可真的成了金陵省的笑话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臻儿小跑了进来了,他大口喘气道,“爷,问清楚了,安老爷不在城里头,去外头桃花庵喝酒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3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