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演技派

四十、演技派

  “这日子,”薛蟠失望的说道,“怎么出城去了?桃花庵在哪里?”

  “离着十几里地呢,今个,”蔡文英看了看天色,“若是出去,只怕晚上就要住外头了。”

  这也是蔡文英生怕薛蟠突然之间起意要出门探访,故意把距离说了远一些,薛蟠也也没有突然想起要做三顾茅庐之事,点点头,沮丧的说道,“那咱们今个来,可真的寻隐者不遇了。”

  臻儿抓了一大把牛肉,放在嘴里用力的咬着,“我回来的路上,遇到五老爷了!”

  五老爷就是那个长的像刘备,貌似忠厚但是一肚子奸诈主管薛家丝绸生意的薛宽,薛蟠虽然没有仔细问过,但经过自己在灵堂的一番偷听,再加上臻儿和二房太太的侧面描述,可以断定,那个愚蠢的八房薛守,绝没有脑子想出并且筹谋出这样的逼宫的事儿来,薛守只是一个傻乎乎招人恨的先锋而已。

  “哦?”薛蟠问道,“他预备着去那里?”

  “总不过是去最喜欢的聚义厅罢了,”臻儿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偷偷的瞧着他,似乎好像很得意的样子。”

  “他这个时候自然是得意极了,三日之限马上就到,我已经说过了要给各房一个交代的,若是想不出法子,那么我可就要交代这儿了!就算夏太监给了我半个月来准备好进献织造的事儿,那也是别人戴着薛家的帽子去办这事儿了!”

  马三豪过了一会回来,有些沮丧,“爷,那几个人说了话,会钞出门去了,小的不敢跟着,于是只能回来了。”

  “是什么样的人?”

  “和小的一样,似乎也是某一个府里头伺候的!”

  薛蟠低头凝神想了想,他原本想着对三房老爷薛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如果能够劝动三房,这样的话,长房二房三房联合起来,也足够可以在商议公中议事的时候,尽力的争取所有更多的权益进来,避免长房被边缘化。

  可这一番出动,若是无功而返,未免有些白来一趟的感觉,薛蟠是不喜欢无功而返的,于是他想了想,“既然是出来了,就别守株待兔了,走,咱们去找薛宽!”

  “爷是要找他晦气吗?”臻儿眼前一亮,摩拳擦掌,“这可是有意思了!不过聚义厅那里,打架可是不成!”

  “那里是要找他晦气,我想着让他更得意才是!”

  聚义厅是一间武馆,说起来,倒也是有些奇怪的,像是薛宽这种自诩摇着羽扇指挥别人送死战斗的人,怎么会喜欢混在武馆的?

  薛蟠到了此处才明白,这里根本不是纯粹的武馆,甚至说,这就不是武馆,而是一个博彩取乐子的地方,水牌上写着,“下山虎”、“花豹头”、“展翅大鹏”一个个似乎不是什么良家人取的外号,店里头服侍的小二不停的在人群之中穿梭着,喊着,“王二爷,压下山虎一吊钱!”

  “马四爷压大鹏大侠胜,两吊钱!再送一吊钱给大鹏大侠添勇助威!”

  嚯,原来这个时空这样的先进发达,居然都有了赌拳这种事儿?难怪薛宽愿意来这里了,这可是最刺激的娱乐活动了,倒也符合薛宽阴沉沉又自诩可以运筹帷幄的性格了。

  臻儿上前和一个小厮咬了咬耳朵,又从怀里摸了几个铜钱给他,小厮就凑在臻儿的耳朵边上说了几句话,臻儿就带着薛蟠走到了二楼的包间,各样的包间外头都是豪奴无数,看上去,有头有脸的家族中人都来了此地。

  臻儿和薛蟠两个小矮个,穿越过了高大的奴仆森林,艰难的到达了地字二号包厢,外头守门的家人一看到薛蟠不由得色变,“大爷,”几个人不得不行礼请安,“您怎么来了?”

  薛蟠打开折扇,微微一摇,“我听说五叔很是有雅兴来此地,所以我也来瞧一瞧。”

  他跨步走到前面去,却被两个人拦住了,看门的家人为难的说道,“大爷,老爷可是没请您进去。”

  薛蟠刷的合上了折扇,脸色漠然,似笑非笑的看了两个人一眼,“马三!”他喊着马三豪,“我是记不住咱们如今的律法了,话说这律法里头,以奴欺主,该受什么罪呢?”

  “爷,大越律说的清清楚楚,以奴欺主者,打八十大板,刺配三千里!”马三豪连忙说道。

  薛蟠跨步上前,丝毫不理会两个看门的人,“若是不怕死的,尽管拦着!”

  果然两个家人不敢阻拦,眼睁睁的看着薛蟠推开了包间的房门,包间里头只有两只椅子,中间有十寸许的小方桌子一张,椅子上只坐了一个人,就是薛家五房老爷,薛宽。

  薛蟠到了室内,脸上的自若神情顿时换成了十分沮丧的样子,“咳咳,”他咳嗽一声,原本盯着场内的薛宽转过了脸,瞧见了薛蟠,脸色巨变,“蟠哥儿!”

  薛蟠一个箭步上前,薛宽连忙窜了起来,用袖子遮住了脸,“你你你,”他的声音发抖,“你要干什么?”

  他原本以为薛蟠又要和家里一样的揍人了,于是连忙护住了脸,就算身上被揍几下也就罢了,可若是脸上有了伤疤,这后日诸房商议,自己和八房的薛守一样丢了面子,接下去说话可就不灵了!

  预想之中暴风雨般的暴打没有出现,薛蟠一个箭步上前,连连作揖,“五叔!五叔,前个我对着您没礼数,在灵前大喊大叫的,实在是失了孝道,今个想起来,悔恨极了,于是前来负荆请罪!”

  说完又连连作揖,薛宽狐疑的把袖子放了下来,神色不定的看着薛蟠,“这小子,今个怎么会这样的有理数?不对劲啊。”

  薛守干笑一声,把袖子放了下来,假意抚了抚胸前的领子,似乎刚才举起袖子只是为了拂尘一般,“咱们既然是一家人,自然是不怪的,蟠儿你怎么今个出来了?不是应该守灵吗?”

  “嗨!守灵太苦了,我可是一点时间都呆不住,之前家里头的那些清客,告诉我说要我在灵堂前闹一闹,把他们教的话,说一说,我日后就可以免了守灵的苦,说是各房叔叔们会来帮着守的,可如今真是没想到,我这身上的担子可多极了!昨个夜里到今天早上,是一宿都没睡。”

  /shu/38958/187163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